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环保

碳交易的关键时刻:哥本哈根会议将如何改变市场

期货日报2009-09-24
二氧化碳是目前无可辩驳地最令人振奋的商品之一,一些人已经看出了它的巨大的发展潜力。
2009年,其他的衍生品市场都衰退了,而碳交易市场却一直在迅速发展,交易者对欧盟碳交易市场热情高涨,欧盟碳交易市场将会繁荣发展。但真正的挑战是在欧洲以外的地区建立碳交易市场,首先是在美国,然后在世界其他地方。正如记者赛恩·威廉姆斯(Sian Williams)所报道的,专家会员公司渴望开展碳交易,但只有政治家、业内人士和公众克服了他们的恐惧,碳交易市场才会建立起来。

  中国四川省乐山市的水力发电项目正在进行当中,进行该项目的目的之一就是获得碳减排证书(Carbon Emission Reduction certificates),碳减排证书可以出售给超过二氧化碳排放限量的欧洲公司。

  诸如此类项目的未来不仅取决于欧洲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也取决于从华盛顿到瓦加杜古的政治辩论。

  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今年12月份,世界各国领导人将聚首哥本哈根,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应对全球气候变暖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的前景将取决于此次会议。

  衍生品市场的作用是帮助尽可能有效率地分配减排成本,哥本哈根会议将首次对未来十年碳交易市场可能的发展趋势提供基本的线索。

  过去三十年,衍生品行业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大部分原因是可交易风险工具的激增。碳排放权交易是市场规模进一步迅猛发展的大好机会之一。

  但二氧化碳不仅仅是一种商品,它与其他商品不同是因为政府规定它商业化的程度,以及它的价格要受到政治家、环保主义者、科学家、经济学家和公用事业公司的审查。

  人为创造的供给和需求

  二氧化碳的特殊性不只这些。与大多数商品不同,世界各地一公吨的二氧化碳几乎不具有同样的价值,二氧化碳的价值取决于某一法定区域的二氧化碳的供给和需求。如果一定程度上并入区域性排放权交易计划或在某些情况下,允许排放权从一个交易区域转移至另一个交易区域,对涉及的市场的碳排放权定价的影响可能是突然的和巨大的。

  然而,现在谈论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目前,功能充分发挥的、在全国范围内使用的碳交易计划是欧盟的排放权交易计划(Emissions Trading Scheme,ETS)。过去几年,ETS市场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没有迹象表明欧盟市场由于缺乏全球范围内的交易者而受到限制。

  根据世界知名专业信息供应商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科技信息集团的统计数据,欧盟排放权(分配给六个行业的欧盟公司的碳排放权)交易从2006年的5.62亿吨增加至2008年的26.97亿吨。对于尚未发展成熟的衍生品市场来说,此发展速度并不罕见。欧盟碳交易市场的发展速度与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相比将不值一提。随后几年,欧洲将有更多的行业加入排放权交易计划,特别是航空业。始于2012年的下一阶段,很可能将减少分配的排放权数量,这将增加排污企业的风险,增加他们的交易需求。

  尽管ETS的交易量很健康,但它们也许最终被美国的联邦计划赶超。2009年6月26日,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2009美国清洁能源和安全法案》(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of 2009),此法案也称作《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Waxman—Markey bill),目前参议院正在考虑该法案。

  《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的政治影响力是巨大的,正在受到辩论双方批评家的攻击。具有环保意识的批评家抱怨说,该法案削弱了以前的减排建议的力度。他们感叹说,一开始排放权可能会被免费赠送,而不是拍卖,每年的减排目标是不充分的。

  经济学期刊《水印经济学》(Watermark Economics)指出,目前的法案允许2016年之前,排放权增加20%,从一年46亿吨增加到55亿吨。2023年的减排水平将回到2012年起点水平。

  保守派抗议说,目前经济处于如此困难时期,加之提上了最高政治议程的美国医疗保健制度的高昂改革成本,实行碳排放总量管制与排放权交易(cap—and—trade)计划也将需要巨额支出,这样会减少消费者的购买力,使处于衰退期的经济雪上加霜。

  迅速发展

  碳排放权市场人为创造供给和需求的特点意味着碳排放权市场不是从一开始逐渐发展起来的,是从一开始就有大量的潜在市场参与者和大量的名义价值。

  位于伦敦的欧洲气候交易所(ECX)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伯利(Patrick Birley)说:“人们正在逐渐理解二氧化碳作为一种商品的独特性。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机构投资者正在被吸引到流动性日趋增加的碳交易市场。”

  位于莱比锡的欧洲能源交易所客户关系部负责人蒂姆·格林伍德(Tim Greenwood)说:“碳交易市场的成熟速度比电力市场快多了。”

  美国的碳排放权交易计划和其他的地区性碳排放权交易计划最终可能将与ETS合并,二氧化碳排放权可以被标准化,在全球交易。

  人们对于碳交易市场的增长潜力有不同的看法,一些人认为,如果碳交易市场全球化,交易量最终可能能与石油市场相媲美,或者甚至达到外汇市场的交易规模。格林伍德说:“碳市场的交易规模应该达到外汇市场的交易规模。碳市场没有理由达不到石油市场的交易规模。”

  瑞银集团(UBS)欧洲交易所交易能源衍生品部负责人保罗·古德休(Paul Goodhew)说:“碳市场的交易规模可能达到原油市场的交易规模。为什么不能呢?”

