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历史

孙果清:现存古地图表明:最早了解非洲的是中国人

2002 年 11 月 14 日,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说,在“南非国民议会千年项目地图展”上,展出了一张非洲
轮廓依稀可见的中国古地图摹本,从而引发了一些令人感兴趣的问题。正如国民议会议长费琳·金瓦拉女士
在开幕式上说:
“这么做的目的是,让我们不要被别人强加给我们去信服的东西所束缚。

她言外之意,是在说对欧洲人最早发现非洲大陆之说法有了怀疑。
2002 年 11 月底,笔者在网上(网址:www.pmpsa.gov.za/maps/maps_japan34.html)看到了南非展出的这
幅中国古地图摹本。12 月中旬,经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郑锡煌先生的帮助,得到了该图的复制件。
借此机会,再次将这幅地图展现在观众眼前,供大家赏析。
该图名称为《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
。而《北京青年报》于 2003 年 2 月 18 日和 3 月 4 日两次报道, 南
非展出的中国古地图摹本,原图是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大明混一图》
。如此看来,或许南非展出的中国
古地图摹本不是一张,而是两幅。名称分别为《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和《大明混一图》
。而这两幅地图,
其内容截然不同。前者原图为元代绘本,后者原图为明代制作。因而,在此重点鉴赏《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
图》之摹本。
《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
是公元 1402 年朝鲜人依据中国元代舆地图所绘制。
展现在眼前的这幅彩绘
《混
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
,纵 158.5 ㎝,横 168.0 ㎝,现存日本东京龙谷大学图书馆。图上方划一线,篆额有“混
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十个字。下划一线,有权近题跋,跋文载:
“天下至广也,内自中邦,外薄四海,不知
其几千万里也。约而图之于数尺之幅,其致详难矣。故为图者皆率略。惟吴门李泽民《声教广被图》
,颇为详
备;而历代帝王国都沿革,则天台僧清浚《混一疆理图》备载焉。建文四年夏,左政丞上洛金公(即金士衡
,右政丞丹阳李公(即李茂——作者注)燮理之暇,参究是图,命检校李荟,更加详校,合为一图。
—作者注)
其辽水以东,及本国之图,泽民之图,亦多缺略。今特增广本国地图,而附以日本,勒成新图。井然可观,
诚可不出户而知天下也……”
从跋文可知《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绘制经过及资料底图来源于:建文元年(1399)明惠帝登极时,
朝鲜贺使金士衡在中国见到了元代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和清浚的《混一疆理图》
,并将这两幅图的复本带
回国,至建文四年(1402)经金士衡和李茂进行研究,由李荟更加详校后合为一图。又由权近增加了朝鲜和
日本,合成新图,名为《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
。其文字记载十分清楚,这幅疆理图除日本和朝鲜部分外,
其它内容都是来源于李泽民和清浚的舆图。并告之,天下至广,中外不知其几千万里,绘于图很难详细,惟
有李泽民的地图颇为详备。而清浚地图的特点是,中国国内历代国都沿革较细。海外部分(包括非洲)
,必然
取自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
。后来李泽民和清浚的舆图也已失传。关于这两幅图的详细内容以及李泽民和清
浚的事迹,也就鲜为人知了。
当今《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仍保存着元代绘制舆地总图的艺术风格。其内容、绘图风格及水平一目了
然。该图所绘范围:东自朝鲜和日本列岛;东南绘出了麻逸(今菲律宾的吕宋岛)、三屿(今菲律宾的巴拉旺岛)
等岛屿;西南绘有浡泥(今婆罗乃)
、三佛齐(今苏门答腊岛)
、马八儿(今印度的马拉巴尔)等;正西绘出了
三角形的非洲大陆及北部地区;北面已绘到大泽(今贝加尔湖)以北一线。从地图内容上看,尽管未画出元代
疆域界线,而元朝各行省及所属各路、府、州等行政名称均用汉文标出,十分详细。图上所有山脉用形象符号
表示,大小河流采用双曲线画出。长城如同一条飞腾的巨龙,形象逼真。海洋之水绘有波纹。显然这均是中国
宋、元时期古地图的传统画法。无论是中国大地,还是诸蕃异域,陆地、山川、河流及海中岛屿,绘制如此之
详,范围之广,是中国古代舆地图前所未有的。尽管这幅舆图是摹绘本,也实属罕见。它的传世,不仅体现了
元朝绘制舆地图的科学技术水平。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早在欧洲人绘制的世界地图出现之前,中国人已对亚
洲、非洲等地有了很清楚的认识。这幅包含东南亚、南亚广阔海域及整个非洲大陆和部分欧洲在内的大半个世
界的地图,早在十四世纪初,已出现在世界绘图史上。这是中国人的荣耀,是中国地图史上的一大突破。
虽然目前还未发现有史料记载《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的母本——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中有关非洲
大陆是怎样绘制出来的,但在中国元代,李泽民是完全能够绘制出这样精细的地图的。
众所周知,早在公元三世纪,中国商船已越过印度,出现于波斯湾头, 1 到了唐代,中国与印度洋各国的
海上贸易已相当可观,宋朝时达到了顶点。同时,中国对非洲的贸易,仅仅是与阿拉伯各国巨大贸易的一个分
支,并对非洲几十个国家,已有了深刻的了解。如:南宋赵汝适在他所著的《诸蕃志》一书中,就记载了非洲
东部沿海地区的一些国家概况,而他的资料一部分来源于周去非在公元 1178 年写成的《岭外代答》 2

