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影视

张晓波:白鹿原:鹿三的消息、皇帝及其他

经略二十期
王全安显然不清楚如何去摆弄这些事件的逻辑顺序,正如他无法或者不愿意弄清辛亥革命的顺序。

王全安明白一件事情,他必须像所有史诗电影一样,有一个史诗一般的开篇。现在,白嘉轩家的鹿三带回了这个他所需要的开场白。

白鹿原上,从村民至族长,为一个不详的消息所震怖。缴纳皇粮的运粮车被变兵打劫,族长白嘉轩家的长工鹿三死里逃生。按电影《白鹿原》的提示,这是1911年秋天的事情。麦熟了,金色的麦浪拍打着白鹿原。鹿三带回来的消息,还包括皇帝下台。新皇帝叫"大总统",年号"民国"。白鹿原村民显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看起来,这个消息,不太像是改朝换代。

电影是否应按照历史事实来地叙述?显然,电影《白鹿原》没能将1911-1912年辛亥革命的重大事件,按照时间序列铺陈。1911年,北京的皇帝还是在的,但陕西的革命,确确实实起来了,不过,主导者并不是新军,而是哥老会。变兵这个事实,是可以容易确认的,因为会党主导的革命,必然涵盖了大量破坏性行为,一如其他省份。当然,王全安的《白鹿原》毕竟还只是一个电影,它不是历史文本,必须严格精确,我们不需对王全安导演求全责备。

总的来看,《白鹿原》开篇要传达的信息还是容易理解的:皇帝没了。皇纲解纽,远在陕西的白鹿原村的命运将如何?

按照陈忠实小说的描写,白鹿原是一个传统中国的村庄。小说作者没有对1911年革命之前的白鹿原作详细的描写与介绍--这些看起来也并不是小说家必须的义务。按照小说文本,白鹿原的宗法结构,大致上是以白鹿两家为主导的。世袭的族长(白嘉轩一支)对于白鹿两姓村民,负有道德与社会秩序上的责任,并且也切实地履行这些责任。同样,白鹿原的村民,也服从于族长的权威。电影的开篇,就由白嘉轩带领族人,背诵族规。这是电影对于过去秩序的一种追溯。犹如杜琪峰《黑社会》开篇隆重地诵读洪帮的帮规一样。族规,可以被认为是家族的法律,下至族人,上至族长,都必须严格遵循。白姓族长一支,则是世袭的执法人。诵读族规,执行族法的地点,都是在祠堂。祠堂,是宗族秩序的物化象征。

从这个前提也可以看出,影片中田小娥死后,族人为立庙事,与白嘉轩发生冲突,并要求更换族长的说法,是相当站不住脚的。宗法秩序,并不是选举正义。宗法的领袖,只能由家族世袭。白嘉轩的族长之位,将由白孝文取代。父业子承,以嫡以长,这才是宗法秩序。如果宗族的首领由选举获得,那也就无所谓宗法了。

宗法有其内容,但形式上的安排,往往是在祠堂之中进行的。开篇诵读族规、鞭打白孝文等三人,场所都是祠堂。"祠堂",在宗法秩序之中,已经不仅仅是秩序的产物,同时也是秩序的最高象征。

这是1911年之前白鹿原的社会-政治伦理。它既是封闭,同时又是完整的宗法社会。唯一与外界的联系,就是缴纳"皇粮"--这是电影的陈述,而非小说原作者的陈述。实际上小说还提供了很多其它的信息,比如小说中的一位朱姓先生,具有极高儒学修养,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在小说中反复介入政治动荡,提供了儒者对于政治积极介入的典型形象。这也是宗法社会的开放性。它的封闭,可以理解为王朝政治体系之中的一个小循环。

缴纳皇粮的行为,被变兵中断了。按照白嘉轩的理解的,这是改朝换代的信号,新的皇帝,仍然会重构秩序。皇权(或者政权)与白鹿原连结的方式,即是"皇粮"。缴纳皇粮,换取生活上的平稳与自治。由此,革命不过是个过渡状态。但是鹿三的回复,显然使白嘉轩不能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根本性变化。

皇帝没了。这件事情看起来遥不可及,却是白鹿原社会瓦解的基石。电影以此开篇,用意明显。接下去两个多小时的散漫故事,由此事展开。

鹿三带回来的消息,还可以有另一层解读。革命,或者新建立的民国,相当之无序。皇粮可以由兵匪抢掠。显然,这不是一个好的政治开始的信号。

在这里,《白鹿原》导演安排了一个富于意味的"坏"的开始。相对于清王朝的稳定,这个新的开局,是以紊乱开场的。文艺作品一旦进入到历史,它总会有它自身的态度与价值取向。导演对历史的这一解读,读者能否同意,它将直接导入到政治信仰问题。相信稳定的清王朝,还是认可动荡的民国?革命的结果,到底算不算是进步?

影片的开场,显然还不足以说明全部问题。因为即便大的政治背景变化了,但是白鹿原它仍然能以它完整的宗法秩序程序运转开来,只不过,破坏开始了。

但问题也随即出现了。王全安显然不清楚如何去摆弄这些事件的逻辑顺序,正如他无法或者不愿意弄清辛亥革命的顺序。我们在电影二十分钟之后,就看到了华丽壮观的秦腔、田小娥与路黑娃的私情、土匪、革命党与反革命,如此等等。但到底这些事情有什么关系呢?没有关系。王全安只能靠鹿三给他铺垫的开场,来一个事件的陈列。当然,值得肯定的是,电影的构图水平,始终相当高超。

我是抱着极高的期望值,去看电影《白鹿原》的。早些年,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看小说,对这个小说,也是抱有很大的好感。电影上映之后,各种关于电影版本的说法,不一而足,甚至有忠实的小说作者的对电影抱以强烈的批评。

我没有看过220分钟的版本,目前来看。导演对白鹿原故事的解读,越往下走,越无力,越缺乏有力的逻辑呈现。公映版最后的结局,是儿童的嬉戏、白稼轩的沉思与鹿三上吊,三组画面,被衔接到了一起。

在这里,公映版电影的结尾显然与开头那场足够宏大的铺垫背离了。历史的思索,变成了无力的人生哲学:

活着。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20/3591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591

刘夙:从《三体》系列看国防思维 蒲实:伊朗传统社会的灵魂:巴扎与清真寺
相关文章
林兆华:话剧《白鹿原》(访谈)
汪晖:“90年代”的终结(《新京报》访谈)
张晓波: 暴力世界的秩序危机——电影《教父》系列的伦理解读
经略网刊第005期
张晓波:俄罗斯近年来的几个战争片
张晓波:失去判决的“复仇”
张晓波:“革命”的歧路与进路——对2011年出版有关辛亥革命历史著述的观察
张晓波:伯林与俄国革命
张晓波:山海关之战与清王朝的建立--从"封建制"看明清鼎革及其延续性
张晓波:第一次淞沪之战与民国政治
张晓波:普京归来,绝非坦途
张晓波:政治妖术:拉斯普廷与皇权
王全安:关于白鹿原的访谈
芦苇:点评《白鹿原》与中国电影圈
章永乐:1913大选与“大决裂”(新浪历史访谈)
张晓波:为了新的中国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