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历史

张大春:速食史学的文明矛盾

龙应台大概不知道,她自己的声明反而暴露了她心目中想要吸引或说服的对象,说穿了就是对1949年国共分裂「易感或无知」之人。「失败者」明明是一个因贪腐无能而流亡的政权,却被文学加工改装成遭到大时代无情蹂躏的小老百姓,那么,被模糊掉的就不只是历史了,还有这无情的野火本身
上周末我赴北京参加出版活动,在一次媒体的群访中,不意间「撞上」这样的一个问题:「你们偷走了我们的钱(按:指国府输运来台的央行储备黄金),留下一个烂摊子,还好意思说你们是『失败者』吗?」

单单括出这看似冒犯人的话语,略嫌没头没脑,必须重头细说。

2009年,龙应台出版《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引起了华人出版和媒体圈极其热烈的反应。此书在大陆不能发行,但是无论透过何种管道,想要取得一部书的内容并非难事;或者即便根本不必详读文本,只须摭拾街谈巷议,也绝对能够牵引出许多冲突性的话题。俗谓「引发争议」,本来就是很便宜的事,投资报酬率却很高。龙应台的速食史学更可以拿「文学」二字当包装纸,她很聪明地在出版当下就表示:她写的是「文学作品」,其譬喻如此:「我先绑了许多历史砖头在身上,再一一敲碎,用文学的翅膀飞起来!」还说:「想用『文学的力量』感动读者,尤其是不知1949为何物的年轻世代。」

龙应台大概不知道,她自己的声明反而暴露了她心目中想要吸引或说服的对象,说穿了就是对1949年国共分裂「易感或无知」之人。她夫子自道的「尤其是」三字恰是关键。「不知一九四九为何物的年轻世代」如果因为「文学」这个堂皇、优雅的字眼,而迳以为历史的砖头就是那些在晶莹泪光之中飞起来的碎片,则吾人一向所谓「青史成灰」之语,还真是一个既动人、又讽刺的意象!

速食就是速食,「速食史学」当然也就不是史学,至于是不是文学?还该先问我们对文学有多么宽松或严格的标准;或者,该问我们认不认为文学是有门槛的?无论标准宽严,也无论门槛高低,起码文学二字不该是掩饰简陋而断碎的史材容颜的化妆品。尤其是化上了这样的妆之后,掩饰的却是空洞而虚无的史观:「向失败者致敬」、「以身为失败者的下一代为荣」,尤有甚者的不知所云则是:「正因为这些失败者汇聚在台湾,慢慢发展出一种远离战争、国族的价值观,一种温柔的力量。」居然也就跳空导出了「这才是文明的价值!」如此无稽的结论。

易感而无知之人果有千百种,而今对岸冒出来一个乍看上去不很文明的记者,忽而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你们偷走了我们的钱,留下一个烂摊子,还好意思说你们是失败者吗?」这位记者不会是唯一一个被「失败者」之语刺激到的人。这样的人到头来一定会困惑:国府迁台数十年而远离了「国族价值观」,究竟是在认知和实践上放弃对中国的一切承担?还是另造一新的国族价值?「失败者」明明是一个因贪腐无能而流亡的政权,却被文学加工改装成遭到大时代无情蹂躏的小老百姓,那么,被模糊掉的就不只是历史了,还有这无情的野火本身!

龙应台当然可以说:引发争议本来就是是文明的手段,就是温柔的力量,就是民主。起码我们都还记得:由于刊登了龙应台的争议文章,大陆异议人士李大同、卢跃刚所编的刊物〈冰点〉遭到停刊。为此,龙应台曾经坚定地向中国大陆的领导人喊出「请用文明来说服我」的话。试问:烧起一把野火照亮自己,并将巨大无边的黑暗留给给真正承担历史责任的人,这是何等居心的文明?倘若文明之人确有承担国族历史共业的责任,龙应台凭甚么又以为「远离国族的价值观」是台湾文明的一部份呢?设若台湾应该发展它新的、自有的「国族的价值观」,它的文明又在哪里呢?在模糊了之后飞起来的历史灰烬之中吗?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8/2329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329

沈志华:1956:波匈事件的“中国因素” 方铁:西南边疆史研究60年的回顾与展望
相关文章
赵刚:和解的壁垒:评龙应台「你不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
赵刚:理解与和解:回应诸批评兼论「区域批判知识份子」
陈映真:文明和野蛮的辩证
李敖:龙应台《大江大海》骗了你--秘密谈话录
蓝博洲:谈台湾社会民主化运动
曾健民:内战冷战意识形态的新魔咒──评龙应台的1949
邱士杰:「他终于全都是革命」:记林书扬先生(上)
趙剛: 思想的貧困:評龍應台評太陽花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