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艺术

何怀硕:发言节选--“现代性”与“自主性”—“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成果发布暨学术研讨会录要(节选二)

何怀硕:发言节选--“现代性”与“自主性”—“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成果发布暨学术研讨会录要(节选二)

何怀硕 《心象风景·残月》

《诗书画》杂志第七期"关注-潘公凯";《诗书画》杂志官方博客
邵先生告诉我参加双年展,让我发言,我说我不发言,双年展早不应该办了!一天到晚办,请外国策展人过来,我们策展人过去,你是自取其辱。以人家为主体,用人家的标准,让人家评断你是优秀的还是不入流的。
作者简介: 何怀硕
1941年生,毕业于台北师大,后留学美国并获硕士学位,现在台湾从事美术教学、评论和创作。

何怀硕(台湾师范大学):公凯先生用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大的心力对这个问题的探讨成果,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我一生很重视的一个问题。我把我的看法提供给大家,请大家指教。

我大概了解了一下,对这个课题的研究,抱负非常高,牵涉面非常广,我很佩服。这方面我就不必多说赞美的话。既然来了,我一定要说一些诚恳的意见,一些不同的意见。

台湾接触这个问题比大陆早得多,不是说台湾先进,而是说两岸社会的发展有些不一样。我年轻的时候就写了文章,非常奇怪,题目几乎差不多,叫《为现代中国美术探路》,我那时比在座的很多人都年轻。这是不是代表我最有资格呢?也不见得。意见要好、要对,将来就会在历史上给你好的评价,早不一定就好。既然您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要知无不言。

我对这个题目有不一样的看法,"中国现代美术之路"?我的观点叫做"现代中国美术之路",颠倒一下有很大的不同。什么不同呢?就是主体性,以什么为主词。这里牵扯到两种态度,一种是以"现代主义"为主体,即承认这个世界从工业革命以后产生的科技文明主导一切,无论经济、政治、社会、道德等等,艺术起了历史性的变化,产生了现代主义或者现代化、现代性,这三个东西基本都连在一起。但是讨论的不完全一样,现代主义不完全等于现代化,不完全等于现代性,可血肉是连在一起的。中国人承认这是全球必然而且是不可逃避的,大家都要归到这里发展我们的未来,这是一种态度。第二种态度是,虽然我们已经受到很大的影响,国家都快亡掉了,西方的现代文明比我们先进、比我们厉害,我们岌岌可危,但是还是有持守的。就是说哪怕我们在一个很大的危机时代,中国人,这个世界上历史最久、人口最多、文化最先进。文化先进是两千多年在世界上,但我们倒霉,就是最近这两百年,或者说从清朝末年一直到今天。可是今天已经有了三十年的崛起。何况我们的文化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一定要纳入西方最近这两百年造成的所谓现代化的社会、现代化的生活方式、现代性、现代主义,要去跟它接轨,凭什么?现在台湾社会变得毫无中国味道,大陆也一样,比如宋庄、798。第二种态度就是站在中国文化的主体,看到从过去到未来中国是一个大文化,足以引导、影响全人类。既然大国崛起,是连文化一起,我们会有世界的影响力。我们可以吸收西方的种种优点,也不能排除在一个现代的世界之外。但是这个"现代"要由我们中国人来解释,是以中国为主体,进行中国式的现代化。有一句话永远是对的,就是"中国特色"四个字,无论政治、经济、教育、文化、艺术,全世界哪一个民族、哪一个国家他不要本国性和本国特色为主?中东、伊拉克、伊朗这些国家为什么会跟美国有这么大的仇恨?很重要的就是他们自己的特色被侵略、渗透、融化、排挤,很难生存,他们这么长的信仰,人生的归属感,整个被西方当代文化给摧毁了。这个世界未来最大的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由此引起的。

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这么长的历史,所谓现代化、现代性,要中国人自己下定义,不必理会西方在搞什么。刚才范馆长说的话好像中国人很怕被这个世界开除,不跟上去就惶惶不可终日,这是什么道理?

