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戏剧

陈世雄:简论俄罗斯戏剧学的历史与现状

戏剧艺术2004.5
概述

十月革命前的俄罗斯戏剧学

戏剧学是研究戏剧历史与理论的科学。作为独立的一门学科,它是在20世纪随着戏剧艺术的繁荣而最终形成的。

早在17-18世纪,俄罗斯就已经产生了孕育戏剧学的某些条件。相关的著作是以法国古典主义美学为基础的。罗蒙诺索夫强调了俄罗斯的爱国主义倾向和发展俄罗斯戏剧艺术的意义。1779年,出现了俄罗斯第一部戏剧史著作,题为《关于从开端到1768年的俄罗斯戏剧演出的简明史述》作者是施特林(Я. Штелин)。

从18世纪末开始,在法国大革命和俄国农民起义的影响下,戏剧艺术的民主倾向增强。出现了反对古典主义束缚和颂扬莎士比亚戏剧的论著。著名革命思想家拉季舍夫(А. Н. Радищев)在他的《关于人,他的死亡和永生》(1792)一文中指出戏剧必须追随自然。

在19世纪初,对于俄罗斯戏剧史的兴趣增强。苏马罗科夫(П. И. Сумароков)发表了关于早期俄罗斯戏剧的论文。文艺性杂志上开辟了有关戏剧的专栏,报刊上开展了有关戏剧的讨论。

十二月党人也发表了对戏剧的看法,认为戏剧应当在反对专制独裁的斗争中发挥作用。

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普希金在戏剧学建设中起了重大的作用。在《关于俄国戏剧之我见》(1820)一文中,他指出戏剧受到观众审美趣味的制约,戏剧不应当成为无聊的消遣。在《关于民众戏剧和波果津的<玛尔法女市长>》一文中,普希金论述了人的命运与人民的命运相互影响的观点,关于在规定情境中激情的真实性的观点,从而为现实主义戏剧理论奠定了基石。

在19世纪,浪漫主义戏剧艺术在俄罗斯受到重视。古典主义受到批判,批评家们号召戏剧关注现实生活。著名剧作家冯维辛(Д. И. Фонвизин)的支持者们反对保守主义者们关于喜剧只必须嘲笑生活中那些个别现象的观点。喜剧大师果戈理的论述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他指出,高尚喜剧和其他一切戏剧体裁都是平等的,并且严厉批判了当时上演剧目的庸俗性。果戈理在俄国第一个指出了导演在戏剧艺术中的指导者的作用,并把经过导演指导的演出比喻为经过很好排练的乐队演出。

19世纪上半期,戏剧美学在俄罗斯得到研究。别林斯基和其他革命民主主义者奠定了俄罗斯戏剧美学的基础。别林斯基在《文学的幻想》(1834)一文中写道,他希望在舞台上看到整个俄罗斯,连同它的善良与罪恶,它的崇高的东西和可笑的东西。他开始时是个浪漫主义者,后来才确信现实主义是艺术的最高形式。按他的看法,戏剧应当提示人的社会性和个性。别林斯基认为,戏剧与文学密切关联,同时又不从属于文学。因此,他对当时俄罗斯著名演员莫恰洛夫、史迁普金等人的表演艺术很感兴趣。

车尔尼雪夫斯基对戏剧美学的发展作了重大的贡献。他的论著《艺术对于现实的审美关系》(1855)指出,艺术的使命是再现生活、解释生活和批判生活。杜勃罗留波夫认为,文学包括剧作的根本使命在于,在社会生活中维护农奴的权益,奋起和"黑暗王国"作斗争,以建立正常的人与人的关系。杜勃罗留波夫号召作家弄清人民贫困的根源。当时俄国的著名作家萨尔蒂科夫-谢德林也支持他的观点。

虽然有一些保守主义者认为,艺术并不承担社会功能,不应当有倾向性。但是,社会美学思潮对戏剧学的发展还是发生了深刻影响。19世纪下半期,戏剧史的研究取得进展。各家专门的戏剧杂志纷纷刊登戏剧评论。学者们注意挖掘俄罗斯戏剧与民间传统的关系,揭示它的民主性。因此,他们对民间仪式和江湖艺人尤其感兴趣。例如:法明岑(А. С. Фаминцын)撰写了《俄罗斯的江湖艺人》一书(1889)。对宫廷戏剧、学校戏剧也进行了研究。

