文章 » 思想

朱永嘉:五一劳动节随感

朱永嘉:五一劳动节随感

1886年干草市场

作者博客;wsg
1886年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中心,在美国举行了约35万人参加的大规模罢工示威,要求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事态扩大,引发了干草市场暴乱。1889年第二国际决定把5月1日作为“国际劳动节”。

明天就是五一劳动节了,我想起五一劳动节是怎么起来的,在国际五一劳动节这一天,我们应该发扬什么样的传统,我查了一下《辞海》中的这一条目,它告诉我们:    

"国际劳动节是全世界劳动人民团结战斗的节日,1866年第一国际日内瓦会议提出八小时工作制的口号,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二十万工人举行大罢工,要求实现八小时工作制,经过流血的斗争,终于获得八小时工作的权力。1889年7月,在巴黎召开的第二国际成立大会上,决定以象征工人阶级团结,斗争胜利的5月1日为国际劳动节,1890年5月1日欧美各国许多工业城市的工人举行了规模巨大的示威运动。从此各国工人每年都在这个节日都举行示威纪念,中国工人第一次大规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是一九二Ο年。当时北京、上海、广州、九江、唐山等地都举行了群众性的集会和示威游行,建国后,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于1949年12月规定5月1日为劳动节。"       

从国际五一劳动节产生的过程,可以知道它是世界劳动人民团结战斗胜利所赢得的节日,斗争的主题是争取八小时工作制,这个节日是第二国际成立大会上所确定的,是作为工人阶级团结、战斗、胜利的象征。我们国家是建国以后,便确定五月一日为劳动者节日。确立国际五一劳动节是在巴黎召开的第二国际大会,尽管那个时候离开我们已经一百二十多年,它提出工人,也就是劳动者基本权利八小时工作制仍然是我们奋斗的目标。这个斗争本质上是在国际范围内劳动与资本之间的较量。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后,劳动者的社会地位发生了变化,它变成崇尚劳动光荣的节日。然而近二、三十年来国内形势也有深刻的变化,现在国企、民企、外企劳动者的权利和命运仍值得人们的关注。工会作为工人的组织,在新形势下如何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和地位,仍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工人阶级没有真正为自己奋斗的组织,又怎么能团结、战斗去争取新的胜利呢?不说八小时工作制,是一百多年前工人阶级团结斗争的目标,现在八小时工作制已成为我们国家法定的工作制,但是各类企业还是有办法变相地打破这一制度,最简单的办法是把加班常态化,最简便的办法是压低八小时以内的工资标准,迫使工人不得不接受加班,通过加班工资来取得必需的工薪收入,这个已经成为一些著名的外资企业的常态化现象,八小时工作制度正逐步趋向于边缘化了。       

在《打工诗选》中,曾摘录过二首诗,都与加班有关,一首是广东闻韬写的《拒绝加班》   

主管下午黑板留言 干活在即连夜加班 电铃一响 各路人马云集车间 机器轰鸣交流很快上线 真想出去找个MM倾吐怨言 手儿发抖  腿肚打颤   我愤愤不平大声呐喊 找工的为挣钱 但是太疲劳咱不干 别拿员工生命当儿戏 不要赚钱连法也敢犯 我们呼喊 老板心善  少些加班   

还有一首《通宵》

 北京  刘付云 

此夜凌晨三点 是连续通宵的第五个夜晚 窗外工厂大门外 偷睡的两条狼狗 格外让我布满血丝的 昏昏欲睡的眼睛 涨起无奈的羡慕 我身边的一冲床岗位上 自从他半个月前倒了下去 直至如今空缺着无人顶替 但他死不瞑目时的声音 仍在我的耳边回响 "如果我没有离家出走打工 如果我不是为了通宵费而 加班......"   由于常常通宵的劳苦 我真怕有一天啊 自己会像炸弹一样爆炸 毁灭了生命 在这工厂的每一天 我都看见很多的人 进入这里不久又离开 我呢  走吗       

我在这里加了一段按语:"加班,加通宵夜班更多是在流水线上,甚至不满十八岁,在十四到十六岁的少年也参加到加班的行列,通宵的夜班往往一加便是十二个小时,去年的《中国青年报》第十版,讲到富士康在烟台的一家工厂,其夜班的时间是晚八点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因为需要早点点名和加班,夜班经常一加就是十二小时,长期这样持续的强劳动,农民工怎么不想走呢?"       

