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历史

赵立人:“康有为与戊戌变法”学术研讨会综述

《广东社会科学》1998年第6期
在纪念戊戌变法100周年之际,由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省社科联、南海市政府、中山大学近代中国研究中心、华南师范大学、广东康梁研究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康有为与戊戌变法”学术研讨会,于1998年9月15日至17日在康有为的故乡——广东省南海市丹灶镇举行。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港、澳地区)的学者及其他有关人士共100多人出席了会议。会议围绕康有为和戊戌变法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兹综述如下。
康有为 戊戌变法

在纪念戊戌变法100周年之际,由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省社科联、南海市政府、中山大学近代中国研究中心、华南师范大学、广东康梁研究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康有为与戊戌变法”学术研讨会,于1998年9月15日至17日在康有为的故乡——广东省南海市丹灶镇举行。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港、澳地区)的学者及其他有关人士共100多人出席了会议。会议围绕康有为和戊戌变法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兹综述如下。


 


      


 


一、戊戌变法的历史定位与展望


 


 


 


学者们一致认为,戊戌变法是中国近代史上重要的政治变革和思想启蒙运动,对我国近现代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建国以来,特别是80年代以后,我国史学界对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张磊在开幕词中说,戊戌变法不愧为近代中国的首次启蒙运动,对经济与社会的发展起到了推进作用,成为近代化进程中的重要步骤。尽管百年来中国和世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关于戊戌变法的研究仍然兼具学术价值和社会意义。方志钦指出,维新运动是政治运动,又是启蒙运动,两者互为因果,相辅相成。建国近半个世纪以来,对此课题研究总的趋势是不断进步、不断求真和创新的。无论是对维新运动的派别、人物、事件的研究或是史料的发掘、整理、考辨,都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果。


 


  王晓秋认为,应把戊戌变法作为一个复杂的社会改造系统工程来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剖析研究。变法改革关系到各阶级、阶层、集团的权力、利益的再分配。改革措施能否为社会承受,除了直接利益利害关系外,还涉及到文化传统、思维方式、心理定势等因素。戊戌维新遭到巨大阻力,一方面反映中国守旧势力与传统影响之强大,另方面也表现出晚清中国社会各阶层对改革的承受能力较脆弱,心理适应性较差。维新派政策策略的失误,也直接关系到改革的成败,有必要对维新派和光绪皇帝的政策策略失误和个人素质因素进行深入探讨,总结其经验教训,获得对现实有益的借鉴和启示。沈谓滨则强调了戊戌维新时期民权与专制的冲突。他认为,体制改革有实质性与非实质性之分,维新派要的是给民以权的政体改革,而清政府体制的核心是专制愚民,搞所谓“新政”乃至“预备立宪”,形式在变,专制的实质不变。李锦全认为,戊戌维新有些改革如废科举、某些法律、章程的制订和实施,在晚清新政中是可以保留或是超过当年作出补充的。但戊戌变法最终目的是实行君主立宪,这是民选议会和内阁负实责的虚君制,慈禧的“垂帘听政”能这样拱手让出政权吗?这才是问题要害所在。“新政”是虚伪的。刘义章也认为,革命最终成为推动政治改革的领导力量,是因为清政府并不珍惜历史所赋予它的任务,没有全心全意推动改革,最终败亡是咎由自取。


 


  相当一部分学者主张在戊戌变法研究中改变思维定势,扩大视野。郭汉民认为,戊戌变法作为一场自上而下的改革运动,实际上是一种政府行为。必须很好地研究戊戌变法过程中的政府决策及其贯彻情况。维新派大都是在野士绅和下层官僚,政治影响有限,他们的政治要求和宣传鼓动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政府决策是值得研究的。若把他们视为戊戌变法的领导者,把他们的思想主张和社会活动等同于改革本身,恐与历史事实相去甚远。汪叔子也提出,甲午战后短短数年,便把“维新”推高到“国是”地位,诚然有《时务报》等宣传之功,但最坚实最重要的力量,是否还应在维新改革的实践成效,尤其像三湘新政那样成功的实践榜样所发挥的强大号召力与不争的说服力呢?李喜所则提出“可否多一点逆向思维”。认为将改革派和守旧派的斗争夸大,或者仅以斗争的思维方式去研究戊戌变法是不全面的。阶级斗争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和谐、团结更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力量。以往较多地讲维新派的进步性,较少去肯定一些开明官吏乃至光绪帝的关键作用等,都需要重新思考。赵春晨提出坚持实践第一,重在社会效果的评价标准,而对于社会效果的考察,也应当着重在当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具体发展变化上,而不是笼统、抽象地谈论所谓的“斗争精神”。宋德华也认为,评价改良的是非功过只能根据其本身社会实践的综合性的结果,而并起或后起的革命都不能成为评价的标准。他还指出,近20年来,戊戌维新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