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历史

刘朴兵:利玛窦视野中的晚明饮食文化

《西夏研究》2014年第1期
利玛窦在中国接触到了儒教、道教、佛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等宗教,对晚明时期中国的宗教饮食习俗也有较详细的记述。利玛窦对晚明饮食文化所做的详细客观的记述,对于弄清中国饮食文化中的不少问题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神父于1552年10月16日出生在意大利中部教皇邦安柯那(Ancone)省的马塞拉塔(Macerata)城。明万历十年(1582年)8月,利玛窦随耶稣会中国传教团抵达澳门,开始了他在中国的传教生涯,利玛窦的足迹从澳门、肇庆到韶州、南昌和南京,又从南京到北京。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5月,利玛窦客死于北京,葬于阜城门外二里沟。利玛窦在华传教生活的28年正值中国的晚明之际,他对当时的中国饮食文化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在他的遗著《中国札记》中,多次提及中国的饮食文化。然而,在目前众多的利玛窦研究成果中,尚未有专论利玛窦与晚明饮食文化的论著①。本文拟就《利玛窦中国札记》一书中有关中国饮食文化的记载进行系统梳理,以此展示以利玛窦为代表的西方传教士视野中的晚明饮食文化,旨在进一步加深明代饮食文化的研究。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晚明的食物、饮料、食器和燃料

(一)种类繁多的食物原料

晚明时期的中国,地域辽阔,物产丰富,拥有种类繁多的食物原料。踏上古老的中华大地,利玛窦惊叹道:"世界上没有别的地方在单独一个国家的范围内可以发现有这么多品种的动植物"[1]10。

1.粮食、蔬菜、水果和油料

进入利玛窦视野中的中国粮食品种有大米、大豆、大麦、小米、冬小麦等。自宋代始,大米即成为中国人最主要的粮食了[2]58。利玛窦发现,"作为中国人食谱上主要食品的大米产量远比欧洲富裕得多"[1]10。利玛窦到达中国的地区,多以大米为主食。在记述所到达地区的风土物产时,他也多次提到了大米,如广东的韶州,"平原上盛产大米和其他蔬菜"[1]237,"它那肥沃的土地盛产稻米和果树"[1]240;徐光启的家乡上海,"这个省份的这一地区盛产米和棉"[1]598。中国是大豆的故乡,利玛窦发现,中国的豆类种类很多,"不仅用来作为人食而且还作为牲口的饲料"。晚明时期,中国粮食作物广泛采用一年两熟制,在岭南热带地区甚至采用一年三熟制。这给利玛窦留下了较深的印象,称:"中国的这类庄稼一年两收并有时一年三收,这不仅因为土地肥沃、气候温和,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更是由于人民勤劳的缘故。"[1]10利玛窦赞美中国人民的勤劳节俭,称:"根据我们自己的经验,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是最勤劳的人民"[1]19,"这里的人民习惯于生活节俭"[1]20。

中国的蔬菜"生长的种类无限繁多",利玛窦将之归因于中国复杂的气候条件,"中国气候条件的广大幅度,可以生长种类繁多的蔬菜,有些最宜于生长于热带国度,有些则生长在北极区,还有的却生长在温带"[1]10。利玛窦还注意到,中国人食用蔬菜的数量要比欧洲人多得多,"事实上,老百姓中有很多是终生完全素食的,或者因为他们贫穷而不得不如此,或者因为某种宗教原因而接受这种生活习惯"[1]11。

中国水果的种类也比同时期的欧洲更为丰富。"除橄榄和杏仁外,欧洲所有已知的主要水果在中国也都生长"[1]10。中国还有许多欧洲人从未见过的水果,"它们全都生长在广东省和中国的南部。当地人把这些水果叫作荔枝和龙眼,味道大都十分鲜美。印度椰子树和其他印度水果在这里也有,还有一种水果叫做中国无花果,很甜很好吃,葡萄牙人叫它sucusina。这种特殊的水果只有制成干果后才能吃,因此葡萄牙人又叫它无花果。但它与真正的无花果毫无共同之处,因为它很象大波斯苹果,只不过它是红色的,没有软茸毛和核。这里,我们还现了桔子和其他柑桔水果以及各种刺丛上生长的水果,种类繁多,并具有比别的国家同类水果更好的香味"[1]11。文中提到的"中国无花果"是柿子,它与真正的无花果有较大的差异。利玛窦等人将"真正的无花果树"引进到中国,发现"结果却不如欧洲的原种"[1]10-11。利玛窦还发现南方的中国人和印度人一样喜食槟榔叶,"在南方四省,我们发现有印度人称为槟榔叶(betre)的那种华丽的草,他们叫做槟榔(arequeiram)的树也很普遍。印度人很喜欢把槟榔叶的叶子和石灰搅拌后放在嘴里经常嚼,他们说嚼时所产生的热对胃很有好处"[1]11-12。

在利玛窦生活的时代,欧洲人食用和点灯的油为橄榄油。在中国,油料的种类较多,"其中主要的一种是从芝麻榨取的带香味的油,芝麻到处都大量生长"[1]12。

2.肉奶

家畜、家禽是明人的主要肉食来源,在《利玛窦中国札记》第一卷第三章《中华帝国的富饶及其物产》中,利玛窦指出:"普通人民最常吃的肉是猪肉,但别的肉也很多。牛肉、羔羊和山羊肉也不少。可以看到母鸡、鸭子和鹅到处成群。"这和欧洲人所食用的肉类大致相同,但明人还大量食用欧洲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