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迈克·戴维斯:烬余曼哈顿

迈克·戴维斯:烬余曼哈顿

布什政府的这些行为其实都是有先例可寻的。坦率地讲,美国历史上称霸全球的每一个步骤都是以这样的句子开始的:"无辜的美国人受到攻击......"

10年前,因为基地组织的恐怖袭击,纽约下曼哈顿俨然成了萨拉热窝战场。

曼哈顿的那场大屠杀总共造成3000名纽约客的罹难。那一天让我联想到的却是1914年6月28日发生在萨拉热窝的斐迪南大公夫妇遇刺,后者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开端。如果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看,无论是恐怖份子还是暗杀者,在他们的同谋者或者有相同信仰的人看来,通过暴力行为袭击帝国标志性人物或地点,这都是非常高尚的壮举。这些暴行从计划一开始就很明确,就是要把事情搞大,尽可能引起世人瞩目,甚至引起社会动荡和冲突。从这方面看,如果不谈那些悲惨画面,他们成功了。

但是,对于这些触目惊心的暴行,我们不能称之为是被压迫的受害者对强权的简单反应。比如,1890年至1940年期间的欧洲,一共发生了超过20起针对政府首脑的暗杀,分别发生在意大利、希腊、南斯拉夫地区和保加利亚等,被暗杀者包括奥地利的女王,法国两任总统等等。除了发生在萨拉热窝的斐迪南大公夫妇遇刺事件,其他暗杀行为没有引起任何一场战争。

同样地,1983年在贝鲁特机场的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总共杀死了241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同一天的另一起自杀袭击造成58名法国伞兵死亡。碰到这种情况,任何一位民选总统都可能迫于压力,可能会发动一场针对什叶派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战争。但是,里根总统巧妙转移了公众注意力,他向加勒比小国格林纳达发动了一场微型入侵,他同时悄无声息地从黎巴嫩撤出了剩余海军陆战队。与之相比较,假如萨拉热窝和世贸中心事件引起了全球大屠杀和混乱,这只能说是袭击者与被袭击方的一场共谋。

这里我不想谈英国在巴尔干的阴谋,中情局在双子楼里的秘密,很简单的事实是,德国帝国总参谋部早在1912年就开始密谋发动战争;相应的,新自由主义者在小布什的白宫游说,要求推翻巴格达和德黑兰的统治者,这一密谋从佛罗里达选票统计那天就开始了。德国皇帝和美国总统都在静候着宣战书,它必须是合法的军事介入,而且需要得到国内支持。普鲁士的尚武精神听命于政治黑幕,而基地组织在下曼哈顿的殉道表演赋予了白宫实施酷刑、秘密关押和谋杀的神圣权力。看看那个时候共和党都做了什么,他们针对宪法发动"政变",为此布什政府甚至向宪法修正法开刀。

布什政府的这些行为其实都是有先例可寻的。坦率地讲,美国历史上称霸全球的每一个步骤都是以这样的句子开始的:"无辜的美国人受到攻击......"

你想到了什么?卢西塔尼亚号?(卢西塔尼亚号是一艘英国豪华客船,1915年5月7日在爱尔兰外海被德国潜艇U-20击沉,造成共1198人死亡。)帕奈事件?(937年12月12日,美国炮舰"帕奈号"在中国的长江流域南京段被日本飞机轰炸,造成了珍珠港事件之前美日最严重的外交危机。)珍珠港?东京湾事件?(1964年东京湾事件被认为是越战开始)美国国家城市银行在太子港的抢劫,普韦布洛号引起的外交风暴,德黑兰的人质劫持,在格兰纳达对学生抗议的枪杀,还有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贝鲁特以"维和"名义进行的屠杀
...... 从这张单子上你看到什么?在美国历史上,被激怒和军事介入是同步进行的,而且都非常冷酷无情。

在"无辜的美国人"的名义下,美国吞并了夏威夷和波多黎各;殖民菲律宾;惩罚北非和中国的民族主义;两次入侵墨西哥;屠杀海地、多米尼加和尼加拉瓜的爱国主义者;用原子弹摧毁日本的城市;在韩国和印尼实施种族灭绝;在拉美扶植独裁者;成为屠杀阿拉伯人的以色列帮凶。

