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戏剧

吴新雷:昆曲剧目发微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1月第5卷第1期
有些昆曲剧目因为原本湮没,来历不明,艺人口传心授时又常加改动,误标戏名。这里对《铁冠图》、《五代兴隆传》和《西川图》等15个剧目进行探考,阐明原委。
在近代昆班的演出剧目中,有些戏码因原本湮没失传,致使来历不明。特别是昆班艺人“俗创”的台本,多是师徒口传心授,演出时常有改动,或随意题写戏名,往往造成差错。我在主编《中国昆剧大辞典》(俞为民、顾聆森副主编)过程中,注意到这方面的问题。这里对15个剧目加以勾稽,探考其原委。

   《铁冠图》与《虎口余生》

  清代顺治年间的《铁冠图》传奇,各家曲目未见著录,作者佚名,原本也早已失传,仅存《撞钟》、《分宫》等折子戏,剧情见载于1928年大东书局排印的《曲海总目提要》卷三十三,知其内容是写明末李自成起义从胜利走向败亡的故事。这一题材的昆曲传奇先后出现了三部,除了《铁冠图》外,还有《表忠记》和《虎口余生》。《表忠记》是康熙年间曹寅(《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所作,共五十出,《曲海总目提要》卷四十六有记载。曹作以边大绶的自述《虎口余生》为故事依据,但却吸收了《铁冠图》遗下的主要戏码,如《观图》、《对刀步战》、《别母乱箭》、《守门杀监》、《贞娥刺虎》等出。《观图》中写了铁冠仙图的情节,可证其关目源出于《铁冠图》。但曹寅的原作究竟何在?不得而知。康熙、乾隆之际,又出现了遗民外史改编的《虎口余生》传奇,共四十四出,有清代坊刻巾箱本,今《古本戏曲丛刊》第五集(1986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据云南大学图书馆所藏乾隆时抄本影印。学术界对这个本子有两种说法,一说遗民外史就是曹寅的化名,此本即曹寅之作;另一说认为遗民外史不是曹寅,但此本是从曹作改编紧缩而来的,所有主要关目仍保留了曹作的折子,昆班演出时,历来以《铁冠图》的剧名挂牌。1919年上海朝记书庄石印的《昆曲粹成》选载《铁冠图》十八折,经与《古本戏曲丛刊》第五集影印的《虎口余生》相互比勘,有十四折出于影印本,只有《撞钟》、《分宫》、《询图》、《捉闯》、《归位》五折不见于影印本,这五折可能就是《铁冠图》原作留存的出目。《铁冠图》这个剧目在清末民初曾长期盛演不衰,京剧艺术家周信芳即据以改编为改良京剧《明末遗恨》,很有影响。
