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 出版动态

上博编撰《利玛窦行旅中国记》已由北大出版社出版

上博编撰《利玛窦行旅中国记》已由北大出版社出版

利玛窦,意大利传教士,1552年生于马切拉塔,1610年于北京去世。
利玛窦留下的历史遗产,在中外文化交往史上突显的效应,远过于他对基督教入华的影响。就跨文化研究的角度来看,不论中外学界关于利玛窦其人其学的价值判断有多大分歧,大都承认由历史所昭示的两点事实:他用中文撰述的论著和译作,使中国人开始接触文艺复兴及其后之欧洲文明;他用西文记叙中国印象和在华经历的书信、回忆录,以及用拉丁文翻译的《四书》,也使欧洲人得以更深入地了解中国文化。

今年5月11日是利玛窦逝世400周年,从年初开始,海内外纷纷举办各类活动纪念这位将自己后半生26年全部奉献给中国的耶稣会传教士。最近,由上海博物馆编撰的《利玛窦行旅中国记》由北京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再次介绍了西学东渐先驱利玛窦的的传奇一生。


该书图文并茂地记录了利玛窦在中西方文化交流上的突出贡献及在中国的传教之路。并提及传教士利玛窦的中国之旅是具有划时代意义,它打开了数千年封建时代厚重的封闭之门,为中国人送来了宝贵的西方文化与自然科学知识,开拓了中西文化交流的新时代。利玛窦中国行旅,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更是文化意义、心灵意义上的行旅。

从1582年8月初抵澳门,到1610年5月病逝北京,利玛窦在中国活动了27年9个月,先后创建过耶稣会住院四所,受洗的中国基督徒超过2000,名结交的士绅显贵达数百人。在中国生活期间,他学习汉语,研读并翻译中国典籍,广交士绅,长期侵染在中国文化中,俨然一位地道的中国文人,被称为"泰西儒士"。1601年,利玛窦向明神宗进呈自鸣钟等贡品,遂定居北京,直至1610年病逝,终身未能返回故乡。1605年利玛窦给父亲写了极其热忱的家信,当这封信抵达马切拉塔时,父亲已经过世了;而当报告这一死讯的信回到中国,利玛窦本人也已去世。

利玛窦在南京、北京成功立足后,不断介绍耶稣会教士来华,从万历到崇祯,有明一代共有90位教士在华,以各种方式进入内地,在江南、北京、福建、江西、陕西、山西、河北、山东等地传教。利玛窦在中国的传教生涯不是一帆风顺的,他在韶州寓所曾受到强盗袭击,从窗户爬出求救,摔伤一足,留下终身残疾。他还曾在赣江遭受沉船之难,侥幸逃生。

后来,利玛窦发现僧侣的身份有碍于传教事业的发展,尤其和儒生们交往和谈话时,更是得不到对方重视,便决定将自己的身份改为文人布道者,换上儒生长衫,雇佣仆从,出门乘轿。利玛窦易儒服,按士大夫礼节行事,逐渐融入中国主流社会,从此在华教士得以跻身士林。1595年利玛窦撰文提出,即使涉及不同的信仰方式,也可以有一个可进可退的回旋余地。让大家保留各自的文化风俗礼仪和习惯,在不同文化搭建的公共平台上,进行一场不同宗教信仰之间的交流和对话。

利玛窦为中国带来了欧洲先进的数学、天文、地理等科学知识和哲学思想。利玛窦来华后,比较精确地实测了北京、南京、大同、广州、杭州、西安、太原、济南等城市的经纬度,与现代数值相当接近。利玛窦最早把"五大洲"和"万国"的概念介绍到中国,使中国士人第一次看到了一个未知的全新的世界整体面貌。利玛窦多次编绘中文版世界地图,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制图学知识传入东方的明证,不仅把欧洲传统的地理研究的成果和地理大发现以来最新的成就介绍给了中国人,而且收集和利用了中国文献的资料,特别是自己旅行实测的资料。据此绘制了比同时代欧洲制图学家所绘更为精确的有关中国的地图。这些最新知识的介绍大大拓展了中国知识阶层的眼界,打破了明清士大夫以中国即为"天下"的夜郎自大的观念。

在西学东渐史上,利玛窦是一个标志性的人物,他不仅用汉语编写《天主实义》和《交友论》,阐释基督教神学和伦理思想,而且和徐光启译出《几何原本》前6卷,传授欧洲天文学知识,不仅如此,他还是西方音乐、绘画和钟表制作技术最早的推介人。《利玛窦中国札记》1615年初版,轰动欧洲,代替《马可波罗游记》成为欧洲人了解中国文化的基本读物,详尽准确概括了中国文化的特征。日本学者平川佑弘称利玛窦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位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诸种学艺和中国四书五经等古典学问于一身的巨人"。

 

 “利玛窦”--明末中西科技文化交流的使者 · 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十五世纪—二十世纪. (北京首都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已结束)

 

 

 

 

