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历史

饶宗颐:略论李唐西北边政之得失--陈国灿《吐鲁番出土唐代文献编年》序

西域研究2004.1
唐人治边徼, 其得在于善用人, 而失则在自戕其人

陈国灿教授博览群书, 尤邃于李唐史事, 复多次亲临西北作实地考察, 其考证乾陵石像西域酋长之事迹, 论著精辟绝伦, 久已脍炙人口。是编集录吐鲁番出土唐代文书, 起自武德, 讫于大中六年( 852 年) 共七百六十余事, 系以月日, 西陲浩瀚之史料, 如网在纲, 巨细靡遗, 何其盛哉!

自王静安讨论开元四年李慈艺告身, 继起者多家, 此大谷探险队所得原物, 其照片保留于德富苏峰纪念馆, 近时始得面世。而《大谷文书集成》踵武唐长孺主编之《吐鲁番出土文书》, 后先印行, 原始文件已大体公布; 君又旁搜远绍, 综括阿斯塔那、哈拉和卓以外其他发掘所得, 竭泽而渔, 排比诠次, 益以中外学人研究成果, 标注著录, 以供参考。极宏侈之伟观, 类聚群分,按记可验, 诚史家之大业也。

余曾取温公《通鉴》 与本书合读, 略举若干例而论之。贞观十四年侯君集平高昌, 太宗不从魏徵之谏, 其地为西州, 旋置安西都护府于交河城,自此西州遂成为唐室经营西域之神经中枢。本书记年, 除武德一条之外, 始于贞观十四年, 时高昌已平, 改为西州高昌县。本书有关西州及安西都护多条。

如:

贞观十九年八月廿一日 安西都护府下军府牒

贞观廿二年六月 安西都护府承敕下交河县符。

又有:

咸亨三年五月 西州都督府下军团符

上元三年九月 西州都督府上尚书都省状。

按《通鉴》 卷196, 贞观十二年八月癸酉, 以凉州都督郭孝恪行安西都护、西州刺史。孝恪击走处月、处密二部。贞观二十一年十二月, 龟兹侵渔邻国, 遣昆丘道大总管大将军阿史那社尔、副契何力与安西都护郭孝恪击之。二十二年十二月, 社尔拔其城, 使安西都护郭孝恪守之。那利潜引西突厥共万余人袭击孝恪, 孝恪战死于西门。( 《通鉴》 卷199 标点本页6264) 贞观晚年西州之都护, 正为郭孝恪。孝恪之子郭待封于高宗咸亨元年( 670 年) 夏, 副逻娑道大总管薛仁贵, 与阿史那道真讨吐蕃, 大败于大非川, 死伤略尽, 械送京师, 免死除名。孝恪盖为死于边事之第一人。

本书高宗龙朔四年( 664 年) 十一月后《刀柱柱墓志》 云"当弓月张,,又布横阵,,死

斫营事"。陈君考证谓当是指麟德元年( 664 年) 弓月引吐蕃侵于阗事。按《通鉴》 永徽二年( 651 年) 大将军梁建方右骁卫将军契何力为弓月道行军总管。龙朔三年( 663 年) 十二月壬寅, 以安西都护高贤为行军总管, 将兵击弓月以救于阗。陈君引《册府元龟》 麟德二年( 665年) 闰三月, 疏勒弓月两国共引吐蕃以击于阗, 以释是年之行军用钱粮账是也; 惟《刀柱柱墓志》 可能是指高贤击弓月事。弓月与疏勒至咸亨四年( 673 年) 十二月始降。

本书调露元年( 679 年) 七月符之/ 差波斯道行0, 士兵孙海藏患风疾。文书第十三行有"检波斯道军司牒", 又永隆元年十月牒记卫士内送波斯王者四人在安西镇者五人。

按此即裴行俭遣送波斯王事, 《通鉴》 卷202, 是年六月吏部侍郎裴行俭言: " 今波斯王卒,其子泥洹师为质在京师, 宜遣使者送归国, 道过二虏, 以便宜取之, 可不血刃而擒也。" 于是命行俭册立波斯王。行俭奏肃州刺史王方翼以为己副, 仍令检校安西都护。行俭至西土, ( 阿史那)都支迎谒, 遂擒之。囚都支及李遮匐以归。遣波斯王自还其国, 留王方翼于安西, 使筑碎叶城。

