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严海蓉、沙伯力:关于中国的修辞法?——关于中国对发展中国家输出囚劳的谣言分析

严海蓉、沙伯力:关于中国的修辞法?——关于中国对发展中国家输出囚劳的谣言分析

欢送王永才同志援外留念(坦赞铁路援建)

经略27
如果有人有意维持一个人们所相信的政治谣言,尽管没有证据支持,它也会散播开来。比如,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宗教信仰和出生地就被人议论纷纷:奥巴马强调他是基督徒,并且有美国出生证明,但就2010年的民意调查显示,只有46%的民主党支持者相信他是一个基督徒

如果有人有意维持一个人们所相信的政治谣言,尽管没有证据支持,它也会散播开来。比如,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宗教信仰和出生地就被人议论纷纷:奥巴马强调他是基督徒,并且有美国出生证明,但就2010年的民意调查显示,只有46%的民主党支持者相信他是一个基督徒,而在早前2009年3月的民调中,相信的人还占55%。18%的美国人认为他是个穆斯林(一年半以前这个数字是11%),而43%的美国人说不知道奥巴马的宗教信仰。27%的美国人(四个月以前是20%)怀疑奥巴马是否出生在美国--这是宪法规定参选美国总统的一个资格。奥巴马显然不是传闻所说的外国出生的穆斯林,但是他的新闻主任注意到,有些人就是会相信这种"不实的小道消息"。[1](Stolberg, 2010) 奥巴马的诋毁者集中在传媒上:60%认为他是穆斯林的受访者说是在媒体上看到的消息,而只有15%是从他的言行、血统、家庭背景、长相或名字判断出来的。[2] 媒体传播奥巴马是在外国出生的穆斯林的谣言,暗含着一个阴谋论, 即奥巴马和他的助手、以及公共和私人机构勾结,掩盖了他真实的信仰和出生地的秘密。

从2000年代后期,全球都在流传一个谣言,就是中国将囚犯送到发展中国家做劳工。[3] 2010年,五大洲的报纸通过披露一些耸人听闻但未经证实的关于中国输出囚犯的指控,将这些传闻升级为"事实"。[4] 战略研究专家、印度政府顾问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在一篇文章里发表了一系列指责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行为的有问题的断言。而他恰恰是把这个幽灵召唤出来的最著名的巫师(译者注:即他是这个谣言最著名的制造者)。他的指责也含有"阴谋论",认为中国政府、中国国有企业(SOEs)、甚至包括某些华人群体和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互相勾结,将大量中国囚犯秘密送到国外去做劳工。

我们首先来调查谣言所描述的在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囚犯劳工的形象,之后再对制造和传播这些谣言的人员和利益集团进行分析,最后,我们会衡量其政治影响。关于中国囚犯劳工的传闻是从当地"自下而上"产生的,最开始是普通大众的一种猜想,但网络宣传者们--通常是在非洲的西方游客或外派人员,或是在西方的非洲移民--使这些传闻跨区域传播开来。然后,谣言进一步被"自上而下"的传播,成为有关中国海外行为的全球话语体系的一部分,政治和媒体精英想要通过这种话语,使中国在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存在和赞成这种存在的各国政府失去信誉。由于传闻里说这种劳工输出会严重损害发展中国家人民的福祉,这种传闻只会增加已有的反对中国政府的声音,从而达到在未来继续困扰中国的目的,这大概就是这些传播者所希望的。

 

魅影重重:中国囚犯在国外的形象

中国囚犯在海外做劳工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1970年代,25,000名中国工人和50,000名本地工人就一起建设了坦赞铁路。当最早的几千个中国工人到达坦桑尼亚时,"所有人都身穿统一的灰色棉质套装,背一个蓝色小箱子在他们肩上......引来许多好奇的旁观者,一些人猜想这些陌生人是军人或被判从事重体力劳动的犯人"(Monson, 2004)那种印象基本上仅存在于修建铁路的两个国家。

中国囚犯在非洲的传闻最早获得少量国际传播是在1991年,通过负责人权问题的美国前助理国务卿罗伯塔·科恩(Roberta Cohen)。科恩在纽约时报上呼吁美国应该拒绝和中国的正常贸易关系,说她几年前曾经"获悉":受雇于中国江苏建设公司去贝宁修建公路的工人中,有75%是囚犯。(Cohen, 1991) 她没有详细说明消息的来源,而中国政府则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到2000年代末,文章可以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2008年有一份英国小报的文章题为《中国正在如何接管非洲以及为什么我们西方人需要非常警惕》,宣称"中国官方不仅诱骗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去非洲定居,甚至将中国的犯人运到非洲去当廉价劳动力搞基础设施建设和生产其他商品。"(Malone, 1991)很快,这则消息被其他报纸转载在全球传播,并出现在几千个网站上。

切拉尼(Chellaney)的文章也出现在超过一万个网站上。文章对早前的一些传闻进行学者式的确认,形成了一种"视窗层叠"(cascading)的效应。(Sunstein, 2009: 21) 一个著名的加纳网站转载了这篇文章,加了一个醒目的疑问句大标题《中国在向加纳出口囚犯吗?》紧接着写道:"是的。根据印度学者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的说法......"[5] 而切拉尼根本从来没有提到过加纳。一家监测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拉姆(Ramu)矿区行为的非政府组织也将切拉尼的文章放在他们的网站上,标题是《中国在向巴布亚新几内亚输送囚犯吗?毋庸置疑》[6] 但没有证据显示有中国囚犯在巴国,切拉尼也没有提到过。

纸质和网络媒体登载的关于中国囚犯的传闻出现在至少过半的非洲国家、以及南亚(斯里兰卡、马尔代夫)[7]、中亚(塔吉克斯坦)、加勒比海地区(安提瓜、巴巴多斯、格林纳达、特立尼达和多米尼加)和中东地区(迪拜)。据说在非洲的中国囚犯要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他们与叛乱分子作战,修建输油管道,守卫在苏丹的石油设施,给马拉维和加蓬建议会大楼,在赞比亚采矿和建发电站,在津巴布韦的公路和种植园做苦工,在莱索托的台湾人开的私人工厂里做纺织服装工人,在卢旺达的水泥厂做奴工,在尼日利亚做建筑工人甚至是"外国专家",在埃塞俄比亚建高架桥,在毛里塔尼亚和刚果建医院、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在肯尼亚修高速公路、建国防部大楼,在阿尔及利亚、莫桑比克、马里、塞内加尔和多哥、赤道几内亚这些国家的建筑公司工作,在加纳、坦桑尼亚、摩洛哥、利比里亚修建体育馆,在安哥拉和尼日尔修建炼油厂,甚至还有的在喀麦隆卖甜甜圈。媒体和网络中有关中国囚犯在发展中国家的消息大多是来自在这些国家的西方游客和外派人员。少数媒体称消息来源于这些国家的永久居民。还有少部分称消息来自传说中的囚犯工作或居住地方附近的人。

这些"见证人"大多都是从所谓的目击(passive sightings)来进行推断的,他们目击到中国人具有某些所谓囚犯特征,比如长时间重体力劳动。举个例子,苏丹要在18个月之内修建一条1500公里的输油管,一个中国工人要在酷热底下一天工作14小时,那么就推论出他们可能是囚犯劳工。[8] 安哥拉报纸上的一篇文章这样说(这篇文章在全球广为转载):

一部分运送到安哥拉的劳力是由普通囚犯组成......那些中国囚犯不拿一分钱薪水,只是提供食物......据Courrier International (国际邮报)的消息,并无证据证明中国政府输送囚犯来安哥拉,但中国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和囚犯差不多。(Dos Santos, 2006)

这些谣言设定了中国囚犯来到发展中国家的三种方式。有的说犯人们可选择在海外度过刑期;有的说一些前科犯被假释来到发展中国家;而大多数说法是说犯人们被强制送来做劳工。一位人类学家在纳米比亚则听说犯人们选择在那里服刑:

中国人......既是新来的又是外国人,任何一个身份都使本地人对他们抱怀疑态度。这一点在广泛传播的谣言上最能体现出来。许多纳米比亚人,包括记者、政客、商人和学者,都相信中国囚犯可以选择在纳米比亚的建筑工地上服刑。这些传闻显然没什么根据,但却大有市场。(Dobler, 2008:243)

一个强烈批评中国宗教政策的网站也援引了切拉尼的话,说在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有中国囚犯被"有条件的释放"。[9] 更多的说法是假定中国囚犯是被判驱逐出境做一定年数的劳动力,即切拉尼所称的"强制发配"。无论什么方式,这些假想出来的囚犯都是受害者的形象,受害于残酷的中国政府和一些受惠于中国而顺从的接收国政府。发展中国家的统治精英们因此也就吻合了西方媒体所设定的"亲中"形象,与劳苦大众对中国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殖民"的反抗形成鲜明对比。然而,被调查的非洲民众基本上对中国和中国人都很有好感,反对的声音往往都是这些国家的反对党搞出来的。(Sautman & Yan, 2009)

中国和非洲国家政府的所谓从属和合谋的关系,是被那些散布关于中国囚犯的谣言的人臆测出来的。例如,一家与赞比亚有关的短信站(SMS site)的帖子称,赞比亚政府同意偿还170万美元的贷款,而中国负责提供由囚犯在卢萨卡(Lusaka)建造一个住宅项目(Marlecy, 2007),暗示说当地政府官员是知道那些中国工人是囚犯的。有时,例如一家法国网站报道有中国囚犯在非洲,推测非洲国家对此噤声是因为这是"获得中国贷款的条件之一"。(Trueslash, 2007)谣言也包括指责接纳国官员中的腐败问题。一家由一个在澳大利亚的赞比亚人办的赞比亚报纸网站,讲到中国公司修建体育场时,称"合同里大多数被雇佣的人都是中国的囚犯",肯定涉及给官员回扣的问题。(Banda, 2009) 中国政府被传安排了囚犯到发展中国家工作,而接收国政府由于政治和金钱的原因允许他们流入。在地方层面,有一些因素,包括对这些工人的错误认知,导致了谣言的产生;而在国家和国际层面,另一些因素,包括国内和国际政治,推进了这些谣言在全球的传播。

 

谣言的地方性、跨地域性和全球性

谣言,被称为"即兴创作的新闻",通过谣言人们在一个不明朗的情境中评论自己周围的事件。(Shibutani, 1966)缺乏直接或个人知识的普通人,依靠传闻来理解新的现象,合理化他们对谣言的信任,相信"无风不起浪"。(Sunstein, 2009)与普通人相比,精英阶层如商人、政治家和研究者往往是因为不同的原因参与谣言传播。政治因素通常助长了未经证实的说法,正如中国囚犯海外做劳工这类事情。

 

地方谣言

在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地区,关于中国囚犯的地方传闻之所以出现,部分是因为工作和生活习惯方面的文化差异。紧张的工作节奏、纪律、中国工人的集体生活方式都引得人们想象他们是囚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工人和工程师来建造坦赞铁路时,纪律在中国人看来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该铁路工程的一位翻译李妈妈,后来长期居住在坦桑尼亚,向我们讲述她当时出国的经历:

我们要学习如何遵守纪律,如何回答某些问题,等等。我们不能自行出门,除非有三人以上同行......我们都发了一式两套的灰色制服。我们经常集体参加一些活动......出去的时候,都是排成队走。可能有人因为这些就觉得在坦赞铁路工作的中国人都是犯人吧;我们的确非常守纪律。那些散布谣言的人或许也有心怀不轨的。实际上那个年代被选出国的人都是素质较高的,无论在技术上还是思想上。[10]

在李妈妈和他们那一代其他"老非洲"的看来,"如果说1970年代在非洲的中国人是太多纪律,现在则是太少纪律了。"即使如此,在非中国人眼里,中国雇员还是有着超乎寻常的工作节奏。一位瑞士人类学家听说了在非洲两个国家的中国囚犯的传闻后,认为这是因为"中国工人超常的工作效率"。(Kernen, 2010) 一位中国工程师回忆在安哥拉,非洲人不断劝他采用"安哥拉时间",因为按他的时间表是不现实的。他回答说一个中国公司两年之内就在那里建起了一座巨大的高楼,而旁边一座非中国人建的大厦十年都没建好。[11]

如坦赞铁路时代一样,今天中国的技术工人和工程师的生活不像西方外派人员那样,在发展中国家工作期间有个人的居所和本地佣人。许多中国人有集体居所,在我们访谈的赞比亚精英人士眼里,中国人显然不太在意自己的地位,而这一点在有些看来是 "令人耳目一新",而在另一些人看来"他们的做派不像是外派人员"。一个常在赞比亚报纸网站上发表文章的英籍赞比亚人,抱怨在赞比亚铜带省(Copperbelt)矿区的中国人:"他们二十多个人挤在一间房子里......恐怕奇利拉邦布韦[Chililabombwe, 赞比亚铜带省的一个城市]过不了多久就会爆发SARS疫情,并传染给无辜的赞比亚人。"(Mutale, 2007)

一个爱尔兰记者说,典型的中国人在非洲的居住习惯"会使人对这些新移民和他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丰富的联想。在安哥拉流行着一种说法,中国将囚犯派过来在公路上施工。"(Fitzgerald, 2008)许多中国人合住在一个屋里,自己做自己的家务。本地人常常难以想象外国专业人员会那样居住,因此猜想他们是囚犯。一位美国的中非关系问题专家黛博拉·布劳提冈(Deborah Brautigam)说:"因为有些中国专家按当地的标准生活,使得当地人认为他们是囚犯。因为除了囚犯,谁还会那样生活呢?(Brautigam, 2007)。显然,当地百姓因为中国人居住条件而产生的疑问和想象本身也说明了殖民时代的等级观在后殖民时代持续地发挥作用。中国工人和工程师的工作和生活习惯显然打破了这些等级观所规定的常规行为,不讲究作为外国人的派头。

