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蔡孟翰:东亚国际秩序中的“日本问题” ——21世纪的中日大战之一

本文原刊台湾《思想》杂志2014年6月号
2014年1月23日,日本总理安倍晋三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演讲与记者会中,把现下的中日关系类比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德英关系。他称中国每年的国防预算增加一成,是区域内不安定的因素,并呼吁各国支持日本在东亚建立以国际法为基础的秩序。安倍的发言令人侧目,引起议论纷纷。

一、回到1914?

2014年1月23日,日本总理安倍晋三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演讲与记者会中,把现下的中日关系类比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德英关系。他称中国每年的国防预算增加一成,是区域内不安定的因素,并呼吁各国支持日本在东亚建立以国际法为基础的秩序。安倍的发言令人侧目,引起议论纷纷。

英国《金融时报》的马丁沃夫在第一时间即表示,安倍的论说令他忧虑不安;同报的外交事务总评论人吉迪恩·拉赫曼在主持对谈时,询问安倍中日是否可能战争,他察觉安倍并无决心避免冲突。英国国家广播公司的商业新闻编辑罗伯特·佩斯顿质问安倍,既已认识到中日冲突的可能性,他是否打算减少冲突?安倍回答:只要中国不放弃军事扩张,那就不可能。佩斯顿说,安倍的答覆给人一种空虚感。

英国《每日邮报》更点出当安倍指责中国国防预算每年增加一成,但日本去年的国防预算增加两成三,而且还完成一艘名为直升机搭载舰,实际上却可以搭载混合型战斗机的航空母舰。

其实,把中日近年来持续升高的紧张关系比喻为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始作俑者,就是《金融时报》。该报在这两年的专栏评论中,数次提到2014年东亚与1914年欧洲有多点相似,前述的吉迪恩

拉赫曼、马丁沃夫与飞利浦史蒂文斯皆为文以1914来唤起世人对中日关系的忧患意识。

2014年1月24日《金融时报》的社论更大声疾呼中日必须悬崖勒马,极力避免在东海陷入战争,而且不假颜色批判说:不管安倍用意为何,作为日本总理却不忌讳以1914年欧战前夕的德英比喻2014年的中日,本身就是煽风点火。

按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的事后解释,安倍的本意是说:即使中日贸易往来密切如昔日的德英,但经贸往来并没有阻止德英冲突,故中日间需要更好的沟通。与《金融时报》同属皮尔森集团的《经济学人》即宁可相信这个解释。然而,从当前日本右翼政治的走势来看,这个解释显得相当片面。

欧洲在1914年大战爆发前,几乎无人料及大战即将到来。欧洲各国间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上的交流频繁顺畅,完全不亚于今天的中日,甚至还有过之。1914年的世界经济与今天亦异曲同工,皆为自由主义的经济体系,贸易资金在全球的流动相当自由。在看似一片大好的欧洲,竟然在奥匈帝国储君弗朗茨·斐迪南大公与他的夫人1914年6月28日被暗杀后的几个星期,就爆发了全面战争。自此以来,学者便纷纷讨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成因为何?难道只是偶发事件所造成的?还是有更深的原因?谁要为此负责呢?大战尚未结束,英法已认定错在德国,战后并以凡尔赛条约将德国的战争责任条文化,令德国巨额赔偿协约诸国,最后一条赔款直到2010年才付清。

安倍的比喻自然是将日本比为英国,中国比为德国。安倍强调中国每年国防预算的增加是区域不稳定的因素,并表示如果战争发生,中国的损失将远远大于日本。他自信日本可以击败中国,世界各国亦会将中国看成罪魁祸首,让中国吃不着兜着走。他认为日本需要像一战前的英国在欧洲大陆围堵德国,不使亚洲大陆有任何一强出现,以免危及日本地位。事实上,在中国国力崛起后,日本有安倍这样想法的人愈来愈多。2012年安倍上台后的外交安全政策,即是在亚洲寻找围堵中国的盟友,企图形成一股制衡中国的、维持目前势力均衡的力量。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所以,日本积极与菲律宾、越南与印度交流合作,并特别看重军事合作,企图形成让中国腹背受敌的形势。

由此观之,安倍在世界经济论坛提起第一次世界大战,并非单纯表达"经济交往不足以保证和平"而已。《纽约时报》在2014年1月31日题为《联合对抗中国?》的社论中,明确指出安倍系以对抗中国作为外交国防主轴,并严厉批判日本奢想印度加入对抗中国的行列。该社论提醒日本,虽然日本和印度交流顺畅,但印度聪明得很,不会介入中日纠纷,同时警告日本别妄自四处点火。显然,华盛顿并不觉得与中国对抗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但在日本政界,抗衡中国的思路已蔚为主流,而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二、日本右翼的"势力均衡"战略

用第一次世界大战与之前欧洲的国际政治来判断东亚局势,过去一直是战后日本右派对战前日本所犯的战略错误的一种反省。这个反省有几个方面,其一,日本应该学习英国,谨守海洋国家的立场,不要深入涉足大陆事务。其二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