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学

商伟:传统小说是取之不尽的富矿

商伟:传统小说是取之不尽的富矿

光绪石印本《野叟曝言》插图

《深圳商报》,2015年7月26日,记者 魏沛娜
传统小说是取之不尽的富矿,小说研究因此才如此激动人心,令人神往。……无论如何,我今天仍然认为,重要的是从小说中发现有意义的问题,而其中的关键又在于学会解读小说的文本。只有在小说文本内部有所发现,才可能有效地与历史研究对接,或从事跨学科的比较。

中国古典小说的探究领域究竟还有多广?当许多人不得而知只能望洋兴叹之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商伟却是"凌云健笔意纵横",其兴致之高,研究之深,近年来已出版的《礼与十八世纪的文化转折--〈儒林外史〉研究》正是一部拓人视野之力作。最近,商伟受邀回国讲学,这一次其演讲重点在于从视觉文化、物质文化等角度切入研究《红楼梦》,而新作《图像<红楼梦>》也不断有篇章问世,令人满心期待。日前,商伟接受本报记者(《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独家专访,细谈其心中无穷无尽的中国古典小说研究世界。

 

(一)换一个角度解释《红楼梦》的主题

在这几十年来连篇累牍的"红学"研究中,淘沙式的研究似乎不见多少"金子",反而是越研究越出"砂砾",空洞至令人生烦。而值得关注的是,商伟最近受邀到上海和武汉的演讲主题是《假作真时真亦假:<红楼梦>与满清宫廷的视觉文化》,他希望"换一个角度来解释《红楼梦》的主题"。那么,他的勇气来自哪里?

"研究《红楼梦》的勇气和信心,主要的依据当然来自小说自身。"商伟说,《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宗教、艺术和文化传统的一个精彩缩影,它的文本具有无与伦比的内在丰富性和复杂性,经得起反复细读,而且每一次阅读都会有新的发现。"我希望能把发现的喜悦传达给听众和读者,因为这正是《红楼梦》的魅力所在,也是它成为经典的内在原因。"

但是,在商伟看来,还有一点很重要,《红楼梦》这部小说经过读者接受和经典化的过程,已经变成了中国文化自我诠释、自我理解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参与了中国文化由传统向现代的历史演变过程:它讲述的是"我们"的故事。"也就是说,它参与塑造了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和我们的时代究竟能否通过对它的研究和解释,而有所回馈。从这个意义上说,对《红楼梦》的研究是永无止境的。"

也许有人会问:关于《红楼梦》,还有什么新的题目可做吗?让商伟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研究《神曲》和《堂吉诃德》的学者不提这样的问题,也不这么想?这两部经典的写作时间不是更早吗?研究的历史也更长。"

早在2012年出版的《礼与十八世纪的文化转折》一书中,商伟让许多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惊喜地见到了作者"吴敬梓",换言之,他不赞同完全把小说和作者分隔开看待。谈及此,商伟认为,18世纪中后期的文人章回小说都多少有一些自传性,读这些作品的时候,完全把它们的作者撇在一边是不明智的,也没有太多的道理。"当然,关注作者并不等于做传记批评,更不意味着变成索隐派。无妨称之为小说解读的'语境化',也就是在小说作品与它的历史语境之间寻找关联点。"商伟解释说,语境化阅读并不总是处理虚构与事实之间的关系,而很可能是在同一位作者或他的同时代作者的不同形式的写作中,发现某些类似的关注及其相互关联的表述方式,而这些书写实践本身就构成了作者生活于其间的"历史"语境的一部分。

 

(二)从《野叟曝言》考察小说与清帝国的关系

目前商伟的研究课题,还涉及《金瓶梅》和其它一些作品。在他眼中,《金瓶梅词话》是章回小说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它从《水浒传》那里脱胎出来,但衍生出完全不同的一部小说。商伟表示,这一现象本身就具有小说史的意义,同时也提醒我们注意这部作品内部文本构成的独特方式。"我们通常认为《金瓶梅词话》的特点是写实,固然不错,但失于简单。这个说法遮蔽了小说内部惊人的复杂性。"

尤要一提的是,除了《儒林外史》、《金瓶梅》和《红楼梦》这些众所周知的"经典"之作,商伟也对其它知名度不高的小说感兴趣,例如《野叟曝言》。"这部作品出现在乾隆中后期,鲁迅先生称之为'才学小说',现代学者往往从传记批评的角度出发,把它读成了心理学和精神分析的标本。这些研究都有各自的价值,功不可没,但我想就它与清帝国的关系来做一些考察。"商伟指出,"尤其是小说的后三十回,围绕着戏和梦的母题,讲述了以儒教征服欧罗巴的海上霸业,匪夷所思,精彩纷呈(尽管整体而言,这部小说令人难以卒读)。"在他看来,这对于理解十八世纪中后期如日方中的清帝国的自我定位、"天下"想像,以及帝国内部的文化宗教和血缘族裔等问题,都有着无可否认的相关性。

