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人文

国家图书舘等:一代宗师任继愈

国家图书馆等
国图:“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09年7月11日04时30分在北京医院不幸逝世,享年九十三岁。”国图副馆长张志清所作的挽联中称:“儒者之风道家之骨从来学人本色,中华大典佛教大藏毕生文化传灯。”国图首页在昨天也更改为黑色,以示哀悼。

      1916年4月15日,任继愈先生出生于山东平原县。

  他毕业于山东济南的省立第一模范小学(现大明湖小学)。在那里,曹景黄先生为他打下了阅读古汉语的基础,使他终生感念。

    任继愈先生中学就读于北平大学附属中学。期间,他遇到了几位对他的国文功底产生了深远影响的老师:任今才、刘伯敭、张希之。在他们的影响下,任继愈先生开始阅读胡适、梁启超、冯友兰等人的著作,接受更深层次的思想启蒙。最让任继愈先生难忘的是,北平大学附属中学不提倡"读死书,死读书" 而且对学生的户籍、爱好和身份都无限制。

    最初,任继愈先生的学习成绩只是中等偏上,考试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是他每次考完后,总要检查错在哪里,就像下围棋复盘一样,这成为他求学生涯中始终坚持的习惯,也因此学习成绩越来越优秀。

  1934年,任继愈先生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西方哲学。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奉命迁到湖南长沙,半年后又奉命迁往云南昆明,成立西南联大。

  时在北大哲学系读书的任继愈先生报名参加了由长沙出发步行到昆明的"湘黔滇旅行团"。经过了体检、写志愿书、打防疫针等一系列程序之后,200多名师生开始了这次"小长征"。

  在这次历经60余天、1400多里路的旅行中,任继愈先生充分接触到了社会最底层的普通民众。国难当头,生活于困顿之中的民众却能舍生取义,拼死抗敌,此种精神使他深受震撼。中华民族在危难中不屈的精神从何处来?从那时开始,他的人生理想和学术追求发生了潜移默化的转变。

  西南联大浓厚的学术氛围,为任继愈先生日后学术研究和知识积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的研究方向也从西洋哲学转向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哲学,他还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潜斋",意思是要以打持久战的抗战精神,潜下心来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他坚信,这其中一定有他要找寻的答案。

1938年,任继愈先生从西南联大毕业。1939年,他考取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第一批研究生,师从汤用彤和贺麟教授,攻读中国哲学史和佛教史。1941年,任继愈先生毕业并获得硕士学位。

  1942至1964年,任继愈先生在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先后在北京大学讲授中国哲学史、宋明理学、中国哲学问题、朱子哲学、华严宗研究、佛教著作选读、隋唐佛教和逻辑学等课程,并在北京师范大学讲授中国哲学史课程。1956年起,兼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为新中国培养了第一批副博士研究生。

  1955至1966年,任继愈先生担任《北京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编辑。

  1956年,任继愈先生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9年10月13日,毛泽东主席与任继愈先生之间进行了一次关于宗教问题的谈话。当毛泽东主席听说任继愈先生在北京大学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搞佛教研究后,便称他是"凤毛麟角",并对他说,我们过去都是搞无神论,搞革命的,没有顾得上宗教这个问题。宗教问题很重要,要开展研究。

  1964年,任继愈先生受命组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并任该所所长。这是中国第一所宗教研究机构。任继愈先生在世界宗教研究所任职期间,与北京大学联合培养宗教学本科生,为新中国培养了一大批宗教学研究人才。

  "文化大革命"期间,任继愈先生被送往河南信阳干校接受"教育"。 由于种种原因,他的右眼患了严重的眼疾,以致失明;左眼视力也受到了损害。

  "文革"结束后,任继愈先生从河南回到了北京,世界宗教研究所也恢复了原有的建制,并先后成立了中国宗教学学会和中国无神论学会,任继愈先生同时兼任两个学会的会长(理事长)。

  1978年,在南京召开的中国无神论学会成立大会上,任继愈先生提出了"儒教是教说"。此后,他在世界宗教研究所专门成立了儒教研究室。

 1978年起,任继愈先生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和哲学组召集人,国家古籍出版规划小组委员,中国西藏佛教研究会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社会科学基金宗教组召集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名誉所长;作为学术界的代表,当选为第四至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87年起,任继愈先生担任北京图书馆馆长。