中国文化的精神跟它的思维都是靠中文的,我们怎么会沦落到没办法用自己的词汇形容我们生活的世界?因为近代西方的文化比较强,很多词汇是他们创造出来的,这个社会的生活形态是他们影响之下的,不用他的词汇、不用他的概念、不用他的观念,我们根本无法论述,然后感觉到无可奈何,这我完全不同意!怎么这么没有自信?严复当年翻译穆勒的《自由论》,起初不是用《自由论》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后来的,近贤能够创造性地用中文解释西方的东西,都可以解释。一个事件、一个现象用中文为它命名是绰绰有馀的,万物很多名称都是中文开始的,它不可能无法论述当代社会。如果无法论述,中国文化要沦亡,会变成文化的外国化,比沦为殖民地要可怕多少倍,那是要"亡天下",不是亡国而已。王国维拿叔本华的理论研究《红楼梦》,很多名词、概念是他创造的,古今通用,上陈古典,下开近现代,怎么没有?只是我们这一代太崇洋了,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我们现在都用很西化的中文,你们的文件像翻译过来的,如果请王国维来写、请胡适之来写是不一样的。我看了你们很多讨论,好几位我非常佩服,如林木、郎绍君、高全喜。非常巧,十八日就是"九·一八"我们国难的那一天,我到台北书店去,刚好看了高全喜先生的书,我就想到了你们讨论的时候有高全喜,他的意见很棒。另外一位许纪霖先生,社会学家,我觉得这个人也了不起,看他的发言非常佩服。高全喜先生写过一本书,名字叫做《何种政治?谁的现代性?》,我想献给大会来探讨这个问题,可以把它改成《何种艺术?谁的现代性?》,"何种艺术"包括西方艺术、美国艺术、或印度的艺术等等,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文化,艺术不可能完全一样,所以叫做"何种艺术"。另外,"谁的现代性?"公凯先生说过要追求中国自己的现代性,有好几处讲到,我感觉很安慰,但主要都还是以西方的现代主义、现代性、现代化为不可抗拒、不可逆反的从今天到未来的方向,多半是这样说。我认为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是成立的,这样来讲现代性没有问题。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处境,它的现代性是不同的。

我在七十年代出了一本书,叫做《没有传统的现代化》,当时请香港的金耀基写序,他是真正的社会学家,很有成就。社会学家研究现代化问题在六十年代已如日中天。因为西方扩展了现代文化,他们告诉大家全球已经进入跟过去几千年远不相同的一个现代社会,这个现代化是必经的一定要面对、一定要走的路,那个时候我们以为现代化就是这样,当时我就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很快我们就看到很多社会学家开始有第二种观察,就是说现代化不应该只单一以欧美为标准,是因不同的国家、文化而异的。不是说每一个不同的文化的现代化都天差地别,都活在这个地球上,相同的地方很多,但不同的地方也不少,价值观念、信仰相差很多,因为这样的差别才构成多元。

我年轻的时候写过《论艺术的民族精神》,讲艺术的民族主义。后来被人家骂。民族主义代表狭隘代表落后代表封闭,是一种坏东西。多数人都这么认为。我百思不得一解。我为什么坚持自己"荒谬"的想法?因为我认为民族主义应该有两方面,一是军事、政治、意识形态上的民族主义,拿去强加别人就变成一个霸权,它有力量的话,就欺负人家、强迫人家。这种民族主义也一概排外,外来的东西一概拒绝,满清末年也有很多顽固的泥古派,就是觉得祖宗的最好,其他都是异端邪说,这种民族主义是坏的。但还有一种民族主义是逃不掉的,人生的归属、生命的意义、艺术的精神和风格,连同画画的工具、材料这些东西,在文化上没害到别人,也不干涉别人,是自己对祖宗传下来的文化引以为傲。我们的语文,拿毛笔写字,用线条来表达,是我们民族灵魂的归属。怎么能说这种民族主义是坏的?民族主义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好,不但好,而且好得不得了,没有它你就等于心死掉了,另一种民族主义要不得,以自我为中心,排斥别人、看不起别人。日本的军国主义是一种民族主义,今天西方的全球化是最强烈的民族主义,全球化就是美国化,非常可恶。

