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历史

黄仁宇:从大历史的角度看淞沪会战

本文摘选自《从大历史角度读蒋介石日记》 黄仁宇/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八一三战役背景

蒋介石原望日俄开战,中国中立(详1963年3月3日日记),现在的局势则是中国与日本进入长期的战争,苏联中立,斯大林观望。蒋介石对这事态的发展也不能无介于怀。

在7月8日卢沟桥的消息传来时,蒋介石立即感觉到他自己仅有可能的行动及其长期之后果,总之就无可避免。但是在决策的当头仍有很多侧后之顾虑及牵挂,这也怪不得当时的日记引用了很多肯定的语气,却又穿拖出来不少的疑问号。

白修德在抗战期间初为中国雇员,在重庆国际宣传处工作八个月,尔后继为《时代》周刊之客串记者,终为特派员。他的报导,常将中国在世界潮流中落后,希图赶上的过程中,各种因素脱节而不能协议的窘态,视作各个人有心之过失或道德上之亏损;也常将旧社会之习惯解释而为现代中国人之人身性格。所以他把抗战期间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归咎于蒋委员长(本书作者对他的批评及通讯见《地北天南叙古今》)。除此之外,他提供的事实却也表现他身入其境,观察犀利。他对蒋在7月初至8月中旬的决策有下面一段综合的叙述:

蒋注视着日人初期在华北之活动,不能不下决心。在这一个月内,他出入于两端:还是决心作战,还是承认中国之积弱不如人。可是主意既决,他着意抗战时,他采取了一项办法,将日人野心所构成的圆滑军事政治体系拖垮。日人满望在北方打,到南方来谈判。蒋选择了一个全民抗战的办法,引导敌人到长江下游他自己方寸之地应战。这区域接近他的内部基地,他的部队已在此集中待命。

此即是“八一三”上海战役之背景。触发战役之事件至今尚不能全部解释。8月9日,有日本海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与一等兵斋藤要藏二人驾驶黑色汽车往沪西虹桥飞行场侦察,与该处中国保安队冲突。大山杀死保安队员一人,保安队亦将大山与斋藤射杀。

蒋介石对日忧虑:所畏不在鲸吞而在蚕食

在1931年“一二•八”事件之后,日方即在公共租界北四川路底建有防御性之“大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营房,以钢骨水泥构成 ,下有地道,俨如要塞。11日后,即有日军舰十余艘泊吴淞口外及黄浦江内,陆战队之3千余人亦增至7千余人,但日方仍称事件将不扩大。

但如日本海军企图制造时间,扼守控制中国海港,则中国方面已采取主动。当8月13日战事开始时,蒋立即指令第五军之三个师向日驻军攻击,内第87及88两师曾在128战役与对方交锋。显然中国之采攻势出于敌方以外。8月14日之《纽约时报》载有如下8月13日之东京通讯:

上海局势之展开,将强迫日本政府考虑在中国两个前线作战。虽说大山勇夫中尉之被杀,有如卢沟桥事变,事前无法逆睹,此事却给中国政府一个机会去搅乱日本在华北的战略。

蒋日记内无对兵力部署之详细记载,但恰当此时提出:“对倭作战,应以战术补武器之不足,以战略弥武器之缺点,使敌处处陷于被动地位。”(1937年8月13日)此段可以证实《时报》及白修德所云蒋在上海采取主动,使对方无法避免大规模的战事即迅速达成在华北作战之目的。

《纽约时报》并且说起上海有日侨五千人无法将之弃置不顾,日本从华北抽兵亦不可能,增兵上海则其兵力必相当的大。方能应付蒋所部受过德式训练之精锐。当日东京的电讯并已包括下列之揣测:

此间极端的猜疑南京政府已决计将日本卷入华中战事之中,以分散其兵力,并增加其对各国产生纠纷之可能。中央军已有三师在上海,其他部队原以为拟调华北者亦在上海移动中。此间猜测中国迁都武汉之行动业早已在进行之中。满载文书档案之轮船数艘业已离京,现在扬子江途中。

蒋介石选择在淞沪地区作决定性的战斗,基于数个不同的原因。当五年前“一二•八”战役展开时,他名虽下野,实际仍在幕后调度主持。自此他深以为利用当地河流湾汊中国方面之劣势部队可以抵挡装备优势之敌人。淞沪战役一开,增援部队调自广东、广西、湖南、四川、江西、浙江各地比较适用于江南,而淞沪地区也得有后勤的便利,尤接近他自己的空军基地。上海是一座国际都市,他希望将中国抗战精神影响到国际视听。但是除了这一切之外,他最重要的目的还是要强迫日本和中国全面作战,不给予东条英机所谓“一击”之便宜,亦即否定日人以短时间局部优势所获得战胜之成果。

