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柄谷行人:谈反核反野田内阁运动

东方早报2012.11.14
在他看来,不能孤立地看待日本反核运动,事实上反核运动与之后的日本政府所谓的"国有化"钓鱼岛有直接关系,有政府转移社会矛盾之嫌。而另外一方面,现在的东亚危机可以和120年前甲午战争之前的日清关系做比较。柄谷说,日本需要做选择,也就是彻底执行和平宪法永远放弃战争。

1941年出生的柄谷行人是日本当代最重要的思想者之一。近年来,柄谷行人在汉语读书界已受到比较广泛的关注,他的主要著作《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马克思,其可能性的中心》、《作为隐喻的建筑》、《跨越性批判--康德与马克思》、《历史与反复》和《世界史的构造》均已先后在国内出版。过去两个月,柄谷行人一直在清华大学讲学,上周(11月8日)他来到上海大学做了一场名为《历史与反复》的主题讲演,下午才从北京赶到上海大学的柄谷先生,演讲从下午2时半一直持续到近6时。在沪短暂旅行期间,柄谷行人接受了早报记者专访。

"柄谷行人40余年来的文艺批评和理论实践,比较完整地反映了'后现代思想'发源于'68革命',经过上世纪70、80年代的迅猛发展而于1990年代逐步转向新的'知识左翼'批判的演进过程。"柄谷行人作品的主要译者、学者赵京华认为,柄谷行人是一位有很多读者的日本学人,他的新作《世界史的构造》出版后在日本一度成为畅销书。已经71岁的柄谷曾经是1960年代反对日美安保协定的活跃分子和学生领袖,而他至今依然活跃在社会抗议运动之中,尤其是从去年持续至今的反核运动,他是其中的重要领导者。

今年6月16日,野田佳彦领导的内阁批准重启大饭核电站3号和4号机组。数以万计的示威者6月29日在日本首都东京市中心首相官邸前集会,抗议野田佳彦政府批准7月1日重启大饭核电站。7月16日,由作家大江健三郎和音乐家坂本龙一发起的反核集会示威活动"再见核电站10万人集会"在东京代代木公园举行。据集会主办方公布,共有17万人头顶烈日参加了此次集会活动,且参加者大大超过了预计人数。柄谷行人多次发布宣言和召开发布会,抗议政府重启核电站。

与柄谷行人的采访从他参与的反核运动开始。在他看来,不能孤立地看待日本反核运动,事实上反核运动与之后的日本政府所谓的"国有化"钓鱼岛有直接关系,有政府转移社会矛盾之嫌。而另外一方面,现在的东亚危机可以和120年前甲午战争之前的日清关系做比较。柄谷说,日本需要做选择,也就是彻底执行和平宪法永远放弃战争。

 

历史与反复

"可以把今天的东亚局势看作120年前的历史重演或者说反复。"

东方早报:去年5月号的《读书》杂志上曾刊登过你一篇反思地震的散文《地震与日本》,但这篇文章没有提到更严重的核泄漏危机。我知道最近几个月你一直和大江健三郎他们一起上街游行抗议野田政府重启核电站计划,你能介绍下这次反核运动的情况吗?

柄谷行人:我写那篇散文的时候是在地震发生后三天,当时地震对日本意味着什么,地震的状况到底如何,我自己都不清楚。一个月之后,东京就出现了大规模反核游行,在日本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发生过这么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了。我早年也曾领导、参加过社会抗议运动,也就是1960年代组织、领导、参与了反对日美安保运动(注:即反安保条约运动。早在1951年签订的安全条约,为美日安保关系提供了初始基础,1959年双边开始协商修改1951年的安全条约,1960年1月19日新的美日安保条约在华盛顿签订,2月5日此条约送交日本国会批准时,激起关于日美关系的激烈辩论,并在左派反对党的竭力反对下引发暴力事件)。1960年代的反对安保运动是日本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社会运动,但自从那以后,日本社会近50年再也没出现过这样的运动。

时隔半个世纪后,我们再次走上街头,从那开始一直坚持到现在,在这一年半中,我一直是参与者。这个运动的高潮在今年6月,野田首相再次提出要重启核电站。我们的运动方式是,每个周五去日本国会大厦前进行抗议,有几次达到10万人以上,最多的时候有20万人。在那个时候,同时进行的还有反对美军驻军运动。但这次大规模的社会运动,不仅在日本之外很少被报道,就连日本国内也没有媒体做太大报道。我不是这次运动的领导者,他们让我去演讲我也拒绝了,但大家都知道,我始终站在抗议的一方。在这个意义上,我也是这个运动的领导者之一。

东方早报:反核运动对国际社会有什么影响?