此一役得吐鲁番文书考证, 已有不少学人从事研究。现欲补充一事:吐鲁番地区出土《文选》写本甚多, 有《海赋》、《羽猎赋》及《西征赋》残片, 及1928 年于张怀寂墓出土书法整丽之文选序。裴行俭以善写《文选》著闻。上元二年( 675 年) , 加银青光禄大夫, 高宗尝以绢素百卷令行俭草书文选一部( 新、旧唐书本传) 。先是永徽六年( 655 年) 八月, 行俭以长安令坐左迁西州都督府长史。又于总章二年( 669 年) , 以司列少常伯与张仁定铨注选法。取人以身、言、书、判四者, 三曰"书", 取其楷法遒美。行俭倡议以书

法取人, 自己又工书, 西陲所书《文选》, 必受其影响, 可以断言, 其秀丽者或出其手。

本书延载元年( 694 年) 德达告身, 载垂拱二年( 686 年) 十一月三日, 敕金牙军拔于阗、安西、疏勒、碎叶等四镇。

按《通鉴》 卷203"永淳元年( 682 年) 夏四月辛未, 以礼部尚书裴行俭为金牙道行军大总管,讨西突厥, 师未行, 行俭薨。"行俭卒于是年。而行俭将安西都护王方翼救弓月城, 与咽面、车薄战于热海, 大破之。西突厥遂平。考《通鉴》 垂拱二年无金牙军拔四镇事。而吐鲁番文书有金牙军差兵判题, 似指以垂拱以前之事作为试题, 未必确为是年之事。考咸亨元年四月, 吐蕃陷西域十八州, 陷拨换城, 罢龟兹等四镇。其后唐休请复取之。所谓"敕金牙军拔四镇" 只是指有敕书宣命而已。

本书长寿三年( 693 年) 张怀寂墓志, 称其会充武威军总管, 参与王孝杰讨吐蕃之役。考《通鉴》 卷205, 则天长寿元年( 692 年) 载: "新丰王孝杰从刘审礼击吐蕃为副总管, 没于吐蕃,久知其虚实。会西州都督唐休请复取龟兹、于阗、疏勒、碎叶四镇, 敕以孝杰为武威军总管,击吐蕃。冬十月丙戍, 大破吐蕃, 复取四镇", 是恢复四镇乃王孝杰之功。怀寂参与讨吐蕃之事,当在此时。延载元年二月, 孝杰破吐蕃勃论赞刃于冷泉。夏, 以孝杰为瀚海行军总管。天册万岁元年( 695 年) 七月, 吐蕃寇临洮, 以孝杰为肃边道行军总管以讨之。至神功元年( 697 年) 孝杰将兵十七万与契丹孙万荣战, 唐兵大败, 孝杰坠崖死。( 《通鉴》 卷206 标点本页6515) 孝杰亦成为边事之牺牲者。

本书天宝十二载( 753 年) 十二月廿三、廿五日, 石馆状列迎封大夫马料状, 封大夫指摄御史大夫封常清。《通鉴》 卷216: 天宝十一载( 752 年) 十二月丁酉, 以安西行军司马封常清为安西四镇节度使。十三载( 754 年) 春以封常清权北庭都护伊西节度使。翌岁十一月, 安禄山反, 封常清以安西节度入朝献策, 即以常清为范阳、平卢节度使, 募兵得六万人。又命右金吾大将军高仙芝, 为荣王琬之副帅, 募兵十一万, 上遣边令诚监其军, 屯于陕。及令诚奏具言仙芝、常清桡败之状, 因遣令诚齐敕即军中斩二人。常清草遗表自白, 陈尸芦之间。法京敦煌残卷有常清《谢死表闻》( 见陈祚龙《敦煌学海探珠》 1979, 台北, 商务) 仙芝亦被斩, 士卒皆呼枉。

唐室自戕其边将, 仙芝以安西节度擒突骑施可汗、吐蕃酋长、石国王、师王, 累立战功, 惟于天宝十载( 751 年) 将蕃、汉兵三万击大食于怛逻斯, 大溃败。四镇不能保, 唐人筹边威力, 从此尽丧, 至为可惜!

