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法律

莫纪宏:宪法与原则——第八届世界宪法大会学术综述

中国法学网
4个大会主题研讨会和18个分主题研讨会的综述

2010年12月6日至10日,第八届世界宪法大会在墨西哥城米内里阿宫召开。此次会议由国际宪法学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nstitutional Law)组织,国立墨西哥大学法学研究所承办。共有来自70个国家近600名代表出席了大会,与会者向大会组委会提交了近400篇论文,论文提交总数为历届之最。中国法学会派出了以中国法学会对外联络部尹宝虎副主任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莫纪宏研究员为团长由12人组成的代表团。

此次大会议题是"宪法与原则",共分4个主题单元,18个分主题单元。4个主题单元的题目分别是:宪法原则的哲学视角、宪法与原则的形成与使用、普遍或具体的原则,宪法原则与法官。18个分主题单元的题目分别是:选举制度与宪法原则、旧的威权宪法与新的民主体制、传媒与宪法原则、分治的社会与原则、次国家宪法、反恐时代的法治、多元文化及原居民权利、联邦制是一个宪法原则吗、比例原则、人权的不可分割性、宗教与国家、外国法:法哲学养分、拉丁美洲宪法的新趋势、被修正的权力分立原则、国际法对宪法原则的影响、宪法原则与民主过渡、比较宪法如何比较、区域一体化的宪法意蕴等。

中国法学会代表团成员参加了会议组织的4个大会主题研讨会和18个分主题研讨会的各项学术活动。莫纪宏研究员主持了大会第五分论坛"次国家宪法"的研讨,大连党校王祯军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经政研究所韩冰副研究员、山东工商大学王秀哲副教授以及哈尔滨工程大学丁玮副教授、湘潭大学张义清副教授等都在大会相关分主题研讨会中作了专题发言,受到了与会者的普遍关注。现将本次宪法大会学术研讨的情况综述如下:

会议第一单元主题发言的主题是"宪法原则的哲学视角"。大会发言者对下列问题进行了充分的解释和说明。发言者普遍认为,原则在宪法以及宪法话语中的地位正日显突出。原则既可以在抽象的层次上来定义,也可以在具体的上下文中也加以适用。原则与其说是由适用中的具体范围的特征决定的,倒不如说通常涉及到在一个规范体系内作为一个整体生效的规范。因此,它们可以在所有规范系统中加以界定,包括法律、道德、神学等。怎样才能将原则区别于其他类型的规范,或者是区别于与适用规范相关的经验性的陈述呢?原则、价值、规则、政策和事实之间是何种关系?法律工作者能向哲学家关于原则的性质和解决原则之间冲突或紧张的方法中学到什么呢?来自耶鲁大学的布鲁斯•阿克曼(Bruce Ackerman)教授、巴黎十大的托拜(Michel Troper)教授、瑞士佛里堡大学的萨满塔•贝松(Samantha Besson)教授及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的乌尔里希•普劳埃斯(Ulrich Preuss)教授等做了主题发言。阿克曼教授认为宪法原则明显可以分为三种类型,即英美式的、法国式的和德国式的,在每一种不同宪法文化背景下,宪法与原则的关系具有不同的特点。托拜教授指出,尊严作为自由主义的重要准则是一个普遍有效的宪法原则。萨满塔教授认为,作为一般原则,国际宪法原则可以适用于国内法,国际人权保护机制应当对国内人权保护起到决定性的影响作用。普劳埃斯教授则认为,宪法原则与宪法规则是不同层次上的,原则无法给我们带来法律上的安定性。总之,就是否存在普遍适用的一般性宪法原则,会议主题发言者和自由提问者都各持有不同观点。

会议第二单元的发言主题是"宪法原则的产生与使用"。会议发言者对下列问题进行了分析和探讨:原则如何在宪法之中发挥作用?在诸如普通法、大陆法、习惯法及其他法律传统不同的法律传统中,原则的作用是什么?在宪法原则的创制、修改及重写中,"人民"的概念和作用是什么?来自美国耶西瓦大学的人权教授米歇尔•罗森菲尔德(Michel Rosenfeld)、香港中文大学於兴中教授以及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法学研究所的迪耶戈•瓦拉戴斯(Diego Valadés)教授做了主题发言。罗森菲尔德教授着重介绍了宪法同一性概念的内容及其作用,他认为许多貌似具有宪法形式的宪法文本因为不具有宪法的同一性,故实质上不能履行宪法应有的规范功能和社会功能。於兴中教授在发言中指出,宪法原则应当分为一般性的原则、规范意义上的原则和实用意义上的原则。宪法原则与政治哲学的理论有密切的关联。瓦拉戴斯教授则强调,法治与宪法原则有密切的关系,不能脱离法治原则来讨论宪法原则问题,没有法治原则的存在,宪法也不可能有合理的原则存在。发言者都强调了宪法与法治原则存在着密切的联系,离开法治原则,宪法原则便会失去正当性的根基。

