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经济

大卫·哈维:谈资本的逻辑与全球金融危机

大卫·哈维:谈资本的逻辑与全球金融危机

资本论第三卷手稿(此页未用)

国外理论动态2010.1
英刊《社会主义评论》于2009年4月发表了对哈维题为《探索资本的逻辑》的访谈录,谈到了目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的原因以及可能解决的途径,还谈到他组织的《资本论》在线阅读小组使越来越多的人对这本着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记者:一些评论家认为,目前的经济危机根源于金融市场,进而冲击到整个全球经济;而另一些人却把经济危机发生的原因归咎于生产领域出现的一些问题,从而引发金融问题。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大卫•哈维:这是一个错误的两分法,因为实体经济与金融经济之间有着更加辩证的关系。毫无疑问,的确存在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我暂且把这个问题称为"过度积累"。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它引起了对资产价值的大量投资,而不是对生产领域的投资。但是随着人们进一步寻求发展资产价值的新形式,将会看到金融创新使对对冲基金之类的投资成为可能。

在房地产市场、股票市场、艺术品市场和衍生工具市场,投资的人越多,价格就会越高,因而也就会有更多的人投资。因此,对投资者来说这些市场都具有庞氏特征。目前的经济危机的确有金融方面的因素。但如果你要问为什么那些富商都选择这条路的话,那么你就错过了真正的问题所在。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过度积累"。能解释一下这个概念吗?

大卫•哈维:资本家们总是生产剩余产品。健康发展的资本主义年增长率必须达到百分之三,问题在于如何实现这百分之三的增长率。要实现这种增长速度有许多障碍。比如说,如果资本遭遇劳工问题,它就很难找到出口,从而产生过度积累问题。如果是市场出了问题,同样会产生过度积累。所以说,过度积累是资本家可支配的过剩资本无法找到出路的状态,这可能是由于劳动力、市场、资源、技术或其它限制。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您曾经谈到过"空间修复"机制,即过剩资本被转移到国外,而不是积聚于国内。您认为金融体系的扩张是另外一种"修复"方式吗?

大卫•哈维:如果想要进行空间修复的话,就需要一个成熟的、完善的金融体系。在20世纪70年代,为了实现资本的空间修复,资本主义国家普遍要求建立一系列的国际金融机构以便利资金流向中国、印度、墨西哥及其它国家或地区。因此,20世纪70年代之后出现的一些新的国际金融机构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方便资本在全世界的自由流动。

然而,金融化浪潮最终自己终结了自己。你会发现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了货币衍生工具、利率掉期等新兴市场,它们在1990年到2006年间从零发展到占全球经济产出的约3倍。

记者:伴随着此次经济危机的信贷危机的爆发有助于资本家进一步压低工人工资。

大卫•哈维:发生于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最基本的原因是劳工的力量过大,因此削弱劳工的力量就显得尤为重要。这种削弱是通过移民政策、外包,加上里根、撒切尔夫人和其它人的政治攻击,到1985年时劳工的力量实际上就被削弱了。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我们就进入了一个我喜欢称之为"工资抑制"的时期,在这个时期工人的实际工资没有任何增长。从而也引发了很多市场问题,因为如果一味地压低工资,就会造成总需求不足。而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给工人发放信用卡并允许他们负债。因此,在过去的大约二十年里美国的家庭债务增长了约三倍。

金融机构再一次扮演关键的角色。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例子就是,金融机构给开发商与建筑商提供建房贷款,例如在圣地亚哥周边地区,然后再解决如何卖房的问题。金融机构贷给工人买房所需的资金。一段时间之后,如果没有足够多的"信用好的"工人来贷款的话,这些金融机构就只有贷款给那些信贷等级非常低的人,从而导致过去五、六年内次级抵押贷款的出现。

金融机构在房地产市场生产和销售的两端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而且,它使全体居民都进入了一种负债状态。在某种程度上说,如果债务的增长不再与家庭收入水平相适应,事情就会变得糟糕,这也就是我们目前看到的情况了。

记者:资产名义价值的投资泡沫也掩盖了许多问题。

大卫•哈维:当资产名义价值增长时,每个人都认为情况会好转。例如,一个人在2000年购买了一套房子,花了大概30万美元,而到了四年之后价格却涨到50万美元。如果他把房子转手出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