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宗教

汪波:海湾地区“什叶派新月带”兴起的宗教政治影响

《阿拉伯世界研究》2009年第1期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2004年12月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明确提出海湾地区正在兴起一个"什叶派新月带"。在伊拉克战争带来的诸多影响中,最重要的影响之一就是战争的结果打破了海湾地区伊斯兰两大教派之间原来的势力结构关系。
标题

在伊拉克战争带来的诸多影响中,最重要的影响之一就是战争的结果打破了海湾地区伊斯兰两大教派之间原来的势力结构关系。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萨达姆政权的垮台以及伊拉克什叶派势力的兴起,不但解除了逊尼派势力多年来对伊朗什叶派宗教和政治势力扩张的遏制,而且还为伊朗什叶派和正在获得国家主导政治地位的伊拉克什叶派联合成为一种新的势力提供了机会,从而彻底改变了海湾地区什叶派传统上受制于逊尼派的劣势地位。对此,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2004年12月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明确提出海湾地区正在兴起一个"什叶派新月带"。[1]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个"什叶派新月带"不仅已经初步形成,而且已经开始对其周围的国家在宗教和政治上产生影响。鉴于什叶派严格的教义和强烈的神权政治倾向,其势力的兴起必将深刻影响到海湾地区未来的宗派关系和政治发展趋势,并直接决定着这个世界主要产油地区的安全秩序。而海湾地区的安全不仅涉及到这个地区本身,而且还关系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大国的经济发展和国际政治秩序的稳定。因此,对于海湾地区"什叶派新月带"兴起的宗教和政治影响,理应给予密切关注。

 

一、伊拉克战后什叶派势力的发展 

伊拉克战争结束后,什叶派势力兴起的根本原因,是代表逊尼派势力的萨达姆政权被推翻。这一发展不但彻底消除了伊拉克对伊朗什叶派的长期遏制,而且让伊拉克占据人口多数但长期受到逊尼派压制的什叶派得以发展自己的政治势力,并通过参与临时政府以及地方和全国性选举而最终获得了国家政治主导地位。特别是2005年12月15日伊拉克全国议会选举之后,伊拉克什叶派基本确定了其在新政府和议会中的绝对优势。伊拉克什叶派取得的政治胜利,标志着他们从长期占据统治地位的逊尼派那里夺取了政治权力,彻底改变了他们多年来所处的被压制地位。从整个中东地区来看,则意味着穆斯林世界中仅占人数10%的什叶派,开始摆脱他们多年来的绝对弱势地位,在海湾最强大的伊朗和伊拉克两个国家占据了政治主导地位。随着伊朗什叶派神权政府和伊拉克什叶派势力联系的不断加强,一个逊尼派决不愿意看到的"什叶派新月带"开始在海湾地区出现。 

伊拉克什叶派意识形态的基础,是20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建立的达瓦党(Dawa Party)的政治思想。当时,伊拉克民众不满英国二十年代设立的立宪君主制,要求政治变革的风潮不断加强。在这种背景下,达瓦党提出了一套什叶派的乌托邦理想,和当时在伊拉克已经具有广泛影响的逊尼派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思想意识进行对抗。在政治观念上,达瓦党强调只有什叶派的宗教法则才能提供真正的社会正义,因此必须在伊拉克建立一个具有强大中央政府的什叶派伊斯兰共和国。同时还提出,由虔诚的什叶派穆斯林组成一个特殊团体,按照伊斯兰法律来协商解决国家的政治问题。另外他们还设想按照什叶派的宗教方式,来处理伊拉克由于大量石油财富和城市化而带来的社会快速变革问题。从某种意义来说,达瓦党的观点主要是"对伊斯兰的传统主义进行重新包装,并用斯大林风格的模式和政党纪律来加以巩固" [2]22。 

