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朱永嘉:关于宣室的两个故事

唐代有名的诗人李商隐,写了一首诗,题为《贾生》,其诗云:“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论,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此诗隐含对汉文帝的讽刺。表面上求贤,实际上只是求神问仙。其实李商隐有一点错怪了……
宣室是汉初萧何为刘邦建未央宫时留下的一座建筑,此建筑的位置据《三辅黄图》记载,在未央宫前殿的东侧。据《水经注·渭水》引《三辅黄图》讲到:未央宫东侧有宣室、玉堂、麒麟、含章、白虎、凤凰、朱雀、昭阳等诸殿;天禄、石渠、麒麟三阁。而宣室本身有殿有阁,未央殿即未央宫的前殿是君王举行朝会的场所,退朝以后君王便在宣室殿接见少数大臣,具体议论朝政,宣室还是君王祭祀鬼神的场所,有阁则是君王起居的地方。

在《汉书》中记载到有关宣室的故事,比较有趣的二处,一处在《汉书·贾谊传》。贾谊在汉文帝时,任太中大夫,年轻有为,受到汉文帝的宠信。文帝时在位执政大臣都是刘邦留下来的功臣宿将,如周勃、灌婴、冯敬这些老臣,他们皆行伍出生,文化不高,文帝每有诏令要大家商议时,“诸老先生未能言,谊尽为之对,人人各如其意所出。”所以在这些功臣宿将心目中,贾谊的言论未免过于锋芒毕露。贾谊向汉文帝建议改正朝,易服色制度,定官名,兴礼乐。他向汉文帝提出了一整套政治改革的主张,侵犯了那些功臣宿将的利益。所以周勃、灌婴、冯敬视其为眼中钉,认为贾谊这个毛孩子:“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为此文帝不得不把他贬为长沙王的太傅。过了一年多,文帝又想起了贾谊,于是便在那个宣室再次召见了贾谊,“至,入见,上方受厘,坐宣室。”厘是接受祭余之肉,表示受神明之赐福。《贾谊传》记载了文帝与贾谊两个人谈话:“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谊具道所以然之故。至夜半,文帝前席。即罢,曰:‘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乃拜谊为梁怀王太傅。怀王,上少子,爱,而好书,故令谊傅之,数问以得失。”从这一段谈话,可以看到两人谈得很投机,谈到深更半夜还没有结束,而且文帝还要前倾与贾谊靠近了交谈,最后决定请贾谊担任自己最喜欢的梁怀王的太傅。

唐代有名的诗人李商隐,写了一首诗,题为《贾生》,其诗云:“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论,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此诗隐含对汉文帝的讽刺。表面上求贤,实际上只是求神问仙。其实李商隐有一点错怪了,汉初几个帝王都非常迷信鬼神,文帝、景帝、武帝无一例外。宣室那个地方本来也是帝王求神问仙的地方,那时文帝正在受厘,话题自然会从鬼神说起,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到宣室这个地方是一个很庄严肃穆的地方,《礼记·曲礼上》:“斋戒以告鬼神,”君王参加有关鬼神祭祀的场合,都要沐浴斋戒以净身心。

与宣室相关的另一个故事见于《汉书·东方朔传》,这个故事发生于汉武帝时期。武帝有一个姑母叫窦太主,是窦太后的女儿,叫馆陶公主,他与武帝的关系很亲近,窦太主的丈夫是堂邑侯陈午,午很早就死了,公主寡居,在武帝时,公主已五十多岁,那时一个少年叫董偃的,十三岁时随其母卖珠以出入公主宅邸,公主的左右言其姣好,主召见曰:“吾为母养之”。因留第中,至年十八而冠,出则执辔,入则侍内。为人温柔爱人,以主故,诸公接之,名称城中,号曰董君。他不仅被窦太主喜欢,连汉武帝也喜欢,见了武帝他称“主人翁”,可见亲昵无间。有一次武帝为窦太主置酒于宣室,派谒者招引董君入内,那时东方朔执戟值殿下,阻止董君入内,并上前对汉武帝说:“董偃有斩罪三,安得入乎?”上曰:“何谓也?”朔曰:“偃以人臣私侍公主,其罪一也。败男女之化,而乱婚姻之礼,伤王制,其罪二也。陛下富于春秋,方积思于《六经》,留神于王事,驰骛于唐、虞,折节于三代,偃不遵经劝学,反以靡丽为右,奢侈为务,尽狗马之乐,极耳目之欲,行邪枉之道,径淫辟之路,是乃国家之大贼,人主之大蜮。偃为淫首,其罪三也。昔伯姬燔而诸侯惮,奈何乎陛下?”汉武帝与窦太主一起宴饮正高兴的时候,东方朔这一番大道理岂不大扫其兴,但武帝并没有因此而发怒,那时汉武帝默然不应良久,曰:“吾业以设饮,后而自改。”意思是酒席已经开局了,下不为例吧!东方朔还是不依不饶,下不为例也不行,开一个恶劣的先例,要避免再而三就难了。“朔曰:‘不可。夫宣室者,先帝之正处也,非法度之政不得入焉。故淫乱之渐,其变为篡,是以竖貂为淫而易牙作患,庆父死而鲁国全,管、蔡诛而周室安。’上曰:‘善。’有诏止,更置酒北宫,引董君从东司马门。东司马门更名东交门。赐朔黄金三十斤。董君之宠由是日衰,至年三十而终。后数岁,窦太主卒,与董君会葬于霸陵。”