谣言传播的部分原因是由于当地人对中国和中国人缺乏直接的认识。当地出现的一种新的利益也促进了谣言的传播。我们采访了铜带省当时反对党"爱国阵线"(Patriotic Front)的一位领袖,他说赞比亚人认为"如果来一百个中国人,那么二十个是技术工人,剩下八十个应该都是没有技术的囚犯。这是本地人贬损中国人的一种方式,可以说我们比他们(译者注:指囚犯)强。"[12] 对于一些靠劳动力市场生存的本地人,中国人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效率是令人费解的,甚至带有竞争的威胁,因此有这些谣言可以"使他们心安理得,没那么大压力"。(Allport & Postman, 1947:503)

 

谣言的跨地区和全球传播

我们所引用的博客、网站基本上都是由在发展中国家居住或访问的西方人、或者侨居西方国家非洲人进行跨地区传播的。大多数西方人对中国的海外行为持负面态度。在2007年的一次民调中,一半的美国受访者认为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对美国国家利益会形成很大或较大的威胁。[13] 2008年的西欧的民调也显示,多数人认为中国对于全球稳定是一个巨大威胁。[14] 对中国和中国人在海外行为的负面态度,使西方人产生了一个对谣言"有偏见的吸收"的倾向(Sunstein, 2009, p.9): 反华情绪使他们容易相信这些谣言,而反之,相信谣言又加强了这种反华情绪。

一位在马拉维工作的白人小额信贷专家,论及"中国帝国主义在非洲",就是这种观点的典型代表:

 

中国犯人在大陆犯了事被判了刑,有时会给两个选择,一是在中国的监狱里服刑,或者到非洲来采矿或修路......许多囚犯也在为中国的建筑工程做事,都是为了最后把这些矿产带回中国。我彻底服了,原来在21世纪,还有国家可以或愿意建立一个罪犯流放地(penal colony)。[15]

 

尽管缺少证据,对中国在世界上的行为持负面评价的人,仍然倾向于相信中国的确是输出了囚犯,他们用一种三段论式的推理逻辑:中国在世界上做坏事;输送囚犯到发展中国家是一件坏事,因此断言中国输出了囚犯的说法是可信的。

对谣言的相信使谣言更容易传播。同样,涉及某种危险性的、使人有紧张感的谣言也令其更容易传播。例如说一个杀人犯(或外国犯人)逍遥法外。(Pezzo & Beckstead, 2006)中国囚犯在发展中国家工作的谣言所引起的不安,跟他们的存在可能带来的犯罪行为有关,[16] 也与他们可能给中国企业带来的超强竞争力有关。因此,谣言给人的印象是中国工人和雇佣他们的中国公司都具有某种不合法性,而他们的存在是政府间的一个阴谋。谣言所赋予他们的威胁加强了谣言的全球传播,甚至有时传播者意识到他们其实是没有根据的。在非洲,网络并不想当普及,上网也价格不菲,精英阶层以及与西方有关系的人更容易上网,使谣言在网络上的跨地区传播更为便捷。例如,两个南非白人去莫桑比克旅行后回忆到:

 

在行程中,我们能感到一种气氛和街头巷尾的议论,说中国要占领非洲了。在莫桑比克,他们建了新的足球场,工程进度比计划的慢,于是他们就引进了350个中国囚犯,把本地人解雇了,当然他们也不需要付给这些囚犯工钱,白天让他们干到累死,晚上在让他们住在集装箱里,简直绝了!(这是我们听到的故事)[17]

 

中国建筑工人被安排住在集装箱里,似乎使囚犯之说增加了真实度,比如他们说修建莫桑比克马普托机场的中国囚犯都住在集装箱里。(Lazar, 2010)我们在非洲看到,中国人是有住在集装箱或类似预制板房里的,这是中国建筑工人在国内和国外的常见简易住所,不能说明他们是囚犯。

谣言在全球传播中的关键环节是研究者和政治、媒体精英的涉入,他们把谣言从博客或网站帖子中搬到正式出版物上,把谣言加冕成"事实"。研究者传播这些谣言的方式和非学者不一样,非学者只是看到谣言的表面价值,随便散播一下。而即使研究者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他们的专业地位也常常使他们的主张显得可信。切拉尼的文章发表没几天,立刻就有一家在加勒比岛国多米尼加的著名开发商找到当地媒体,要求政府"澄清在西海岸道路工程中的部分或全部中国工人是否真的是被假释的犯人"。他批评当地政府的松懈,并引用切拉尼文章中的指控,说文章指出了许多与多米尼加情况类似的国家里"有根据的事实"(documented facts)。与切拉尼一样,这位开发商并没有提供什么证据说修路工人都是囚犯,但却言之凿凿的坚持认为"那些中国人"没有遵守本地的劳工法律。[18] 多米尼加政府回应说,没有消息说有任何中国囚犯在多米尼加,并且那家公路建设公司有良好的信誉。但是,网上的评论说这个声明完全不可信,因为是从政府发出来的。[19] 在巴哈马群岛,政府的批评者们也引用了切拉尼的文章,斥责政府给"中国囚犯"发放工作许可,让他们修建一座价值25亿美元的度假酒店[20]--尽管切拉尼完全没有提到过这个国家。

切拉尼只是最近的一个传播关于中国囚犯的传闻的学者。更早之前还有一位"非洲之角"的历史学家杰拉德·普鲁尼尔(Gerard Prunier)尖锐的批评中国在苏丹的行为,说有10,000名中国人在1990年代后期修建输油管时"几乎是免费劳动力(工人其实是囚犯,他们来到苏丹工作以换取减刑)"。他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但还是不妨碍一家主流的法国报纸发表了他的言论。(Prunier, 2002) 一个关注苏丹冲突的魁北克电视台的网站之后也登出消息:"有一个我们知之甚少、但十分好奇的现象,就是修建输油管的中国囚犯。工程有数千名中国士兵保护,这是中国在境外最威风的军事部署之一。"[21]

媒体也积极的推销关于中国囚犯劳工的谣言。切拉尼的文章最初在几家报纸上流传。我们咨询一个香港的媒体行内人,为什么香港本地著名的英文报纸要登载切拉尼的故事,他回答说切拉尼是媒体的常客,而他的故事很对编辑的胃口,符合编辑对中国已有的思维。西方主流媒体的呈现的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形象中通常是不好的,傲慢的。有学者研究了英国报纸对中非关系的报道,发现他们的评价基本是负面的,他们把非洲人描绘成被动、幼稚的角色,而忽视西方团体在非洲扮演的负面作用。(Mawdsley, 2008) 而另一项关于德国媒体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Richter & Gebauer, 2010: 18, 161) 美国记者Te-Ping Chen将西方媒体对中国在非洲的描述称为"负面叙事(negative narrative)"(Chen, 2010)。因为中国被视为一个西方利益的竞争者,而且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政策框架与西方主导的"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不完全吻合,因此媒体的负面评价一直存在,尽管有学者提出了细致的分析,而且对非洲人对中国人看法的民意调查也显示出相反的证据。(Sautman & Yan 2010)

媒体助长了谣言,使谣言具有了一层可信和权威的粉饰,并且创造了一种桑斯坦(Sunstein)所谓的"服从层叠的效应(conformity cascades)":因为该谣言在世界主要由西方媒体传播,这足以让一些观察家放下他们自己对这种谣言的逻辑的怀疑。一位荷兰电影专家表达了对奥地利导演在莫桑比克"似乎发现"中国囚犯修建体育馆的看法:

 

有一天Ella看见一大批中国囚犯被运送到一个建筑工地。我曾想像建筑工人也有可能像犯人那样生活......但是真的囚犯我实在难以想象,尤其在非洲这种劳动力如此充足和廉价的地方。无论如何,当你google搜索"中国、非洲、囚犯"这几个关键词的时候,你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Zuilhof, 2010)

 

谣言的政治

 

发展中国家的国内政治

 

非洲国家的国内政治也对中国囚犯谣言的传播也有影响。西方媒体经常引用赞比亚反对党爱国阵线(PF)领袖迈克尔·萨塔(Michael Sata)的话。在他领导的一次反华运动中,他声称"赞比亚已经变成一个劳动力集中营了。大多数中国人都是良心犯。"(Saluseki, 2007) 一些学者依据媒体的报道,也附和萨塔的观点。比如,两个在台湾的学者称"在过去十年,超过30,000名中国人涌入了赞比亚,而他们的低工资和恶劣的工作环境让人觉得中国把这儿当罪犯流放地了。(Thornton & Thornton, 2008) 弗兰克·布瓦利亚(Frank Bwalya),一位因批评赞比亚政府而著名的牧师,在2010年的一次集会中讲到"赞比亚已经变成中国的海外监狱了。从中国来的罪犯被带来赞比亚工作。而政府应该给赞比亚人提供工作。"[22]

在赞比亚,谣言也使人们指责赞比亚当时的执政党MMD(Multi-Party Democracy)。一位在以色列的赞比亚人在赞比亚报纸网站上发帖说:

 

奇利拉邦布韦市Kamenza 镇充斥着中国人。仅仅在奇利拉邦布韦就有约500名中国人......他们并不是像MMD所说的那么有素质和技术。事实上,有人说他们其实在中国是囚犯。他们来赞比亚是为了服刑。而现在,又有印度人成群地出现在Kamenza镇了......萨塔先生是对的。(Ndhlovu, 2007)

 

我们去了奇利拉邦布韦市采访了驻在当地的中国工人,他们来自安徽一家矿业公司,给赞比亚的两个铜矿公司(一家中资、一家是英国/印度公司)提供专业打井服务。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与传说中的情况:他们成群地上下班,七八个人共住一个民房(有几个房间)。但是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其他迹象表明他们是囚犯。

不仅上文所提到的帖子,还有一个在加拿大的赞比亚人也声称有中国囚犯在赞比亚矿区工作。[23]他们大概不知道,2007年,在赞比亚议会里曾有一个部长被质问有中国囚犯在中国有色金属非洲矿业有限公司(NFCA)的谦比希(Chambishi)铜矿工作。2010年,议会里同样有关于中国送犯人来赞比亚服刑的质疑。两次质疑都是由戚辛巴·卡姆威利(Chishimba Kambwili)提出的,他是卢安夏(Luanshya)的一名爱国阵线议员,卢安夏镇现在也是另一个中资铜矿的所在地。任何关心赞比亚政治的人都知道,提出"中国向赞比亚输送囚犯"的议题,都是想要使当时的执政党难堪,而当时的执政党既是"亲中"的,又是"亲西方"的。

2007年,卡姆威利问有多少中国囚犯为NFCA工作。矿业部长回答说,工作许可要移民局签发,并证实不存在中国囚犯。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卡姆威利又说他"已经排除了合理怀疑",相信中国政府确派遣了囚犯在NFCA工作,问矿业部是否"去过谦比希亲自去调查一下是否有中国囚犯在矿上工作"。这位部长说已经做了"十分详尽的调研",官方和非官方的资料都证实没有囚犯。部长提到,国内法律和国际法都有"严格的措施"来规范监狱劳工,赞比亚法律也要求监狱劳工必须获得监狱总警监的批准才能工作,而这种情况是极少见的。这位部长又说,联合国也有一条这方面的公约需要遵守。[24] 因此任何政府进行这类活动都是非法的。"他说赞比亚没有与中国的双边协议允许输送囚犯来工作,并要求Kambwili提供证据。另一位议员问到政府有没有什么机制,可以"筛查这些来赞比亚的中国人是否是囚犯......"。部长回答说在签发工作许可的过程中,"如果发现某个人是囚犯,我们很可能不会允许他在这工作,因为我们没有那种制度安排。"[25]

2010年,反对党议员在议会的提问变成"2008和2009年,共有多少外国罪犯在赞比亚服刑?"这等于是用另一种方式提出与2007年相同的议题,而没有仅限于问谦比希铜矿的事。内政部副部长回应说,761名来自31个国家的罪犯在赞比亚服刑,并且分国籍列出了罪犯的人数。爱国阵线议员接着只查问了一个国家:中国。他们问为什么名单上没有中国,然后被告知--因为确实没有中国人在赞比亚服刑。[26]

关于中国囚犯的问题也成了斯里兰卡的一个政治议题。主要的反对党--新自由主义的联合国家党(UNP)声称在2009年,在Mahinda Rajapaksa总统的家乡汉班托塔(Hambantota)南亚最大的港口建设工程中,有400名无技术或半技术的中国囚犯。这项耗资上十亿美元的工程,是2008年由中国海湾建设公司和中国水利水电集团公司承建的,85%的资金都是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的优惠贷款。[27] UNP称中国基础设施建设正在使斯里兰卡变成一个殖民地,斯里兰卡有25,000名中国囚犯(其中2042名在汉班托塔),而之所以有中国工程的存在则是因为官员的腐败。[28] 一位UNP的议员说有"超过十万"在斯里兰卡工作的中国人是囚犯,他们再也不会回中国了。[29] 这个传言也被一个在印度的泰米尔民族党派进一步传播,他们抱怨斯里兰卡政府将在斯里兰卡内战中被损毁的泰米尔地区的重建合同给了中国人,而不是泰米尔人自己。他们也宣称囚犯只是中国情报单位的一个幌子。[30] 当地媒体登载了一篇报道,说中国囚犯将会一直留在斯里兰卡,可能是为了在印度边界建立中国军事基地。[31]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有中国囚犯的存在,但是批评政府的斯里兰卡记者却说得好像是事实一样:

大量的中国囚犯出现在各地,在中国投资的基建项目中从事体力劳动,这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这种史无前例的情况将对国家和地区都带来深远的影响。(Guansekara, 2010)

 

早在切拉尼称有中国囚犯在斯里兰卡之前一个多月,该国政府就已澄清没有中国囚犯在斯里兰卡受雇工作。(Sharmila, 2010)但是切拉尼在他的文章里还是置政府的这项否认于不顾。

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关于中国囚犯的谣言也带有处心积虑的经济目的,这和本地建筑公司与中国建筑公司之间的竞争有关。斯里兰卡一家著名的本地建筑商[32],以及肯尼亚建筑行业龙头公司的CEO[33] 都提出了对中国公司的指控。纳米比亚一家本地建筑公司的老板说:"我们很难从政府那里接到活,而中国却用集装箱运来一船一船的囚犯到公共工程工作。(Van den Bosch, 2009)一位爱尔兰游客回忆到在塔吉克斯坦,看到有一条路从中国边境修到首都杜尚别,"我听说这条路是由中国囚犯修建的,以便向该国倾销便宜货。"(Clowes, 2008)他将这种谣言归结于中亚地区普遍的反华的种族主义,但谣言起源可能在塔吉克商人,因为他们的货要和中国的产品竞争。