然而,1968年伊拉克逊尼派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在哈桑•巴克尔领导的政变中取得了政权,并从70年代开始打击和镇压什叶派的达瓦党。1980年,萨达姆明确宣布:所有加入什叶派达瓦党的人都将被处死。结果,达瓦党领导人被迫逃离伊拉克流亡海外,什叶派信徒则成为伊拉克没有政治权力的多数教派。直到2003年4月9日逊尼派政权被推翻后,伊拉克什叶派政治势力才重新兴起。为了夺取国家政治权力,伊拉克什叶派最具权威的领导人阿亚图拉希斯塔尼呼吁全国什叶派势力联合起来展开斗争。2003年底,希斯塔尼还亲自领导什叶派群众举行示威游行,要求进行全国选举,通过什叶派占据的人口多数来赢得政权。 

什叶派在伊拉克获得政治权力的转折点是2005年1月30日的省级选举。这次选举中,什叶派各宗教政党响应希斯塔尼的号召,形成为统一的联合伊拉克阵线。在这个联合阵线中,核心力量是以达瓦党为基础的伊拉克伊斯兰革命最高会议。这个组织主要是当年那些被萨达姆镇压而流亡的什叶派宗教活动家于1982年在伊朗成立的。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拉克伊斯兰革命最高会议的领导者们回到伊拉克,并在什叶派聚集的地区积极展开基层组织工作。他们在什叶派集中的伊拉克南方地区几乎所有的村庄都开办了政治办事处,他们在各省的政党领导人也得到了民众的普遍支持。同时,伊拉克伊斯兰革命最高会议还建立了准军事武装巴德尔旅(TNR),这支部队曾经接受过伊朗革命卫队的训练,并在两伊战争中和伊拉克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政权打过多年的仗。当伊拉克在萨达姆政权垮台后陷入混乱的时候,巴德尔旅为南方地区的什叶派村庄维护安全,并参与制止中部和北部省份的暴乱,受到了民众的广泛欢迎。另外,伊拉克伊斯兰革命最高会议的领导人还和什叶派知识分子以及商业界人士长期保持着密切联系,因而得到伊拉克什叶派资产阶级的拥护。 

2005年1月的选举中,什叶派宗教联盟在伊拉克伊斯兰革命最高会议的领导下,赢得了伊拉克18个省中包括巴格达省在内的11个省。接着,他们又通过各省的国民会议,选举什叶派候选人担任省长和副省长。作为什叶派政治力量的核心,伊拉克伊斯兰革命最高会议目前已经发展成为伊拉克地方政治运动的主要力量,并且得到了什叶派民众的大力支持。在2005年12月15日的议会大选中,什叶派宗教政党再次结成联盟,并且还增加了萨德尔领导的年轻的什叶派民族主义教士团体。结果,什叶派宗教政党的"团结联盟"在大选中再次获胜,赢得了275个议席中的128席,确保了其在伊拉克政治中的主导地位。尽管伊拉克逊尼派政治势力对于什叶派的兴起极为不满,但这已经无法改变什叶派在伊拉克获得的政治权力。

 

二、伊拉克什叶派政治影响的外溢 

什叶派在伊拉克战争后摆脱了长期遭受的压制,并通过大选获得国家主导政治权力的事实,必然对其周边国家以及整个海湾地区产生重要影响。在伊拉克什叶派取得胜利的鼓舞下,海湾地区那些处于逊尼派君主制度国家内部的什叶派,也开始对他们自己国家的政府提出更多的政治要求。由于什叶派一贯反对阿拉伯国家目前广泛存在的君主制度,要求建立具有神权政治色彩的统一国家,因而对海湾地区的君主国家政权也构成了很大压力。在这种趋势的影响下,伊拉克周围邻国中处于被统治地位的什叶派民众,纷纷采取各种手段来争取更大的政治权利。伊拉克战争前,逊尼派政治势力在伊斯兰世界中一直处于绝对主导地位,中东地区大多数国家政权都掌握在逊尼派手中。在这些国家中,有逊尼派领导的世俗化的伊拉克和叙利亚、也有逊尼派占主体的君主国家沙特阿拉伯和约旦以及其他一些海湾国家、还有逊尼派领导下的巴勒斯坦以及马龙派基督徒和逊尼派联合领导的黎巴嫩。对于这些国家来说,逊尼派主导的伊拉克曾经是一个防止伊朗什叶派和霍梅尼思想向外扩张的缓冲区。尤其是海湾地区那些君主国家,都极为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