  1999年,任继愈先生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

2001年,任继愈先生担任"保护民族文化遗产公益系列广告"之长城篇形象代言人,文案由他亲自审定,他的"完美真实地将祖先留下的杰作传给子孙后代,是华夏儿女共同的责任"的告诫,震撼着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心。

  任继愈先生曾先后到尼泊尔、日本、加拿大、美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南斯拉夫、印度、巴基斯坦、厄瓜多尔、埃及等国访问讲学,为促进国际学术交流作出了贡献。

2005年4月14日,在他本人的再三要求下,任继愈先生从担任了18年的国家图书馆馆长任上退下,改任名誉馆长。

  任继愈先生一生坚持真理,追求进步,毕生为中华民族的强盛而奋斗。他把传统的贤人风范转化为新时代的知识份子情操,把传统道德的忠孝转化为对国家和人民的忠诚,为人与为学都是中国学者的典范。

在书中

    任继愈先生是当之无愧的一代学术宗师,他始终坚持以科学无神论为思想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坚持宗教研究中的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是我国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进行学术研究的优秀代表,是我国马克思主义宗教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是中国哲学、中国宗教学领域中高瞻远瞩的学术研究领导者和优秀的学术活动组织者。   

    他主编的《中国哲学史》(四卷本)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是大学哲学系的基本教材。四十年来,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哲学工作者,并获国家教育部特等奖。

  20世纪70年代后期,任继愈先生又主编了《中国哲学发展史》(七卷本,已出四卷),在学术界也具有很大的影响。

   得到毛泽东主席的赞赏,也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评价。该论集开创了中国佛教与中国一般宗教学研究的新方向。

  任继愈先生在世界宗教研究所任职期间,陆续创设了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科学无神论、儒教等研究室。宗教所的一系列学术成果成为我国宗教学研究领域的基础性文献。

  任继愈先生主编了《中国佛教史》(八卷本,已出三卷)、《中国道教史》(两卷本)、《宗教词典》、《道藏提要》、《宗教大辞典》、《佛教大辞典》和包括《佛教史》、《伊斯兰教史》、《基督教史》等在内的宗教史丛书,是中国当代马克思主义宗教学研究的领军人物。

    在国际学术界普遍认为"中国无宗教"时,任继愈先生提出:中国的儒教就是宗教,而教主就是孔子。他认为: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和民族,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宗教信仰。

  为了进一步阐述自己的观点,任继愈先生撰写出《从儒家到儒教》等多篇重要文章,论述儒教的性质和教义、发生和发展,阐明儒教的神灵系统和组织结构,完成了"儒教是教说"的理论创造。

 

  这一理论的提出,是认识把握中国传统文化的重大基础性贡献。在学术界造成了巨大的震动,具有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

  为了民族的文化复兴,任继愈先生投入大量精力,领导了大规模的传统文化资料整理工作。他认为,图书不同于古董,不是花瓶,而是供人阅读的。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任继愈先生领导了《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的整理和编纂工作。

  《中华大藏经》的编纂,以国家图书馆馆藏的《赵城金藏》为基础,又挑选了8种有代表性的佛经对比参照,集9种佛教典籍于一身,这在世界上是史无前例的。全书共107册,1.02亿字。

  《中华大藏经》获得国家图书奖荣誉奖。

  目前,《中华大藏经(续编)》的编纂工作也已经启动,全书预计2.6亿字。

   任继愈先生主编了规模达150卷的《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

  任继愈先生不仅担任《中华大典》编纂委员会主任委员,还亲自兼任《哲学典》和《宗教典》的主编。《中华大典》是一部7亿多字的古籍文献资料汇编,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跨世纪出版工程,其编纂工作已进行了20年。

 

  任继愈先生先后创办了《宗教学研究》、《世界宗教研究》、《科学与无神论》等杂志,在提倡学术研究、宣传科学世界观、健全民族精神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在国图

  任继愈先生在担任国家图书馆馆长和名誉馆长期间,牢牢把握国家图书馆的办馆方针和发展方向,积极推动人才队伍建设、基础业务工作和读者服务工作、国家图书馆新馆及数字图书馆建设、国内外图书馆交流与合作、文献保护与抢救等工作,使国家图书馆迈入了世界图书馆先进行列,为中国图书馆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任继愈先生还十分关心我国基层图书馆的建设和青年图书馆员的成长,赢得了全国图书馆界同仁的敬仰和爱戴。


