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乔姆斯基:9·11之后,战争是唯一的选择?

乔姆斯基:9·11之后,战争是唯一的选择?

可怕、残暴的"9·11"已经十年了,这一天改变了世界。这次恐怖袭击给世界带来的冲击是毫无疑问的。

"9·11"对西方和中亚的余波持续至今:阿富汗至今半死不活;伊拉克已经被搞得面目全非;巴基斯坦处于灾难边缘。2011年5月1日,经过精心策划,奥萨马·本·拉登在巴基斯坦被暗杀。最直接后果首先在巴基斯坦显现。在当时,充斥了太多关于华盛顿对巴基斯坦恼火的争论,指责后者没有尽力搞掉拉登。但这些讨论却很少提到巴基斯坦人对美国擅自进入巴境内,进行政治暗杀行动,同样非常愤怒。这种强烈的反美情绪在巴基斯坦不断被激化。

今年2月,英国军事史学家阿纳托尔·利文在《国家利益》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正,认为阿富汗问题正在使"巴基斯坦不稳定并更为激进,美国包括整个世界也正面临地缘灾难的风险,而这又使阿富汗发生的事情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放到社会层面,阿纳托尔·利文又写到,绝大多数巴基斯坦人对阿富汗塔利班持同情态度,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塔利班,而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塔利班是在抵抗联军对阿富汗的侵略,这一行为具有合法性。"这就像塔利班在1980年代抵抗苏军占领一样。

这些复杂的情绪当然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所觉察,他们对美国的压力非常愤慨--美国要求他们和华盛顿站在一起抵抗塔利班。美国在巴基斯坦境内发动的恐怖袭击带来了更多痛苦,美军无人驾驶机的空袭频率自奥巴马上台以来就急剧上升。此外,美国还命令巴基斯坦军队将华盛顿燃起的战火带到巴国的部落中间;而即便是在英国统治期间,这个国家大致上都保持了独善其身。

军方是巴基斯坦政治稳定的重要因素,军方支持美国的军事情动可能会"激怒军方的某些势力," 阿纳托尔·利文说,一旦造成巴军方内部分裂, "巴基斯坦会迅速崩溃,这将导致一系列灾难性的后果。"潜在的最大灾难时巴基斯坦的核武器怎么办?

其实所有这些都是里根政府遗留的遗产,里根政府假装他们不知道亚齐·哈克这个独裁者所作的一切,但他是华盛顿喜欢的人,也就是在他手下,巴基斯坦开始发展核武器,和沙特有牵连的巴基斯坦伊斯兰极端主义问题也出现了。 阿纳托尔·利文总结说,"美国和英国士兵在阿富汗抛洒热血,最终的结果是,对美国和英国来来说,这个世界更加危险了。"华盛顿当然明白美国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军事行动,最终将动摇巴基斯坦,并可能使它更为激进。

根据维基揭秘公开的文件,美国驻巴大使安妮·帕特森支持美国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军事行,但她也警告,美方的行动会"承担动摇巴基斯坦政权稳定的风险,疏离军方和文官政府之间的关系,最终导致巴基斯坦政府更大危机。"安妮·帕特森写到,最大的可能是,"巴基斯坦政府内部会有人偷偷摸摸地走私出去足以制造一枚核武器的核原料。"走私的最大可能性是在运输途中。

许多分析师认为,在这场针对美国的战争中,本·拉登是最大的赢家。今年5月,埃里克·马格里斯在《美国保守派》杂志撰文,"(本·拉登)一再宣称,把美军从穆斯林世界赶出去的唯一途径就是,把美国卷入一系列规模不大但耗费高昂的小型战争冲突中,最终导致美国的破产。"目前情况看,在"9·11"之后,一系列迹象表明,华盛顿真的中了本·拉登的圈套。

美国中情局前猎杀本拉登特工小组负责人迈克尔·舒尔从1996年起就开始追踪本·拉登,他在2004年写了一本书叫《皇帝的傲慢》,他说:"本·拉登一直很明确的告诉美国,他为什么要发动针对美国的战争。他就是要彻底改变美国和西方针对伊斯兰世界的政策。"他成功了。迈克尔·舒尔还说:"美国的军事和政治政策完全激化了伊斯兰世界,而这也是本·拉登从1990年代初以来一直努力做的事情,他成功了。"

过去十年,惨剧不断,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西方对9·11的反应还有其他选择吗?

在阿拉伯世界的许多区域,本·拉登因其恐怖活动被宣判有罪,这是很有有价值的地方。他死了之后,本·拉登的影响迅速褪去。相比阿拉伯之春,他影响力就已经黯然失色了。所以《纽约时报》中东特派记者吉勒斯·凯佩尔在一篇文章的标题就写到:"本·拉登早已死去。"

在伊斯兰圣战运动中,本·拉登毫无疑问是个受到崇敬的符号,但他扮演的角色显然不及他对基地组织的重要性。

石剑峰 译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2771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771

萨米尔·阿明、迈克·哈特、保罗·卡恩:9·11 三人圆桌 乔姆基斯:美国维稳的背后意图
相关文章
美学者乔姆斯基答人物周刊问
福柯:作者是什么?
罗慕士:揭露美国谎言的美国人
米尔斯海默:帝国布局(全文)
乔姆斯基:“阿拉伯世界失火了”--论埃及危机
卡尔维诺:准--诺顿讲稿之三
蓝博洲:谈台湾社会民主化运动
斯蒂格利茨: 911的代价
邱立本:两种神权政治的悲哀
小约瑟夫·奈:"9·11"与历史
乌尔里希·贝克:恐怖主义的风险--911
迈克·戴维斯:烬余曼哈顿
沃勒斯坦:本·拉登死了之后
萨米尔·阿明、迈克·哈特、保罗·卡恩:9·11 三人圆桌
格兰汉姆·雷曼:9|11--赢家
乔姆基斯:美国维稳的背后意图
吴立波:9·11与国际格局重组
岳峙:"后9·11结构"时代
贾晋京:从9·11到欧债危机
经济学人:反恐将继续改变历史
马姆达尼:东方早报访谈
乔姆斯基:世界和平命悬济州岛
毛尖:谈国产电视剧的主旋律
乔姆斯基:财富阶级和无以立足的无产者
乔姆斯基:美国民主新浪潮受到压制
柄谷行人:谈反核反野田内阁运动
李零:环球同此凉热--我的中国观和美国观
专题
911十周年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发表者 树状展开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