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科技

劳伦斯·莱斯格:互联网创新濒临毁灭性围剿的思考

本站论坛
网络时代的创新影响了全球性的经济复苏,更大的影响还在于随之而来的全球各个知识领域层面创新的异常崛起。但是知识产权法律的无孔不入将有可能使全球人放弃既得的这一切。

中文译本可以看节选: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9rPg ... &resnum=1&ct=result#PPT49,M1

英文全书下载:
http://thefutureofideas.s3.amazonaws.com/lessig_FOI.pdf

网络时代的创新影响了全球性的经济复苏,更大的影响还在于随之而来的全球各个知识领域层面创新的异常崛起。但是知识产权法律的无孔不入将有可能使全球人放弃既得的这一切。

文化盲点将毁坏创新

一个时代的标志与其说是那些招致非议的思想,倒不如说是那些大家认为理所当然的思想。一个时代的特征就在于那些不需要为之辩护的思想。

这意味着,社会有时陷入困境。因为质疑的成本过于高昂,所以这些思想就可免遭质疑,有时就会因此带来问题。在这种时候,社会活动家或政治家最为艰巨的任务就是去播撒怀疑的种子。

因此,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我们生活在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技术革命及文化革命的影响中。这场革命最有力、最广泛地激励着现代社会的一切创新。然而,对于繁荣("财产")根源的各种认识使我们陷入了迷惘。在迷惘中,我们改变着繁荣赖以滋生的环境。我们自以为知道繁荣的根源,我们无视繁荣的实质,我们在改变着因特网革命赖以存在的规则。这些改变将结束这场因特网革命。

我希望能够说服大家,在我们的文化中存有一个盲点,这个盲点会带来危害。在对这场革命及其所带来的创作的理解上,我们从整体上忽略了极其关键的那一部分的作用。因此,甚至到了这部分正在消逝(甚至被取缔)时,我们都未有察觉。无视其作用,也就看不到它的死亡。

这一盲点将损毁创新的环境。这里所说的创新,不仅指因特网创业者们的创新(尽管我认为这也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还包括更普遍意义上的作家或艺术家的创新。同时,它还将知识产权领域普遍存在的问题暴露无遗:把知识产权当作普通财产看待,就会带来错误。在我们的思维定势下,知识产权法所保护的权利的性质被简单化了,知识产权被等同于汽车、房屋等普通财产,于是,就有了永无休止地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呼声,而反对之声却难得一闻。

这里没有什么阴谋,只是文化上的盲点。这一盲点将导致因特网的变化,从而削弱其营造新生事物的潜能。这一潜能在因特网早期得到了体现,但随着网络的改变,它越发被埋没了。

抵御这些变化的斗争与传统左派与右派、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斗争不同。目前,真正关键的斗争是旧与新的斗争。支持新事物的环境正被转型为支持旧事物--转型的推动者是法院、立法者以及构建早期网络的编码者。

旧与新。它们之间的斗争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如马基雅维里(Machiavelli)在《君主论》(The Prince)一书中所写:"创新的敌人就是所有那些旧体制下的成功者。惟独那些将在新体制下成功的人在支持着创新,然而并不热心。他们的冷淡部分是因为恐惧,部分是因为普遍心存疑虑。在未得到经验证实之前,他们从不真正地信任新生事物。"这正是我们面临的问题。那些得益于旧体制的成功者受到了因特网的威胁,他们将如何应对?那些将在新体制下成功的人们还没有站起来反抗旧体制,他们是否将那样做?现在看来,答案很清楚:他们不会。

因特网正在放弃资源的自由

对于版权法律师来说,"你CD上的音乐"就是"你的音乐"的这种想法是荒唐的。他们很可能要求"读一读许可",他们会说"读一下(堆积如山的)法律 "。这是你自弹自唱的文化,它游荡在你的周围。你已为这首音乐付出了费用,但是,这首音乐并不是你的。你没有权利拿到它,混录它,尤其是烧录它。律师会坚持认为,你在做这些事情之前必须获得许可。但是,不要把好莱坞的仁慈与你的权利混为一谈。这就




技术支持: MIINNO 京ICP备20003809号-1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