  其他人认为,上述观点是盲目乐观。碳市场会得到发展,但达不到上述观点所认为的水平。

  碳市场的进一步发展以及更多的交易者加入到碳交易市场将有助于碳市场更具效率。位于伦敦的专家会员公司TFS绿色公司高级排放权经纪人阿米特·奥沙(Amit Oza)说:“信息传播还不完善,其他的市场很快就会对整个经济范围内的负面信息做出反映,而碳市场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做出反映。”

  欧洲碳市场所遭受的挫折抑制了交易量的增长。例如,最近碳市场发生的增值税(VAT)欺诈案。格林伍德说:“碳市场的欺诈案影响了交易量,但碳市场交易量肯定会增加,这从新加入到碳市场的公司数目可以看出。”

  伯利说:“欧洲碳市场还有很大的增长潜力。在下一个五年到十年,我认为还有巨大的增长机会。”

  交易量创造交易量

  目前,大约一半的欧盟碳市场交易者是为履行减排义务而交易的,其余的是投资者。

  瑞银集团的ETD动力与排放权小组的妮基·乔克利(Nicky Chalkley)说:“最初,交易者都是为履行减排义务而交易的。”随着市场的不断成熟,投机交易所占的比例将会增加。乔克利补充说:“我们已经看到随着市场流动性的不断增加,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投机交易者加入到这个市场。”

  Trayport软件公司交易系统业务销售经理内森·埃默里(Nathan Amery)认为,一天之内的75%的交易量来自投机交易。TFS绿色公司的奥沙认为,迄今为止碳市场投资者数目有限的另一个原因是:“碳市场没有很多商品投机对冲基金,对冲基金是通过寻找市场的异常价格、利用市场的无效率获利的。碳市场的运行时间还不长,不能给对冲基金提供据以交易的长期价格走势。”

  担忧

  价格太不可测。一个原因是机构投资者担心政治介入的可能性。因为资产是政府创造的,国家可以介入改变供给,因而改变定价。

  监管机构使投资者交易困难的另一个做法是实行头寸限制,像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目前正在考虑对传统的商品市场进行头寸限制一样。实行头寸限制的目的是控制投机行为,防止投资者抬高价格。

  监管机构和政治家也将决定是否建立全球性的排放权交易计划。市场参与者已经达成共识,美国最初的总量管制与排放权交易计划没有被设计成与全球排放权交易计划合并。

  这可能是因为实行全球排放权交易计划似乎是一个遥远的梦。在经济震荡期,让政治家说服选民,在国内实行力度不大的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计划是一个很好的做法,是十分困难的。

  《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是否被通过、被否决或被修改,目前掌握在参议院手中。目前,没有什么事情是确定的。很可能在12月份哥本哈根会议之前可以定下来,这将鼓励其他的国家和地区建立它们自己的排放权交易计划。

  如果不实行碳减排,被提议的补偿性措施是对不实行碳排放限额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碳关税。

  参议院掌握控制权

  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时,两位候选人均建议实行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计划,出于对经济的担心,这一建议目前没有受到大众的欢迎。

  关于医疗保健的辩论,加深了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计划不受欢迎的程度。医疗保健制度的改革成本可能非常昂贵,而且美国已经债台高筑,因此许多人认为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计划将使美国陷入更深的债务。

  位于波士顿的布朗·卢迪尼克(Brown Rudnick)法律公司的合伙人约翰·沃兹华斯(John Wadsworth)说:“美国很多人对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计划持怀疑态度,在医疗保健混乱之前,我会认为《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将会被通过,我现在没有以前那么乐观了。”

  位于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的交易经纪商Icap公司的市场分析师盖瑞·哈特(Gary Hart)认为《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若要得到参议院的通过,将需做出重大改变。他说:“参议院中可能有15至20个未决票项,这些未决票项都是来自用煤量很大的州。《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若要得到温和派民主党参议员的投票通过,必须做出许多让步。我认为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前,参议院不会通过《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很可能在2010年年初被通过。

  有用的先例

  其实,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在美国已经存在。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二氧化硫和氧化氮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计划就已经存在。美国还有一个地区性二氧化碳交易计划,即地区温室气体行动倡议(Regional Greenhouse Gas Initiative,RGGI),这个地区性碳交易计划涉及美国东北部和大西洋沿岸中部地区各州的电力企业的碳减排。