当时,发表了关于格里鲍耶陀夫、莱蒙托夫、史迁普金、萨多夫斯基等著名剧作家和演员的生平和创作的资料。这对于俄罗斯戏剧学的建设也有重要意义。

编写俄罗斯戏剧史的最初尝试采取了编年史的形式。1861年,出版了《俄罗斯戏剧编年史》。作者是阿拉波夫(П. Н. Арапов)。书中指出俄罗斯戏剧的产生与西欧戏剧有关,同时也指出在古罗斯已经存在着戏剧的因素。此后,相继出现几种俄罗斯戏剧史,以及专门描写圣彼得堡戏剧生活的专著。这些著作的共同特征是只作经验性的描述而不作结论。

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哲学家们也纷纷从事戏剧研究,不过他们只是对剧作感兴趣,研究了格里鲍耶陀夫、冯维辛等人的作品。

在这些年头,还出版了若干有关演员创作生涯的著作。其共同特点是只罗列材料而缺少深入研究。

外国戏剧的研究也取得了成就。出版了研究莎士比亚、莫里哀、席勒、雨果等西欧作家的论著。斯托罗任科(Н. И. Стороженко)的《莎士比亚的先辈》(1872)论证了民间艺术对英国戏剧的巨大影响。韦谢洛夫斯基的《欧洲古代戏剧》(1870)一书对欧洲各国的戏剧作了比较研究,指出了它们的互相影响。对莫斯科与圣彼得堡之外的"外省"戏剧也作了研究。然而,由于只停留在资料层面上,缺乏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研究方法,俄罗斯戏剧学还不能说已经形成独立的学科。

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俄罗斯的戏剧论著有一个特点,就是把戏剧的发展和当时的社会事件联系起来考察。戏剧被看作一门独立的艺术,而不是文学的一个分支。

1908-1910年,出版了瓦尔涅克(Б. В. Варнеке)的《俄罗斯戏剧史》的前两章。1914年,出版了卡拉什(В. В. Каллаш)和埃弗罗斯(Н. Е. Эфрос)主编的《俄罗斯戏剧史》第一卷。在这一时期,开始出现第一批导演的论著(聂米罗维奇-丹钦科、梅耶荷德、科米萨尔热夫斯基、叶夫列伊诺夫等人的著作)。在许多著作中,现代主义倾向十分强烈。不承认戏剧的意识形态本质,也不承认戏剧是一门独立的艺术。这些倾向反映了革命前戏剧艺术的危机。

 

十月革命后的俄罗斯戏剧学

十月革命后,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对艺术提出新的要求。俄罗斯戏剧学面临新的课题,并且成为独立的学科。在莫斯科的国立艺术科学院和列宁格勒的俄罗斯艺术历史研究所内都成立了戏剧部。莫斯科的国立中央戏剧博物馆和国内的同类博物馆都投入了戏剧史的研究工作。

在20世纪20年代,出现了第一批研究苏联戏剧的文章和书籍。收集了大量的史实,并且力图加以总结,以推动革命艺术的发展。20年代戏剧学和革命前戏剧学的不同之处是,在注意研究剧作的同时,注意研究了表演、导演和舞台美术等戏剧艺术的其他方面。对歌剧、芭蕾舞、哑剧和群众性演出也成为研究对象。与此同时,也出现了形式主义的倾向,即重视对演出的外部形式的研究而忽视剧作内容的研究。

后来的研究虽然重视剧作内容,然而一度产生了庸俗社会学的倾向。其突出的表现是无产阶级文化派的理论主张。这一派别把革命前的俄罗斯戏剧同革命后产生的戏剧截然地对立起来。

卢那察尔斯基的戏剧论著对俄罗斯戏剧学的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批判了全盘否定俄罗斯革命前戏剧传统的虚无主义倾向。从1930年到1931年,批判了形式主义方法和庸俗社会学。涌现了一批研究莫斯科艺术剧院、小剧院、梅耶荷德剧院等重要剧院的著作。反映了苏联戏剧流派的多样性。马尔科夫(П. А. Марков)的《最新的戏剧潮流》一书(1924)是概括革命后苏联戏剧经验的第一部著作。出版了一批戏剧文献。

进入30年代,"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制定对苏联戏剧学的发展有巨大意义。苏共中央关于解散"拉普"的决定(1932)有助于消除庸俗社会学的影响。国立艺术科学院编撰的《苏维埃戏剧史》第一卷在1933年出版(列宁格勒),虽然该书尚未摆脱庸俗社会学和形式主义的影响,可是,毕竟是对苏维埃戏剧史进行研究的最初尝试。历史主义原则在一系列相关著作中表现出来。研究者普遍重视舞台艺术与戏剧文学的关系。马雅可夫斯基、高尔基、莎士比亚、莫里哀、博马舍等剧作家的作品得到深入的研究。

