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科技

赵晓力:假面舞会的终结?(专访)

赵晓力:虚拟世界这个说法现在好像不流行了。刚接触网络的时候可能什么人都有点眩晕感,上到现在还有吗?技术浪漫主义曾经以为我们能够得到一个与现实世界迥然相异的世界,而现在人们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那同样是我们切身的现实。关于网络的伦理其实与现实伦理是交错的。
如果你在网络上获得的最舒适状态,被人告知其实是一种假象,你握住鼠标的手,是否会迟疑地停顿下来?

赵晓力副教授,近年一直致力于互联网法律的研究,他以平缓流畅的语调告诉我,所谓网络的匿名性,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观点。这曾是我们理所当然的看法:网络使大多数人获得了参加假面舞会的快感,而这一切,就是因为谁也不知道你是谁,只因为隐匿在一个ID背后。如果钟声敲响,舞会终结,必须要除掉假面,你是否会感到忧伤?是否会怀念最初的幻觉?——那时你曾相信技术浪漫主义所承诺的,以为行将拥有一个必定到来的“乐园”。

你会被轻易地揪出来

问:我们今天的谈话,先从网络的匿名性开始。你是否认为在中国,网络的匿名性是吸引网友大量发表言论的最主要原因?

赵晓力:网络的匿名性?这其实是一个错误说法。从1990年代中期,也许就从那句著名的“在网上,谁也不知道你是只狗”开始,但是它存在吗?如果稍微了解一点互联网的基础——TCP/IP协议,你就会知道,如果需要,完全可以通过IP地址精确定位,追究到具体任何一台电脑,具体的使用时间,从而具体的使用者。

问:也就是说,你会被轻易地揪出来?

赵晓力:是的。网络所谓的匿名性,也曾经体现海量信息对个体发表信息的遮蔽上,随着技术进一步发展,搜索引擎高度发达,隐藏在海量信息中的个人信息,同样能被挖掘出来。因此匿名性只是一种想象,你没有被确定,只是还没有重要到需要被国家、社会、机构和其它个体确定。

技术浪漫主义撒的谎

问:如何看待由匿名性错觉引发的互联网“乱象”,比如围攻与谩骂?

赵晓力:网络言论的极端化,是值得引起重视的,无论多么偏激和极端的言论,在网上都可以寻求到同类,有很多人支持的错觉,无形中获得“自激”。对网络的语言暴力不必感到过度恐惧,在网络辩论中得胜的人,都是最后留在版面上、不眠不休的那个ID,老网民都知道这一点。但网络的热点会转移,越激烈消退得越快。

问:你曾经在相关场合中表达,在网络世界的立法中,应该考虑习惯法的确立。

赵晓力:关于网络世界的习惯法,以及网络上自生自发秩序,这都是我早期的提法,只符合1990年代之前还没有被商业化,大众化,只存在于技术人员和爱好者手中的那个互联网。现在互联网如同这个社会一样鱼龙混杂,再谈什么自生自发秩序那是痴人说梦。至于习惯法,我现在只承认它可能在某个论坛或某个版面这样狭小的范围内存在,整个互联网上的习惯法、普通法不可能存在。

关于在网络方面的立法,我以为并不求其完备,而应力求其快速,这与网络时代的各类现象的迅速更替有关。

问:怎样看待虚拟世界的伦理问题?

赵晓力:虚拟世界这个说法现在好像不流行了。刚接触网络的时候可能什么人都有点眩晕感,上到现在还有吗?技术浪漫主义曾经以为我们能够得到一个与现实世界迥然相异的世界,而现在人们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那同样是我们切身的现实。关于网络的伦理其实与现实伦理是交错的。

问:那么在你看来,网络并没造就一个虚拟世界,它只是延伸了人们现实生活的感觉,就像麦克卢汉所说:任何一种媒介都是人感觉的延伸。网络与其它媒介并无二致。

赵晓力:是这样。实际上现在网上和网下更多的是一种交错和融合。有时候网上更加真实,有时候现实反而魔幻,有时候又相反。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5/1249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249

黄兴涛:“她”字的故事:女性新代词符号的发明、论争... 本雅明:译者的任务
相关文章
崔泉墨:互联网的渗透
布迪厄:现代世界知识分子的角色
阿兰.巴迪乌:《伦理学:论恶的理解》
30年人文社科话语:中国的文明责任
莱斯格:美国天生是一个盗版国家(《自由文化》选译)
劳伦斯·莱斯格:互联网创新濒临毁灭性围剿的思考
万俊人:儒家伦理:一种普世伦理资源的意义
左亦鲁:过滤时代的美国互联网管制(一)
陆高峰:“洋绿坝”是怎样炼成的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调查2009年1月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调查2009年7月
2008--2009西部地区互联网络发展状况报告
熊澄宇:对互联网非违法但有害信息治理的思考
杰克·高登史密斯、蒂姆·吴:谁控制互联网?——无边界世界的幻象
刘静怡:網際網路公共資源分配機制的政策與法律問題
左正東:從突尼斯到雅典:網路治理的未來
左正东:國家代碼域名-發展歷史的回顧
伊本·莫格勒: 网络共产党宣言
王东宾:呵护全球互联网公共性
王安忆:隔断与打通
左亦鲁:美国的互联网管制--以未成年人互联网保护为例
王绍光:谣言止于......?--凯斯.桑斯坦《谣言》序
约翰·康威尔:麦金泰尔论金钱
赵晓力:中国近代农村土地交易中的契约、习惯与国家法
赵晓力:中国家庭资本主义化的号角
王晓明:从尤奈斯库到《魔兽世界》
毕宏音:从控制到解构:移动互联热潮之反思
CNNIC: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摘要)
赵晓力: 反哺模式与婚姻法
赵晓力:中国家庭正在走向接力模式吗?
美SOPA与PIPA两议案将表决
赵晓力:批评官员到底是什么问题
王东宾:根、天皇与互联网
麦克切斯尼、福斯特:互联网与资本主义的邪恶联姻
雷启立:传统纸质媒体是否会消亡
赵晓力:宪法50年
赵晓力:祥林嫂的问题--答曾亦曾夫子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