 

国际政治

 

下面我们来谈谈国际政治。像切拉尼这样的中国威胁论的倡导者还要对中国有什么新的指控才能使这样的头条标题在一家泰国报纸出现呢?:"中国全球人权声誉再创新低"。(Chellaney, 2010)还有什么比控告中国输出囚犯劳工更能够打击中国软实力呢?囚犯既带来安全威胁,又减少当地就业机会。一份中国-斯里兰卡关系的分析注意到,这些谣言"可能会引发反华公众情绪,损害中斯关系的良好基调"。(Ramachandran, 2010)

1990年代美国出了一个事件,是关于中国出口监狱制造的货品到美国。美国要求中国禁止此类出口,但美国自己也出口监狱制造的物品,也允许私人使用监狱劳力,违反了国际法关于防止强迫劳役的规定。(Kang, 2009:160)例如,2010年英国石油公司(BP)使用大批的无薪监狱劳工(主要是非裔美国人)在美国墨西哥湾进行泄漏石油的清理,让这些罪犯在危险条件下每周工作72小时,许多人被安置在集装箱里住。[34] 然而,中国出口监狱制品的事件从没有在美国之外的国家成为议题,也淡出人们的视线,但现在又出现了中国监狱劳工在海外的谣言。

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tzenegger)州长曾计划把加利福尼亚的罪犯输出到墨西哥监狱,得到墨西哥的回应是一个主权国家没有义务接收未在自己境内犯罪的罪犯。[35] 事实上,输出的罪犯基本上很难秘密的入境,因为很少有政府愿意担上政治和安全的风险。早期殖民地时期的英国哲学科学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明确的表达了一种共识:输出罪犯-"人中败类、被判刑的恶人"-是可耻的。(Bacon, 1597:125)在十八世纪后期和十九世纪,美国使进口罪犯成为非法(Stumpf, 2008: 1567),因为正如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总统未来的国务卿威廉·苏华德(William Seward)公开演说中所讲的,如果欧洲送罪犯来美国,"将会给美国人民的品格、繁荣和美德带来致命的伤害"。[36] 当英属印度当局想要把在印度第一次独立战争中俘获的叛乱分子送到现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那些殖民地都拒绝接收他们。(Yang, 2003: 207-208)切拉尼的文章出来以后,一家印度报纸报道说:

一些有中国公司在建重大项目的国家的外交官,否认广泛使用监狱劳工的可能性,说是出于安全考虑,以及有关海外中国公司已经十分敏感的事态......"中国海外劳工已经是个敏感的议题,只是因为有大量的中国劳工在海外的工程里工作,"一位非洲国家的外交官说。"中国怎么还会输出罪犯,使事态进一步恶化呢?这个说法是非常不可信的。"[37]

然而,美国政府却散布了关于中国输出囚犯劳工的谣言。2010年,美国国务院关于人口贩卖的一份报告指出:

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和印度人在赞比亚铜带省地区的中国或印度所有的矿井里工作,他们被矿业公司剥削,被强制劳役。工作时间之外,一些中国矿工被限制在有守卫的居住区(compounds)里,四面混凝土高墙围绕,墙顶上还布满了通电的带刺铁丝网。[38]

我们曾采访过赞比亚矿区的中国人。他们是有薪水的、有技术的工人、工程师和管理人员。他们住处的高墙和电网的功能和非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是为了防止入侵者。

 

对谣言的反驳

传播中国输出囚犯劳工的谣言的人,未能提供任何证据,比如囚犯逃跑的报告、囚犯避难申请、有中国人对外部承认或华人社区内部有承认这个事实、或中国工人受到的中国监工的体罚和严格监视等。没有这样的证据存在。然而,面对持久、广泛流传的谣言,只有少数观察者还保持着少少怀疑。一位在莫桑比克的西方外派人员在博客上讥讽的说:

我经常看到一辆中国车里面全是困倦的、满身泥污的工人,大清早的就从城镇这一端被运送到那一端, 猜想这些就是所说的囚犯。但,很可能不是......这些人看起来很悲惨,但也不是那么悲惨!我倒想知道这些囚犯到底在哪,他们穿条纹制服吗?他们会戴枷锁吗?有任何人逃到非洲的丛林里吗?!(Dom, 2010)

这位观察者的最后一个反问句是很关键的:为什么没有任何囚犯逃跑的报告?从1717年到1787年,英国当局将20,000名囚犯送到他们在弗吉尼亚和马里兰的殖民地,其中送到马里兰的囚犯中16%在到地后逃跑了。(Langbein, 1976: 58; Grubb, 2000:108)现在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非洲,虽然其中有些人因为没有签证或签证过期,所以黑着。如果在发展中国家确有中国囚犯,那些视中国为"战略对手"的国家完全可以有一条宣传攻势,欢迎囚犯们去到他们的大使馆里寻求政治庇护。

在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工人中,可能有人以前是有犯罪前科的,现有的中非关系的研究完全不支持中国囚犯劳工的谣言。在我们到访过的十个非洲国家里,没有一个我们访谈的人支持这些谣言。中国建筑公司的管理人员不仅否定这些谣言,而且觉得很可笑:

建筑公司的代表听说有大批中国囚犯被送到纳米比亚做建筑工人,在此过程中剥夺了纳米比亚人的工作机会时,他们都笑了,说这几年他们还经受了其它谣言的诽谤。[39]

我们在非洲采访过的中国管理人员都觉得进口囚犯的事情很可笑,因为非洲国家政府发放签证和工作许可都要经过详细的筛查和冗长的申请过程。这些管理人员抱怨说,拿到签证和工作许可都要用上许多个月甚至以年计算的时间,从中国带任何人来都要花很多钱。2010年,中国工人去安哥拉的签证费用、行程的花费和福利支出,就高达20,000美元。[40]

其他中非关系的研究者也没有找到有中国囚犯的证据。黛博拉·布劳提冈(Deborah Brautigam)曾表示:"我在研究中经常地问这方面的问题,但没有遇到任何证据表示有中国囚犯在非洲工作。"(Brautigam, 2010)南非研究和战略咨询公司"前沿咨询"(Frontier Advisory)的负责人马丁·戴维斯(Martyn Davies),形容这些指责"完全是垃圾"。[41] 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副研究员Anna Ying Chen指出:"谣言说中国公司用关在集中营里的囚犯做工来节省成本,这简直是十足的误解。"(Chen, 2009: 11)克里斯·伯克(Chris Burke)和露西·科金(Lucy Corkin)在一份关于在非洲国家的中国建筑公司的报告里写到:"尽管谣言广传,说在调查的国家里都有中国建筑公司在使用监狱劳工,但我们没有发现证据支持这些谣言。"(Burke & Corkin, 2008: 82)瑞士记者斯吉·米歇尔(Serge Michel)和米歇尔·伯雷(Michel Beuret)为写一本中国人在非洲的书,到访了许多非洲国家,他们说:"在所有行程中,我们没有见到过一个(中国囚犯),这些全都是反华宣传。"(Michel & Beuret, 2009: 252)非洲劳工研究网络(African Labor Research Network)立项调查了中国在非洲国家投资的劳工情况,2009年发布了一份长篇的批判性研究报告,包括有十个国家的案例。但是报告中没有提及中国囚犯的存在。(Baah & Jauch, 2009; Vines, 2007: 216; Chege, 2008:28)

谣言的传播者也不能解释为什么中国政府会不顾信誉的风险和代价送罪犯出国。毕竟,很少有罪犯有工程所需的相关技术。在安哥拉万博(Huambo)建啤酒厂的德国人散布谣言说有中国犯人在那儿修铁路,一个安哥拉人就回应:"这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对安哥拉的公司来说有好工人很重要,如果工人队伍里有罪犯的话,老板就会麻烦不断,这是适得其反。"[42] 更不用说,在发展中国家,劳动力相对便宜(因此根本没有必要使用囚犯)。人权监测站(Human Rights Watch)观察到:

广传于苏丹的石油业的谣言,说中国计划送囚犯来修建输油管道,依其所言,中国出低价压倒其他竞争对手得到输油管道的合同。但仍然很难想象,苏丹的中国劳工如何可以用比南部苏丹工人更低的工资来生活和工作,即使是中国囚犯,因为交通费确实很高......[43]

关于中国海外囚犯的谣言还常常建立在一种观点上,就是中国囚犯太多了。事实上,中国的囚犯数量--包括被行政拘留的--和美国差不多(约200万),尽管中国的人口数比美国多4倍。(Walmsley, 2008)另外,在美国,"联邦的监狱关押了比设计多60%的人数。而州政府的监狱也仅仅是稍微松快一点。"美国每年监禁的花费在密西西比州是每囚犯18,000美元,在加州则是每囚犯50,000美元。施瓦辛格曾提出要把美国的囚犯输出到墨西哥,他给出的两个理由,一是监狱太过拥挤,另一个就是节省开支,[44] 但中国监狱却没有输出囚犯的经济动因。1999年,在中国关押一个囚犯的年均花销是10,000人民币(约1,200美元),而中国囚犯又可以生产一些可以出售的物品,来抵消部分的监禁花销。即使现在的监禁成本比那时上涨一倍,运送他们去遥远的国家也绝不能节省什么开支。

 

不公平的竞技场:中国对海外囚犯谣言的反驳

谣言是很难破除的,尤其是在网络时代更难,因此哈佛法学教授、奥巴马的白宫信息和法规事务办公室的主任卡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质疑长期以来人们相信的(思想的)市场能带出真理的信念:"市场远不是检验真理的试金石,反而能使人接受错误的信息......这个问题很严重也很普遍,并且随着网络影响力的增长和新种类的监控系统出现,这个问题日渐严重。"(Sunstein, 2009)

而破除谣言努力可能是"弄巧成拙",反倒增强了人们对谣言的相信。(Sunstein, 2009)谣言作为一种政治"信息"来源,如果在一种不透明的政治文化中产生,更容易被人相信。一位研究中国公共外交的荷兰学者的论点很有代表性--中国政府不被信任几乎是必然的,因为"国家机构作为信使很少拥有人们的信任,而中国政府被外国民众信任的程度则更低。"(D'Hooghe, 2009: 30)因此,即使中国政府否认曾输出囚犯,如1991年和2010年都有否认,这种否认得不到接受,只被当做是"宣传"而已,谣言也就继续维持下去。中国的官员,如驻阿尔及利亚大使,一直都在否认中国有输出囚犯。[45] 中国商务部对外投资与经济合作司反驳切拉尼没有证据,并且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禁止犯罪或行政拘留记录的人出国工作。[46]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也说:"(法律)不允许中国公司雇用有犯罪记录的人去他们的海外项目工作。"[47] 然而,中国官员们发现他们和奥巴马陷入相同的处境:奥巴马也经常否认他是在外国出生的,却无奈,"总不能时时刻刻把出生证明贴在我额头上吧"。[48]

既然中国政府的否认不被看重,西方媒体对中国政府的负面报道,将中国的声明描述为政治宣传,已经足够让话语场域(discursive field)不均衡了。同样,发展中国家官员的否认,也遭到了同样的轻视。一位研究安哥拉华人的学者说,由于当地政府的信誉问题,

在非正式的谈话中,我得知"安哥拉就是个谣言之地",而之后我在收集信息的过程中也遇到好几次这种问题。人们常听信谣言和街头巷尾的传闻,例如,中国国有企业在安哥拉使用中国囚犯做劳动力。(Loken, 2009: 61)

由于中国和发展中国家政府被认为缺乏诚信,很少有关于中国囚犯在海外的报道会说明,他们的报道是建立在谣言的基础上的。有一小部分助长谣言传播的人承认证据还未找到,但却咬住接收国政府的不诚信问题不放。一个尼日利亚人在一个美国的移民网站上写到:

中国人对非洲人施恶的最新消息是中国囚犯被释放来非洲服刑,通过给中国公司提供廉价劳动力,渐渐削弱了本地技术人员的地位。这是真实的,但现在并未记载在任何文件上。谁将面对他们,做正确的事?不是我们那些装成领袖的贩子吧。(Olamide, 2008)

被指控雇用了囚犯的中国公司也否认了此事。他们解释了为什么进口囚犯是不可能的,又提供了他们所雇用的中国人的背景材料。上海建筑公司开始修建加纳塞康第体育中心(Sekondi Sports Complex)的时候,一个加纳记者问公司的总经理胡先生"他带了多少囚犯来加纳工作"。记者提问的背景是这个谣言已经被各媒体广为传播,已经使大家相信中国公司将中国囚犯带进项目中工作。胡先生说,在工地上的60名中国工人都是他公司在中国的雇员,都是在体育馆建设方面很有经验的工人,而工程接近尾声时,还会有60个工人过来支援体育馆竣工。胡先生承认,的确有一些中国人在工地上从事非技术工作,那是因为他们雇用的一间加纳公司仍在积极的为他们提供本地工人,而这个加纳公司也证实了这一说法。胡先生质问记者们:"如果这些工人是中国囚犯的话,为什么加纳政府还要给他们发签证让他们入境工作呢?"[49]

现居美国的两位著名的前中国公民也对这些谣言进行了回应。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台问吴弘达(Harry Wu)他怎么看切拉尼的指控。吴弘达是美国劳改基金(Laogai Foundation)的创始人,曾被当作反革命在监狱里关了19年,后移居美国,成为一个批评中国政府、尤其是中国监狱制度的政治活动家。吴认为中国输出囚犯到海外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解释说,在海外的中国公司有时用一种"军营化"的管理模式,会给人一种错误印象觉得这些工人是囚犯,又说从劳动力出口的角度看,中国并不缺乏劳动力,根本没有需要输出囚犯做劳动力。最后他总结道,没有一丁点线索表明中国向海外输出囚犯。BBC也采访了李强(Li Qiang),他是设在美国的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的负责人,也常批评中国政府的劳工问题。他说中国政府会允许中国公司输出囚犯的可能性相当低,因为政府清楚的知道这会给中国的国际形象带来多大的损害。(魏亮,2010)