书中对非洲西南大岛——“马达加斯加”描述如下:
“昆仑层期国,在西南海上,连接大海岛。常有大鹏
飞,蔽日移晷。有野骆驼,大鹏遇则吞之。或拾鹏翅,截其管,可作水桶。土产大象牙、犀角。西有海岛,
多野人,身如黑漆,虬发。诱以食而擒之,转卖给大食国为奴,获价甚厚。托以管钥,谓其无亲属之恋也。

对埃及的记载,有一处叫迷斯篱(Misria 即埃及)的地方。他谈到那条大的河流:
“有江水,极清甘,莫
知水源所出。岁旱,诸国江水皆消减,唯此水如常。田畴充足,农民籍以耕种,岁率如此,人至有七八十岁
不识雨者。
”文中提到位于河岸的城市“憩野”即开罗。书中还叙述中国至埃及的航线:
“从泉州出发,四十
余日到兰里(亚齐)
,博易住冬,次年再发,顺风六十余日,可至迷斯篱(即埃及)

又如,元朝汪大渊,江西南昌人。生于 1309 年,20 岁时,附舶出洋。到过非洲 99 个国家和地区,回国
后撰《岛夷志略》

尽管目前还未见到元代李泽民如何了解非洲大陆的确切记载,但大量史料证明,唐、宋、元以来,中国
与非洲交往增多,中国人对非洲的认识日益丰富,为中国人绘制比较准确的非洲地图提供了条件。可想而知,
元代李泽民能绘出含有非洲大陆全貌的《声教广被图》并不是奇怪之事。从另一方面讲,自从李泽民的地图
起,非洲被画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大陆,在国内外影响极大。
明朝初年,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还在国内广泛流传,受到政府官员及地理学者的重视,在绘制全国
地图时,也不放过对非洲及外域世界的认识并绘制于图上。而今保存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明洪武二十二

(1389)
彩绘本
《大明混一图》
和保存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的明罗洪先嘉靖三十四年
舆图·西南海夷图》 3 均绘有非洲大陆及沙特阿拉伯半岛,形状均与《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中的非洲大

陆画法大致相同。换言之,这些非洲资料无不来源于元代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
在国外,
直到十五世纪,
欧洲人绘制的地图才有类似的画法。
如公元 1842 年希腊人托勒密
绘出了包括非洲在内的非亚大陆地图——俗称《托勒密世界地图》 4 展示了西起大西洋,东至印度洋的大片

区域。从十五世纪初起,葡萄牙人开始沿西非海岸缓慢南下。1496 年,探险家达·伽马(Da·Gama)绕过
非洲到印度,才开通驶往东方的新航线。
由于宋、 明时,
元、
中国有大量含亚、
非洲地理知识的古地图传世,
有机会收集到亚、非地图资料,并于明万历三十年(1602)编辑成《坤舆万国全图》
识传播到世界各国。
到此,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最早了解非洲大陆的是中国人。

张果清:原国家图书馆古籍舆图组研究员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8/187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870

陶短房:美为何在也门重举"全球反恐"大旗 柏蔚林:美国的9个老人改变了延续了一百年的核心政治制...
相关文章
沙伯力、严海蓉:“中国在非洲”:全球体系的困境
李安山:中国没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的医疗外交
李安山:非洲民族主义研究述评
李安山:论中国对非洲政策的调适与转变
廉德瑰:日本的对非洲政策与中日关系
巴里、阿布-李希:对利比亚干预的问题
哈加:利比亚的人民国家实验:卡扎菲与卢梭
默罕默德·哈桑:如何分辨「好阿拉伯人」与「坏阿拉伯人」
欧洲对利比亚干预:stratfor公司报告
薛理泰:利比亚局势令人眼花缭乱
吉迪恩•拉赫曼:利比亚将成西方干涉的绝唱
萨米尔·阿明:一个新的万隆?
张力奋:“中国不是新殖民主义”--采访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孔戴
穆罕默德·曼达尼:卡扎菲倒台对非洲意味着什么?
李安山:国际学术视野中的非洲社会科学
王筱稚、黄立志、刘海方:反思中国对非公共外交--以援外青年志愿者为个案
Barry Sautman、严海蓉:非洲人对于中非关系的认知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