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音乐

李春光:文章千古事——对于“敦煌曲谱”报道的几点意见

人民音乐1982.7
隋、唐间产生的“工尺谱”(亦经千余年发展,流传至今),能准确地标示音程关系,但无法表达绝对音高;有板眼,因而可知节拍、节奏、速度、休止、延长等,但其板眼并不精密,无法记录稍复杂的节奏(如三连音、五连音之类)。我们今天听到的《高山》也罢,《流水》也罢,白石歌曲也罢,严格地说,都不能称之为原样复生的“古曲”;在最好的情况下,它们充其量也只能是古代音乐的近似的摹拟或映象。

  五月十八日,《光明日报》以头版头条位置刊登关于上海音乐学院讲师叶栋“成功破译敦煌曲谱”和音乐会上“演奏了失传千年的唐代名曲”的报道;此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央电视台也先后作了类似报道。这些报道在国内外引起了广泛注意。  

敦煌曲谱是极其珍贵的古代音乐文献。叶栋同志以巨大热情进行了大量、艰苦的研究工作,并且获得了有价值的成果。他的钻研精神是十分可敬的,他的工作是很有意义的,无疑应当得到重视和鼓励。  

但是,有关报道写得不够慎重和周密。杜甫诗云:“文章千古事”。他把写作看成非常严肃而影响深远的事情。这种态度多么值得我们学习!  

(一)能说“千古之谜被解开了”吗?  

对于敦煌曲谱,几十年来,中外学者进行了不少研究,迄无一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