中国的记者和网民也对此谣言有所评论。在切拉尼的文章发表之后几个星期,关于它的新闻和回应出现在上万个中文网站上。一些评论认为这些谣言十分的愚蠢,是根深蒂固的从意识形态上抨击中国。一篇报纸文章集中批评切拉尼的观点缺乏证据支持,指责他的"反华"政治和他在印度政治环境里所持的民族和性别歧视立场。(孙立周,2010) 一个网络论坛的帖子讽刺的称,谣言"很有创意",认为如果确有囚犯被输出做劳工,他们应该什么工作也完不成,因为囚犯需要人监视、不会有主动性、技术水平也很低。(韩梅,2010) 另一个网民认为,要监视送出海外的囚犯显然比把他们关在中国的成本要高,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刘海天,2010) 另外有些人认为可以将中国工人被错当囚犯的事看做一个契机,反思中国人在海外工作的条件。有一个评论指出在过去三十年,许多普通中国人,包括一些到海外工作的人,并未享受到中国发展的成果,却还要在艰苦的条件下工作,以至于外国人错认为他们是囚犯。(卓静,2010)

 

结论:海外囚犯是妖魔化中国的修辞手法

中国将囚犯送往发展中国家的谣言并不新鲜,所谓的新式指通过媒体集团的联合和互联网的传播,这个谣言才第一次被全世界所知晓。这个谣言与关于"中国"的系列负面特征相联,在某种意义上是对中国用的一个修辞法,一个隐喻。 这个隐喻把一些对中国谴责的元素编织在一起。其中一个元素是威权主义和作为这样的国家中国(被想象成)当然拥有数量极多的囚犯和"奴工"。一些西方官员就想出一个概念,如美国驻安哥拉大使馆的一名官员在罗安达(Luanda)的一个公共论坛上说,中国正在试图在非洲建立"新的奴隶王国"(new slave empire in Africa)。(Ovadia, 2010: 16 fn.14)还有一个元素是关于中国的出口,囚犯作为一种新出口与其它廉价的、有问题的出口产品一起,威胁到进口国的就业形势和人民安全。另有一个元素是殖民主义,输送囚犯到海外不仅是对他们的残酷剥削,而且也是殖民宗主国在海外发展代理人和遣散牺牲品。                             

中国输出囚犯的谣言已经与这些元素搅在了一起。隐喻经常在小说里使用,要进入小说的世界,读者需要暂时搁置自己的理性怀疑。这个谣言虽缺少证据,但并不妨碍有人把它设定成为软实力战略竞赛里的一个隐喻,就像以上所引用的研究表明,西方媒体建构了一种叙述模式,将中国在发展中地区塑造成一个新殖民主义者,而将西方塑造成施惠者的角色。

驳斥中国囚犯在海外工作的谣言,要提一个问题:谣言的传播者们,如切拉尼,是否明白举证的原则。或许他们追随前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对战前伊拉克并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处理:"没有证据并不是没有的证据"。他们也似乎没有意识到被控一方并没有举证的责任,尤其是证明一个否定性的说法--如他没有输出囚犯--而举证的责任完全在于控方。

诸多主流媒体放弃了职业素养,未加质疑的接受、毫无节制地传播这个中国囚犯在海外的"都市传奇"。谣言就像一个鬼影,其实质性根本不存在,除了相信它的人会假定它存在以外。可能,不是所有囚犯都被关在高墙和电网里面,有些人是坐在编辑的书桌前,做他们自己意识形态偏见的囚徒。中国政府可能基本上是在已有的国际秩序下做事,与其他大国妥协,但中国还保有的一些政治差异和所谓的中国崛起,使西方政治力量及其盟友想要竭尽全力来遏制它。就像对抗前"社会主义阵营",他们首先是遏制,接下来是瓦解,妖魔化对方是竞争中的一个关键因素。(Halper, 2010)中国出口囚犯的说法显然在这场斗争中有一定作用,因为即使没有证据,这些谣言也会像魅影一样,只能被追赶,却不能被驱除。

 

 


[1] Sheryl Stolberg, "In defining Obama, misperceptions stick"(在对奥巴马的界定上,误解挥之不去),New York Times , 2010年8月19日。

[2]  "Growing Number of Americans Say Obama is a Muslim,"(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奥巴马是穆斯林)皮尤研究中心, 2010年8月19日,http://pewforum.org/uploadedFiles/Top ... rowingnumber-full-report. pdf. 

[3] 例如:Massimo Alberizzi, "Somalia:  Preoccupazione dietro i sorisi" (索马里:笑容背后的担忧),Corrierre della Serra (意大利), 2007年8月31日 (文章提及为了征服非洲,中国政府使用强制劳力修建公路、楼房和铁路); 社论, "Beware Chinese bearing gifts"(警惕中国的糖衣炮弹),Sunday Times (南非), 2010年9月5日(文章提及中国进行基建的方式是送来监狱劳工而非使用技术工人和雇用本地人)。

[4] 例如:"China Now Exports its Convicts," (中国正在输出囚犯), Japan Times, 2010年7月5日; "Exporting Convicts Stains China's Reputation,"(输出囚犯有损中国声誉) Globe & Mail (加拿大), 2010年7月27日;  "Convicts for Export," (被出口的囚犯)Daily News Egypt, 2010年7月28日; "China's Newest Export: Convicts," (中国最新的出口商品:囚犯)Guardian (英国), 2010年7月9日; "China's Convict Shame," (中国囚犯之耻)The Australian, 2010年8月5日.

[5] www.galizur.com, s.d., July, 2010, www.galizur.com/forums/showthr ... b91828b740e7b3c51eb7d00f.

[6] Ramu Minewatch, June 8, 2010, http://ramumine.wordpress.com/2010/07 ... to-png-almost-certainly/.

[7] 本段的信息来源于讨论上述各国有中国囚犯的报纸和博客文章,限于篇幅未能一一列出。如需索取文章来源,请联系sobarrys@ust.hk

[8] 例如:Human Rights First, "Investing in Tragedy: China, Money, Arms, and Politics in Sudan," 2008, www.humanrightsfirst.info/pdf/ ... ng-in-tragedy-report.pdf.

[9] "Chinese Prisoners Used as Laborer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AsiaNews.it, Aug. 12, 2010,www.asianews.it/news-en/Chines ... ing-countries-19180.html.

[10] 访谈Li Jinglan, Dar Es Salaam, 2006年7月16日.

[11] Tessa Thornilley, "Chinese Entrepreneurs 'Invade' Africa," Uhuru (Nigeria), Aug. 7, 2010. 另见 "Africans Marvel at China's Hard Workers," The Chronicle (Ghana), Sept. 4, 2008.

[12] 访谈Robert Mwewa, 赞比亚铜带省恩多拉市爱国阵线党财务主管, 2008年7月15日.

[13] "UPI Poll: China's Influence in Africa," 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 July. 27, 2007.

[14] "China Seen as Biggest Threat to Stability," Financial Times, Apr. 15, 2008.

[15] "China's New Heart of Darkness, " Mullings and Ruminations, Feb. 19, 2010. http:// mullingsandruminations.com/.

[16] 一位英国游客称:"中国囚犯涌进马拉维,据说他们已经有一些犯罪行为,有包括强奸在内",见Unreported Africa. 一则斯里兰卡的新闻文章将中国人,包括"囚犯"和"这儿的各种犯罪行为",包括强奸关联起来,见"20,000 Indian Workforce," Daily Mirror, Aug. 31, 2010.

[17] John and Arlene,Welcome to Africa on a Wing and a Prayer, July 4, 2009,www.africaonawingandaprayer.com/. 一家阿尔及利亚的法语报纸甚至说,在苏丹建输油管道的中国囚犯是用集装箱运来的. Travail Force.

[18] "Businessman Says Government should Apply Labour Laws to Chinese Nationals," Kairi FM (Dominica), Aug. 19, 2010, http://kairifm.dm/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604.

[19] "Government has no Information Indicating Chinese Engineers are Prisoners: National Security Minister," Dominica News Online, Aug. 31, 2010.

[20] "Hubert Ingraham to Decide if he will Allow 5,000 Chinese Convicts to Enter the Country,"Bahamas News, Sept. 7, 2010.

[21] "Soudan: Pax Americana," Points Chauds: TeleQuebec, Feb. 2004,http://points.telequebec.tv/sujet. aspx?EmissionID=46. 

[22] "Change is Inevitable, Observes Fr Bwalya," The Post (Zambia), Jan. 19, 2010.

[23] Hard MC, post no. 62 to "Zambia Deplore the Indictment of Sudanese President," LUSAKA TIMES, July 24, 2010.

[24] 《对待囚犯的最低标准准则》是一份不具有约束性的联合国文件。监狱制造的物品或囚犯劳工的出口本身并不违反国际法。请参阅Rodley, Nigel 1999,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under International LawOxford: Clarendon Press.

[25] "Chinese Prisoners Employed by NFC Mining Plc," National Assembly of Zambia, Aug. 3, 2007, www.parliament.gov.zm/index.ph ... 6&Itemid=86&limit =1&limitstart=3.

[26] "Foreign Nationals Serving Prison Sentences," National Assembly of Zambia, Mar, 17, 2010,www.parliament.gov.zm/index.ph ... limit=1&limitstart=2.

[27] "Can China Bear a Regime Change in SL?" Daily Mirror (DM) (Sri Lanka), Nov. 11, 2009; Halik Azeez, "China Holds Sway at Hambantota," Sunday Leader (Sri Lanka), July 4, 2010.

[28] "SL would Virtually become a Chinese Colony: UNP MP," DM, June 10, 2010; "SL is Now a China's Colony: Dayasiri Jayasekera," Colombo Times (CT), June 11, 2010.

[29] "Sri Lanka will Become a Chinese Colony at the End of the Rajapaksa Regime: UNP MP Rajan Ramanayake," July 24, 2010, http://worldtamilrefugeefroum.blogspo ... 2010/07/if-this-situation -continues-without-any.html.

[30] "Jayalithaa Wams Centre Against Presence of Chinese Convict Labour in Lanka," The Statesman (India), June 18, 2010.

[31] 例如Policy Research Group, "How the Chinese Dragon is Gobbling Up the Sri Lankan Lion," lankanewspapers.com, May 15, 2010; "One Lakh Ten Thousand Chinese in SL Irk Indian and American Govts," Lanka-e-news, May 15, 2010, http://www.lankaenews.com/English/news.php? id=9550.

[32] "Chinese Prisoners used in Lankan Development Projects," CT, Dec. 22, 2009.

[33] "Spencon Cries Foul over Chinese Industry Invasion," East African Business Week, Oct. 15, 2007.

[34] "BP Hires Prison Labor to Clean Up Spill while Coastal Residents Struggle," The Nation (US), July 21, 2010.

[35] "Governor Looks South of the Border for Prisons,"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Jan. 26, 2010.

[36] "Senator Seward's Western Tour," NYT, Sept. 15, 1860.

[37] "China Denies Exporting Convict Labor for Overseas Projects," The Hindu, Aug. 11, 2010.

[38] 美国国务院《2010年人口贩卖报告:国别报告N-Z》2010年6月14日, www.state.gov/g/tip/rls/tiprpt/2010/142761.htm.

[39] "Getting Up to Shenzhen Speed," Insight (Namibia) (Apr. 2006): 21,http://crgp.stanford.edu/ publications/articles_presentations/Chinese_puzzle.pdf.

[40] Tessa Thornilley, "Chinese Entrepreneurs 'Invade' Africa," Uhuru (Nigeria), Aug. 7, 2010.

[41] "Chinese will Maintain African Investment, says Frontier Advisory," Metals Bulletin, Feb. 12, 2009.

[42] "The Bavarians in Huambo," CS Angola Project, Oct. 13, 2009,http://c6angola.wordpress.com/ 2009/10/page/2./

[43] Human Rights Watch, "Sudan, Oil and Human Rights," Nov. 23, 2003,www.hrw.org/en/node/ 12243/section/32.

[44] "Two Many Laws, Too Many Prisoners," Economist (UK), July 22, 2010; "Practical, Humanitarian Means Can Help Relieve Crowded Chinese Prisons," Dialogue.Online, no. 25 (Spring, 2009), www.duihua/org/work/publications/nl/dialogue/nl_txt/n135/n135_2c.htm; Buchanan, Governor Looks.

[45] Inforguerre.com, 2008: 7.

[46] "Report on China Sending Convicts Abroad to Labor Denied," Xinhua, Aug. 10, 2010.

[47] Untitled letter to The Guardian, appended to Chellaney's article on Aug. 20, 2010,www.guardian. co.uk/commentisfree/libertycentral/2010/jul/29/china-export-convict-labour.

[48] "Obama Blames Online 'Misinformation' Campaign for Creating Myth that he is Muslim," Asian News International, Aug. 30, 2010.

[49]"Employ Local People: Osafo-Maafo to Chinese," Ghanaian News Agency, Feb. 9, 2006,http://ghananationalcouncil.org/blog/2006/02/; "Controversy over Chinese Workers," Ghanaian Chronicle, Feb. 9, 2006.