1998年,任继愈先生陪同江泽民、李岚清等领导同志视察国家图书馆

 

国图“黑”了首页

    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清所作的挽联中称:“儒者之风道家之骨从来学人本色,中华大典佛教大藏毕生文化传灯。”国家图书馆的首页在昨天也更改为黑色,以示哀悼。

    著名学者、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中国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因病于昨晨4时30分在北京医院去世,享年93岁。 

  任继愈的儿子任重告诉记者,任继愈3个月前因肺炎入院治疗,后陷入昏迷,医治无效逝世。任重回忆说,父亲生前非常勤奋,多年以来坚持每日4时起床工作,入院前还在进行《中华大典》的编纂以及《中华大藏经》的续编工作。《中华大典》的编纂目前已经完成了一多半,所有的编纂工作已经全部展开。此外,还有“佛教思想史”和“哲学史”等著作的编纂工作还未完成。

  任重说,父亲为人处世低调,不图虚名,宁愿多做实际工作。“父亲生前交代过几件事:第一,不出全集;第二,不过生日;第三,过世后不用进行很隆重的告别式”。之所以不愿做这几件事,是因为任继愈认为,人做这些事就会让别人说违心的话,比如过生日时,别人会说“长命百岁”,这其实是不可能的。

  据悉,为了悼念任继愈先生,国家图书馆将于7月13日至7月15日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南区学术报告厅设置灵堂,供社会各界人士吊唁,时间为每日上午10时至下午3时。7月17日上午10时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 同事追思

  陈立(国家图书馆副馆长)

  讲话精辟,幽默风趣

  任老在国图有很高的威望,人们对他不仅仅是简单的出于对学者的崇敬,每年年末国图开离退休员工茶话会的时候,很多老同志都会特意过来看看任老,与他合影。以前每次参加国图的会议,任老的讲话都简短但精辟。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希望大家多读书,他还很重视人才培养,他曾说过,自己最敬佩小学老师,因为小学老师都尽心尽力教导学生,都希望学生可以超过自己。任老还是个幽默的人,国图博士论文厅中有句话是《楚辞》里的“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任老曾经半开玩笑说应该把这话换掉,免得读者以为在国图里找图书要东奔西跑,要给读者提供更多方便的服务。很不幸,今天任继愈和季羡林两位大师都走了。

  杜继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前所长)

  为人低调,不愿做寿

  任老是一个有正确信念,且始终坚持自己信念并将这种信念贯穿到自己学术活动当中的学者。任老为人低调,在他90岁高寿时,他的学生想为他做寿,但是他不愿意,最后只是进行了一个很低调的学术研讨会,他的学生没有一个写文章捧他。在学术上,他对中国哲学史的研究具有开创意义,影响了几代人;在对佛学的研究上,他发掘了其中的哲学思想和体系。由他编纂进行的《中华大典》等工作还将继续进行。

  - 逝者生平

  任继愈,原名任又之,中国佛教哲学家,1916年4月15日生,山东省平原县人。1934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38年毕业。1942年于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北大文科研究所研究生毕业,留北京大学任教,1956年晋升为教授。1964—1985年任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筹建中国第一所宗教研究机构,并与北大联合培养宗教学本科生,为新中国培养了一大批宗教学研究人才。1987年至2005年1月,任国家图书馆馆长,兼北大教授,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基金宗教组召集人,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学术界的代表,王羲之艺术研究院学术顾问,当选为第四、五、六、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2005年至今担任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

  专著有《汉唐佛教思想论集》、《中国哲学史论》、《老子全译》等;主编有《中国哲学史》、《中国佛教史》、《宗教词典》等;此外,还主持《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的编辑出版工作;主要论文收集在《汉唐佛教思想论集》和《中国哲学史论》中。

更详细的官方生平:

任继愈(1916.4.15-2009.7.11),山东平原人,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