30年代俄罗斯的外国戏剧研究摒弃了简单化的社会学模式,深入揭示行进的戏剧文化的民间基础,研究它们独特的美学特征。这方面的成果有莫库利斯基(С. С. Мокульский)的两卷本《西欧戏剧史》(1939),吉韦列戈夫(А. К. Дживелегов)和博亚吉耶夫(Г. Н. Бояджиев)的《从产生到1789年的西欧戏剧史》(1941)等专著。此外还有对法国革命戏剧和巴黎公社戏剧的专门研究。

在深入研究俄罗斯剧作时,学者们注意揭示戏剧与民族解放运动的联系,特别是批判现实主义戏剧的意义。出现了《普希金与戏剧》、《果戈理与戏剧》等著作。对舞台演出的经验总结大大地加强了。出版了诸如《〈钦差大臣〉在舞台上》、《〈火热的心〉在莫斯科艺术剧院舞台上》之类由全苏戏剧家协会组织撰写的系列专著。

在20-40年代,对表演和导演艺术的研究专著大量出现。往往是一部专著只研究一位导演或演员的舞台艺术。例如:二卷本的《梅耶荷德》、一卷本的《瓦赫坦戈夫》以及总结某个演员艺术成就的著作。

从30年代开始,戏剧学研究在高等学校的教研室中展开。在1944年,莫斯科创办了艺术史研究所,其中包括戏剧研究室。列宁格勒则在1939年就成立了戏剧与音乐研究所(后来改名为戏剧、音乐与电影学院)。

苏联戏剧学的特点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演员和导演们注意研究戏剧理论,而学者们注意研究当代艺术实践。注意把戏剧学与戏剧批评结合起来。早在20年代,就出版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我的艺术生活》。它真正成了苏联戏剧家们的必读书。当时还出版了梅耶荷德和泰伊罗夫的著作。这些书尽管引起了争论,但毕竟反映了大师们的艺术探索。1938年,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自我修养》问世。聂米罗维奇-丹钦科和瓦赫坦戈夫的著作也相继出版。戏剧学的研究领域扩大了。出现了研究乌克兰、格鲁吉亚、阿赛拜疆戏剧史的著作。

卫国战争时期,苏联的戏剧学研究没有停顿。出版了论文集和戏剧家协会的画册。

战后,出现了一批对苏联戏剧的道路进行宏观概括的著作。如1954年出版的《俄罗斯苏维埃话剧史稿》等。这些著作的缺点是教条主义倾向明显。历史评价的主观性在戏剧学著作中表现出来。

然而,反对教条主义的正确倾向同样存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8卷本全集和聂米罗维奇-丹钦科两卷集的出版,都证明了苏联戏剧史、戏剧理论的研究具有的重大意义。两位大师的同时代人撰写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导演课》、《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排练中》等著作,《莫斯科艺术剧院年鉴》的出版,对于掌握大师的遗产也至关重要。

研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聂米罗维奇-丹钦科的著作大量涌现。例如:马尔科夫的《聂米罗维奇-丹钦科在音乐剧院中的导演艺术》(1960)、阿巴尔金(Н. А. Абалкин)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与苏联戏剧》(1950,1952再版)、普罗科菲耶夫(В. Н. Прокофьев)的《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最后的创作探索》(1954)和《在有关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论争中》(1962),卡拉什尼科夫(Ю. С. Калашников)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审美理想》(1965)。

在"解冻"时期,由于克服教条主义的结果,本着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原则,苏联戏剧学界对苏联戏剧史上某些重要现象、重要人物(梅耶荷德等)进行了重新评价。罗斯托茨基的《论梅耶荷德的导演创作》(1960)和论文集《苏联戏剧的革新》(1963)都是这方面的论著。许多戏剧学者从理论上思考了社会主义创作方法的多样性问题。

对著名演员、导演的专门研究继续进行,出版了一批总结最杰出的导演、演员(史迁普金、莫恰洛夫、叶尔莫洛娃、科米萨尔热夫斯卡娅等人)的创作经验的著作。重视对各个杰出导演、演员的舞台艺术经验分别进行总结,是苏联戏剧学的一个重要特点。马尔科夫、博亚吉耶夫、莫库利斯基等人在60年代相继出版的戏剧评论集反映了戏剧学者和舞台艺术实践之间的密切联系。