如果有人有意维持一个人们所相信的政治谣言,尽管没有证据支持,它也会散播开来。比如,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宗教信仰和出生地就被人议论纷纷:奥巴马强调他是基督徒,并且有美国出生证明,但就2010年的民意调查显示,只有46%的民主党支持者相信他是一个基督徒,而在早前2009年3月的民调中,相信的人还占55%。18%的美国人认为他是个穆斯林(一年半以前这个数字是11%),而43%的美国人说不知道奥巴马的宗教信仰。27%的美国人(四个月以前是20%)怀疑奥巴马是否出生在美国--这是宪法规定参选美国总统的一个资格。奥巴马显然不是传闻所说的外国出生的穆斯林,但是他的新闻主任注意到,有些人就是会相信这种"不实的小道消息"。[1](Stolberg, 2010) 奥巴马的诋毁者集中在传媒上:60%认为他是穆斯林的受访者说是在媒体上看到的消息,而只有15%是从他的言行、血统、家庭背景、长相或名字判断出来的。[2] 媒体传播奥巴马是在外国出生的穆斯林的谣言,暗含着一个阴谋论, 即奥巴马和他的助手、以及公共和私人机构勾结,掩盖了他真实的信仰和出生地的秘密。

从2000年代后期,全球都在流传一个谣言,就是中国将囚犯送到发展中国家做劳工。[3] 2010年,五大洲的报纸通过披露一些耸人听闻但未经证实的关于中国输出囚犯的指控,将这些传闻升级为"事实"。[4] 战略研究专家、印度政府顾问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在一篇文章里发表了一系列指责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行为的有问题的断言。而他恰恰是把这个幽灵召唤出来的最著名的巫师(译者注:即他是这个谣言最著名的制造者)。他的指责也含有"阴谋论",认为中国政府、中国国有企业(SOEs)、甚至包括某些华人群体和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互相勾结,将大量中国囚犯秘密送到国外去做劳工。

我们首先来调查谣言所描述的在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囚犯劳工的形象,之后再对制造和传播这些谣言的人员和利益集团进行分析,最后,我们会衡量其政治影响。关于中国囚犯劳工的传闻是从当地"自下而上"产生的,最开始是普通大众的一种猜想,但网络宣传者们--通常是在非洲的西方游客或外派人员,或是在西方的非洲移民--使这些传闻跨区域传播开来。然后,谣言进一步被"自上而下"的传播,成为有关中国海外行为的全球话语体系的一部分,政治和媒体精英想要通过这种话语,使中国在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存在和赞成这种存在的各国政府失去信誉。由于传闻里说这种劳工输出会严重损害发展中国家人民的福祉,这种传闻只会增加已有的反对中国政府的声音,从而达到在未来继续困扰中国的目的,这大概就是这些传播者所希望的。

 

魅影重重:中国囚犯在国外的形象

 

中国囚犯在海外做劳工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1970年代,25,000名中国工人和50,000名本地工人就一起建设了坦赞铁路。当最早的几千个中国工人到达坦桑尼亚时,"所有人都身穿统一的灰色棉质套装,背一个蓝色小箱子在他们肩上......引来许多好奇的旁观者,一些人猜想这些陌生人是军人或被判从事重体力劳动的犯人"(Monson, 2004)那种印象基本上仅存在于修建铁路的两个国家。

中国囚犯在非洲的传闻最早获得少量国际传播是在1991年,通过负责人权问题的美国前助理国务卿罗伯塔·科恩(Roberta Cohen)。科恩在纽约时报上呼吁美国应该拒绝和中国的正常贸易关系,说她几年前曾经"获悉":受雇于中国江苏建设公司去贝宁修建公路的工人中,有75%是囚犯。(Cohen, 1991) 她没有详细说明消息的来源,而中国政府则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到2000年代末,文章可以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2008年有一份英国小报的文章题为《中国正在如何接管非洲以及为什么我们西方人需要非常警惕》,宣称"中国官方不仅诱骗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去非洲定居,甚至将中国的犯人运到非洲去当廉价劳动力搞基础设施建设和生产其他商品。"(Malone, 1991)很快,这则消息被其他报纸转载在全球传播,并出现在几千个网站上。

切拉尼(Chellaney)的文章也出现在超过一万个网站上。文章对早前的一些传闻进行学者式的确认,形成了一种"视窗层叠"(cascading)的效应。(Sunstein, 2009: 21) 一个著名的加纳网站转载了这篇文章,加了一个醒目的疑问句大标题《中国在向加纳出口囚犯吗?》紧接着写道:"是的。根据印度学者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的说法......"[5] 而切拉尼根本从来没有提到过加纳。一家监测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拉姆(Ramu)矿区行为的非政府组织也将切拉尼的文章放在他们的网站上,标题是《中国在向巴布亚新几内亚输送囚犯吗?毋庸置疑》[6] 但没有证据显示有中国囚犯在巴国,切拉尼也没有提到过。

纸质和网络媒体登载的关于中国囚犯的传闻出现在至少过半的非洲国家、以及南亚(斯里兰卡、马尔代夫)[7]、中亚(塔吉克斯坦)、加勒比海地区(安提瓜、巴巴多斯、格林纳达、特立尼达和多米尼加)和中东地区(迪拜)。据说在非洲的中国囚犯要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他们与叛乱分子作战,修建输油管道,守卫在苏丹的石油设施,给马拉维和加蓬建议会大楼,在赞比亚采矿和建发电站,在津巴布韦的公路和种植园做苦工,在莱索托的台湾人开的私人工厂里做纺织服装工人,在卢旺达的水泥厂做奴工,在尼日利亚做建筑工人甚至是"外国专家",在埃塞俄比亚建高架桥,在毛里塔尼亚和刚果建医院、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在肯尼亚修高速公路、建国防部大楼,在阿尔及利亚、莫桑比克、马里、塞内加尔和多哥、赤道几内亚这些国家的建筑公司工作,在加纳、坦桑尼亚、摩洛哥、利比里亚修建体育馆,在安哥拉和尼日尔修建炼油厂,甚至还有的在喀麦隆卖甜甜圈。媒体和网络中有关中国囚犯在发展中国家的消息大多是来自在这些国家的西方游客和外派人员。少数媒体称消息来源于这些国家的永久居民。还有少部分称消息来自传说中的囚犯工作或居住地方附近的人。

这些"见证人"大多都是从所谓的目击(passive sightings)来进行推断的,他们目击到中国人具有某些所谓囚犯特征,比如长时间重体力劳动。举个例子,苏丹要在18个月之内修建一条1500公里的输油管,一个中国工人要在酷热底下一天工作14小时,那么就推论出他们可能是囚犯劳工。[8] 安哥拉报纸上的一篇文章这样说(这篇文章在全球广为转载):

一部分运送到安哥拉的劳力是由普通囚犯组成......那些中国囚犯不拿一分钱薪水,只是提供食物......据Courrier International (国际邮报)的消息,并无证据证明中国政府输送囚犯来安哥拉,但中国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和囚犯差不多。(Dos Santos, 2006)

这些谣言设定了中国囚犯来到发展中国家的三种方式。有的说犯人们可选择在海外度过刑期;有的说一些前科犯被假释来到发展中国家;而大多数说法是说犯人们被强制送来做劳工。一位人类学家在纳米比亚则听说犯人们选择在那里服刑:

 

中国人......既是新来的又是外国人,任何一个身份都使本地人对他们抱怀疑态度。这一点在广泛传播的谣言上最能体现出来。许多纳米比亚人,包括记者、政客、商人和学者,都相信中国囚犯可以选择在纳米比亚的建筑工地上服刑。这些传闻显然没什么根据,但却大有市场。(Dobler, 2008:243)

 

一个强烈批评中国宗教政策的网站也援引了切拉尼的话,说在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有中国囚犯被"有条件的释放"。[9] 更多的说法是假定中国囚犯是被判驱逐出境做一定年数的劳动力,即切拉尼所称的"强制发配"。无论什么方式,这些假想出来的囚犯都是受害者的形象,受害于残酷的中国政府和一些受惠于中国而顺从的接收国政府。发展中国家的统治精英们因此也就吻合了西方媒体所设定的"亲中"形象,与劳苦大众对中国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殖民"的反抗形成鲜明对比。然而,被调查的非洲民众基本上对中国和中国人都很有好感,反对的声音往往都是这些国家的反对党搞出来的。(Sautman & Yan, 2009)

中国和非洲国家政府的所谓从属和合谋的关系,是被那些散布关于中国囚犯的谣言的人臆测出来的。例如,一家与赞比亚有关的短信站(SMS site)的帖子称,赞比亚政府同意偿还170万美元的贷款,而中国负责提供由囚犯在卢萨卡(Lusaka)建造一个住宅项目(Marlecy, 2007),暗示说当地政府官员是知道那些中国工人是囚犯的。有时,例如一家法国网站报道有中国囚犯在非洲,推测非洲国家对此噤声是因为这是"获得中国贷款的条件之一"。(Trueslash, 2007)谣言也包括指责接纳国官员中的腐败问题。一家由一个在澳大利亚的赞比亚人办的赞比亚报纸网站,讲到中国公司修建体育场时,称"合同里大多数被雇佣的人都是中国的囚犯",肯定涉及给官员回扣的问题。(Banda, 2009) 中国政府被传安排了囚犯到发展中国家工作,而接收国政府由于政治和金钱的原因允许他们流入。在地方层面,有一些因素,包括对这些工人的错误认知,导致了谣言的产生;而在国家和国际层面,另一些因素,包括国内和国际政治,推进了这些谣言在全球的传播。

 

谣言的地方性、跨地域性和全球性

 

谣言,被称为"即兴创作的新闻",通过谣言人们在一个不明朗的情境中评论自己周围的事件。(Shibutani, 1966)缺乏直接或个人知识的普通人,依靠传闻来理解新的现象,合理化他们对谣言的信任,相信"无风不起浪"。(Sunstein, 2009)与普通人相比,精英阶层如商人、政治家和研究者往往是因为不同的原因参与谣言传播。政治因素通常助长了未经证实的说法,正如中国囚犯海外做劳工这类事情。

 

地方谣言

 

在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地区,关于中国囚犯的地方传闻之所以出现,部分是因为工作和生活习惯方面的文化差异。紧张的工作节奏、纪律、中国工人的集体生活方式都引得人们想象他们是囚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工人和工程师来建造坦赞铁路时,纪律在中国人看来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该铁路工程的一位翻译李妈妈,后来长期居住在坦桑尼亚,向我们讲述她当时出国的经历:

 

我们要学习如何遵守纪律,如何回答某些问题,等等。我们不能自行出门,除非有三人以上同行......我们都发了一式两套的灰色制服。我们经常集体参加一些活动......出去的时候,都是排成队走。可能有人因为这些就觉得在坦赞铁路工作的中国人都是犯人吧;我们的确非常守纪律。那些散布谣言的人或许也有心怀不轨的。实际上那个年代被选出国的人都是素质较高的,无论在技术上还是思想上。[10]

 

在李妈妈和他们那一代其他"老非洲"的看来,"如果说1970年代在非洲的中国人是太多纪律,现在则是太少纪律了。"即使如此,在非中国人眼里,中国雇员还是有着超乎寻常的工作节奏。一位瑞士人类学家听说了在非洲两个国家的中国囚犯的传闻后,认为这是因为"中国工人超常的工作效率"。(Kernen, 2010) 一位中国工程师回忆在安哥拉,非洲人不断劝他采用"安哥拉时间",因为按他的时间表是不现实的。他回答说一个中国公司两年之内就在那里建起了一座巨大的高楼,而旁边一座非中国人建的大厦十年都没建好。[11]

如坦赞铁路时代一样,今天中国的技术工人和工程师的生活不像西方外派人员那样,在发展中国家工作期间有个人的居所和本地佣人。许多中国人有集体居所,在我们访谈的赞比亚精英人士眼里,中国人显然不太在意自己的地位,而这一点在有些看来是 "令人耳目一新",而在另一些人看来"他们的做派不像是外派人员"。一个常在赞比亚报纸网站上发表文章的英籍赞比亚人,抱怨在赞比亚铜带省(Copperbelt)矿区的中国人:"他们二十多个人挤在一间房子里......恐怕奇利拉邦布韦[Chililabombwe, 赞比亚铜带省的一个城市]过不了多久就会爆发SARS疫情,并传染给无辜的赞比亚人。"(Mutale, 2007)

一个爱尔兰记者说,典型的中国人在非洲的居住习惯"会使人对这些新移民和他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丰富的联想。在安哥拉流行着一种说法,中国将囚犯派过来在公路上施工。"(Fitzgerald, 2008)许多中国人合住在一个屋里,自己做自己的家务。本地人常常难以想象外国专业人员会那样居住,因此猜想他们是囚犯。一位美国的中非关系问题专家黛博拉·布劳提冈(Deborah Brautigam)说:"因为有些中国专家按当地的标准生活,使得当地人认为他们是囚犯。因为除了囚犯,谁还会那样生活呢?(Brautigam, 2007)。显然,当地百姓因为中国人居住条件而产生的疑问和想象本身也说明了殖民时代的等级观在后殖民时代持续地发挥作用。中国工人和工程师的工作和生活习惯显然打破了这些等级观所规定的常规行为,不讲究作为外国人的派头。

谣言传播的部分原因是由于当地人对中国和中国人缺乏直接的认识。当地出现的一种新的利益也促进了谣言的传播。我们采访了铜带省当时反对党"爱国阵线"(Patriotic Front)的一位领袖,他说赞比亚人认为"如果来一百个中国人,那么二十个是技术工人,剩下八十个应该都是没有技术的囚犯。这是本地人贬损中国人的一种方式,可以说我们比他们(译者注:指囚犯)强。"[12] 对于一些靠劳动力市场生存的本地人,中国人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效率是令人费解的,甚至带有竞争的威胁,因此有这些谣言可以"使他们心安理得,没那么大压力"。(Allport & Postman, 1947:503)

 

谣言的跨地区和全球传播

 

我们所引用的博客、网站基本上都是由在发展中国家居住或访问的西方人、或者侨居西方国家非洲人进行跨地区传播的。大多数西方人对中国的海外行为持负面态度。在2007年的一次民调中,一半的美国受访者认为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对美国国家利益会形成很大或较大的威胁。[13] 2008年的西欧的民调也显示,多数人认为中国对于全球稳定是一个巨大威胁。[14] 对中国和中国人在海外行为的负面态度,使西方人产生了一个对谣言"有偏见的吸收"的倾向(Sunstein, 2009, p.9): 反华情绪使他们容易相信这些谣言,而反之,相信谣言又加强了这种反华情绪。

一位在马拉维工作的白人小额信贷专家,论及"中国帝国主义在非洲",就是这种观点的典型代表:

 