野叟曝言

"此外,《野叟曝言》在这一部分还连篇累牍,写了为小说的主人公文素臣的母亲水氏所举办的百岁寿辰庆典,并且上演了《圣母百寿记》的长达百出的连台大戏,小说家的妄诞狂想似乎再度飙升。但仔细考察,就不难发现,这个情节和乾隆中后期崇庆皇太后的三次千秋节庆典不无关系,同时又蕴含了跟天主教的圣母玛莉亚崇拜竞争对抗的潜台词,与小说中以儒教征服天主教的欧罗巴想像更是一脉相承。这样看来,这部通常被视为作者'意淫'和'梦呓'的作品,竟然涉及了那个时代的一些核心问题,也折射了至关重要的历史内容。所以我经常说,古典小说研究实在是大有可为的一个领域。连这样一部知名度不高的小说,都大有文章可做。"商伟说。

他坦言,他对古典小说研体现的可能更多的是一种态度和倾向,因为他希望在小说研究中,将历史研究与文本细读结合起来。"这是一个方向,说易行难,还有待努力。"其次,在具体的研究上,他持开放立场,主张量体裁衣,根据一部作品的特定情况,来提出问题,并采取相应的方法。"这意味着研究者不断丰富自己,拓展自身的知识领域,甚至做跨界研究。现代医学有诸如内科外科之分,但研究章回小说,尤其是《红楼梦》这样的作品,是不能这样来分科的。"商伟认为,《红楼梦》是中国文学的集大成之作,是一部文化大百科。如果把它都分别划给了别的学科,"文学还剩下了什么?对小说作品的整体性理解,又从何谈起"?

商伟强调道:"传统小说是取之不尽的富矿,小说研究因此才如此激动人心,令人神往。"

 

(三)希望头顶上有任思想恣意翱翔的蓝天

虽然商伟一直走在中国古典文学的道路上,但也许有人并不知道,他最初是专攻魏晋南北朝隋唐文学研究,后来才转向明清小说。这在当今学术分科壁垒森严的环境中,这样的转向可能有些不可思议,但商伟告诉记者,当时他"几乎没费任何踌躇"。

1978年10月,商伟离开福州,开始了他在北京大学十年的生活。而在离开北大即出国前的两年(1987-1988年),他一直在协助林庚先生写作和整理其〈《西游记》漫话〉。在此期间,他的研究兴趣也转向了小说戏曲。商伟坦言,这一段日子过得非常开心,像林庚先生在后记中说的那样,"谈论《西游记》成了生活中的一大快事"。

林庚 《西游记漫话》

"你能想像那种快乐吗?"商伟问。后来他写过一篇文章,建议所有被学业折磨得痛苦不堪的学生,好好读一读这本小书。"这一段经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林先生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古典诗歌,但转过来研究小说,也如鱼得水。所以,在我看来,似乎毫不费劲。当然,转向小说还有一个原因:在80年代后期的语境中,我越来越感到,小说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使得我们能够更自如、也更广泛地探讨社会文化历史等相关问题。"商伟说,这个想法大致反映了当时普遍的社会氛围和心态,未必人人都这样想,但的确影响了他的决定,也多少体现在他此后的学术取向中。

"无论如何,我今天仍然认为,重要的是从小说中发现有意义的问题,而其中的关键又在于学会解读小说的文本。只有在小说文本内部有所发现,才可能有效地与历史研究对接,或从事跨学科的比较。"商伟强调说。

从北大到哈佛大学再到哥伦比亚大学,游走于东西方的商伟也不无慨叹,当下国内从大的环境到学术氛围,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觉得自己很幸运,在不同的阶段上,都得到了良师的指导,也从学界的朋友那里不断获得支持和灵感。对此,他心存感激。"今天这个时代,给年青人带来了许多我们当年无法想像的便利,但同时也造成了许多预想不到的困难和压力。时代的大环境,学术体制和就业市场--这些都不是我们个人可以左右的。我们所能做的,是争取为自己和年青的学生创造一个积极的状态。希望每一个人的头顶上,都有一个让思想和想像恣意翱翔的广阔天空。"这也是商伟对似乎消逝已久的上世纪80年代的"理想主义"仅存的美好希冀。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2/4203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4203

赵刚:敬答刘纪蕙教授:台湾社会运动真的在创造新的可... 王颢中、胡清雅:反服贸与台湾社运中的“中国因素”
相关文章
柳红:回望1980年代的经济学人
商伟:《儒林外史》与十八世纪的文化转折
段宝林:林庚先生谈民歌与新诗
吕正惠:浪淘不尽是多情
商伟: 对《礼与十八世纪的文化转折:儒林外史研究》讨论的回应
商伟:学问的背后应该有更大的关怀
商伟:小说研究的路径与方法--商伟教授访谈录
商伟:韩南先生的最后礼物
商伟:一本书的故事与传奇--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藏《新编对相四言》影印本序
商伟:一阴一阳之谓道:《才子牡丹亭》的评注话语及其颠覆性
商伟:做出更好的学问,无愧于这个时代 (中华读书报访谈)
商伟:二十一世纪富春山居行:读翟永明《随黄公望游富春山》
商伟:复式小说的构成:从《水浒传》到《金瓶梅词话》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