这种战略上之用心已由他在七七事变之前之后不断的说出。其提到中国则“所畏不在鲸吞而在蚕食”(1937年12月16日《南京撤退后告全国国民书》,以后在813周年纪念《告战地民众书》又再度提出),对日本说则“常备兵总额17个师团全部调来尚且不敷……至此必征调及后备役与预备役,如此则日本就是与中国正式作战。与中国正式作战,就不是我上面说过仅仅控制中国北方范围以内的事……”(1934年12月《友乎?敌乎?》)

说来也难能相信,他所说在本国及日本印象浅,倒影响到海外传媒。美国《时代》周刊在“8.13”后专辟一栏上载中国领土四百余万方英里之数,下载本周之前被日本占领若干方英里,本周又续占领如是若干方英里,以托出蚕食与鲸吞之意义。

战后蒋纬国著文称,抗战初起时乃父顾虑日军立即沿平汉路南下,所以一面在北方给敌侧后威胁以分散其兵力,一面将本军主力集中于华东地区强迫对方将主攻方面由南北轴线改为东西轴线。

淞沪作战并无全盘计划

淞沪地区之攻防战,国军不能算是尽到战术上之至善。战事开始第一日就有第88师旅长黄梅兴阵亡,可见得战况激烈。攻者虽占领敌外围阵地,并一度迫近其要点汇山码头,终因火力不如人而攻击顿挫。战后日海军陆战队营房为第三方面军接收,此建筑物上凡经枪炮损伤之处,虽经日方修葺,但其弹痕仍特别留出标示,以作历史例证。观者可以看出,命中之处虽多,二所用非重兵器,不能尽摧毁歼灭之效也。此亦为今后八年国军作战之最大弱点。

第二星期,敌第三及第十一师团,已在沪北吴淞一带登录,国军亦增援四个师,仍企图争取主动,于8月24日发动总攻击,旨在消灭敌桥头堡阵地,亦未能见效,以后攻击只能采取夜袭方式。淞沪战役历时约三个月,正面敌军有六个师团及附属部队,亦曾发动总攻击四次,阵线移动一般在5公里之内,所以寸土必争,双方死伤惨重,国军所受损害又远逾于对方。此为八年抗战中唯一一次之大规模的阵地战,今后再无类是大部队集中于一个小地区作战之事例。

在此期间,蒋介石虽亦顾及华北战事,但其主要注视力则集中于淞沪战场。自8月20日之后即自野战炮即可以全部支持步兵。9月之后,国军空军即因损失惨重,只能在夜间出现。德顾问法肯豪森(Alexander von Falkenhausen)8月29日之报告已谓战地制空权全在对方之手,所以日炮兵观测员可以用气球鸟瞰国军阵地,国军之整个部队牺牲者,有9月7日宝山失守时之姚子香全营600余人,9月18日又有秦庆武之全团殉难,其他部队之死伤一般均在一半左右。

战后何应钦称:“此一时期淞沪会战国军表现最为突出。日军先后使用兵力达20万人,持续进攻历时约十周之久。国军以劣势装备凭血肉之躯拼死抵抗,每天都要增援一两个师补充伤亡。十周之内我军消耗竞达85师之众,伤亡官兵33.35万余人。”

从现已公布之蒋日记看来,淞沪地区作战无全盘计划。最初蒋希望以优势兵力消灭敌之据点,此计未酬,他即下令严守1932年第五军及第十九军在128战役之防线,逼近黄浦江西岸,此阵线被突破,他再扼守罗店、大场、蕴藻浜之线,距原阵地仍不过五之十公里。凡此在精神上不与不放弃“寸土尺地”之原则背离,他从未作敌方可能使用之兵力及进攻目标之判断,本军防守期间之预计,全面反攻计划,次一步之战略防御,和总预备队之区处与控制。从日记文字看去,这一切均为经考虑。

有如:“自23日倭寇在狮子林、小川沙镇与张华浜各处强袭登陆以后,我67师进攻川沙不利,罗店为敌占领,吴淞线又被突破,我军遂转入被动地位矣。”(1937年8月31日)日记内无争取主动之表现。

及至左翼胡宗南之阵地被突破,他又写下:“我抗战决策既定,沪战虽稍有不利而心神仍泰然也。”(1937年9月8日)也仍缺乏次一步之打算。

即使阵地被突破他也只能施行局部之逆袭,谈不上反攻。如是坚持近三个月,终有11月5日对方新组成之第十军下辖三个师团在杭州湾登陆成功。此举显然出蒋意外。前述德顾问8月29日报告,尚主张“长期抵抗宜永久依托上海”,并指称日军企图在江浙各处登陆,不过佯动性质,其目的在“转移我视线,使我向各该处分遣兵力”。而蒋自己更沉湎于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