中国犯人在大陆犯了事被判了刑,有时会给两个选择,一是在中国的监狱里服刑,或者到非洲来采矿或修路......许多囚犯也在为中国的建筑工程做事,都是为了最后把这些矿产带回中国。我彻底服了,原来在21世纪,还有国家可以或愿意建立一个罪犯流放地(penal colony)。[15]

 

尽管缺少证据,对中国在世界上的行为持负面评价的人,仍然倾向于相信中国的确是输出了囚犯,他们用一种三段论式的推理逻辑:中国在世界上做坏事;输送囚犯到发展中国家是一件坏事,因此断言中国输出了囚犯的说法是可信的。

对谣言的相信使谣言更容易传播。同样,涉及某种危险性的、使人有紧张感的谣言也令其更容易传播。例如说一个杀人犯(或外国犯人)逍遥法外。(Pezzo & Beckstead, 2006)中国囚犯在发展中国家工作的谣言所引起的不安,跟他们的存在可能带来的犯罪行为有关,[16] 也与他们可能给中国企业带来的超强竞争力有关。因此,谣言给人的印象是中国工人和雇佣他们的中国公司都具有某种不合法性,而他们的存在是政府间的一个阴谋。谣言所赋予他们的威胁加强了谣言的全球传播,甚至有时传播者意识到他们其实是没有根据的。在非洲,网络并不想当普及,上网也价格不菲,精英阶层以及与西方有关系的人更容易上网,使谣言在网络上的跨地区传播更为便捷。例如,两个南非白人去莫桑比克旅行后回忆到:

 

在行程中,我们能感到一种气氛和街头巷尾的议论,说中国要占领非洲了。在莫桑比克,他们建了新的足球场,工程进度比计划的慢,于是他们就引进了350个中国囚犯,把本地人解雇了,当然他们也不需要付给这些囚犯工钱,白天让他们干到累死,晚上在让他们住在集装箱里,简直绝了!(这是我们听到的故事)[17]

 

中国建筑工人被安排住在集装箱里,似乎使囚犯之说增加了真实度,比如他们说修建莫桑比克马普托机场的中国囚犯都住在集装箱里。(Lazar, 2010)我们在非洲看到,中国人是有住在集装箱或类似预制板房里的,这是中国建筑工人在国内和国外的常见简易住所,不能说明他们是囚犯。

谣言在全球传播中的关键环节是研究者和政治、媒体精英的涉入,他们把谣言从博客或网站帖子中搬到正式出版物上,把谣言加冕成"事实"。研究者传播这些谣言的方式和非学者不一样,非学者只是看到谣言的表面价值,随便散播一下。而即使研究者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他们的专业地位也常常使他们的主张显得可信。切拉尼的文章发表没几天,立刻就有一家在加勒比岛国多米尼加的著名开发商找到当地媒体,要求政府"澄清在西海岸道路工程中的部分或全部中国工人是否真的是被假释的犯人"。他批评当地政府的松懈,并引用切拉尼文章中的指控,说文章指出了许多与多米尼加情况类似的国家里"有根据的事实"(documented facts)。与切拉尼一样,这位开发商并没有提供什么证据说修路工人都是囚犯,但却言之凿凿的坚持认为"那些中国人"没有遵守本地的劳工法律。[18] 多米尼加政府回应说,没有消息说有任何中国囚犯在多米尼加,并且那家公路建设公司有良好的信誉。但是,网上的评论说这个声明完全不可信,因为是从政府发出来的。[19] 在巴哈马群岛,政府的批评者们也引用了切拉尼的文章,斥责政府给"中国囚犯"发放工作许可,让他们修建一座价值25亿美元的度假酒店[20]--尽管切拉尼完全没有提到过这个国家。

切拉尼只是最近的一个传播关于中国囚犯的传闻的学者。更早之前还有一位"非洲之角"的历史学家杰拉德·普鲁尼尔(Gerard Prunier)尖锐的批评中国在苏丹的行为,说有10,000名中国人在1990年代后期修建输油管时"几乎是免费劳动力(工人其实是囚犯,他们来到苏丹工作以换取减刑)"。他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但还是不妨碍一家主流的法国报纸发表了他的言论。(Prunier, 2002) 一个关注苏丹冲突的魁北克电视台的网站之后也登出消息:"有一个我们知之甚少、但十分好奇的现象,就是修建输油管的中国囚犯。工程有数千名中国士兵保护,这是中国在境外最威风的军事部署之一。"[21]

媒体也积极的推销关于中国囚犯劳工的谣言。切拉尼的文章最初在几家报纸上流传。我们咨询一个香港的媒体行内人,为什么香港本地著名的英文报纸要登载切拉尼的故事,他回答说切拉尼是媒体的常客,而他的故事很对编辑的胃口,符合编辑对中国已有的思维。西方主流媒体的呈现的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形象中通常是不好的,傲慢的。有学者研究了英国报纸对中非关系的报道,发现他们的评价基本是负面的,他们把非洲人描绘成被动、幼稚的角色,而忽视西方团体在非洲扮演的负面作用。(Mawdsley, 2008) 而另一项关于德国媒体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Richter & Gebauer, 2010: 18, 161) 美国记者Te-Ping Chen将西方媒体对中国在非洲的描述称为"负面叙事(negative narrative)"(Chen, 2010)。因为中国被视为一个西方利益的竞争者,而且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政策框架与西方主导的"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不完全吻合,因此媒体的负面评价一直存在,尽管有学者提出了细致的分析,而且对非洲人对中国人看法的民意调查也显示出相反的证据。(Sautman & Yan 2010)

媒体助长了谣言,使谣言具有了一层可信和权威的粉饰,并且创造了一种桑斯坦(Sunstein)所谓的"服从层叠的效应(conformity cascades)":因为该谣言在世界主要由西方媒体传播,这足以让一些观察家放下他们自己对这种谣言的逻辑的怀疑。一位荷兰电影专家表达了对奥地利导演在莫桑比克"似乎发现"中国囚犯修建体育馆的看法:

 

有一天Ella看见一大批中国囚犯被运送到一个建筑工地。我曾想像建筑工人也有可能像犯人那样生活......但是真的囚犯我实在难以想象,尤其在非洲这种劳动力如此充足和廉价的地方。无论如何,当你google搜索"中国、非洲、囚犯"这几个关键词的时候,你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Zuilhof, 2010)

 

谣言的政治

 

发展中国家的国内政治

 

非洲国家的国内政治也对中国囚犯谣言的传播也有影响。西方媒体经常引用赞比亚反对党爱国阵线(PF)领袖迈克尔·萨塔(Michael Sata)的话。在他领导的一次反华运动中,他声称"赞比亚已经变成一个劳动力集中营了。大多数中国人都是良心犯。"(Saluseki, 2007) 一些学者依据媒体的报道,也附和萨塔的观点。比如,两个在台湾的学者称"在过去十年,超过30,000名中国人涌入了赞比亚,而他们的低工资和恶劣的工作环境让人觉得中国把这儿当罪犯流放地了。(Thornton & Thornton, 2008) 弗兰克·布瓦利亚(Frank Bwalya),一位因批评赞比亚政府而著名的牧师,在2010年的一次集会中讲到"赞比亚已经变成中国的海外监狱了。从中国来的罪犯被带来赞比亚工作。而政府应该给赞比亚人提供工作。"[22]

在赞比亚,谣言也使人们指责赞比亚当时的执政党MMD(Multi-Party Democracy)。一位在以色列的赞比亚人在赞比亚报纸网站上发帖说:

 

奇利拉邦布韦市Kamenza 镇充斥着中国人。仅仅在奇利拉邦布韦就有约500名中国人......他们并不是像MMD所说的那么有素质和技术。事实上,有人说他们其实在中国是囚犯。他们来赞比亚是为了服刑。而现在,又有印度人成群地出现在Kamenza镇了......萨塔先生是对的。(Ndhlovu, 2007)

 

我们去了奇利拉邦布韦市采访了驻在当地的中国工人,他们来自安徽一家矿业公司,给赞比亚的两个铜矿公司(一家中资、一家是英国/印度公司)提供专业打井服务。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与传说中的情况:他们成群地上下班,七八个人共住一个民房(有几个房间)。但是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其他迹象表明他们是囚犯。

不仅上文所提到的帖子,还有一个在加拿大的赞比亚人也声称有中国囚犯在赞比亚矿区工作。[23]他们大概不知道,2007年,在赞比亚议会里曾有一个部长被质问有中国囚犯在中国有色金属非洲矿业有限公司(NFCA)的谦比希(Chambishi)铜矿工作。2010年,议会里同样有关于中国送犯人来赞比亚服刑的质疑。两次质疑都是由戚辛巴·卡姆威利(Chishimba Kambwili)提出的,他是卢安夏(Luanshya)的一名爱国阵线议员,卢安夏镇现在也是另一个中资铜矿的所在地。任何关心赞比亚政治的人都知道,提出"中国向赞比亚输送囚犯"的议题,都是想要使当时的执政党难堪,而当时的执政党既是"亲中"的,又是"亲西方"的。

2007年,卡姆威利问有多少中国囚犯为NFCA工作。矿业部长回答说,工作许可要移民局签发,并证实不存在中国囚犯。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卡姆威利又说他"已经排除了合理怀疑",相信中国政府确派遣了囚犯在NFCA工作,问矿业部是否"去过谦比希亲自去调查一下是否有中国囚犯在矿上工作"。这位部长说已经做了"十分详尽的调研",官方和非官方的资料都证实没有囚犯。部长提到,国内法律和国际法都有"严格的措施"来规范监狱劳工,赞比亚法律也要求监狱劳工必须获得监狱总警监的批准才能工作,而这种情况是极少见的。这位部长又说,联合国也有一条这方面的公约需要遵守。[24] 因此任何政府进行这类活动都是非法的。"他说赞比亚没有与中国的双边协议允许输送囚犯来工作,并要求Kambwili提供证据。另一位议员问到政府有没有什么机制,可以"筛查这些来赞比亚的中国人是否是囚犯......"。部长回答说在签发工作许可的过程中,"如果发现某个人是囚犯,我们很可能不会允许他在这工作,因为我们没有那种制度安排。"[25]

2010年,反对党议员在议会的提问变成"2008和2009年,共有多少外国罪犯在赞比亚服刑?"这等于是用另一种方式提出与2007年相同的议题,而没有仅限于问谦比希铜矿的事。内政部副部长回应说,761名来自31个国家的罪犯在赞比亚服刑,并且分国籍列出了罪犯的人数。爱国阵线议员接着只查问了一个国家:中国。他们问为什么名单上没有中国,然后被告知--因为确实没有中国人在赞比亚服刑。[26]

关于中国囚犯的问题也成了斯里兰卡的一个政治议题。主要的反对党--新自由主义的联合国家党(UNP)声称在2009年,在Mahinda Rajapaksa总统的家乡汉班托塔(Hambantota)南亚最大的港口建设工程中,有400名无技术或半技术的中国囚犯。这项耗资上十亿美元的工程,是2008年由中国海湾建设公司和中国水利水电集团公司承建的,85%的资金都是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的优惠贷款。[27] UNP称中国基础设施建设正在使斯里兰卡变成一个殖民地,斯里兰卡有25,000名中国囚犯(其中2042名在汉班托塔),而之所以有中国工程的存在则是因为官员的腐败。[28] 一位UNP的议员说有"超过十万"在斯里兰卡工作的中国人是囚犯,他们再也不会回中国了。[29] 这个传言也被一个在印度的泰米尔民族党派进一步传播,他们抱怨斯里兰卡政府将在斯里兰卡内战中被损毁的泰米尔地区的重建合同给了中国人,而不是泰米尔人自己。他们也宣称囚犯只是中国情报单位的一个幌子。[30] 当地媒体登载了一篇报道,说中国囚犯将会一直留在斯里兰卡,可能是为了在印度边界建立中国军事基地。[31]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有中国囚犯的存在,但是批评政府的斯里兰卡记者却说得好像是事实一样:

大量的中国囚犯出现在各地,在中国投资的基建项目中从事体力劳动,这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这种史无前例的情况将对国家和地区都带来深远的影响。(Guansekara, 2010)

 

早在切拉尼称有中国囚犯在斯里兰卡之前一个多月,该国政府就已澄清没有中国囚犯在斯里兰卡受雇工作。(Sharmila, 2010)但是切拉尼在他的文章里还是置政府的这项否认于不顾。

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关于中国囚犯的谣言也带有处心积虑的经济目的,这和本地建筑公司与中国建筑公司之间的竞争有关。斯里兰卡一家著名的本地建筑商[32],以及肯尼亚建筑行业龙头公司的CEO[33] 都提出了对中国公司的指控。纳米比亚一家本地建筑公司的老板说:"我们很难从政府那里接到活,而中国却用集装箱运来一船一船的囚犯到公共工程工作。(Van den Bosch, 2009)一位爱尔兰游客回忆到在塔吉克斯坦,看到有一条路从中国边境修到首都杜尚别,"我听说这条路是由中国囚犯修建的,以便向该国倾销便宜货。"(Clowes, 2008)他将这种谣言归结于中亚地区普遍的反华的种族主义,但谣言起源可能在塔吉克商人,因为他们的货要和中国的产品竞争。

 

国际政治

 

下面我们来谈谈国际政治。像切拉尼这样的中国威胁论的倡导者还要对中国有什么新的指控才能使这样的头条标题在一家泰国报纸出现呢?:"中国全球人权声誉再创新低"。(Chellaney, 2010)还有什么比控告中国输出囚犯劳工更能够打击中国软实力呢?囚犯既带来安全威胁,又减少当地就业机会。一份中国-斯里兰卡关系的分析注意到,这些谣言"可能会引发反华公众情绪,损害中斯关系的良好基调"。(Ramachandran, 2010)

1990年代美国出了一个事件,是关于中国出口监狱制造的货品到美国。美国要求中国禁止此类出口,但美国自己也出口监狱制造的物品,也允许私人使用监狱劳力,违反了国际法关于防止强迫劳役的规定。(Kang, 2009:160)例如,2010年英国石油公司(BP)使用大批的无薪监狱劳工(主要是非裔美国人)在美国墨西哥湾进行泄漏石油的清理,让这些罪犯在危险条件下每周工作72小时,许多人被安置在集装箱里住。[34] 然而,中国出口监狱制品的事件从没有在美国之外的国家成为议题,也淡出人们的视线,但现在又出现了中国监狱劳工在海外的谣言。

