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书评

张旭东:历史的谛听“新音乐”与《新音乐的哲学》

《新音乐的哲学》作者是大名鼎鼎的阿多尔诺。这位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所长曾开过钢琴演奏会和个人作品音乐会,并"始终拒绝在哲学和音乐两门专业中作出取舍"。新版《格鲁夫音乐大辞典》已辟出"阿多尔诺"条,甚至他早年的作品曲谱也被人整理出来在德国出版。
张旭东 阿多诺

不知从何时起,欧洲音乐历史的连续统一体变得四分五裂,令人无从把握了。即便在二十世纪的末尾,我们要想寻找一个坚实明确的概念,仍不得不摸回到贝多芬那里。也许由于这个原因,阿多尔诺把音乐称为"资产阶级最有特色的艺术媒介"。

无论对于阿多尔诺还是对于一般听众,贝多芬都是惶惑不安时的安全港、评判音乐历史的固定标准。在这个巅峰的两翼,人们如数家珍地开出一串眩目的名单:自巴赫经贝多芬至勃拉姆斯的"古典主义"一脉,以及由贝多芬、柏辽兹至李斯特、瓦格纳的"浪漫主义"一脉。音乐,不过是这些大师们写下的东西。

十九世纪欧洲音乐艺术达到了如此完美而辉煌的境地,以致人们已经不知不觉地把它视为一场不散的盛宴。因而,当欧洲有教养的听众于世纪之初,在曾无数次响彻熟悉的旋律的大厅里听到《佩立阿斯与梅丽桑德》(德彪西)、《春之祭》(斯特拉文斯基)或《月迷彼埃罗》(勋伯格)时,无不受到极大刺激。头晕目眩者有之,义愤填膺者有之,浑身燥热者有之,预感大祸临头者有之。……第二天他们打开报纸时已经熟悉了一个名字:"新音乐"。在他们看来,新音乐的作曲家仿佛在实践"迷惘的一代"的教母斯坦因女士的口号,"把十九世纪消灭掉!"

时到如今,十九世纪安然无恙,当初的造反英雄倒成为被后代钻研琢磨的鼻祖宗师了。然而"隆重推出"斯特拉文斯基或勋伯格,在为数不少的人眼里,仍不过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六、七十年后,"新音乐"仍是新音乐,至少对于广大业余听众来说是如此。这里我们不妨相信一个假设:"新音乐"必须且只能同"新音乐的哲学"一道被人理解。也许这正是"新"之为新的地方。它关涉到历史--不仅是音乐历史,而且是社会历史。

幸运的是有一本书自愿担当起在历史面前为"新音乐"正名的使命,这便是前面提到的《新音乐的哲学》。作者是大名鼎鼎的阿多尔诺。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位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所长曾开过钢琴演奏会和个人作品音乐会,并"始终拒绝在哲学和音乐两门专业中作出取舍"。新版《格鲁夫音乐大辞典》已辟出"阿多尔诺"条,甚至他早年的作品曲谱也被人整理出来在德国出版。这些为《新音乐的哲学》--这是阿多尔诺无与伦比的贡献--添加了有趣的脚注。

从一般意义上说,这是本颇奇特的书。全书只讨论两位作曲家,一是奥地利犹太人阿诺尔德•勋伯格,一是俄国流亡者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作者认为这两人代表了统治着二十世纪西方音乐的两股主潮,因此,堪委以"时代精神"的重任。与此相应,全书只分两章:一是"勋伯格与进步",写于一九四一年,一是"斯特拉文斯基与倒退",成于一九四八年。相隔七年的两篇文章以卷首的导论连缀,便构成了《新音乐的哲学》。如此"简单化"的划分出自以文思艰深细密的阿多尔诺之手,实在令人愕然。但只要我们记得阿多尔诺总是把艺术形式当作历史冲突的真实反映,我们便可猜想出现代音乐内部包含的历史辩证法的矛盾是怎样在这两个"最坚定,最极端,最具影响力"的作曲家身上体现出来,又怎样在整个现代音乐的广阔领域里获得了充分的展开。

  撇开阿多尔诺理论体系中浓重的黑格尔主义色彩不谈,我们先来看看这两位被阿多尔诺的辩证法选中的作曲家。

  勋伯格(Arnold Schenberg,一八七四--一九五一)早被尊为二十世纪的音乐巨人。他八岁学小提琴,并自学大提琴和作曲,然而据说他"作为演奏家或作为作曲家都算不上一个神童"。他当过银行办事员,酒吧音乐指导,并曾"专心致志地"在奥地利军队中服了两年兵役。在作曲方面,他仅有的一点正规教育是随作曲家A.策姆林斯基学了几个月的对位法。勋伯格很少谈自己,在一份简略的自传中他谈到了他的成长年代:"在认识策姆林斯基以前,我是个’勃拉姆斯主义者’。然而策姆林斯基对勃拉姆斯和瓦格纳两者都很喜爱,此后不久我也成了一个对两者同等坚定的迷恋者。无怪乎那时我写的乐曲反映出受到了这两位大师的影响,但在这影响之外还有一点李斯特、布鲁克纳,或许还有雨果•沃尔夫的色彩……我在那时确实已经是一个理查•施特劳斯的赞赏者,但还不是一个马勒的赞赏者。只是在很久以后,当他的交响乐的风格已不能再对我产生影响的时候,我才开始理解马勒。"可以说,这便是勋伯格的传统背景。

  勋伯格在二十世纪作曲技术方面的贡献在于他建立的"十二音"体系。这是种复杂的,但未必不能用几句话说清楚个大概的作曲新技法。我们知道,早在贝多芬那里,音乐功能的发展和利用就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人们说贝多芬打开了音乐所有的天地:他把音高向高处和低处开拓到极限,把力度的强弱扩展到极限。此后,作品的篇幅更长了,旋律和节奏更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