柄谷行人:我认为就是在那种情况下,为了转移人们的视线,野田政府才提出了"国有化钓鱼岛"议案。中国人可能会觉得,日本政府是突然提出这个议案,但其实并非如此。我认为,野田政府是要把国内视线转移到外交上去,缓解政府的压力。中国人也可能认为,日本老百姓都认同政府的行为,其实不是这样。我们可以从日本国民对野田政府的支持率持续下降看出来,他们并不认同政府的行为。所以,如果我们不注意今年6月以来日本社会内部的语境,就无法理解日本政府为何会有那些奇怪举动。最近有一个外务省出身的学者、原防卫大学教授孙崎享出版了《日本的国境问题》一书,他的观点我是赞同的。他说,如果把钓鱼岛问题拿到国际法庭上讨论,中国会胜利。当年邓小平先生提出的"搁置争议"的建议是很对的,如果大家什么都不去做,其实对日本反而有利。

然而,日本政府却强调钓鱼岛问题,这后面是有动机的,而这恐怕就是中国人民不了解的。重提领土问题,日本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国内社会问题,通过钓鱼岛转移视线。第二个原因是背后美国因素,我们稍微向前追溯一下:当民主党执政以后,鸠山首相曾经提出两个议题,一个是建立东亚共同体,一个是解决冲绳美军基地问题。结果是,鸠山首相不久就被革职。小泽一郎是鸠山首相的后盾,小泽一郎在那个时候也遭到日本检察院的起诉,小泽这样一个民主党的核心人物遭到起诉,就意味着民主党遭到毁灭性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代替鸠山出任首相的是菅直人,也就是在菅直人任首相期间发生了大地震和核泄漏。当时菅直人首相下了决心要彻底废除核电站,结果,他也遭到了革职。

在这之后,出任首相职位的是野田佳彦,他上台后首先做的事情却是重启核电站和重新维护美军在日本冲绳的基地。目前,野田能做的也就是这两件事。说穿了,野田代表的是美国意志,为了能反映美国意志,他不惜提出钓鱼岛问题,使东亚局势走向战争边缘。因为有了钓鱼岛问题,也才使得冲绳人感到,还是需要美军基地。出于各种复杂原因,导致了目前的日中关系。但如果把这些背景梳理清楚了,你们也就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生钓鱼岛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做的反核运动对野田政权是有相当大打击的。但还有一个情况,现在的日本大众媒体是完全站在政府一边的,他们很少对我们的游行示威运动做报道,却拼命报道反日行为,来煽动日本人。

东方早报:是否可以这样说,现在的反核运动和50年前的反安保运动是可以联系起来的,也就是共同反对背后的美国因素?

柄谷行人:我认为就是这样的。安保条约就是日美联合去掌控东亚局势。我认为,反核反野田内阁是可以和1960年代的反安保运动联系起来的。

东方早报:所以如何处理对美问题,始终是日本所要面临的最重要难题?

柄谷行人:应该是这样的。我在上海大学讲演时的题目叫《历史与反复》,我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可以把今天的东亚局势看作120年前的历史重演或者说反复。就是说,现在日中紧张的状态,是对120年前中日甲午战争前夜的一个反复。120年前,在1890年代,那个时候日美其实已经联手在了一起。我们说到美国,总觉得它非常遥远,其实不然,早在1870年代,美国就已经消灭了夏威夷王国,越过太平洋,作为一个帝国现身东亚。我强调,我们不应该把目前的状况跟60年前做比较,而应该以更长远的视角--即120年前的状态做比较。

 

真正实施和平宪法

"建未来世界体系,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放弃战争作为箴语真正去实施。"

东方早报:如果把现在跟120年前中日甲午战争前夜相比较,是否也意味着,中日、东亚局势可能还会持续动荡,甚至不排除会有更为激烈的冲突?

柄谷行人:是这样子的。我认为,现在如何做一个根本性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