总有一天--也许比我们想象的要快--中国或者印度也会有一位爱德华·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作者),他也会坐下来写一本《美帝国衰亡史》。我希望这本"衰亡史"只有一册,不要再多,然后他再写一本《亚洲的复兴》,否则这将是人类的灾难。我想这位吉本可能会一一罗列自以为是的美国人扮演的"无辜状",而这正是美国衰弱的历史,奥巴马总统就是其中的典型。相反,从未来看现在,将会看到我们犯下的罪恶:首先是关塔那摩的噩梦;或者有意忽视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声音,而一意孤行。

奥巴马承诺把士兵带回家,承诺关闭古拉格,承诺修复权利法案,我们把他选上了总统。但事实上,奥巴马上任后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成了布什的跟屁虫:还在用无人飞机杀人,增加情报系统预算,把奥威尔式监视技术发挥极致,秘密监狱,把彼得雷乌斯将军打造成超级英雄(讽刺的是,在我说这些话的时候,这位将军即将出任中情局局长)。

事实上,我们的"反战"总统可能会将美国带往一个更黑暗地步,我们任何人都不敢去想。奥巴马是那么醉心于担任三角洲部队和海豹突击队的大老板,他越迷恋于此,民主党在将来敢于修改爱国者法案,挑战美军享有杀人和监禁的特权?这一可能性越来越小。

战争整个就是幻觉,华盛顿在过去十年中,被大大小小战争遮蔽了双眼。华盛顿完全误读了阿拉伯世界的真实境况,尤其是对主流伊斯兰世俗主义一无所知。华盛顿忽视了土耳其和巴西作为独立力量的崛起,遗忘了非洲,丢失了德国这根杠杆以对付以色列日益渐增的傲慢。最重要的是,华盛顿根本就没办法拿出一个新的政策框架和中国打交道,后者既是美国最大的债主,也是最大竞争对手。

站在一个中国人的立场(或者未来中国吉本的立场),美国已经开始显现衰弱迹象。当中国的新华社责难美国国会在债务危机上毫无责任,或者当中国领导人公开担忧美国政治和经济政策稳定的时候,一只靴子其实已经扔下。

--

迈克·戴维斯,美国社会评论家、政治活动家,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创意写作系教授,《新左评论》编辑,代表作包括《布满星球的贫民窟》、《死城》、《《水晶之城:窥探洛杉矶的未来》等。

早报记者 石剑峰 采访整理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2767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767

乌尔里希·贝克:恐怖主义的风险--911 沃勒斯坦:本·拉登死了之后
相关文章
克鲁格曼:奥巴马议程(译文完成)
唐小兵:聆听奥巴马
克鲁格曼:为反对而反对的恶意政治
詹姆斯·柯林斯、杰克·马洛克:无核世界的契机
中国医药报:中美医改同异点之对比分析
陈文茜:战慄的孩子
迈克·戴维斯:谈城市贫民区问题
东方日报: 最高法院开绿灯,美选战银弹决胜
陶短房:美为何在也门重举"全球反恐"大旗
南方朔:總統幹一任?還是一定要兩任?
Lawrence Lessig: How to Get Our Democracy Back
William Pfaff: What Obama Should Have Said to BP
米尔斯海默:帝国布局(全文)
林德:违宪和非法的利比亚之战
蓝博洲:谈台湾社会民主化运动
斯蒂格利茨: 911的代价
邱立本:两种神权政治的悲哀
小约瑟夫·奈:"9·11"与历史
乌尔里希·贝克:恐怖主义的风险--911
沃勒斯坦:本·拉登死了之后
萨米尔·阿明、迈克·哈特、保罗·卡恩:9·11 三人圆桌
乔姆斯基:9·11之后,战争是唯一的选择?
格兰汉姆·雷曼:9|11--赢家
吴立波:9·11与国际格局重组
岳峙:"后9·11结构"时代
贾晋京:从9·11到欧债危机
经济学人:反恐将继续改变历史
马姆达尼:东方早报访谈
毛尖:谈国产电视剧的主旋律
柄谷行人:谈反核反野田内阁运动
王炎:阅读城市空间--曼哈顿景观与文化身份
专题
911十周年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