  这里据《虎口余生》影印本记录其剧情是:明末崇祯年间,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所向无敌。新任米脂县令边大绶为报效朝廷,带了几十名差役,掘了李自成的祖坟,阴谋破坏李家的风水。李自成立为闯王后,和他的军师牛金星挥军打败镇守潼关的孙传庭,又攻占了山西太原。嗣后,李闯王命儿子李弘基领兵攻打代州,遭到代州总兵周遇吉的顽强抵抗。李弘基连攻十多天,不仅未能打下代州,反而损折了许多兵马。李弘基阵前劝周遇吉投降,周不为所动。李弘基约周遇吉单打独斗,反被周遇吉生擒。李闯王得知儿子被俘,欲率军前来抢夺。牛金星和李过等认为,硬拼会送掉太子的性命,不如多送些金银财帛,求周遇吉释俘。李闯王采纳这个建议,送了许多金银美女、珍宝奇玩到代州城下,希望周遇吉放了他的儿子。周遇吉反倒要求闯王投降,归顺明廷。闯王答应回去写降表,但牛金星等反对归顺。闯王遂下决心,舍弃儿子,指挥大军攻城。周遇吉怒杀李弘基,与闯王决战。代州城破,周遇吉退守宁武关。接着,周遇吉中了埋伏,自刎而死。在闯王攻打代州时,明廷派大学士李建泰提兵西征,但李建泰接受中军郭中杰的劝诱,投降了闯王。闯王不费一兵一卒,得了保安,乘势攻下了北京城。崇祯皇帝在煤山万寿亭自缢身死,皇后、贵妃、宫女纷纷自尽。闯王部属占领京城后,放纵逸乐,风纪败坏,造成了迅速瓦解的危局。另一方面,闯王听说边大绶曾发掘他的祖坟,命缇骑连夜去捉拿边大绶,解至半路,清兵已经进入山海关。闯王退出北京,向陕西一带败逃。边大绶乘解差饮马时潜入深山,却被清兵抓获。在审问时,清军统帅很赏识边大绶,让他当了山西巡抚。李闯王逃到九龙山葫芦套,被当地农民发现而砸死。
  此剧常演的折子戏是《对刀步战》,写李弘基与周遇吉决斗,见于影印本《虎口余生》第二十二出;《别母乱箭》写周遇吉与老母诀别,在宁武关奋勇搏斗,身中百箭,见《虎口余生》第二十四、二十五出。《撞钟》《分宫》不见于《虎口余生》,而见于《昆曲粹成》,上海昆剧团曾公演于1986年。情节是:闯王兵临京城,崇祯帝撞击景阳钟,急召文武百官商议大计。第一次撞钟无人响应,第二第三次撞钟只来了襄阳伯李国桢一个人。崇祯帝痛心之极,知大势已去,即命太子换装出逃,又亲手砍杀公主,皇后自刎,存下他孤单一人,凄然出宫。至于常演的折子戏《刺虎》,见于《虎口余生》第三十一出,写闯王进宫后,搜得一宫女,自称是皇帝的女儿。一只虎李过向闯王讨娶此女,闯王同意。成亲之夜,一只虎李过醉入洞房,被美女刺死。这美女实为宫女费贞娥,她冒充公主,刺死李过后即自杀身亡。《刺虎》是全剧中最流行的曲目,由刺杀旦扮演费贞娥,净角扮演一只虎李过,《集成曲谱》、《与众曲谱》、《昆曲集净》、《粟庐曲谱》、《承允曲谱》、《侯玉山昆曲谱》都选录了这一折。