与此同时,对俄罗斯经典剧作家的研究空前深入,出版了研究契诃夫、果戈理、普希金、冯维辛、格里鲍耶陀夫、奥斯特洛夫斯基、萨尔蒂科夫-谢德林等人剧作的专著。在1963年,出版了两卷本的《俄罗斯苏维埃剧作史稿》。

从战后到60年代中期,俄罗斯戏剧史著作大量出现。其中有:丹尼洛夫(С. С. Данилов)的《俄罗斯话剧史论稿》、弗谢沃洛茨基-格尔恩格罗斯(В. Н. Всеволодский -Гернгросс)的《从起源到18世纪中期的俄罗斯戏剧》、《18世纪下半期的俄罗斯戏剧》、阿谢耶夫(Б. Н. Асеев)的《17-18世纪的俄罗斯话剧》、罗金娜(Т. М. Родина)的《19世纪初的俄罗斯剧场艺术》等,以及专门研究莫斯科小剧院历史的著作。

1971年,苏联戏剧学领域取得了一个重大成果,6卷本的《苏联话剧史》的编撰、出版工作全部完成。该书包括了全苏联十几个加盟共和国的话剧史。涉及剧作和舞台艺术,是一部规模庞大的巨著。其第一卷已经译成中文,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

在外国戏剧研究领域取得了可观的进展。莫罗佐夫(М. М. Морозов)、斯米尔诺夫(А. А. Смирнов)、阿尼克斯特(А. А. Аникст)等人的莎士比亚研究可谓硕果累累。在莫库利斯基等人主持下,多卷本的《西欧戏剧史》开始编撰。从1956年到1988年,共出版了8卷。说是"西欧戏剧史",实际上包括了北欧、南欧和美国在内。这部巨著对上述各国的剧作、导演、表演艺术,以及时代背景、戏剧思潮作了全面的评介。这是全苏联的专家协作的结晶。以个人的力量显然是难以完成的。除了上面所说的8卷本《西欧戏剧史》,还有比较简明的4卷本的《外国戏剧史》(博亚吉耶夫等人主编,供苏联戏剧院校作教学参考资料)。此书虽然名为"外国戏剧史",实际上只包括苏联以外的欧美各国,而不包括东方。

研究西方戏剧的专家除了上面提到的莫库利斯基、博亚吉耶夫、阿尼克斯特等人,还有着重研究当代西方戏剧的奥布拉兹佐夫(А. Г. Образцов)、金格尔曼(Б. И. Зингерман)等。

苏联戏剧学专家们对中国、日本、印度等东方各国的戏剧分别进行了研究。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1991年后改称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的汉学家谢洛娃(С. А. Серова)在中国戏曲研究方面成绩显著。她的《〈明心鉴〉与中国古典戏曲美学》(1979)一书联系中国古代哲学、宗教,在广阔的历史文化背景下研究中国戏曲的美学特征,分表演程式、演员技巧、戏剧观念三部分深入剖析,提出了独特的见解。她的著作还有《白银时代戏剧与东方:中国、日本与印度》(1999)等。此外,盖达(И. В. Гайда)的专著《中国传统戏剧--戏曲》(1971),巴布金娜(М. П. Бабкина)与波塔本科(С. И. Потабенко)的专著《印度人民的戏剧》(1964),卡托夫斯卡娅(М. П. Котовская)研究印度戏剧的专著《艺术的综合》(1982),甘娜丽娜(Н. Г. Ганарина)的专著《日本能剧》(1984),普京采娃(Т. А. Путинцева)的专著《阿拉伯戏剧的一千零一年》(1977)都是这一时期的力作。

20世纪60-80年代是苏联戏剧学成果最为丰硕的时期。除了上述提到的8卷本《西欧戏剧史》和6卷本《苏联话剧史》,还出版了7卷本《俄罗斯话剧史》(1977-1987)、5卷本的《戏剧百科全书》(1967年出齐,后来又出版了一小卷增补本)。戏剧理论领域出现了一大批新作。

 

最有代表性的戏剧学家

俄罗斯戏剧学最主要的成就,还在于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学者专家,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

博亚吉耶夫,除了参与《西欧戏剧史》与《俄罗斯苏维埃话剧史》等重大课题的研究外,还独立完成了《剧场性与真实》(1949)、《戏剧诗学》(1960)、《从索福克勒斯到布莱希特的40个夜晚的演出》(1967)、《文艺复兴时代不朽的戏剧》(1973)、《戏剧的灵魂》(1974)等。

