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戏剧

周恩来:关于昆曲《十五贯》的两次讲话

周恩来:关于昆曲《十五贯》的两次讲话

浙江昆苏剧团演出《十五贯》剧照

周恩来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0年12月第1版
正义的线贯串在人民身上。在旧社会,劳动人民身上有不少好东西,但在统治阶级中的一些人身上也有好的东西。尽管我们对整个封建的剥削制度是否定的,但他们有些制约的办法也还有可取之处。

四月十九日的讲话

你们浙江做了一件好事,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十五贯》[111]有丰富的人民性和相当高的艺术性。

我们不但要歌颂劳动人民,揭露反动的统治阶级,也需要象《十五贯》这样的戏。不要以为只有描写了劳动人民才有人民性。历史上的统治阶级中也有一些比较进步的人物。人民在那个环境中,没有办法摆脱困难,有时就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人物身上。我们不能用现在的眼光去看历史上的事情,正如我们现在所做的一些事,到了共产主义社会看起来也是很可笑的,但是我们现在还是需要做的。比如打仗,到那时人们看起来会感到很奇怪,可是我们现在有时还得打仗。

我们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犹如小孩从母体中生产出来一样。我们还或多或少地带有封建思想和资产阶级思想的残余,官僚主义就是这种残余的一种表现形式。我们有的官僚主义者比戏中的巡抚[112]还严重,这巡抚是我们的镜子。《十五贯》中《见都》一场那面堂鼓就很好嘛。你要见他,他官僚主义,不见你;你一击鼓,他就只好出来了。虽然这并不完全是事实,但是反映了人民群众的一种愿望。我们现在有些官僚主义者甚至在"击鼓"后还不出来,我们有的官僚主义者恐怕连这个巡抚都不如呢!这很危险。况钟[113]实事求是,重视调查研究,这是符合于唯物主义思想的。

毛主席说的百花齐放,并不是要荷花离开水池到外边去开,而是要因地制宜。有的剧种一时还不适应演现代戏的,可以先多演些古装戏、历史戏。不要以为只有演现代戏才是进步的。昆曲的一些保留剧目和曲牌不要轻易改动,不要急,凡适合于目前演的要多演,熟悉了以后再改。改,也要先在内部试改,不要乱改,不要听到一些意见就改。

老演员年岁大了就要走下坡路了。我们希望下一代比我们好,要好好教他们。我们犯过的错误,不要让他们再犯。青年的热情很可贵,但没有经验,有时象一阵风。舵还得要老同志把。

演员学习文化很重要。主要学语文,结合学些历史、地理、数学等。

昆曲的表演艺术很高,只要你们好好努力,将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五月十七日的讲话

《十五贯》轰动了全国,是有它的历史原因的。昆曲受过长期的压抑,但是经过艺人们的努力奋斗,使得这株兰花更加芬芳了。由于它土生土长,到底还是经得起风吹霜打的,现在又引起了人们的重视。应该承认,"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提出后,我们还没有圆满地执行,昆曲在解放后多年来受轻视,就是一例。这说明我们的成见还很多。北京有两个著名的北昆演员,我们虽也叫这些老艺人教徒弟,但没有提倡昆曲。浙江昆苏剧团是自己奋斗出来的。在解放前,他们为了继承发扬昆曲艺术,曾组织了个小剧团,到处流浪。解放后,他们继续奋斗,终于受到了重视。这也说明一个道理:只要奋斗,就有出路;不奋斗,就无法生存。在我们的新社会,只要你在正确的道路上奋斗,是会产生成果的。决定性条件是自己奋斗。当然,基本的大前提是现在社会变了,但主要还得靠自己努力。粤剧也是受了批评以后奋斗出来的。广东粤剧团代表在中南区会演时受了批评,参加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后,回去就革新。一九五四年我看了粤剧,演得比较好,有很大进步。现在行家马师曾回来了,气象就更不同了,更提高了。粤剧也有它自身的发展历史。过去我们只看到它的缺点,要求过高,对粤剧的艺术性和人民性忽视了。现在他们埋头苦干,不怕受挫,和老艺人结合搞改革,局面立即改观,使粤剧发出了新的光彩。两个剧种的成绩,都是奋斗不息的结果。《十五贯》和《搜书院》在政协礼堂演出很受欢迎,剧场加座了,真是公道在人心。昆曲是江南兰花,粤剧是南国红豆,都应受到重视。

昆曲的改革可以推动全国其他剧种的改革。你们的奋斗可以转变社会的风气。《十五贯》的演出复活了昆曲,为"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奠定了基础。全国戏曲观摩演出有收获,但这次演出更有典型性,应该庆贺和传播,在报纸上多加宣传,予以表扬。这是第一点。