   《雅观楼》和《五代兴隆传》

  《雅观楼》是清代昆班艺人编演的武打戏,清末被京戏所吸收。故事源出罗贯中《残唐五代史演义传》第十四、十五回。元明之间有无名氏的《压关楼叠挂午时牌》杂剧(195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古本戏曲丛刊》第四集据《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影印),题目作“李存孝活挟孟截海”。昆班艺人将压关楼改名雅观楼,把孟截海改称孟觉海。全剧由“赌袍”、“擒海”、“夺带”三场戏组成,剧演唐末李克用被封为五路诸侯中军元帅,征讨黄巢。这一天,河中府节度使王重荣在雅观楼上设宴招待李克用和朱温等各路诸侯,正碰上黄巢先锋大将孟觉海前来挑战。朱温有意要作弄李克用的义子李存孝,便在众人面前打赌:限定中午以前,如果李存孝能生擒孟觉海,则朱温愿将皇上赏赐的玲珑袍带输给李存孝;如果办不到,李存孝必须把自己的头颅输给朱温。第一回合打下来,李存孝擒获了冒名孟觉海的另一部将,被朱温认出是假冒,李存孝险些输了被斩。第二回再打,李存孝生擒孟觉海正身来见李克用和朱温,朱温想赖掉,不肯输与玉带,遭到李克用怒斥,朱温只得认输,李存孝即夺取玉带。
  此剧是南北昆班常演的戏码,20世纪30年代,南方“昆剧传习所”出科的名伶顾传玠、周传瑛和方传芸都擅长主演这个戏。现今上海昆剧团演出的《雅观楼》,对旧本进行了加工整理,把牵涉到农民起义领袖黄巢的纠葛删掉,精简为一出的单折戏,对剧情和人物也作了调整,改为晋王李克用在雅观楼上大宴诸侯,孟觉海欲寻机夺城,克用义子十三太保李存孝闻讯,请令出城,在华州节度使韩鉴的助战之下,杀死孟觉海的副将班翻浪,并生擒孟觉海,终于赢得了汴梁节度使朱温的金镶玉带。
  清末民初,北方昆弋班演出的《雅观楼》,与南昆的路子不同。1918年11月初,荣庆昆弋社在北京江西会馆由武小生程连喜扮李存孝,主演此剧,共四折:《大宴王师》、《病挟朱温》、《活擒觉海》、《揪袍掳带》。北方昆曲剧院的名净侯玉山原是荣庆社旧人,他能口传此剧,但剧名改为《五代兴隆传》。中国戏剧出版社在1994年出版了《侯玉山昆曲谱》,由侯玉山口传,关德权、侯菊记录整理。谱中传存了《五代兴隆传》的三折戏《赌带》、《擒海》、《夺带》,即《雅观楼》之二、三、四折,至于第一折《大宴王师》,于侯谱中已合并为《赌带》的开场部分。角色方面,李克用净扮,李存孝武生扮,孟觉海净扮,孟觉海手下大将班翻浪和彭白虎分别由丑、净扮,寿州节度使王仲荣和韩鉴均由老生扮。
  如果以南北两派的《雅观楼》(《五代兴隆传》)与《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本的《压关楼叠挂午时牌》比堪,只有情节和主要人物相合,而曲牌、宾白完全不同。足见《雅观楼》不是《午时牌》杂剧,而是清末民初昆班艺人改写重编的。

   《三国志》与《西川图》

  这两个剧目都是清代昆班艺人捏合出来的,并无正式的全本。有些昆班的传抄本或从宫廷大戏《鼎峙春秋》中摘出,或将有关三国故事的折子戏凑合在一起,竟不管前后的情节是否相连。如乾隆时的折子戏选集《缀白裘》,把关公戏《训子》、《刀会》和张飞戏《负荆》总题为《三国志》;《纳书盈曲谱》续集卷二选《训子》一折,亦标名《三国志》。1944年出版的《昆曲集净》收录了张飞戏《花荡》,在《例言》中也题为《三国志》。其实,《训子》和《刀会》出于元代关汉卿的《单刀会》杂剧第三、四折,《花荡》出于明代无名氏的《草庐记》第四十六出。而《缀白裘》选《花荡》却题为《西川图》,1922年上海朝记书庄出版的《增辑六也曲谱》又将张飞戏《三闯》、《败惇》题为《西川图》,《昆曲集净》和《侯玉山昆曲谱》选《负荆》也题为《西川图》,真是张冠李戴,混杂不堪。考诸家曲目,清代无名氏之《西川图》已知者有三种:一是写张松献地图,刘备进兵西川事;二是写刘备入吴招亲事;三是《曲海总目提要》卷三十七著录,写明代永乐、宣德年间刘永诚的战功业绩。但近代昆班所演《西川图》,与这三本戏毫无关系,其中的折子戏基本上是从《鼎峙春秋》中摘出的。

