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思想

石之瑜、李圭之、曾倚萃:日本近代中国学:知识可否解放身份

中国社会科学2007.1
近代日本中国学家要回答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要不要抗拒欧美,另一个是要不要排除中国。本文根据这两个问题得出中国学的四种视角,分别以白鸟库吉、内藤湖南、津田左右吉与竹内好为例子。他们各自追求从某种卑微身份中的解放,但是根据沟口雄三的阅读,这些解放策略并不成功。沟口尝试了一种从中国历史基体出发,并用一种他称之为为了中国,而对日本加以“异别化”的解放策略,使他取得进出中国的能力,也就等于取得了进出日本的能力。但因为他并没有解决历史基体的范围如何界定的问题,使他不能断定如何才算是为了中国,才算是赋予中国主体性,则任何人的行动都有可能视作为了中国,这时他的解放策略就失效了。
标题

解放的可能性

利奥塔尔与哈贝马斯对什么是解放有不同见解。哈贝马斯追求一种真实的解放,试图透过深层全面的沟通,跨越思想与结构的桎梏。利奥塔尔则认为,解放这个概念本身就预设了思想上的制约。解放成为思想上的立场,则解放充其量是相对性的,是自问受到什么处境的束缚,有了束缚,才能谈解放。不指明束缚而谈解放,就流于空谈。如果要先界定束缚者,在束缚者所界定的框架下以反框架的方式出现,才能算是解放,这样如何号称解放?哈贝马斯反问,如何能预设解放后的答案一定是固定的东西,是不是后现代本身早有答案,才能判断说,哈贝马斯的方法会得出不符合后现代标准的答案--那后现代岂不也掉人同样的陷阱?[1]

他们原都是对资本主义进行反思批判,却对于什么是解放有不同的立场:解放是面对资本主义站定自己的位置,还是摆脱任何特定位置的锁定?活在一个不断建构欲望的霸权或资本主义体制里,解放就是要超越欲望。如果是活在基本教义派的宗教体制里,解放就是纵情享受体制所不容许的欲望。伊壁鸠鲁的纵欲与斯多葛的禁欲,两者都同时是解放与封锁。可比拟节食者面对美食的食欲,摆脱食欲是实践某种解放,放纵食欲则是另一种解放。不论吃或不吃,在不同时空探讨其意义时,并没有普遍性的解放策略。在某个特定时空里的宰制与臣服,换一个时空反而可以启发解放的能量。于是,"解放"这个概念打开了,所有人正在做的事情,都具有成为解放行动的机缘。相反,所有看似解放的行动,也都隐藏宰制的潜在可能性。

每个人所做的事情都可能被视为对于束缚体制的抗拒或摆脱。换言之,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是在抗拒或摆脱某一种束缚,不是由自己片面决定的,每个人都可能从旁人的行为获得启示,拿来对某种束缚机制进行解放、制造动荡,或重建霸权、实行封锁。这时,解放没有固定的框架,号称针对某一框架进行解放,结果如何,不是自己独断决定的,但是事先可以预期,每种行为都有解放或封锁的能量。如此,解放无所谓一种普遍性的价值,而是不可避免的可能性,反对解放的行为也可能具有解放性,追求解放的行为同样可能具有封锁性。

利奥塔尔与哈贝马斯应该会有兴趣知道的是,这种解放与封锁之间位置可以互换的困惑在资本主义之前也存在,而且复杂得多。换言之,对解放的讨论不只是资本主义内部才有的反思,反而是资本主义之外早有关于解放的不同反思,并引出了各种不同立场的尝试,它们更能说明解放与封锁之间的密切关系。本文所涉及的,是近代日本思想界在临摹西洋、面对中国的姿态中,揭示了解放只能是个相对的概念,不论是以摆脱锁定为诉求的解放,还是对特定结构进行抗拒的解放,都只能是一种非本质性的身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