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tzenegger)州长曾计划把加利福尼亚的罪犯输出到墨西哥监狱,得到墨西哥的回应是一个主权国家没有义务接收未在自己境内犯罪的罪犯。[35] 事实上,输出的罪犯基本上很难秘密的入境,因为很少有政府愿意担上政治和安全的风险。早期殖民地时期的英国哲学科学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明确的表达了一种共识:输出罪犯-"人中败类、被判刑的恶人"-是可耻的。(Bacon, 1597:125)在十八世纪后期和十九世纪,美国使进口罪犯成为非法(Stumpf, 2008: 1567),因为正如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总统未来的国务卿威廉·苏华德(William Seward)公开演说中所讲的,如果欧洲送罪犯来美国,"将会给美国人民的品格、繁荣和美德带来致命的伤害"。[36] 当英属印度当局想要把在印度第一次独立战争中俘获的叛乱分子送到现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那些殖民地都拒绝接收他们。(Yang, 2003: 207-208)切拉尼的文章出来以后,一家印度报纸报道说:

 

一些有中国公司在建重大项目的国家的外交官,否认广泛使用监狱劳工的可能性,说是出于安全考虑,以及有关海外中国公司已经十分敏感的事态......"中国海外劳工已经是个敏感的议题,只是因为有大量的中国劳工在海外的工程里工作,"一位非洲国家的外交官说。"中国怎么还会输出罪犯,使事态进一步恶化呢?这个说法是非常不可信的。"[37]

 

然而,美国政府却散布了关于中国输出囚犯劳工的谣言。2010年,美国国务院关于人口贩卖的一份报告指出:

 

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和印度人在赞比亚铜带省地区的中国或印度所有的矿井里工作,他们被矿业公司剥削,被强制劳役。工作时间之外,一些中国矿工被限制在有守卫的居住区(compounds)里,四面混凝土高墙围绕,墙顶上还布满了通电的带刺铁丝网。[38]

 

我们曾采访过赞比亚矿区的中国人。他们是有薪水的、有技术的工人、工程师和管理人员。他们住处的高墙和电网的功能和非洲以及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是为了防止入侵者。

 

对谣言的反驳

 

传播中国输出囚犯劳工的谣言的人,未能提供任何证据,比如囚犯逃跑的报告、囚犯避难申请、有中国人对外部承认或华人社区内部有承认这个事实、或中国工人受到的中国监工的体罚和严格监视等。没有这样的证据存在。然而,面对持久、广泛流传的谣言,只有少数观察者还保持着少少怀疑。一位在莫桑比克的西方外派人员在博客上讥讽的说:

 

我经常看到一辆中国车里面全是困倦的、满身泥污的工人,大清早的就从城镇这一端被运送到那一端, 猜想这些就是所说的囚犯。但,很可能不是......这些人看起来很悲惨,但也不是那么悲惨!我倒想知道这些囚犯到底在哪,他们穿条纹制服吗?他们会戴枷锁吗?有任何人逃到非洲的丛林里吗?!(Dom, 2010)

 

这位观察者的最后一个反问句是很关键的:为什么没有任何囚犯逃跑的报告?从1717年到1787年,英国当局将20,000名囚犯送到他们在弗吉尼亚和马里兰的殖民地,其中送到马里兰的囚犯中16%在到地后逃跑了。(Langbein, 1976: 58; Grubb, 2000:108)现在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非洲,虽然其中有些人因为没有签证或签证过期,所以黑着。如果在发展中国家确有中国囚犯,那些视中国为"战略对手"的国家完全可以有一条宣传攻势,欢迎囚犯们去到他们的大使馆里寻求政治庇护。

在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工人中,可能有人以前是有犯罪前科的,现有的中非关系的研究完全不支持中国囚犯劳工的谣言。在我们到访过的十个非洲国家里,没有一个我们访谈的人支持这些谣言。中国建筑公司的管理人员不仅否定这些谣言,而且觉得很可笑:

 

建筑公司的代表听说有大批中国囚犯被送到纳米比亚做建筑工人,在此过程中剥夺了纳米比亚人的工作机会时,他们都笑了,说这几年他们还经受了其它谣言的诽谤。[39]

 

我们在非洲采访过的中国管理人员都觉得进口囚犯的事情很可笑,因为非洲国家政府发放签证和工作许可都要经过详细的筛查和冗长的申请过程。这些管理人员抱怨说,拿到签证和工作许可都要用上许多个月甚至以年计算的时间,从中国带任何人来都要花很多钱。2010年,中国工人去安哥拉的签证费用、行程的花费和福利支出,就高达20,000美元。[40]

其他中非关系的研究者也没有找到有中国囚犯的证据。黛博拉·布劳提冈(Deborah Brautigam)曾表示:"我在研究中经常地问这方面的问题,但没有遇到任何证据表示有中国囚犯在非洲工作。"(Brautigam, 2010)南非研究和战略咨询公司"前沿咨询"(Frontier Advisory)的负责人马丁·戴维斯(Martyn Davies),形容这些指责"完全是垃圾"。[41] 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副研究员Anna Ying Chen指出:"谣言说中国公司用关在集中营里的囚犯做工来节省成本,这简直是十足的误解。"(Chen, 2009: 11)克里斯·伯克(Chris Burke)和露西·科金(Lucy Corkin)在一份关于在非洲国家的中国建筑公司的报告里写到:"尽管谣言广传,说在调查的国家里都有中国建筑公司在使用监狱劳工,但我们没有发现证据支持这些谣言。"(Burke & Corkin, 2008: 82)瑞士记者斯吉·米歇尔(Serge Michel)和米歇尔·伯雷(Michel Beuret)为写一本中国人在非洲的书,到访了许多非洲国家,他们说:"在所有行程中,我们没有见到过一个(中国囚犯),这些全都是反华宣传。"(Michel & Beuret, 2009: 252)非洲劳工研究网络(African Labor Research Network)立项调查了中国在非洲国家投资的劳工情况,2009年发布了一份长篇的批判性研究报告,包括有十个国家的案例。但是报告中没有提及中国囚犯的存在。(Baah & Jauch, 2009; Vines, 2007: 216; Chege, 2008:28)

谣言的传播者也不能解释为什么中国政府会不顾信誉的风险和代价送罪犯出国。毕竟,很少有罪犯有工程所需的相关技术。在安哥拉万博(Huambo)建啤酒厂的德国人散布谣言说有中国犯人在那儿修铁路,一个安哥拉人就回应:"这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对安哥拉的公司来说有好工人很重要,如果工人队伍里有罪犯的话,老板就会麻烦不断,这是适得其反。"[42] 更不用说,在发展中国家,劳动力相对便宜(因此根本没有必要使用囚犯)。人权监测站(Human Rights Watch)观察到:

 

广传于苏丹的石油业的谣言,说中国计划送囚犯来修建输油管道,依其所言,中国出低价压倒其他竞争对手得到输油管道的合同。但仍然很难想象,苏丹的中国劳工如何可以用比南部苏丹工人更低的工资来生活和工作,即使是中国囚犯,因为交通费确实很高......[43]

 

关于中国海外囚犯的谣言还常常建立在一种观点上,就是中国囚犯太多了。事实上,中国的囚犯数量--包括被行政拘留的--和美国差不多(约200万),尽管中国的人口数比美国多4倍。(Walmsley, 2008)另外,在美国,"联邦的监狱关押了比设计多60%的人数。而州政府的监狱也仅仅是稍微松快一点。"美国每年监禁的花费在密西西比州是每囚犯18,000美元,在加州则是每囚犯50,000美元。施瓦辛格曾提出要把美国的囚犯输出到墨西哥,他给出的两个理由,一是监狱太过拥挤,另一个就是节省开支,[44] 但中国监狱却没有输出囚犯的经济动因。1999年,在中国关押一个囚犯的年均花销是10,000人民币(约1,200美元),而中国囚犯又可以生产一些可以出售的物品,来抵消部分的监禁花销。即使现在的监禁成本比那时上涨一倍,运送他们去遥远的国家也绝不能节省什么开支。

 

不公平的竞技场:中国对海外囚犯谣言的反驳

 

谣言是很难破除的,尤其是在网络时代更难,因此哈佛法学教授、奥巴马的白宫信息和法规事务办公室的主任卡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质疑长期以来人们相信的(思想的)市场能带出真理的信念:"市场远不是检验真理的试金石,反而能使人接受错误的信息......这个问题很严重也很普遍,并且随着网络影响力的增长和新种类的监控系统出现,这个问题日渐严重。"(Sunstein, 2009)

而破除谣言努力可能是"弄巧成拙",反倒增强了人们对谣言的相信。(Sunstein, 2009)谣言作为一种政治"信息"来源,如果在一种不透明的政治文化中产生,更容易被人相信。一位研究中国公共外交的荷兰学者的论点很有代表性--中国政府不被信任几乎是必然的,因为"国家机构作为信使很少拥有人们的信任,而中国政府被外国民众信任的程度则更低。"(D'Hooghe, 2009: 30)因此,即使中国政府否认曾输出囚犯,如1991年和2010年都有否认,这种否认得不到接受,只被当做是"宣传"而已,谣言也就继续维持下去。中国的官员,如驻阿尔及利亚大使,一直都在否认中国有输出囚犯。[45] 中国商务部对外投资与经济合作司反驳切拉尼没有证据,并且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禁止犯罪或行政拘留记录的人出国工作。[46]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也说:"(法律)不允许中国公司雇用有犯罪记录的人去他们的海外项目工作。"[47] 然而,中国官员们发现他们和奥巴马陷入相同的处境:奥巴马也经常否认他是在外国出生的,却无奈,"总不能时时刻刻把出生证明贴在我额头上吧"。[48]

既然中国政府的否认不被看重,西方媒体对中国政府的负面报道,将中国的声明描述为政治宣传,已经足够让话语场域(discursive field)不均衡了。同样,发展中国家官员的否认,也遭到了同样的轻视。一位研究安哥拉华人的学者说,由于当地政府的信誉问题,

 

在非正式的谈话中,我得知"安哥拉就是个谣言之地",而之后我在收集信息的过程中也遇到好几次这种问题。人们常听信谣言和街头巷尾的传闻,例如,中国国有企业在安哥拉使用中国囚犯做劳动力。(Loken, 2009: 61)

 

由于中国和发展中国家政府被认为缺乏诚信,很少有关于中国囚犯在海外的报道会说明,他们的报道是建立在谣言的基础上的。有一小部分助长谣言传播的人承认证据还未找到,但却咬住接收国政府的不诚信问题不放。一个尼日利亚人在一个美国的移民网站上写到:

 

中国人对非洲人施恶的最新消息是中国囚犯被释放来非洲服刑,通过给中国公司提供廉价劳动力,渐渐削弱了本地技术人员的地位。这是真实的,但现在并未记载在任何文件上。谁将面对他们,做正确的事?不是我们那些装成领袖的贩子吧。(Olamide, 2008)

 

被指控雇用了囚犯的中国公司也否认了此事。他们解释了为什么进口囚犯是不可能的,又提供了他们所雇用的中国人的背景材料。上海建筑公司开始修建加纳塞康第体育中心(Sekondi Sports Complex)的时候,一个加纳记者问公司的总经理胡先生"他带了多少囚犯来加纳工作"。记者提问的背景是这个谣言已经被各媒体广为传播,已经使大家相信中国公司将中国囚犯带进项目中工作。胡先生说,在工地上的60名中国工人都是他公司在中国的雇员,都是在体育馆建设方面很有经验的工人,而工程接近尾声时,还会有60个工人过来支援体育馆竣工。胡先生承认,的确有一些中国人在工地上从事非技术工作,那是因为他们雇用的一间加纳公司仍在积极的为他们提供本地工人,而这个加纳公司也证实了这一说法。胡先生质问记者们:"如果这些工人是中国囚犯的话,为什么加纳政府还要给他们发签证让他们入境工作呢?"[49]

现居美国的两位著名的前中国公民也对这些谣言进行了回应。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台问吴弘达(Harry Wu)他怎么看切拉尼的指控。吴弘达是美国劳改基金(Laogai Foundation)的创始人,曾被当作反革命在监狱里关了19年,后移居美国,成为一个批评中国政府、尤其是中国监狱制度的政治活动家。吴认为中国输出囚犯到海外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解释说,在海外的中国公司有时用一种"军营化"的管理模式,会给人一种错误印象觉得这些工人是囚犯,又说从劳动力出口的角度看,中国并不缺乏劳动力,根本没有需要输出囚犯做劳动力。最后他总结道,没有一丁点线索表明中国向海外输出囚犯。BBC也采访了李强(Li Qiang),他是设在美国的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的负责人,也常批评中国政府的劳工问题。他说中国政府会允许中国公司输出囚犯的可能性相当低,因为政府清楚的知道这会给中国的国际形象带来多大的损害。(魏亮,2010)

中国的记者和网民也对此谣言有所评论。在切拉尼的文章发表之后几个星期,关于它的新闻和回应出现在上万个中文网站上。一些评论认为这些谣言十分的愚蠢,是根深蒂固的从意识形态上抨击中国。一篇报纸文章集中批评切拉尼的观点缺乏证据支持,指责他的"反华"政治和他在印度政治环境里所持的民族和性别歧视立场。(孙立周,2010) 一个网络论坛的帖子讽刺的称,谣言"很有创意",认为如果确有囚犯被输出做劳工,他们应该什么工作也完不成,因为囚犯需要人监视、不会有主动性、技术水平也很低。(韩梅,2010) 另一个网民认为,要监视送出海外的囚犯显然比把他们关在中国的成本要高,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刘海天,2010) 另外有些人认为可以将中国工人被错当囚犯的事看做一个契机,反思中国人在海外工作的条件。有一个评论指出在过去三十年,许多普通中国人,包括一些到海外工作的人,并未享受到中国发展的成果,却还要在艰苦的条件下工作,以至于外国人错认为他们是囚犯。(卓静,2010)

 