会议第三单元的发言主题是"原则是普适的,还是特殊的"。会议发言者主要围绕着下属问题阐发了自己的观点:在时间和空间何种程度上宪法原则可以宣称是普适的?被推定具有普遍效力的宪法原则能否根据普遍人权和国际法中的强制法(绝对法)来界定?原则是绝对的吗?原则是趋同的,还是趋异的?普遍原则对多元文化社会中的特殊主义和法律多元化的挑战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法?哈佛大学马克•图什内特(Mark Tushnet)教授、台湾大学叶俊荣教授、秘鲁罗马天主教大学赛沙尔•兰达( César Landa)教授等做了主题发言。图什内特教授认为,宪法原则来自于社会的政治正义,而社会的正义受到社会阶层的影响,因此,正义的强度受到社会阶层高低因素的左右。叶俊荣教授指出,宪法原则在制度中的适用包括了普遍原则与特殊原则的结合。特殊原则主要是受文化、历史偶然性以及社会的经济、文化等因素的影响。兰达教授认为宪法原则不在宪法之中,因此,人的尊严不能用比例等技术原则来加以否定,宪法原则应当独立于服从行政学的政府。总之,发言者基本上同意,宪法原则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中有自身的特点,但是,一些基本的内容是应当遵循的。

会议第四单元的发言主题是"宪法原则与法官"。会议发言者主要就以下问题着重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比较来自成文宪法背后或者超越其上的价值至上的或源头的宪法原则的演绎传统与通过个案以及逐渐承认其宪法性质的共同原则的归纳传统。法院是否涉及原则?在对原则的司法使用中是否有共同点,抑或是我们能否建立一个涉及原则的明显不同的类型学意义上的方法?法官最常涉及的宪法原则是什么?当涉及原则时,不同法律制度之间的相互影响到什么程度?德国前联邦宪法法院院长朱塔•里姆巴赫(Jutta Limbach)教授、澳大利亚最高法院苏珊•基菲尔(Susan Kiefel)法官以及欧洲人权法院莱彻•噶里克(Lech Garlicki)法官等做了主题发言。里姆巴赫法官指出,宪法法官并不总是在原则与规范之间做区别,大多数国家的宪法法官都采取了实用主义的立场,在一个案件中适用某个原则,而在另一个相似的案件中可能会适用另一个"相称原则"。在适用宪法原则问题上,宪法法官有很大的自主性。苏珊法官认为,宪法原则在宪法文本之上和之外,不能从宪法本身简单地推到出宪法原则,例如联邦制原则、分权原则、比例原则等这些最初都不是来自于宪法文本。而在澳大利亚审判实践中,宪法原则的创造也需要经过司法审查才能加以确认。莱彻法官主张宪法原则与人权保护密切相关,在人权保护实践中,法官会从保护人权的角度出发,来不断修正宪法原则,它表明宪法原则的产生依赖于原则所指向的社会功能。上述几位宪法法官都说明了司法审判实践中,宪法法院并没有受宪法原则的拘束,而是从审理案件的实际需要出发,来积极和主动创造和适用宪法原则。

大会设立的第一分论坛讨论了"选举制度与宪法原则"问题。会议参加者一致认为,选举是民主制度的一个基本要素,但是选举制度本身并非中立,它反映和强化了构建宪法秩序的某些宪法原则和价值。有时选举制度对宪法秩序的影响是明显和有效的,有时并非如此。再者,选举制度的某些原则之间还存在着紧张的关系。例如,旨在促进多数人和那些试图给予少数人说话的机会;旨在促进政治表达的自由与试图保证公正选举等等。

大会设立的第二分论坛讨论了"旧的威权宪法与新的民主体制"问题。会议参加者集中讨论了旧的威权宪法与新的民主体制之间的关系以及在各国宪法中的适用情况。多数与会者认为,宪法原则中的权力制约是法治原则中的核心要素,该原则在各国宪法中的发展和适用,推进了美洲国家、欧洲国家和东方国家的民主体制在本国的建立。目前,世界各国普遍建立了民主的政权体制,东欧国家也经过了宪法改革。但是,仍然有些国家属于旧的威权宪法,该国宪法违背法治原则,缺乏民主体制。墨西哥学者莫尼卡(Monica)在发言中介绍了西班牙民主体制的三种模式及其对墨西哥的影响,以及其后在墨西哥的变化。墨西哥最早受到共产国际的共产主义思潮的影响,后又按照欧洲宪法模式建立自己的宪政体制。但是,墨西哥仍然缺乏欧洲的民主和法治传统,民主体制的真正建立需要长期的努力。罗马尼亚学者介绍了罗马尼亚宪法改革和民主体制。1990年齐奥赛斯库死亡后,罗马尼亚按照欧洲其他民主国家的宪法模式,对原罗马尼亚宪法进行了彻底改革,罗马尼亚宪法转型为现代宪法。该分论坛其他学者还对哥伦比亚和波兰宪法改革进行了介绍,新宪法对构建国家民主体制发挥重要作用。还有学者讨论军权作为集权对民主政体的威胁。

大会设立的第三分论坛讨论了"媒体与宪法原则"问题。与会者主要讨论了与媒体相关的宪法问题。有学者从宪法学角度思考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认为保护知识产权可能会对宪法权利的构成限制,如何平衡二者的关系需要认真思考。有学者提出,从媒体与宪法的角度思考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