霍洛道夫(Е. Г. Холодов),以研究剧作理论与技巧著称。主要著作有《戏剧的结构》(1957,已译成中文)、《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技巧》(1963)、《艺术家的诗学》(1964)和《戏剧的面孔》(1979)。

奥布拉兹佐娃(А. Г. Образцова),以研究现代戏剧著称。主要著作有《导演与现代性》(1961)、《苏联戏剧的创新》(1963)、《肖伯纳的剧作方法》(1965)、《肖伯纳与欧洲戏剧文化》(1974)、《艺术的综合与19-20世纪之交的英国舞台》(1984)、《肖伯纳与19-20世纪之交的俄罗斯艺术文化》(1992)。

金格尔曼(Б. И. Зингерман),以研究外国戏剧著称。主要著作有《莎士比亚在苏联舞台上》(1956)、《让·维拉尔与其他人》(1964)、《20世纪戏剧史稿》(1979)、《契诃夫戏剧及其世界意义》(1988)、《巴黎流派》(1993)等。

鲁德尼茨基(Л. Л. Рудницкий),以研究梅耶荷德和俄罗斯导演艺术史著称。主要著作有《剧作家群像》(1961)、《导演梅耶荷德》(1969)、《梅耶荷德传》(1981,已译成中文)、《俄罗斯导演艺术,1898-1907》(1989)、《俄罗斯导演艺术,1908-1917》(1990)等。

别列兹金(Б. И. Берёзкин),著名舞台美术理论家,主要著作有《艺术家与演出》(1967)、《演出与舞台空间》(1968)、《现代戏剧中的艺术家》(1970)、《舞台装饰艺术》(1986)、《契诃夫戏剧中的艺术家》(1987)、《苏联舞台美术,1917-1941》、《世界戏剧的舞台美术,从发源到20世纪中期》(1997)和几部研究俄罗斯舞台美术家的专著。

博加特廖夫(П. Г. Богатырёв),莫斯科大学教授,其专著《民间艺术中的理论问题》(1971)是第一部用符号学方法研究民俗学与戏剧学,特别是民间戏剧的著作。

维什涅夫斯卡娅(И. Л. Вишневская),研究重点是现代剧作,以及古典戏剧在当代舞台上的演出问题。主要著作有《鲍里斯·拉夫列尼奥夫》(1962)、《康斯坦丁·西蒙诺夫》(1966)、《阿列克赛·阿尔布卓夫》(1971)、《果戈理和他的喜剧》(1976)、《喜剧在轨道上》(1979)、《脚灯照耀下的劳动日:70年代的剧本和演出》(1982)、《剧作忠于时代》(1983)、《演员米哈伊尔·乌里扬诺夫》、《行动着的角色。关于剧作发展道路的随笔》(1989)、《屠格涅夫的戏剧。在苏联舞台上体现古典剧作的问题》(1989)、《向过去鼓掌》(1997)、《天才与崇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1999)等。

佐洛特尼茨基(Д. И. Золотниций),以研究"戏剧的十月"著称。主要著作有《萨尔蒂科夫-谢德林》(1951)、《剧作家谢德林》(1961)、《戏剧的十月的曙光》(1976)、《戏剧的十月的平时与节日》(1978)、《在十月道路上的模范剧院》(1982)、《梅耶荷德。与苏联政权的浪漫史》(1999)等。

弗罗洛夫(В. В. Фролов)以研究戏剧体裁著称。著有《剧作体裁的命运》(1979)等。运用巴赫金关于时空体与体裁的理论,对俄罗斯剧作的体裁问题进行了富有独创性的研究。

彼得罗夫斯卡娅(И. Ф. Петровская),以研究戏剧史料学著称,著有《俄罗斯革命前话剧史料》(1971)、《19世纪下半期俄罗斯外省观众与剧院》(1979)、《18-20世纪初俄罗斯音乐文化史料》(1983)、《19世纪-20世纪初俄罗斯戏剧与音乐》(1984)《1895-1917年俄罗斯首都的戏剧与观众》(1990)、《戏剧的彼得堡》(1994)、《音乐的圣彼得堡。18世纪》(1996,1998)等。

波利亚科娃 (Е. И. Полякова),以研究剧作与导演著称。主要著作有《剧院与剧作家。莫斯科艺术剧院排练苏联剧作家剧本的经验。1917-1941》(1959)、《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员》(1972)、《斯坦尼斯拉夫斯基》(1977)、《列夫托尔斯泰的戏剧与它的解读》(1978)、《舞台的镜子》(1994)和研究著名演员莫斯克文的专著。