   两部曲谱中的红楼戏

  清代中叶以来,以曹雪芹《红楼梦》为题材的传奇杂剧计有十多种,如仲振奎《红楼梦传奇》、万荣恩《潇湘怨传奇》、许鸿磐《三钗梦》杂剧、吴镐《红楼梦散套》等等,还有石韫玉和陈钟麟各自编撰的《红楼梦》传奇。阿英曾选辑具有代表性的十种,编为《红楼梦戏曲集》(中华书局1978年出版)。其中在昆曲舞台上常演的则是仲振奎的剧作,据杨懋建《长安看花记》说,晚清道光年间北京四喜班昆伶钱双寿(眉仙),即擅演仲本《葬花》。
  仲振奎字春龙,号云涧,别署红豆村樵。泰州人,生于乾隆十五年(1750),卒于嘉庆十六年(1811),所作《红楼梦传奇》,姚燮《今乐考证》著录,现存嘉庆四年(1799)绿云红雨山房原刻本。据其自序说“壬子秋末,卧疾都门,得《红楼梦》于枕上读之”,先写了《葬花》一出,然后在嘉庆二年完成全剧三十二出。考程伟元和高鹗印行《红楼梦》一百二十回本,初版于乾隆六十五年辛亥岁(通称程甲本),次年壬子岁修订重印(通称程乙本)。那末,仲振奎是在乾隆五十八年(壬子1792)程乙本问世后立即就开始编剧了,可见他是最早把《红楼梦》编为昆曲本的。剧作从太虚幻境写起,然后是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相继登场,其中爱情纠葛均依据曹雪芹的小说原著加以铺叙,但却添出黛玉有兄一节。涉及探春的情节则大加发挥,例如小说中只提到周琼求婚、探春远嫁,而仲氏此剧却增饰《海阵》一出,写周琼、周瑞父子“奉旨扫荡群盗”,探春替周琼父子出谋划策而大获全胜。仲氏在《凡例》中说:“丝竹之声,哀多伤气,不可无金鼓以振之,故借周琼防海事,即以功归探春。”“探春之为人,沉谋有断,当亦不愧。”这是仲氏独特的创意。
  192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集成曲谱》(王季烈、刘富梁编)在声集卷八中收录了《红楼梦》昆曲四出,但没有说明出处。现经核对,实际上选自仲振奎的《红楼梦传奇》。这四出戏是:(一)《葬花》,选自仲本第七出,演宝玉带了《西厢记》到大观园中,正碰上黛玉荷锄而来,两人同读《西厢》后,面对碎绿残红,黛玉伤心落泪,于是一起葬花而去。(二)《扇笑》,选自仲本第十一出,演晴雯撕扇,千金买笑。(三)《听雨》,选自仲本第十四出,演黛玉在潇湘馆内回想宝玉赠帕的情意,不禁百感交集;时值风雨之夜,乃赋《秋窗风雨夕》一诗以伤悼身世。(四)《补裘》,选自仲本第十五出,演晴雯补裘,病体增劳。
  除了《集成曲谱》以外,《增辑六也曲谱》(张余荪据殷桂深传稿编订)元集也录载了两出红楼戏:《扫红》演黛玉葬花,《乞梅》演宝玉冒雪,到栊翠庵中向妙玉乞取红梅。但谱中没有注明何人的本子,经与现存十多种红楼剧作核对,未见出处。因《增辑六也曲谱》底稿是清末民初老艺人殷桂深传存下来的,很可能是昆班艺人“俗创”的。今查1936年3月18日《吴梅日记》,谈及谱中《扫红》、《乞梅》两出,说是清代咸丰、同治年间胡孟路编的。日记中没有说明根据,没有提示胡孟路写了全本还是只编了两出,也不知胡氏是何许人!

   《雁荡山》和《界牌关》

  这是两个单折武戏,南北昆班都能演出,是艺人“俗创”的。清代咸丰年间宫廷升平署演过,京戏曾加吸收。
  《雁荡山》的情节不见于史传,剧演隋末曹州孟海公起义,隋将贺天龙败退雁荡山。孟海公率军攀登山路追击,贺天龙再次退入雁湖。孟追入湖中,水战获胜。贺引残兵入雁翎关负隅顽抗,孟海公率义军越关斩将,全歼隋军。(按:现今上海昆剧团和北方昆曲剧院均能搬演此剧。)
  《界牌关》的情节见于清代无名氏的《征西演义全传》(有乾隆年间原刊本)第十九、二十回,演唐太宗征讨西辽,秦怀玉挂帅。兵至界牌关,守将苏宝童飞镖打伤秦怀玉。先锋罗通出战,打败苏宝童。苏的部将王伯超来战,罗通以其年老轻视之;不料王伯超采用车轮战术,乘罗通不备,以枪刺中其腹,肠流于外。罗忍痛盘肠大战,其子罗章助阵,杀死了王伯超,而罗通终因失血过多阵亡。(按:今浙江京昆艺术剧院昆坛名角林为林(扮罗通)擅演此剧。)