第二,《十五贯》是从传统剧目的基础上改编的,改得切合了历史主义的要求。它改得恰当,没有把不符合历史的思想和现代词句硬加进去。原来的本子从"熊氏二难"[114]写起,改编后发展了。况钟、周忱在历史上是有的。周忱写得到家,况钟的实事求是合乎历史,过于执也写得恰当。剧本的水准很高,文化部评价低了。《十五贯》有着丰富的人民性,相当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它不仅使古典的昆曲艺术放出新的光彩,而且说明了历史剧同样可以很好地起现实的教育作用。有人认为,历史题材教育意义小,现代题材教育意义大。我看不见得,要看剧本如何。现代戏如果写得不好,教育意义也不会大。比如最近演的一个话剧,写得很实际,但严格要求,思想性和艺术性都还不够高。有的戏过了一个时候再看,就不那么动人了,不能持久。这说明加工修改的重要,要继续丰富和提高。同样,《十五贯》还可以再改,但大体上水平是高的。《十五贯》一针见血地讽刺了官僚主义、主观主义,是成功的。官僚主义和主观主义在现在不是个别的。现代戏还没有一个能这样深刻地批判官僚主义和主观主义的。这个戏,公安人员看后感动极了,对党政各级干部,对广大群众都有教育意义。

第三,《十五贯》具有强烈的民族风格,使人们更加重视民族艺术的优良传统。这个戏的表演、音乐等,既值得戏曲界学习,也值得话剧界学习。我们的话剧总不如民族戏曲具有强烈的民族风格。有些外国朋友认为,中国话剧还没有吸收民族戏曲的特点。现在有些话剧团准备演《十五贯》,这是好的。中国话剧的好处是生活气息浓,但不够成熟,话剧台词就象把现在我们的说话搬上了舞台。演员要注意基本训练和艺术修养。戏曲要能听,还要能看,这才算全面。演戏曲要有很好的修养。要有领导。要集中人才。现在有些老演员不演戏了,但仍要尊重他们。要有"种子",每个剧团有三几个好演员。主角可将配角带动,传淞、传瑛[115]是这样做的。我们提倡集体性、统一性,演出要互相配合,个人与集体结合起来,在集体中发挥个人作用。过去的宫廷供奉只是个人表演,是最糟糕的。

第四,《十五贯》为进一步贯彻执行"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树立了良好榜样。这个剧本是改编古典剧本的成功典型。它不只在昆苏剧团可以采用,在有条件的时候,其他剧种也可以采用,但不要勉强。如果真的所有剧团都来演,也就没有人看了。可以先后不同地试试,能演则演,也可修改。老舍[116]已经改了,可以试一下。不能说昆苏的就是标准本,各种版本都许可。这个戏在国外也有影响,有些国家的大使和政法专家也来要剧本。可以出国去演,首先是昆苏剧团,其他剧团也可以去。

古今中外都有好东西,都要学,不要排斥。不要认为古的东西没有演头。昆曲有很多剧目,要整理改革。很多民族财富要好好发掘、继承,不能埋没。只要大体好,有些缺点也无妨。首先要有人民性,要站在同情广大人民的方面。我们把历史的东西搬出来,是否就背离了现实呢?要看作品的内容。封建制度是坏的,但统治阶级中也不是一无好人,尽管他们对人民的同情是有局限性的,但是那时的人民对这些人还是歌颂的。况钟是官,但同情人民,这就难能可贵。林冲逼上梁山,延安时称赞了这出戏。革命是逼出来的,从统治阶级营垒中背叛出来的人更是逼出来的,这有什么奇怪呢?写历史题材,不一定光写劳动人民。

历史剧总是塑造典型,不是照搬历史上的真人。况钟在历史上实有其人,但戏里的况钟是典型的,没有受真人真事约束。正史上的周忱是好的,但戏中的周忱有些不同。人们可以根据传说进行修改。批判戏里的周忱是对的。不一定完全符合历史,还是要塑造典型。宋景诗[117]也是如此,人民对他的看法和史书上的记载并不完全相同。我们不能拘泥于历史。迁就事实塑造不出典型。剧本受事实束缚,就难以写好。现代革命斗争的史实,不一定都照搬到舞台上和银幕上,这有困难,写出典型就行了。《十五贯》没有受这种束缚。

我们搞艺术,不要只是搞一种单调的东西,要善于吸收,对外国的也是这样。一个民族和国家,其所以能够存在,总有它一些长处。尽管以往的社会制度一再改变,但人民是永生的,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人民总是有自己的优秀的东西。我们要学习别人的东西,但要防止盲目性。只有学到了家,才能说是吸收。昆曲和其他剧种都要保持和发扬自己的特点,也要把别人的长处吸收过来。要把人家的化为自己的,化得使人家不觉得。出国访问是个学习的好机会。以前常出国的只是京剧,以后其他许多剧种经过努力也可出去。出国剧目不能光是那几个。几十个国家都来邀请我们,我们的外交也要靠文化和贸易,这是件重要任务。