罗金娜(Т. М. Родина),以研究18-20世纪俄罗斯话剧,特别是表、导演艺术而著称。参与7卷本《俄罗斯话剧史》(1977-1987)的编撰工作。专著有《19世纪初的俄罗斯戏剧艺术》、《亚历山大·布洛克与20世纪初的俄罗斯戏剧》,以及研究几位著名演员的著作。

雷巴科夫(Ю. С. Рыбаков),以研究瓦赫坦戈夫剧院的历史和托夫斯托诺戈夫的导演艺术著称。在理论方面有《戏剧、时间、导演》(1975)、《戏剧与时间》(1976)、《戏剧的面孔》(1980)、《俄罗斯舞台的时代与人物》(1985;1989)等专著。

西留纳斯(В. Ю. Силюнас),研究西班牙戏剧的专家。著作主要有《20世纪西班牙戏剧》(1980)、《加西亚·洛尔卡:诗人的剧作》(1989)、《16-17世纪的西班牙戏剧。从发源到顶峰》(1995)、《生活方式与艺术风格(西班牙的风格主义与巴洛克戏剧)》(2000)等,并主编《宗教与艺术》(1998)等论文集多种。

斯緬良斯基(А. М. Смелянский),以研究20世纪俄罗斯戏剧,特别是莫斯科艺术剧院和布尔加科夫剧作著称。主要著作有:《我们的对话者。70年代苏联戏剧舞台上的俄罗斯古典剧作》(1981)、《米哈依尔·布尔加科夫在艺术剧院》(1986)、《奥列格叶弗列莫夫:戏剧肖像》(1987)、《离去;布尔加科夫;斯大林;巴土姆》(1988)、《规定情境。关于20世纪下半期的俄罗斯戏剧生活》(1999),参与编撰两卷本《莫斯科艺术剧院100周年》大型画册。

斯特罗耶娃(М. Н. Строева),以研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导演艺术著称。主要著作有:《契诃夫与艺术剧院。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对契诃夫剧本的处理》(1955)、《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导演探索。1898-1917》(1973)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导演探索。1917-1938》(1977)。

费夫拉夫斯基(А. В. Февральский),梅耶荷德的学生,以研究马雅可夫斯基与梅耶荷德著称。主要著作有:《梅耶荷德剧院的十年》(1931)、《剧作家马雅可夫斯基》(1940)、《和马雅可夫斯基的会见》(1971)、《综合的道路。梅耶荷德与电影》(1978)、《莫斯科的会见》(1982)等。

什维德科伊(М. Е. Швыдкой),2000年起任俄罗斯文化部长,以研究戏剧历史与理论、文化学和20世纪俄罗斯戏剧著称。主要著作有:《剧作、时代、生活》(1987)、《孤独的伪善者的秘密。20世纪下半期外国戏剧的札记》(1992),主编论文集《戏剧...变革的时代》(1987)等。发表了大量关于当代戏剧的评论。曾到美国、德国讲学。

 

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戏剧学

苏联的解体,特别是1998年的金融危机对俄罗斯经济的巨大冲击,不可避免地使整个俄罗斯戏剧领域遇到严重困难。戏剧学研究也不例外。1998-99年戏剧图书的出版陷入低谷。但是,这一时期并没有延续太久。俄罗斯政府采取了一些有力措施来保护戏剧艺术。1998年莫斯科市专门拨款兴建规模巨大的俄罗斯戏剧家协会艺术中心大楼,就是一例。从2000年开始。情况开始好转。一批新的戏剧研究著作问世。虽然不像上世纪60-80年代那样出现一系列多卷本戏剧论著,但是,在某些方面,成果还是非常丰硕的。例如:金格尔曼主编的多卷本《梅耶荷德文集》陆续问世,至2003年已经出版两大卷,可是,这一工程有可能由于金格尔曼的逝世(2000)而受到影响。除了这部文集外,还出版了《梅耶荷德在排练中》、回忆录《梅耶荷德》、《俄罗斯戏剧批评中的梅耶荷德》三种图书,均为两卷本。此外还有俄罗斯国家中央戏剧博物馆编印的《梅耶荷德与艺术家》、塔拉布金的《论梅耶荷德》、戈尔布诺娃的《梅耶荷德排练<三十三次昏厥>》等书。国家艺术学研究所等单位出版了十分珍贵的《梅耶荷德1918-1919年讲稿》(2001)。在2000年的梅耶荷德国际研讨会(巴黎)之后,出版了用法、俄两种文字印刷的论文集(一部分论文用俄文,另一部分用法文),选题新颖,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可以说,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戏剧学的一个热点,就是梅耶荷德的研究。