   《奇双会》与《贩马记》

  《奇双会》又名《贩马记》,原是安徽的吹腔剧目,清代中叶由徽班带入京中,进入宫廷,又由宫中传入民间,先被京班所吸收,道光年间又被昆班所吸收。剧演陕西褒城县马贩李奇蒙冤,后来得到女儿李桂枝和女婿赵宠写状上诉,获得昭雪,以喜剧终场。此剧有多种不同的传本,昆曲的工尺谱有1922年中华书局《曲谱选刊》铅印的《奇双会》本,又有1942年上海扫叶山房石印的《故宫串本贩马记》(此本赵宠作“赵冲”),都只有《哭监》、《写状》、《三拉》、《团圆》四折戏。复旦大学赵景深教授曾考见道光四年徽班的抄本原为四本三十二出,他的《中国戏曲丛谈·谈贩马记》(齐鲁书社1986年版)说:
  这是徽调吹腔戏。在道光四年(1824)就已有了徽班抄本107页,每页九行,每行30字,惜无抄写人员姓名。全剧共四本,每本八出,共三十二出。例如第一本第一出为《开场》,第二出为《春宴》,叙李奇别家出外贩马,杨氏治酒为李奇饯行。第三出为《离家》,赵宠被继母逐出,拟往投其姑夫。象这样李奇和赵宠较早地出场,就发生了以后悲欢离合的情节。
  赵先生考证的结果,揭示现今常演的只是原剧第四本中三、四、五、六四出戏。原因是原本冗长拖沓,在舞台实践中经过淘汰筛选,至清末民初京中演出本便只留下了这四出最精采的戏。早先,此剧由内廷供奉王楞仙饰赵宠,陈德霖饰桂枝,李六饰李奇,成为小生、小旦与老生联手的戏码。其后,红豆馆主溥侗获得宫中传谱,在言乐社排演,曲师曹心泉又传给了梅兰芳。20世纪20年代,俞振飞将此剧自北京带回南方,与“传”字辈昆班演员以《贩马记》剧名公演于上海,从而使《贩马记》成了昆剧中的常演剧目。