第五,《十五贯》的思想性很强,反对主观主义,也反对官僚主义。封建时代的官僚主义是很坏的,主观主义也草菅人命。今天干部的主观主义也很误事,性质是一样的,思想方法差不多。主观主义需要官僚主义的庇护,如没有官僚主义,主观主义不能这么厉害。巡抚是个官僚主义者,代表了朝廷。戏通过两相对照,称赞了实事求是严肃认真的作风,正义的作风。提倡实事求是,是戏的一条主线。这个戏还批判了旧社会的五毒(赌、嫖、偷、杀、骗)恶习。娄阿鼠是很毒的,我们不须问他的出身。这种人在破落地主中往往更多些。五毒恶习尽管更多地存在在剥削阶级中,但在一些劳动人民身上也是有的,这是受了剥削阶级的影响。不能说凡是坏人都是封建剥削阶级出身。所以,娄阿鼠的家谱可以不交代。这个戏还赞扬了群众公论和社会同情的力量。群众本质上是实事求是的,但有时也会被大浪压下去。所以我们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个戏也批判了酗酒等坏习气。油葫芦的性格写得好,他乱开玩笑,闹出了乱子。

正义的线贯串在人民身上。在旧社会,劳动人民身上有不少好东西,但在统治阶级中的一些人身上也有好的东西。尽管我们对整个封建的剥削制度是否定的,但他们有些制约的办法也还有可取之处。如戏中这样表现,况钟去见周忱,周忱不见,况钟击鼓,他就不敢不见了。我们国务院,人民群众要见我们,有的也难见。况钟把金印拿出来,周忱不敢接受。击鼓、退印,就是况钟对付周忱的办法。现在有个风气,对领导不称首先就会有人怪。目前我们所谓保卫首长的某些办法是有缺点的,老百姓想见做"官"的是多难啊!我们也需要一套制约的办法。《十五贯》教育我们做"官"的人,让我们想一想,是不是真正在为人民服务。

最后,希望你们这次成功不要带来了骄傲,要在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指引下继续前进。希望各个剧种都能发展,在世界的文艺花园里增添我们的花朵。

*这是观看浙江省昆苏剧团演出《十五贯》后的两次讲话:第一次是四月十九日看完演出后对剧团同志的讲话,第二次是五月十七日在关于《十五贯》的座谈会上的讲话。

注释:

[111]《十五贯》是根据清初戏剧家朱素臣的传奇剧本《十五贯》(又称《双熊梦》)改编的昆曲剧目。主要情节是:赌徒娄阿鼠图财杀死屠户尤葫芦,窃去铜钱十五贯,反嫁祸于尤之养女苏戍娟及身带十五贯钱的路人熊友兰;无锡知县过于执主观地断定熊、苏二人通奸杀人,将熊、苏判处死刑。苏州知府况钟奉命监斩时发现疑点,连夜去见巡抚周忱,请求缓刑复查。况亲赴现场和民间查访,终于查明了真凶,平反了冤狱。――第192、334页。
[112]指剧中人物江南巡抚周忱。历史上的周忱(一三八一――一四五三),明宣德年间以工部右侍郎巡抚江南。为官清廉,兴利除弊,曾与况钟一起奏请减免江南重赋。――第193页。
[113]这里指剧中人物苏州知府况钟。历史上的况钟(一三八三――一四四三),明宣德年间任苏州知府。任内抑制豪强,严惩贪官污吏。曾与周忱一起奏请减免江南重赋。――第193页。
[114]“熊氏二难”指朱素臣著《十五贯》中所写熊家二兄弟相继遭难的情节。剧本写熊友兰、熊友蕙兄弟都为十五贯钱引起的误会而遭祸获罪,苏州知府况钟梦见双熊,疑为冤狱,后亲自查访,终于为二熊昭雪。昆曲《十五贯》在改编时,删去了有关熊友蕙的情节,剔除了梦见双熊等封建性糟粕,突出了况钟实事求是的精神和注重调查研究的作风。――第195页。
[115]传淞 即王传淞,昆剧演员。当时是浙江昆苏剧团副团长,在《十五贯》中扮演娄阿鼠。传瑛即周传瑛,昆剧演员。当时是浙江昆苏剧团团长,在《十五贯》中扮演况钟。――第196页。
[116]老舍(一八九九――一九六六),北京人,作家。当时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等职。曾将《十五贯》改编为京剧。――第196、296、317页。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3568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568

《天下》2012年第四期目录 麦克唐纳、帕兰特:体面的衰落?--大国收缩策略的意外成...
相关文章
艾立中: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戏曲改良思潮
傅谨:京剧崛起与中国文化传统的近代转型——以昆曲的文化角色为背景
王宁:“清赏”与“雅玩”-昆曲的文人环境与地域色彩
周传家:北京的昆曲艺术
吕正惠:老舍长篇小说的特质──中国市民阶层革命与民族解放斗争的一面镜子
汪晖:东方主义、民族区域自治与尊严政治--关于“西藏问题”的一点思考
焦循:《花部农谭》
吴新雷:昆曲剧目发微
田沁鑫、薛殿杰:《四世同堂》的表现主义创造
马克.吕布:我喜欢不加修饰的东方之美(专访)
李春光口述/文靖撰写:回忆周总理“五九接见”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