这两个故事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有教育意义的。未央宫的前殿即未央殿,相当于今天人民大会堂的大会议场所,具体议事的宣室相当于大会堂的各个议事厅,在这些涉及政务的场所都应该保持庄严肃穆的氛围,议事时都应该有恭敬谨慎而又平和的心态,一切都应该是公正透明。记得七一年九一三事件以后,中央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的一个会议厅召集政治局会议,其他人都到齐了,江青一个人到得最迟,毛主席看着江青进来,第一句话便是“好久不见面了,”接着一句话便是“王者无私言”,这句话的典故也出自《汉书·文帝纪》,汉文帝原来是代王,被周勃他们迎到长安为帝,进至渭桥。群臣拜谒称臣,代王下拜。太尉勃进曰:“愿请间。”这里是说周勃请求再换一个地点当有所陈,意思不想在现在这样公众面前议论。因此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太尉勃乃跪上天子玺。《汉书》紧接着写到“代王谢曰‘至邸而议之’。”毛主席讲这句话是表示即便他与江青夫妇之间,也无私言,何况其他人呢?一切事都是公正无私,都要放在桌面上讲,都要庄严肃穆认真地对待。在宣室这样一个发布政教的场所必须遵循这样的议事规则。文帝召见一年多未见的贾谊,两人的议论从问鬼神切入话题,在那个时代议论鬼神可是正事,改正朝、易服色都是与祭天也就是与鬼神有关的正事。第二个故事是说明宣室那个布政教的地方,可不是娱乐场所,故决不能让董偃那样的娈童或者嬖人入内。

最近湖北省巴东县三关镇发生邓玉娇刺死强迫其提供异性洗浴服务的党员干部邓贵大之类,引起了舆论关于公务员是否应进入娱乐场所的问题讨论。于是今年六月九日的《人民日报》提出官员的八小时以外,需要管起来;中共湖北省的纪委与检察厅联合发出通知,明令禁止党政机关工作人员违规参加营业性娱乐活动。这个禁令效果究竟如何,未知其详。目前党政基层的一些干部,没有上下班之分,他们往往把出入娱乐场所也作为开展工作的需要,作为招商引资的一种方式,这样便把公务当作交易带到酒席和娱乐场所,在酒色活动中处理公务,这就非常危险了,既败坏了社会风气,又营造了一切营私舞弊皆得以滋生的土壤,坑害了广大党政基层干部。我讲关于宣室的这两个故事,是说明即便帝王,公务活动与私人娱乐活动也要截然区分开来,“王者无私言”嘛!即便如毛与江青夫妇之间,也必须把公私分清,即便如汉武帝请求东方朔允许他这一次,“下不为例”,也不行。如今我们的党政基层干部要做到这一点难道比毛还难吗?作为官员难道比汉武帝还大吗?如果真要放松身心,我们的党政干部还是应该定下心来多读一点书,增长一点文史知识好,别去娱乐场所惹是生非罢,这样去玩即使被刺死了也活该。招商引资,决不能靠色情业的发展吧,服务业或者第三产业的兴起决不能依靠色情娱乐起步吧。东方朔讲的竖貂为淫,而易牙作患,便是导致齐恒公死后,连尸体也没有人收拾,尸体身上的蛆虫一直爬到户外的结局。

党政干部八小时以外的生活情调,不是小事,它也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存亡兴衰,是大事,是关系到改变不良社会风气,防止干部蜕化变质的大事。党员干部入党时都庄严地宣过誓,要把自己奉献给党,既然如此那又何必总是要让自己八小时以外置身于党的监督以外呢?真要这样那又何必要入党,何必做共产党的公务员呢?从个人修养讲,还有一个“慎独”的问题,如果你认为做不到这一点那还是早一点退党的好,别给共产党丢脸,也别干公务员这一行当,以免给人民政府丢脸现丑。

反腐倡廉就应该由此起步,纪检会要关注每一个党员干部涉足色情娱乐场所的问题,这里不涉及个人的隐私问题,而是维护党纪政风的大问题。色情化娱乐业的兴旺,赌博业的兴旺,实际上是亡党亡国的征兆。也许我这一番话,说了也白说,我想即便是白说,不说也白不说。说了心里痛快一些。所以我还是为湖北省纪委和监察厅发出明令禁止党政机关工作人员违规参加营业性娱乐活动的通知鼓而呼!

2009年7月6日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1233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233

包雅钧:罗伯特·达尔论美国民主政治体制 赵汀阳:民主如何正当
相关文章
朱永嘉:诗文两则
朱永嘉:一段故人和往事的回忆——兼记王守稼、谭其骧与陈旭麓
朱永嘉:释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朱永嘉:王安石与苏轼在政治哲学上的两种不同思路
朱永嘉:从《水浒传》的高衙内说到严嵩父子、王安石父子、苏洵父子以及卢武铉的高山跳崖
朱永嘉:六十年前在上海的那些日子
温铁军: 重庆的三个突破
朱永嘉:海婴走了,我想念他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上)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中)
朱永嘉:为余秋雨订正一些历史事实
朱永嘉:曹操的《求贤令》与《让县自明本志令》
余太山:两汉魏晋南北朝时期西域南北道绿洲诸国的两属现象──兼说贵霜史的一个问题
朱永嘉:在求真中求是——纪念谭其骧诞辰一百周年(下)
朱永嘉:《刘邦与项羽》前言及目录
朱永嘉:五一劳动节随感
朱永嘉:刘邦与知识分子群体
朱永嘉:漫谈中国历史上的冤案、错案和疑案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