2011年,我国手机产量11.3亿部,出口达8.8亿部,占全球出口量的八成,而出口商中前十名企业中主要是富士康、诺基亚等,它们占出口总量的49.4%,总值的74.6%。在巨额出口利润中,组装费用不到1%,这个蛋糕究竟怎么切割的?这中间资本与劳动是处于怎样的地位?资本的属性究竟是什么?难道我们在流水线上挣扎的农民工兄弟姐妹只能忍气吞声地接受这一切。       

工人队伍的被分割,还有劳动服务制度,即用工企业不与工人直接发生劳务关系,而工人则分别通过不同的劳务公司,这本来是解决临时工作需要的机制,现在却成为各个企业普遍的用工方式。那么工人与企业之间便没有直接的劳务合同。这样隐蔽的用工制度,同工不同酬。这个办法实际上分裂了企业内部工人队伍的组合,分化了工人阶级。工人不可能与企业直接进行与劳务关系相关的谈判,也没有权力,因为他们与企业的工会组织没有直接的关系。这种用工方式,漫延于各种类型的企业和事业单位,一旦出了事故,都让临时工去顶责。劳动与资本的关系被扭曲了,损害的是工人的尊严和基本权利。       

如今流行的经济学说已经把劳动改称为人力资本。此外在社会学领域还有什么知识资本,社会资本,前者指知识与才能,后者指个人的社会关系。总之一切都资本化了,那么劳动与资本的对应关系就变得无影无踪了,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企业内部资本的结构状态。这样的认识科学吗?我想还是应该读一下马克思写的二本小册子,一本是写于1847年12月,连载于1849年的《新莱茵报》,书名为《雇佣劳动与资本》;另一本小册子是《工资、价格与利润》,马克思写于1865年5~6月间,1898年发行单行本。这是我们学生时代学习马克思主义最早的通俗读本,这二本小册子的中心议题还是劳动与资本的关系。怎么让工农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翁,怎么让中国共产党仍然成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仍然是我们值得经常反复思考的带有根本性质的重大问题。当然我们在目前条件下,不是不要资本,在商品和市场经济的条件下,资本是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我们也应懂得资本与劳动的根本关系。现在经济对外开放很久了,而且还要进一步开放,那么我们在与国际资本交往的过程中便不能忘了最近的亚洲金融危机、美国次贷危机所引起的世界金融危机、目前各国趋向本币贬值所可能带来的货币战危险以及欧洲各国的主权债务危机。我们需要关注这些危机显示的国际资本所具有的逐利本质,如果忘了这一点那就非常危险了,要懂得老虎吃人的本性是永远不会变的。       

所以在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时候,我们不能忘记它的历史和它的传统,不能忘记马克思主义是它的思想理论基础。不能忘记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而去通过团结、战斗然后真正取得胜利。如果我们的工会背弃了自己历史上的光荣传统,那岂不成黄色工会了吗?       

现在国际五一劳动节成了旅游的节日了,恐怕这不是五一劳动节本来的光荣传统,我只能非常沉痛地说,大家不能忘记"国际五一劳动节"是怎样争取来的,不能忘记这段光荣的历史光荣的传统,我们千万不能忘本啊!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383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830

陈映真、黎湘萍:谈台湾文学中的“后现代主义”问题 朱金春、王丽娜:从“多元一体格局”到“跨体系社会” ...
相关文章
朱永嘉:诗文两则
朱永嘉:一段故人和往事的回忆——兼记王守稼、谭其骧与陈旭麓
朱永嘉:释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朱永嘉:王安石与苏轼在政治哲学上的两种不同思路
朱永嘉:从《水浒传》的高衙内说到严嵩父子、王安石父子、苏洵父子以及卢武铉的高山跳崖
朱永嘉:关于宣室的两个故事
朱永嘉:六十年前在上海的那些日子
蔡翔:《地板》:政治辩论和法令的“情理”化--劳动或者劳动乌托邦的叙述(之一)
蔡翔:《改造》以及改造的故事——劳动或者劳动乌托邦的叙述(之二)
蔡翔:《创业史》和“劳动”概念的变化——劳动或者劳动乌托邦的叙述(之三)
朱永嘉:海婴走了,我想念他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上)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中)
杨念群:革命叙述与文化想象
朱永嘉:为余秋雨订正一些历史事实
朱永嘉:曹操的《求贤令》与《让县自明本志令》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下)
朱永嘉:《刘邦与项羽》前言及目录
朱永嘉:刘邦与知识分子群体
朱永嘉:漫谈中国历史上的冤案、错案和疑案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