与此同时,对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研究继续受到重视。据笔者不完全的统计,出版了四卷本的编年史《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生平与创作》(2003),两卷本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等一批图书。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最得意的学生、莫斯科艺术剧院杰出的表演艺术家米·契诃夫的两卷本文集也于近年再版。为了迎接契诃夫逝世100周年,出版了一批图书,其中有金格尔曼的《契诃夫戏剧及其世界意义》(2001,增订本)、罗佐夫斯卡娅(М. Розовская)的《走近契诃夫》(2003)、布罗茨卡娅(Г. Бродская)的两卷本著作《阿列克赛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契诃夫与其他人。樱桃园的历史》(2000)。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学史学术委员会出版了不定期的《契诃夫研究》论文集,其中,在2002年出版了纪念《三姐妺》100周年的专集。此外,俄罗斯基督教人文学院出版了大型资料汇编《契诃夫:赞成与反对》(2002)。

1998年,为了纪念莫斯科艺术剧院成立100周年,出版了一批图书,包括上面提到的两卷本大型画册。该书介绍了剧院的历史、剧院的艺术家、建院100年来上演的100个最重要的剧目。必须提一句,这部画册是在俄罗斯面临严重经济危机,财政最困难的时候出版的。

苏联解体后,随着文化研究热潮在俄罗斯学术界的出现,戏剧文化学研究取得进展。俄罗斯戏剧艺术科学院教授留比莫夫(Б. Н. Любимов)的论文集《演剧与效果》(注:这一译法可能不理想,俄文原文是Действо и действие,第一个名词指的是中世纪宗教演剧活动,后一个名词可以指情节、动作,也可以指作用、影响、效力等。)于1997年出版。该书的第一部分集中研究了俄罗斯东正教与戏剧的关系。就在1997年,俄罗斯国家艺术学研究院主办了以"艺术与宗教"为主题的国际学术会议,会后,由俄罗斯戏剧艺术科学院和俄罗斯科学院等单位联合出版了会议论文集,书名就叫《艺术与宗教》。书中收入了8篇研究"戏剧与宗教"的论文。其中,索洛维耶娃(И. Н. Соловьева)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宗教》一文尤其发人深省。这一选题在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奉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代表人物的苏联时期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

由于意识形态的解禁,苏联时代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受到应有重视的一批戏剧学论著得以重见天日。出版了《选自苏联戏剧科学。20年代》一书,收入论文15篇。这些论文在20年代发表过,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关于宗教与戏剧的关系,如《教堂戏剧的综合性》,另一在类是关于俄罗斯民间戏剧的,作者都是俄罗斯优秀的哲学家或戏剧学家,但是由于30年代后的苏联戏剧学重视社会学的研究方法,而文化学的方法不受重视,以及其他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这些文章就从人们的视野中完全消失了。必须指出的是,这本书是在1988年,即苏联解体前两年出版的。这表明苏联戏剧学界已经开始重视文化学的研究。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仍然是世界剧坛的一个中心。举一个例子:莫斯科艺术剧院附属戏剧学校每年招收的学生,仅来自美国的就有二三十人(中国学生为零)。戏剧学研究也没有因为经济的困境而完全停滞。例如:2001年,第三届世界"戏剧奥林匹克"在莫斯科举行。所谓"戏剧奥林匹克",实际上是国际性的戏剧学研讨会。参加者多数是俄罗斯学者,也有来自欧亚各国的戏剧学家。会后出版了论文集。遗憾的是,中国学者没有出席这次会议。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原型与戏剧。仪式-神话-戏剧"。可见,戏剧文化学不但在美国,而且在欧亚,都成了戏剧学领域的"显学"。

 

几点启示

一、集中力量进行重大课题的研究。苏联时期完成的多卷本戏剧学著作,如8卷本的《西欧戏剧史》、7卷本的《俄罗斯戏剧史》、6卷本的《苏联话剧史》、4卷本的《戏剧百科全书》、3卷本的《俄罗斯戏剧批评》等重大成果,都是集中国内最优秀的专家,以集体的力量完成的。在这方面,苏联文化部所属的艺术学研究院(今称俄罗斯艺术学研究院)、莫斯科戏剧学院(今称俄罗斯戏剧艺术科学院)起了最核心的作用。如果不适当地集中力量,同时拥有实力雄厚的研究基地,是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就的。

