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历史

杨念群:从“世界史”到“全球史”

菲利普•费尔南德兹-阿迈斯托编著:《世界:一部历史》,叶建军等译,钱乘旦审读,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杨念群

研究历史的人都知道,写教科书最难,一动笔就会发现有无数绳索捆绑上身,悬吊起来,让你动弹不得。尤其是世界史的教科书写作,如果线索不按上古、中古、近世、现代划分,事件不按西方中心的思路编排,会被骂得很惨!要想破此窘局,还非有点恶搞搅局的童心不可。从《世界:一部历史》的制作来看,作者就如一个顽童,抱着拆散陈旧玩具重新组装的游戏心态,演绎出一部令人眼花缭乱的“去中心化”历史,用钱乘旦先生的话来说,敢用马赛克拼贴的样式重画世界地图,是需要不小的勇气的。 
这本教科书中的地图雅致,故事精妙,对各类大小文明形态采取散点透视,平行叙述的对等策略,甚至常识中从未听说过的小小文明也被郑重其事地施以笔墨,配以别具匠心的老照片、经典画作和细节展示,相当彻底地颠覆了世界史的叙事传统。作者的恣肆笔调和癫狂想象因为悖离了传统的阅读习惯,使读者在深感既冒险又刺激的同时,也许会觉得有些无所适从,因为如此过度逆反常规思维的发散式描写难免让人误解成缺乏核心历史观的引领。在作者的眼里,“历史”没有重要和不重要之分,“历史”只不过是某个特定年代的人们面对一些问题时如何解决生存与延续生命的方式。而我们的历史训练与此相反,往往是先从甄别与现实是否有重要关联开始,然后反向选择和安排历史叙事的内容。按此逻辑推导,似乎这部书恰恰就是要表达“没有历史观就是一种历史观”的荒诞看法。其实,在我看来,散点叙述的背后未必就没有隐藏着对历史的独特思考,作者在《致读者》这篇序文中说的很明确,书里充满了挑战性的意见、对立的观点、有争议的探索、开放的见解以及复杂有趣,难以解答的问题,以便引起思考,其陈述史实时潜藏的历史判断无处不在。以下就我的阅读感觉略加撮述一二。 

文明比较:从静态到动态 

从全球史的角度观察,不重视形形色色的事件作为串联构建历史演变环节的核心意义,而是注意“文明”作为各种形态在相互交流碰撞时所发生的变化效应,这个思路大体已渐为世界史研究者所接受。但“文明”比较的框架却仍有“静态”和“动态”之分。当代中国的世界史研究曾经深受汤因比“文明比较论”的影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汤因比给中国文明予以了相当突出的位置,特别是预言了中国的崛起恰是在其它文明消失的契机中发生的,很容易给中国人提供自恋的谈资。汤因比历史观论述的核心是“文明并置论”,大意是说世界上曾出现过21种值得谈论的文明,这些文明的发生有其内在的机制和演变理路,后来因为不适应历史的变化,大部分都灭绝消失了,只有中国文明等少数形态残留了下来,这些文明的种子以后可能成为大国崛起的传统背景,这种论调国人听起来当然心里觉得舒坦。但汤因比的“文明并置说”虽打破了“欧洲中心说”的论述僵局,却也给人以一种文明只能在隔绝静止的场域中诞生发展或自生自灭的印象。当下的“全球史观”则认为,“文明”不是孤立成形的,一定是在不断碰撞反复交流中拓展和改变自身的处境,新的世界史叙述对文明之间的相互渗透予以了更为密集的关注即是此类视角转变的反映。 
这本书在谈到各类文明如何应对游牧民族的侵袭时,就采取了动态比较的框架,如对伊斯兰、中国、印度文明在吸纳游牧民族时所采取的策略进行了有趣的对比。书中说到伊斯兰穆斯林成功吸引改造和驯化游牧民,最终使其武力为伊斯兰所用,这是伊斯兰世界历史中具有决定性的与众不同的特点之一。与之相比,基督教世界摆脱牧民威胁的手段通常是武力击退或出钱贿买。中国把来自草原的征服者吸引到自身的生活方式中,但是没有能够也不情愿把他们永久转化成一支有利的战斗力量。入侵印度的游牧者往往转变成统治精英,他们有时会接受印度文化的某些成份,不过在通常情况下,他们在那块土地上一直保持着外来入侵者的身份。在这些地区,没有任何一种本土文化能够设法把游牧民族用作他们发动侵略战争的力量。游牧者给伊斯兰世界带来了新的刺激,并重新激发了穆斯林国家的战争能力。 
再如“圣战”的起源也是穆斯林和基督教世界相互渗透的结果。朝圣在理论上本应该是和平之旅,在旅途中,朝圣的香客们有赖于途经各地的人们慷慨和仁慈的奉献,但“朝圣”在某一时期却突然变成了武力“远征”,与此同时,基督徒们逐渐采纳了先前穆斯林的圣战理念。他们认为,耶稣走过的地方以及埋葬众多圣徒的地点会使那些为之战斗为之献身的人得以圣化,为神圣事业而战本身就可以是赎罪行为。书中揭示了十字军东征与穆斯林圣战之间的关系,但却没有回答基督教为什么没有如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者那样,把“圣战”变成了跨越几个世纪的常态行为。由此也可以看出,文明交流的频繁及其限度。 
还有一些细节十分有趣,比如书中谈到拜占庭的外交特别擅长通过复杂的礼仪威慑前来造访的蛮族,从而在武力上节省开支。这让我们想到中国宫廷中所奉行的怀柔远人的举动。10世纪初的皇帝康斯坦丁七世为宫廷的接待礼仪制订了规则,目的就是要体现帝国的力量以便施展其影响。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