   北方昆弋班传存的四个武戏

  清代乾、嘉以来,“南昆北弋”合班演唱的形式流行于北京和河北各县的乡间。“弋”本指江西的弋阳腔,传到安徽后变为青阳腔,传到湖南、河北等地后变为高腔,传到北京后变为京高腔,由于其音乐结构沿袭南北曲的体式,易于演唱昆曲的剧本,所以能与昆腔合班,通称“北方昆弋班”。如京中的王府班,河北高阳县的“昆弋荣庆社”,玉田县的“昆弋同合班”,束鹿县的“昆弋祥庆社”等。北昆名家韩世昌、白云生、侯永奎、马祥麟、侯玉山等,早年都是从昆弋班中锻炼出来的。1957年6月,《北方昆曲剧院建院纪念特刊》刊载了《北方昆曲传统剧目》的目录,其中主要的剧目如《琵琶记》、《浣纱记》、《牡丹亭》、《义侠记》、《长生殿》等一百零四种,是与南昆共通的,但也有不少北方昆弋班独创的戏码,大多是昆班艺人编演的小本武戏。今从《侯玉山昆曲谱》中考得四个武戏的来历,一起写在这里:
  《甲马河》,出于民间艺人“俗创”,取材于《水浒传》第六十一回《吴用智赚玉麒麟,张顺夜闹金沙渡》,并参照元明之间无名氏《梁山七虎闹铜台》杂剧捏合而成。《侯玉山昆曲谱》传存此剧五场曲谱,第一出《排山》,演梁山宋江、吴用谋划到大名府赚取卢俊义上山,李逵执意要同吴用一起下山,遭到拒绝;第二出《改妆》,演李逵未得宋江应允,私自下山来到甲马河边,因张顺拒不摆渡,发生争执。吴用无奈,只得让他装成哑人同去大名府;第三出《留诗》,演吴用扮作云游道人,带李逵来到卢俊义府邸。饮宴之间,吴用诡称卢俊义有百日牢狱之灾,并写下四句卦词,卢俊义信以为真,即赴泰安州讨债,躲过百日;第四场《派将》,演吴用、李逵返回梁山复命,吴用料到卢俊义赴泰安州必从梁山经过,即派人埋伏在金沙滩,以待生擒卢俊义;第五出《被擒》,演卢俊义路过梁山遭到伏击,在甲马河边被张顺活捉,归入梁山。
  《洞庭湖》,源出清宫升平署的戏目,写南宋杨幺领导农民起义的故事,共四出。第一出《杨幺点将》,第二出《奉命起兵》,第三出《洞庭大战》,第四出《弃营擒幺》。《侯玉山昆曲谱》传存两折:(一)《点将》,由《洞庭湖》一、二两出合并而成。演宋高宗时大将杨幺,因征战失利受到朝廷责罚<, SPAN lang=EN-US>, ,一怒之下,逃往洞庭湖,组成一支农民起义军,自立为大圣天王。(二)《水战》,由《洞庭湖》三、四两出合成。演岳飞带领官兵前往湖中,与杨幺水军展开激烈的争战。最后是牛皋生擒杨幺,解往京中。
  《兴隆会》,出于民间艺人“俗创”,取材于无名氏《皇明英烈传》第十一回《兴隆会吴祯保驾》,而剧作的人物名号有差异,如吴桢作吴贞,蒋忠作江忠,朱元璋作朱元龙等。清末民初,北方昆弋班能演此剧《定计》、《赴会》、《焚楼》、《击山》四出折子戏。现今《侯玉山昆曲谱》传存此剧的精简本,剧情是:元末孙德崖与朱元龙(即朱元璋)同时起兵抗元,孙德崖和儿子孙怀为泄私愤,设计谋害朱元龙,摆下兴隆会酒席,然后埋伏重兵,特邀朱元龙前来赴宴。朱元龙心知是计,但却将计就计,带了部将江忠、吴贞出席。席间,孙德崖遣将舞剑助兴,欲刺朱元龙,吴贞挺身而出,着意护驾。双方开打,江忠被孙德崖女儿孙玉娥放箭射死,幸得常遇春和胡大海赶来,杀死孙德崖,救护了朱元龙。
《赴宴》,这是北方昆弋班所演《火焰山》中的一折,《侯玉山昆曲谱》传存。侯谱说明此剧取材于《西游记》第六十回《牛魔王罢战赴华筵,孙行者二调芭蕉扇》,及六十一回《猪八戒助力败魔王,孙行者三调芭蕉扇》。剧演通圣龙王邀请牛魔王到龙宫赴宴,正酣饮之际,报子紧急来报:“孙悟空为借扇正与铁扇公主争斗。”牛魔王立即赶回,与铁扇公主合力战孙,孙虽奋战,但难以取胜。此时,众天兵天将赶到,擒住二妖。铁扇公主交出真扇,孙悟空才得以保护唐僧越过火焰山。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1199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199

焦循:《花部农谭》 陆林:杨维桢戏剧序跋新论
相关文章
艾立中: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戏曲改良思潮
傅谨:京剧崛起与中国文化传统的近代转型——以昆曲的文化角色为背景
王宁:“清赏”与“雅玩”-昆曲的文人环境与地域色彩
周传家:北京的昆曲艺术
焦循:《花部农谭》
周恩来:关于昆曲《十五贯》的两次讲话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