李唐之繁盛, 起于太宗, 擒颉利, 破吐谷浑, 灭薛延陀铁勒, 又得高昌二十二城, 建为督府。其败突厥颉利也, 实纳张公谨之嘉谋, 又得李靖之节度。能纳人之言, 而抚敌之众, 故四夷君长, 咸诣阙请立为天可汗, ( 《通鉴》 卷193, 贞观四年) 晚岁诸酋长来朝, 辄大乐以宴胡客。及结骨来归, 以其地为坚昆都督府。是时四夷长争遣使入献见, 道路不绝, 太宗皆引见之。(《通鉴》卷198, 贞观二十二年) 贞观二十一年, 诏以回纥部为瀚海府, 仆骨为金微府, 各以其酋长为都督、刺史。其政策为胡、汉兼重, 取得其向心力。故诸酋长奏称: "臣等既为唐民, 往来天至尊所, 如诣父母, 请于回纥以南, 突厥以北开一道, 谓之参天可汗道, 置六十八驿。" 许之,于是北荒悉平。( 《通鉴》 卷198) 斯诚所谓"柔远人则四方归之"。太宗自言其成功之道有五,其一曰" 爱夷狄" 而非贱夷狄, 故其种民皆依之如父母, 以其能推恩故也。

唐人治边徼, 其得在于善用人, 而失则在自戕其人。天宝以后, 筹边方略已无可措手。裴行俭曾引王方翼为安西都护, 破三姓咽面, 热海苦战时, 流矢贯臂, 高宗视其伤叹息。方翼以废后近属, ( 废王后为方翼从祖女弟) 不得用而都督于夏州; 终以程务挺牵连徵下狱流崖州而死。( 事在武后光宅元年[ 684 年] 吐蕃请和亲, 乞罢安西四镇戍兵分十姓突厥之地, 郭元振抗言其得失) 《通鉴》 系于万岁通天元年( 696 年) 。元振后为凉州都督陇右大使, 多所建树( 长安元年[ 701 年] ) 继为金山道行军总管。元振屡疏言四镇事。及中宗景龙元年, 娑葛陷安西, 断四镇路。尚书宗楚客欲以周以悌代元振。娑葛遗" 元振书, 道宗尚书受金赂, 徒扰军州, 乞其商量处置", 元振使其子鸿间道具奏其状。因得仍留西土。足见深得人心。景云初( 710 年) 安西都护为张玄表, 郭元振转官太仆卿, 二年与张说同平章事。玄宗即位, 元振以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 位极人臣。开元元年( 713 年) 冬, 讲武于骊山, 征兵二十万, 兵部尚书郭元振坐军容不整, 将斩之, 赖张说谏, 乃流放新州。以元振深谙边政兵略, 又屡建大功, 终弃不用, 吾故谓唐室之失, 在于自戕其人。

本书缕陈唐代边地文献, 西域经政典制, 言之尤为详尽, 于兹可明唐人筹边策略。宇内学人研讨所得, 咸萃于斯, 手一编而检索至便, 兹但举有关边防大事者数项, 论其人物与为政得失,俾治史者之借鉴。杜佑慨叹, 开天之际, 边将邀宠, 竞图勋伐, 西陲青海之役, 碛西怛逻之战,没于异域, ( 《通鉴》 边防序) 不可胜计。余则谓其咎不在将, 而在用将之主谋之不臧。贞观成功之道, 自非偶然幸致。读元振诸疏, 更足令人发深长思, 乌可忽乎哉!

责任编辑: 刘国防

责任校对: 陈 霞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8/354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540

郑任钊:龚自珍与清代公羊学风的转变 邱士杰:有政治視野,才有跨地域統一戰線:日本殖民時...
相关文章
饶宗颐教授访谈录
饶宗颐:涓子《琴心》考——由郭店雅琴谈老子门人的琴学
饒宗頤:上古塞種史若干問題——于闐史叢考序
饒宗頤:塞种与Soma ——不死药的来源探索
饶宗颐:敦煌舞谱与后周之整理乐章兼论柳永《永章集》之来历——《古丝路音乐暨敦煌舞谱研究》代序
饶宗颐:我所认识的汉学家
李学勤:“南饶北季”非偶然——读《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
饶宗颐:我的家学经历
饶宗颐:从郭店楚简谈古代乐教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