“利玛窦——明末中西科学技术文化交融的使者”展览不只是对一个人物的介绍,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展示。公元16世纪,世界历史出现巨大转变。中世纪的黑暗愚昧在地理发现、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的浪潮席卷下被渐渐冲淡。科学思想战胜了封建迷信,人本主义冲破了宗教禁锢。面对迅猛发展的基督教新教派,罗马教廷这座衰朽堡垒摇摇欲坠,它的守卫者们惶惶不可终日,挣扎着维护教廷渐趋黯淡的光芒。天主教维新组织耶稣会派遣大批成员到世界各地传教,以扩大罗马教廷的影响范围。1578年,利玛窦沿着达·伽马开辟的航线,乘风破浪前往印度,开始了他的远东传教之旅,并于5年后踏上澳门土地。从此,他把后半生交给了中国,行程路线贯穿南北,最终辞世于北京。该展览的展陈设计别具特色,基本上按照利玛窦走过的路线安排陈列空间。利玛窦从欧洲到亚洲的海上艰苦之旅用一个铺着木板的狭窄空间表示,配着波涛滚滚的声音,能让观众身临其境般体会利玛窦遭遇的种种困难。
    利玛窦是一位大学者,他的勤奋与渊博值得我们敬佩。为了引起关注从而便于传教,他饱学各种知识,给中国带来当时欧洲先进的科学及艺术成果,让明朝士人看到了精密器械与写实油画。首都博物馆举办的“利玛窦——明末中西科技文化交流的使者”展呈现了代表16世纪左右欧洲科技水平的星盘、圆规、经纬仪、约分仪、水力锯、挖泥船等,涉及天文、地理、测绘、机械等诸多领域。大部分展品制作精良、小巧细致,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足以令观众在惊叹之余了解利玛窦介绍到中国的科学用具之原状。提香、拉斐尔、卡拉瓦乔等大师原创的油画作品则用于表现16世纪文艺复兴的伟大成就,不但揭示利玛窦从中汲取的西方绘画技法,还给美术爱好者提供了一场华丽视觉盛宴。
    拉斐尔名作《永恒与天使》在利玛窦展览中出现。画中,小天使簇拥着半身的上帝,他正在赐福、目光朝下。这件作品可能是拉斐尔主创的《基督被解下十字架》的祭坛大屏风上端的装饰线脚,是为佩鲁贾的巴里奥尼家族创作的。
    古罗马学者西塞罗的著述《论责任、论友谊、论老年、悖论》的16世纪版本反映了利玛窦研究过的知识。西塞罗著作中的人性和伦理智慧、作品的文风被视为演说家和作家的最佳典范,因而对西塞罗著作的研读构成了耶稣会士教育的重要部分。尤其是利玛窦,他在自己的第一部中文著作《交友论》(1595年)中引用了西塞罗《论友谊》一文中的许多格言。
    火绳枪是一种从十五世纪末起被广泛使用的火器。这里陈列的展品包括滑膛枪管和牛角及螺钿镶嵌的外壳,主要特点是它的“转轮打火”系统,避免了使用火绳点火发射。
    拉蒂诺测角仪是用设计师拉蒂诺·奥西尼(1530-1580年)的名字命名的,用来测量距离、高度、深度,还用于地形测量。它有一个中央轴及与它相连的四个移动轴,它们组成一个平行四边形,配有窥孔。轴上还刻有不同度数。
    简易经纬仪通过测量位置角度来观测高度、距离和进行地形勘察。它有一个中央圈,中间是转动的罗盘,外面有一根带有两个窥孔的转动照准仪。当窥孔对准某个特定地方时,经纬仪就会在地平中央圈内显示对应北极磁场方向的位置角度。
    利玛窦是第一位把欧洲近代文明慷慨介绍到中国的西方人,也是第一位阅读中国文学并认真钻研中国典籍的西方人。他巧妙借助儒家文化传教,一方面肇始了东西方文明的接触,另一方面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融合。与世界上很多地方不同,中国是个文明古国,有着数千年一脉相承的制度与传统。利玛窦访问的明朝正处于理学思想和士人文化占主导的状态,同时也有着无与伦比、璀璨夺目的物质财富。青花瓷、金银器、玉摆件和水墨画体现出中国晚明高超的工艺水准以及从皇室贵族到普通文人都推崇的哲学理念。这些物件代表了利玛窦所看到的泱泱中国,也许曾让他艳羡不已、啧啧称奇。
    本次展览展出了首都博物馆藏的景德镇窑青花人物纹罐。此罐制作于明朝万历年间,肩部饰一圈缠枝花卉纹。腹部四开光内均绘人物故事图,近足处饰莲瓣纹一周。底书青花双圈“大明万历年制”6字双行楷书款。明代是我国瓷罐史上的鼎盛时期,由于“罐”与“官”谐音,罐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超过了瓶、尊,成了兴旺门庭的吉祥物。它们的用途与品位,也就自然而然地得到提升,并取代瓶,成为人们居家摆设的重要物品。


 

 

 

 

 

 

 

  永恒与天使
拉斐尔
64.5x72CM
油画 
翁布里亚国立美术馆
     
     

  耶稣诞生马厩和托伦蒂诺的圣尼古拉
西蒙·德·马季斯特里斯
229x131CM
木板油画 
法布里亚诺市立美术馆
     
     

  圣母、圣子和圣约翰
费德里科·巴洛奇
131x115CM 
油画 
马尔凯国立美术馆
     
     

  力量战胜运气 
洛伦佐·洛托
油画 
罗莱托圣堂博物馆
     
     

  亚拿尼亚之死
根据拉斐尔草图制作
440x630CM
挂毯 
马尔凯国立美术馆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