  1916年4月15日生于山东省平原县。1934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38年毕业。1939年考取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第一批研究生,师从汤用彤和贺麟教授攻读中国哲学史和佛教史。1941年毕业,获硕士学位。1942-1964年在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先后在北京大学讲授中国哲学史、宋明理学、中国哲学问题、朱子哲学、华严宗研究、佛教著作选读、隋唐佛教和逻辑学等课程,并在北京师范大学担任中国哲学史课程。1955-1966年担任《北京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编辑。1956年起兼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为新中国培养第一批副博士研究生。1964年,负责筹建国家第一个宗教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任所长。1978年起招收宗教学硕士生、博士生,1985年起与北大合作培养宗教学本科生,为国家培养大批宗教学研究人才。1999年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1987年至2005年任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2009年1月15日国务院聘任任继愈同志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1978年以来,先后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和哲学组召集人,国家古籍出版规划小组委员,中国宗教学会会长,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中国西藏佛教研究会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社会科学基金宗教组召集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名誉所长。作为学术界的代表,当选为第四至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任继愈先生始终坚持以科学无神论为思想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坚持宗教研究中的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是我国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进行学术研究的优秀代表,是我国马克思主义宗教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是中国哲学、中国宗教学领域中高瞻远瞩的学术研究领导者和优秀的学术活动组织者。
  他一生勤奋治学,勇于创新,始终站在学术研究的最前沿。他提倡沉潜笃实的学风,主张在学术上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几分把握说几分话,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他在佛教研究方面的成就被毛泽东同志誉为"凤毛麟角";他撰写与主编的多种著作多次再版,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学者,其中《中国哲学史》四卷本长期作为大学教材,获国家教育部特等奖;他提出"儒教是宗教"的论断,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性质的总体认识和定位,是认识把握中国传统文化的重大基础性理论贡献,在学术界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具有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为了民族的文化振兴,他以整理传统文化资料为自己重要的历史使命,先后组织领导乃至亲自主持《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中华大典》、新修《二十四史》、《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等多项大规模的文化工程。他主编的《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上编)获全国古籍整理一等奖、国家图书奖荣誉奖;他还致力于推动民俗学等学科的发展,为我国的文化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先后创办了《世界宗教研究》、《科学与无神论》等杂志,在提倡学术研究、宣传科学世界观、健全民族精神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任继愈先生在担任国家图书馆馆长和名誉馆长期间,牢牢把握国家图书馆的办馆方针和发展方向,积极推动人才队伍建设、基础业务工作和读者服务工作、国家图书馆新馆及数字图书馆建设、国内外图书馆交流与合作、文献保护与抢救等工作,使国家图书馆迈入了世界图书馆先进行列,为中国图书馆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任继愈先生还十分关心我国基层图书馆的建设和青年图书馆员的成长,赢得了全国图书馆界同仁的敬仰和爱戴。


  任继愈先生曾先后到尼泊尔、日本、加拿大、美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南斯拉夫、印度、巴基斯坦访问讲学,为促进国际学术交流、传播中华文化作出了积极贡献。


  任继愈先生一生坚持真理,追求进步,毕生为中华民族的强盛而奋斗。他把传统贤人的风范转化为新时代的知识分子情操,把传统道德的忠孝转化为对国家和人民的忠诚,为人与为学都是中国学者的典范。任继愈先生的去世,是我国学术界的重大损失。


  任继愈先生主要著作有《汉唐佛教思想论集》、《中国哲学史论》、《任继愈学术论著自选集》、《任继愈自选集》、《墨子与墨家》、《韩非》、《老子新译》、《天人之际》、《念旧企新》、《任继愈哲学文化随笔》、《竹影集》等;与人合著《中国近代思想史讲授提纲》等;主编有《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中华大典·哲学典》、《中华大典·宗教典》、《中国哲学史》(大学教科书)、《中国哲学发展史》、《中国佛教史》、《中国道教史》、《道藏提要》、《宗教词典》、《宗教大辞典》、《佛教大辞典》、《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中国历史文化丛书》等。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1237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237

鲁玺:2030年,全美20%的电力将来自风能 任继愈先生主要著作目录
相关文章
任继愈:谈学术文章的写作
任继愈:寿命最短的黄老学派 效应长久的黄老思想
任继愈:西南联大课余学术报告会
任继愈:谈王叔岷
任继愈:阿育王对佛教的支持和佛崇拜的发展
任继愈先生主要著作目录
任继愈:熊十力先生的为人与治学
肖东发:中国藏书文化的探索与研究--《中国藏书楼》的策划与编撰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