结论:海外囚犯是妖魔化中国的修辞手法

 

中国将囚犯送往发展中国家的谣言并不新鲜,所谓的新式指通过媒体集团的联合和互联网的传播,这个谣言才第一次被全世界所知晓。这个谣言与关于"中国"的系列负面特征相联,在某种意义上是对中国用的一个修辞法,一个隐喻。 这个隐喻把一些对中国谴责的元素编织在一起。其中一个元素是威权主义和作为这样的国家中国(被想象成)当然拥有数量极多的囚犯和"奴工"。一些西方官员就想出一个概念,如美国驻安哥拉大使馆的一名官员在罗安达(Luanda)的一个公共论坛上说,中国正在试图在非洲建立"新的奴隶王国"(new slave empire in Africa)。(Ovadia, 2010: 16 fn.14)还有一个元素是关于中国的出口,囚犯作为一种新出口与其它廉价的、有问题的出口产品一起,威胁到进口国的就业形势和人民安全。另有一个元素是殖民主义,输送囚犯到海外不仅是对他们的残酷剥削,而且也是殖民宗主国在海外发展代理人和遣散牺牲品。                             

中国输出囚犯的谣言已经与这些元素搅在了一起。隐喻经常在小说里使用,要进入小说的世界,读者需要暂时搁置自己的理性怀疑。这个谣言虽缺少证据,但并不妨碍有人把它设定成为软实力战略竞赛里的一个隐喻,就像以上所引用的研究表明,西方媒体建构了一种叙述模式,将中国在发展中地区塑造成一个新殖民主义者,而将西方塑造成施惠者的角色。

驳斥中国囚犯在海外工作的谣言,要提一个问题:谣言的传播者们,如切拉尼,是否明白举证的原则。或许他们追随前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对战前伊拉克并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处理:"没有证据并不是没有的证据"。他们也似乎没有意识到被控一方并没有举证的责任,尤其是证明一个否定性的说法--如他没有输出囚犯--而举证的责任完全在于控方。

诸多主流媒体放弃了职业素养,未加质疑的接受、毫无节制地传播这个中国囚犯在海外的"都市传奇"。谣言就像一个鬼影,其实质性根本不存在,除了相信它的人会假定它存在以外。可能,不是所有囚犯都被关在高墙和电网里面,有些人是坐在编辑的书桌前,做他们自己意识形态偏见的囚徒。中国政府可能基本上是在已有的国际秩序下做事,与其他大国妥协,但中国还保有的一些政治差异和所谓的中国崛起,使西方政治力量及其盟友想要竭尽全力来遏制它。就像对抗前"社会主义阵营",他们首先是遏制,接下来是瓦解,妖魔化对方是竞争中的一个关键因素。(Halper, 2010)中国出口囚犯的说法显然在这场斗争中有一定作用,因为即使没有证据,这些谣言也会像魅影一样,只能被追赶,却不能被驱除。

 

 


[1] Sheryl Stolberg, "In defining Obama, misperceptions stick"(在对奥巴马的界定上,误解挥之不去),New York Times , 2010年8月19日。

[2]  "Growing Number of Americans Say Obama is a Muslim,"(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奥巴马是穆斯林)皮尤研究中心, 2010年8月19日,http://pewforum.org/uploadedFiles/Top ... rowingnumber-full-report. pdf. 

[3] 例如:Massimo Alberizzi, "Somalia:  Preoccupazione dietro i sorisi" (索马里:笑容背后的担忧),Corrierre della Serra (意大利), 2007年8月31日 (文章提及为了征服非洲,中国政府使用强制劳力修建公路、楼房和铁路); 社论, "Beware Chinese bearing gifts"(警惕中国的糖衣炮弹),Sunday Times (南非), 2010年9月5日(文章提及中国进行基建的方式是送来监狱劳工而非使用技术工人和雇用本地人)。

[4] 例如:"China Now Exports its Convicts," (中国正在输出囚犯), Japan Times, 2010年7月5日; "Exporting Convicts Stains China's Reputation,"(输出囚犯有损中国声誉) Globe & Mail (加拿大), 2010年7月27日;  "Convicts for Export," (被出口的囚犯)Daily News Egypt, 2010年7月28日; "China's Newest Export: Convicts," (中国最新的出口商品:囚犯)Guardian (英国), 2010年7月9日; "China's Convict Shame," (中国囚犯之耻)The Australian, 2010年8月5日.

[5] www.galizur.com, s.d., July, 2010, www.galizur.com/forums/showthr ... b91828b740e7b3c51eb7d00f.

[6] Ramu Minewatch, June 8, 2010, http://ramumine.wordpress.com/2010/07 ... to-png-almost-certainly/.

[7] 本段的信息来源于讨论上述各国有中国囚犯的报纸和博客文章,限于篇幅未能一一列出。如需索取文章来源,请联系sobarrys@ust.hk

[8] 例如:Human Rights First, "Investing in Tragedy: China, Money, Arms, and Politics in Sudan," 2008, www.humanrightsfirst.info/pdf/ ... ng-in-tragedy-report.pdf.

[9] "Chinese Prisoners Used as Laborer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AsiaNews.it, Aug. 12, 2010,www.asianews.it/news-en/Chines ... ing-countries-19180.html.

[10] 访谈Li Jinglan, Dar Es Salaam, 2006年7月16日.

[11] Tessa Thornilley, "Chinese Entrepreneurs 'Invade' Africa," Uhuru (Nigeria), Aug. 7, 2010. 另见 "Africans Marvel at China's Hard Workers," The Chronicle (Ghana), Sept. 4, 2008.

[12] 访谈Robert Mwewa, 赞比亚铜带省恩多拉市爱国阵线党财务主管, 2008年7月15日.

[13] "UPI Poll: China's Influence in Africa," 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 July. 27, 2007.

[14] "China Seen as Biggest Threat to Stability," Financial Times, Apr. 15, 2008.

[15] "China's New Heart of Darkness, " Mullings and Ruminations, Feb. 19, 2010. http:// mullingsandruminations.com/.

[16] 一位英国游客称:"中国囚犯涌进马拉维,据说他们已经有一些犯罪行为,有包括强奸在内",见Unreported Africa. 一则斯里兰卡的新闻文章将中国人,包括"囚犯"和"这儿的各种犯罪行为",包括强奸关联起来,见"20,000 Indian Workforce," Daily Mirror, Aug. 31, 2010.

[17] John and Arlene,Welcome to Africa on a Wing and a Prayer, July 4, 2009,www.africaonawingandaprayer.com/. 一家阿尔及利亚的法语报纸甚至说,在苏丹建输油管道的中国囚犯是用集装箱运来的. Travail Force.

[18] "Businessman Says Government should Apply Labour Laws to Chinese Nationals," Kairi FM (Dominica), Aug. 19, 2010, http://kairifm.dm/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604.

[19] "Government has no Information Indicating Chinese Engineers are Prisoners: National Security Minister," Dominica News Online, Aug. 31, 2010.

[20] "Hubert Ingraham to Decide if he will Allow 5,000 Chinese Convicts to Enter the Country,"Bahamas News, Sept. 7, 2010.

[21] "Soudan: Pax Americana," Points Chauds: TeleQuebec, Feb. 2004,http://points.telequebec.tv/sujet. aspx?EmissionID=46. 

[22] "Change is Inevitable, Observes Fr Bwalya," The Post (Zambia), Jan. 19, 2010.

[23] Hard MC, post no. 62 to "Zambia Deplore the Indictment of Sudanese President," LUSAKA TIMES, July 24, 2010.

[24] 《对待囚犯的最低标准准则》是一份不具有约束性的联合国文件。监狱制造的物品或囚犯劳工的出口本身并不违反国际法。请参阅Rodley, Nigel 1999,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under International LawOxford: Clarendon Press.

[25] "Chinese Prisoners Employed by NFC Mining Plc," National Assembly of Zambia, Aug. 3, 2007, www.parliament.gov.zm/index.ph ... 6&Itemid=86&limit =1&limitstart=3.

[26] "Foreign Nationals Serving Prison Sentences," National Assembly of Zambia, Mar, 17, 2010,www.parliament.gov.zm/index.ph ... limit=1&limitstart=2.

[27] "Can China Bear a Regime Change in SL?" Daily Mirror (DM) (Sri Lanka), Nov. 11, 2009; Halik Azeez, "China Holds Sway at Hambantota," Sunday Leader (Sri Lanka), July 4, 2010.

[28] "SL would Virtually become a Chinese Colony: UNP MP," DM, June 10, 2010; "SL is Now a China's Colony: Dayasiri Jayasekera," Colombo Times (CT), June 11, 2010.

[29] "Sri Lanka will Become a Chinese Colony at the End of the Rajapaksa Regime: UNP MP Rajan Ramanayake," July 24, 2010, http://worldtamilrefugeefroum.blogspo ... 2010/07/if-this-situation -continues-without-any.html.

[30] "Jayalithaa Wams Centre Against Presence of Chinese Convict Labour in Lanka," The Statesman (India), June 18, 2010.

[31] 例如Policy Research Group, "How the Chinese Dragon is Gobbling Up the Sri Lankan Lion," lankanewspapers.com, May 15, 2010; "One Lakh Ten Thousand Chinese in SL Irk Indian and American Govts," Lanka-e-news, May 15, 2010, http://www.lankaenews.com/English/news.php? id=9550.

[32] "Chinese Prisoners used in Lankan Development Projects," CT, Dec. 22, 2009.

[33] "Spencon Cries Foul over Chinese Industry Invasion," East African Business Week, Oct. 15, 2007.

[34] "BP Hires Prison Labor to Clean Up Spill while Coastal Residents Struggle," The Nation (US), July 21, 2010.

[35] "Governor Looks South of the Border for Prisons,"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Jan. 26, 2010.

[36] "Senator Seward's Western Tour," NYT, Sept. 15, 1860.

[37] "China Denies Exporting Convict Labor for Overseas Projects," The Hindu, Aug. 11, 2010.

[38] 美国国务院《2010年人口贩卖报告:国别报告N-Z》2010年6月14日, www.state.gov/g/tip/rls/tiprpt/2010/142761.htm.

[39] "Getting Up to Shenzhen Speed," Insight (Namibia) (Apr. 2006): 21,http://crgp.stanford.edu/ publications/articles_presentations/Chinese_puzzle.pdf.

[40] Tessa Thornilley, "Chinese Entrepreneurs 'Invade' Africa," Uhuru (Nigeria), Aug. 7, 2010.

[41] "Chinese will Maintain African Investment, says Frontier Advisory," Metals Bulletin, Feb. 12, 2009.

[42] "The Bavarians in Huambo," CS Angola Project, Oct. 13, 2009,http://c6angola.wordpress.com/ 2009/10/page/2./

[43] Human Rights Watch, "Sudan, Oil and Human Rights," Nov. 23, 2003,www.hrw.org/en/node/ 12243/section/32.

[44] "Two Many Laws, Too Many Prisoners," Economist (UK), July 22, 2010; "Practical, Humanitarian Means Can Help Relieve Crowded Chinese Prisons," Dialogue.Online, no. 25 (Spring, 2009), www.duihua/org/work/publications/nl/dialogue/nl_txt/n135/n135_2c.htm; Buchanan, Governor Looks.

[45] Inforguerre.com, 2008: 7.

[46] "Report on China Sending Convicts Abroad to Labor Denied," Xinhua, Aug. 10, 2010.

[47] Untitled letter to The Guardian, appended to Chellaney's article on Aug. 20, 2010,www.guardian. co.uk/commentisfree/libertycentral/2010/jul/29/china-export-convict-labour.

[48] "Obama Blames Online 'Misinformation' Campaign for Creating Myth that he is Muslim," Asian News International, Aug. 30, 2010.

[49]"Employ Local People: Osafo-Maafo to Chinese," Ghanaian News Agency, Feb. 9, 2006,http://ghananationalcouncil.org/blog/2006/02/; "Controversy over Chinese Workers," Ghanaian Chronicle, Feb. 9, 2006.

--

人文与社会注:题头图为网站发布所附,来自《天津日报》2010.03.09

原说明(席炳田撰写):王永才,武清区陈咀镇李场村人,1971年3月受北京铁路局派遣赴非洲参加坦赞铁路建设,从事电气焊技师工作。1973年9月奉调回国。下面左边照片是王永才(前排正中)与北京铁路局同事的合影;右边照片是王永才在坦赞铁路171公里处的坦桑尼亚天然动物园中所拍,照片左侧白塔状物体是坦桑尼亚常见的大白蚁窝。坦赞铁路东起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西至赞比亚中部的新卡比里姆波希,全长1860公里。该工程由我国政府提供无息贷款9.88亿元人民币。1968年5月进行勘测设计,1970年10月开工建设,1976年全线通车。我国共派出工程技术和管理人员5万余人次,有64名中国人为修建坦赞铁路献出宝贵的生命。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390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905

石家駒(陳映真):一時代思想的倒退與反動──從王拓... 李北方:知识的另一种可能性
相关文章
沙伯力、严海蓉:“中国在非洲”:全球体系的困境
Barry Sautman,严海蓉:“中国在非洲”:全球体系的困境
别求新声—汪晖的学术世界与当代中国思想之进路学术座谈会
李安山:论中国对非洲政策的调适与转变
马姆达尼:东方早报访谈
曹征路、严海蓉:反思不是妖魔化:和曹征路谈《民主课》
严海蓉:利益群体症:剖析美国劳工运动中的“美国病”
布拉莫尔:中国集体农业再评价
赵亚赟:东亚变局--钓鱼岛争端反映出的东亚政治格局的变化
严海蓉、林春、何高潮、汪晖等:社会主义实践的现代性
Barry Sautman、严海蓉:非洲人对于中非关系的认知
严海蓉、陈义媛:呼唤人民食物主权--从大豆谈起
汪晖对话马哈茂德·马姆达尼
严海蓉:访谈范达娜•席瓦: 新自由主义、农民自杀和农业系统性危机
严海蓉、陈航英:农村合作社运动与第三条道路:争论与反思
黄棘:"20世纪苏联中国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張鈞凱:對台灣而言的中國道路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