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人文

钟雪萍:旅美学者如何反思西方与中国——访谈(节录)

杭州师范大学学报2012.4; 思与文
所谓学术是不可能独立于一个社会的历史语境而存在的,它本质上是政治的。美国的"中国学"就是一个较好的例子。

受访人:钟雪萍,1993年在美国爱荷华大学获比较文学博士学位。1993年至今在位于大波士顿地区的塔夫茨大学任教,现任中国文学教授兼中文部主任。研究兴趣和范围包括:(中西)文学和文化批评理论与思想史,(中西)文化研究及其历史,(中西)女性主义理论和批评及其历史,现当代中国文学文化与社会和历史,知识分子研究及其历史等。

采访人:黄蕾,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黄蕾:您主编了《美国大学课堂里的中国:旅美学者自述》一书,这本书收录了十几位旅美学者在美国大学课堂上教授和研究中国文学、社会、历史、文化史的切身体验,他们本着独立而批判的立场,为读者提供了一部颇具思想深度的改写出国留学的"成长小说"。这本书也打破了之前人们对美国的一种想象,最初西方高等学府被想像成人文的、理性的、启蒙的圣地,似乎这里的知识是普世的,是属于全人类的,是海纳百川包容一切的。

钟雪萍:这本书是我和王斑教授共同主编的。是的,在出国前,这部文集中的作者们也多少有过这样天真烂漫的想象。我个人到美国留学后,亲身体验它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发现这个原来想象中的乐园确实只存在于想像之中。一厢情愿的想像遮蔽掉的是与文明孪生的愚昧和纷争,以及其自身深刻的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同时也看到,在其颇为成功的对外宣传中,那种世代积存的西方主义居高临下,永远以道德优势审视其它社会和文化,包括中国,傲慢地并且随意地凸显它们的缺陷和丑恶,似乎西方永远代表着光明、民主、先进,而东方却摆脱不掉"黑暗、专制、落后"的标签。

八十年代的我们对这种宣传是少有怀疑和信以为真的。而且我们还以为"学术"是一种比较纯粹的东西,相信以学术名义表述的应该是客观的。而事实上,我们忘了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所谓学术是不可能独立于一个社会的历史语境而存在的,它本质上是政治的。美国的"中国学"就是一个较好的例子。它主流的基本倾向是反对中国革命的,它基本的立场,或者说一种集体无意识,是基于美国或者"西方"利益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产生过对美国侵略性的外交政策持质疑和批判态度的"中国学"学者,他们的立场相对左翼,但过去的三十多年来,他们声音基本被边缘化。如今主流的是那些基本没有对立面的"中国研究",用自由主义的一套话语强化他们认为的中国问题。

上个世纪八十到九十年代间,对"东方主义"的批判在中国学学界里引起一些短暂的立场之争,但随着中国的经济转型带来巨大的变化,学术似乎变得越来越向主流政治靠近。而质疑这种倾向的声音则不再"时髦"。其实,这一切跟美国社会整体在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导向下的进一步右倾,直接相关。

在这样的语境下,我们观察到的美国社会本身,又存在着很多经济和社会不平等。比如,作为世界最富裕的国家,竟有百分之十五的人口处于长期贫困状态。这里还不算那些濒于贫困和新近贫困的人群,有些数据显示,三者相加达到人口总数的一半。另外,作为一个医学极其发达的国家,三亿人口中竟有有近五千万人没有医疗保障。对此,不少美国人却认为很正常,因为他们的逻辑是,一个人的贫穷是自己造成的。

我想,我们这一代人里,有不少人仍然认为社会公正和平等是最重要的。所以,在直接观察和了解与所谓文明共存的不平等时,就会对我们在八十年代形成的对西方现代文明不加怀疑的认可产生疑问。我们以前觉得现代化是跟"文明"联系在一起,现代化代表先进的文明,就是好的,也以为讲自由主义就一定是进步的。我的一些美国朋友就认为民主党是自由主义的党,所以也就比较进步。

但其实自由和进步是两回事。

我所在的麻省经常被美国人戏称为"一党州",因为经常所有被选上的联邦参众议员的民主党的。但是,记得我刚到波士顿不久的九十年代中期,他们有过一次通过选民投票把过去州政府可以补贴穷人房租的做法给否决了。当时我感到疑惑,不是说自由主义是进步的吗,怎么会对穷人这么不负责任呢?这时候会发现,在这个集资本主义之大成的国度里,表面上代表比较进步的东西,实质上仍然受制于资本利益的左右,贫富差异不是自由主义有能力解决的问题。面对这些状况,愿意反思的人就开始调整了。

黄蕾:其实同时期在中国的学者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他们也开始反思历史。

钟雪萍:我也注意到了,我确实是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就开始发现国内有学者开始重新反思,这非常重要非常好。现代化建设究竟应该带来什么,应该有什么样的走向?中国革命的历史,它的成功和失败之处以及和教训又起到了怎样的作用?这些问题确实很重要,也许一些人就是以此为起点来反思的。

我并不很清楚作为个体他们的反思是如何被引发的,也许是各种各样的交锋出来的,也许是受西方理论影响(但如果完全是受后现代的影响倒也不见得),或者是受西方马克思主义影响。但我想这种反思最终还是和大环境以及其中的问题有关。因为面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欧美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所谓"精英",有意识地开始关注中国。在这种"关注"里面会有很多对中国的描述、呈现。他们用什么样的逻辑,什么样的立场,把中国放在怎样的语境里去认识和解读,这都是需要引起注意、考察和批评的。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523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523

阿涅斯、易夫思: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 日本市民联署信:终止「领土问题」的恶性循环
相关文章
汪晖:东方主义、民族区域自治与尊严政治--关于“西藏问题”的一点思考
沈卫荣:也谈东方主义和“西藏问题”
杜赞奇:民族主义已丧失了进步和解放功能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