二、锲而不舍的精神。许多专家以其毕生精力在一个研究领域中辛苦耕耘,终于做出巨大的成绩。如上面提到的专家,几乎无一例外地为某一领域的研究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在苏联解体后,也有一些较年轻的专家教授为了谋生而身兼数职,但即使兼职,也没有离开自己的本行,例如:俄罗斯戏剧艺术科学院的留比莫夫教授,既是学院戏剧学教研室主任,又兼任国家戏剧博物馆馆长和莫斯科小剧院文学顾问,其工作没有脱离戏剧的范围。还有一些戏剧学专家兼搞话剧、电视剧创作,同时又不离开原来的岗位。这种敬业精神是十分可贵的。

三、重视表演、导演艺术的研究。在俄罗斯,出版了大量对国内最优秀的演员、导演的生平与创作进行系统研究的著作。既有演员、导演本人的回忆录、有同时代人的回忆录、有生平资料、创作札记、图片和文物的汇编,又有专门的、系统深入的研究。对卓越的大导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梅耶荷德的研究成果十分丰硕,上文已经作了介绍,而对他们的学生瓦赫坦戈夫、泰伊罗夫、埃弗罗斯、托夫斯托诺戈夫等大导演的研究,也取得可观的成绩。特别是十分注意出版他们的文集。在这方面,笔者认为俄罗斯戏剧学者持之以恒,做得比中国同行好得多。

四、注重实证研究、个案研究,不尚空谈,不轻易作"宏大叙事"。例如,在俄罗斯学者通过个案分析对20世纪东西方戏剧的互相影响进行了研究。但很少作宏观的平行比较,很少轻易地断言东方戏剧如何、西方戏剧如何,在"东方与西方"这样涵盖全球的范围内进行比较并且下结论。在注重实证的同时,勇于理论创新,特别是吸收俄罗斯文艺学的新成果。例如:弗罗洛夫在传统的戏剧体裁研究中应用了巴赫金关于"时空体"的理论。但是,俄罗斯文艺学在符号学(洛特曼、乌斯宾斯基等人)、形式主义(什克洛夫斯基、雅格布森等人)的理论创新,却在戏剧理论领域没有得到应有的反映。总的说来,戏剧理论似乎没有跟上文艺学的前进步伐。

五、在理论领域,有若干问题是俄罗斯学者较重视而我国学者较少关注的。例如:对戏剧中的时间与空间的研究。俄罗斯最著名的戏剧理论家金格尔曼对"契诃夫戏剧中的时间与空间"进行了哲学意味非常深厚的阐述,其部分成果在80年代曾译成中文。又如:对戏剧体裁的研究。在俄罗斯戏剧学中,体裁学是个十分重要的分支,相比之下,中国戏剧学者很少关注这一问题。笔者认为,有必要探讨这些问题的理论价值,考虑如何借鉴俄罗斯学者在这方面的成果。为此,需要耗费不少时日,不是这篇文章所能做到的。

以上是对俄罗斯戏剧学历史与现状的简介,浮光掠影,挂一漏万,谨供国内同行参考。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392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920

梅兰芳:纪念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尼·波多索科尔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中的1812与拿破...
相关文章
徐振伟、翟菁:1970年代美苏粮食贸易的双层博弈分析
陈世雄:俄罗斯戏剧大师与中国戏曲
俄罗斯东欧中亚与世界高层论坛综述
董晓阳:俄罗斯三大社会思想
约书亚·库切拉:印度在中亚的软实力
王中忱:殖民主义冲动与二叶亭四迷的中国之旅
朱琳:关于俄罗斯远东中国移民问题的思考
张晓波:普京归来,绝非坦途
陈世雄:论戏曲剧种的变异--从歌仔戏说起
梁赞采夫:俄罗斯移民政策的新方案:完善的必经之路
格瑞噶斯:遗产、胁迫和软实力:俄罗斯在波罗的海国家的影响
倪稼民:俄共由兴盛走向低迷的发展历程及其原因剖析
李绍哲:北极争端与俄罗斯的北极战略
梅兰芳:纪念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尼·波多索科尔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中的1812与拿破仑传说
亚历山大·埃特金德:自我殖民:21世纪的帝国拼图
普京:就克里米亚独立并加入俄罗斯演讲(观察网独家全文翻译)
赵亚赟:新冷战的若干猜想
尤里·波波夫:乌克兰之殇:欧亚国家的视角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