"四个主义"提法不当。"四个倾向"、"四个派","派"跟"主义"差很多。"主义"是严肃得多、认真得多。"四个主义"里用的都是一人跨两三个,怎么构成"主义"?刚才范先生又加上"人文主义",这不得当。这是不同层次的问题,就好像我们中国有广东菜、上海菜,你能不能还加上素食和荤菜?这不在一个层次。如果讲人文主义、国家主义、社群主义,跟全盘西化、全盘复古、跟中道而行是不同层次的,不能列在一起。"大众化"列在一起也不对,你讲大众化,复古里也有大众化,全盘西化里也有大众化。哪一派都有,因为是不同层次的问题,就看你怎么切。香港回归那一年,我突然收到一个奖,一个英国银行下辖的艺术基金会颁发给它认为对艺术最有贡献的人,台湾选一个,大陆选一个,台湾选了我,大陆选了张晓刚。两个人得一个人给的奖,一个是代表中国现代美术的奖,一个是代表现代中国美术的奖,我是现代中国美术,他是中国现代美术,这是洋人的观点。这个事情非常好玩。这两条路在未来是越来越清楚了,公凯先生先尊潘天寿先生是我们非常敬仰的大画家,他是说要"拉开距离",要"两边深化",这个观点也可以说是中国艺术家、中国知识分子很多不同的立场里的一个立场,这个立场我们不一定完全同意,但是你把这个立场也说成是中国现代性的一种,我不会接受。你们解释现代性基本是西方的,硬拉过来没有意义。我们尊敬潘天寿先生不是因为他的"现代性",而是因为他在现代动荡的社会里有所持守,潘天寿先生很了不起,他其实代表了一元的价值。

我们对"多元"有误解,以为多元是好的,因为改革开放,就是要多元,错了!不管哪一种多元,要有价值才有意义。西方很多现当代艺术,公凯先生讲到的装置艺术、观念艺术甚至身体艺术,名堂之多,中国美术界没有人敢站出来说我们不认为那个叫做艺术,那个不能叫做美术!我们为什么不敢讲?我们怕什么呢?好像我们少了这些东西就落后了,都有一种恐惧,感觉没有和全球接轨就怎么怎么样。因为最近这两百年发言权在西方,经济、军事,大炮、飞机,我们和人家不能比,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听就塞给你、打进来,你们不接受吗?范先生说西方世界美术史几乎没有中国,怕什么?范先生自己来写一本。二十世纪中期以后,西方很多艺术是一个变异,那个东西能维持多久?全人类对它如何评价还有待时日。我们的美术史就切到印象派或者立体派,以后的提都不提,或者说两句就好,也不必骂人家,中国美术史家写世界美术史可以这样写,西方只把我们这么长的美术史就写一点瓷器,其他的都不管,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写可以引起文化上的和平竞争。

邵先生告诉我参加双年展,让我发言,我说我不发言,双年展早不应该办了!一天到晚办,请外国策展人过来,我们策展人过去,你是自取其辱。以人家为主体,用人家的标准,让人家评断你是优秀的还是不入流的。有一天我们中国来办世界艺术的展览,一定要中国现代性。什么"威尼斯双年展",我们对这个名称有同情吗?可我们不但同情还崇拜得不得了!公凯先生讲"原发"和"继发",这两百年讲科技、经济、武力和文化宣传以及网络,要讲这方面我们是后进,谈艺术、谈文化我们怎么能自己说自己后进国家呢?谁说的?你要拿西方的那些标准,我们不但后进,我们根本不及格;如果谈艺术,各有千秋、各有价值。多元是要讲价值的,讲有价值的多元。中国是一大元,一个很大的一元。后发?我们的文化怎么是后发?我们已经非常文明了,我们的画已经很高了,西方的历史跟我们能比吗?现在我们基本是屈服于西方,中国文化特色没有了,中国人不会用中文,名词、术语、概念都要引进。我认为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9/373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730

潘公凯:发言节选--“现代性”与“自主性”—“中国现代... 汪晖:发言节选(修订稿)--“现代性”与“自主性”—“...
相关文章
潘公凯、甘阳:美育与通识教育
潘公凯: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自觉”与“四大主义”——一个基于现代性反思的美术史叙述(之一)
潘公凯:谈中国画笔墨
潘公凯:发言节选--“现代性”与“自主性”—“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成果发布暨学术研讨会录要(节选一)
汪晖:发言节选(修订稿)--“现代性”与“自主性”—“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成果发布暨学术研讨会录要(节选三)
朱青生、甘阳等:发言节选--“现代性”与“自主性”—“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成果发布暨学术研讨会录要(节选四)
范迪安:发言节选--“现代性”与“自主性”—“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成果发布暨学术研讨会录要(节选五)
现代自觉与文化重构--《弥散与生成》国际研讨会发言辑要(上)
潘公凯、等:文化阈限和世界理解——《弥散与生成》国际研讨会发言辑要(下)
《诗书画》:文化间距和历史承担--《弥散与生成》(浙江展)国际学术研讨会发言辑论
潘公凯:笔墨背后究竟有什么?--《笔墨写生及道脉回溯》主持人语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