  芝加哥气候交易所主席兼创始人理查德·山特(Richard Sandor)说:“我们希望RGGI、二氧化硫和氧化氮市场的交易者将来能加入美国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计划。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计划市场与二氧化硫市场有点儿不同之处在于,总量管制和排放权交易计划市场有一个碳中和的概念(carbon offset,碳中和,是指个人或组织计算自己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并根据排放量向从事二氧化碳减排事业的机构提供相应资金,以抵消排放量的方法)。

  山特说:“《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很可能允许使用碳减排证书,也许甚至允许有限地使用欧盟的ETS排放权。”RGGI可能被合并到联邦碳减排计划。当被问到如果联邦计划建立起来,RGGI的交易量情况将如何时,沃兹华斯说:“我认为,RGGI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将被并入联邦计划。”

  RGGI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排放权分配过度,碳价格太低。如果被并入联邦计划,很可能好几个RGGI排放权相当于一个联邦排放权单位。

  尽管有反对意见,但人们认为美国的碳交易计划建立起来以后,其发展速度将会快于ETS的发展速度,主要因为美国可以从欧洲的碳交易中吸取教训。而且,因为拥有了ETS市场几年的交易数据,机构投资者掌握的信息更充分,相比于ETS市场交易初期,能够更准确地预测期货价格。

  哈特说:“一旦人们对市场拥有了自信,就会开始利用碳交易为电力或矿物燃料进行套期保值。二氧化硫市场交易初期,套期保值者非常少。一段时间之后,人们认识到了市场的套期保值功能。”

  美国式的碳交易

  人们普遍认为,美国碳排放权价格在开始交易时将比欧洲的碳排放权价格便宜得多。位于伦敦的巴克莱银行(Barclays Capital)的碳市场和环境产品研究部主管特雷弗·斯科尔斯基(Trevor Sikorski)说:“大西洋两岸对于碳产品的定价有非常不同的欲望。”

  布朗·卢迪尼克法律公司的沃兹华斯说:“在碳交易初期,一公吨的二氧化碳将位于10美元之上,其他许多人也认为价格将处于10美元左右,有一些人甚至认为还会再低一点。”最初的碳交易价格取决于分配的排放权数量,目前预期每年将达到46亿吨。

  如果公司能够出资开办低碳项目,获得信用额度即碳中和,美国的碳交易计划也可能允许公司污染超过它们所拥有的排放权,这也给排放权价格造成了下降压力。甚至也许有特殊的例外条款使价格下降。沃兹华斯说:“如果价格太高,也可能允许购买欧盟的排放权。”

  至于交易场所,目前有两个主要的竞争者: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拥有的绿色交易所(Green Exchange)和芝加哥气候期货交易所(CCFE)。尽管目前中央结算模式受到普遍欢迎,山特认为《瓦克斯曼—马尔凯法案》将不会坚持交易所交易。

  当被问到哪一家交易所将是美国碳合约交易的主要的交易所,瑞银集团的乔克利说:“交易初期很难看出来,情势明朗之前,需要一段时间。”沃兹华斯认为,碳合约交易可以在不只一个交易所交易。

  各就各位

  进军美国的碳交易市场已经在激励着渴望迎接新的市场机会的公司做各项准备。

  Trayport公司的艾默瑞(Amery)说:“在过去六个月里,我们看到大量美国公司参与欧盟排放权计划的交易。例如,好几家美国公司最近开始在欧洲能源交易所从事交易。”

  跨国公司组建了不同的小组,应对它们经营业务所在地可能不同的排放权交易计划。

  同时,瑞银集团的乔克力注意到,机构对芝加哥气候交易所的美国碳合约交易的兴趣日益浓厚。

  交易所交易将蓬勃发展

  就快速增长的碳市场来说,在过去一年里,交易所交易和交易所结算的合约数量在显着增长。

  部分原因是碳交易的整体增长。还有一个原因是人们对违约风险越来越重视,许多金融资产类别都转向中央对手方结算(central counterparty clearing)。碳期货、现货交易量之差额每个月都在波动,但大部分流动性在期货市场。奥沙说:“我认为这种情况还将继续。”然而,碳期货交易主要仍是场外交易,场外市场期货交易的结算数量多于交易所期货交易量。

  影响ETS期货交易所交易的一个障碍是,ETS有两个主要的交割日期,这造成了困难,市场将逐渐使用一个交割日期。欧洲气候交易所的合约到期日是12月15日,自从信用危机以来,这个日期被证明更受欢迎。场外市场和EEX期货的合约到期日是12月1日,这个日期不受欢迎,99%的EEX的客户希望采用ECX的合约到期日。

  价格难题

  今后几年里对二氧化碳的定价将受到好几个因素的影响。对欧洲碳市场来说,最重要的因素将是2012年以后,排放权总量限制的水平,被拍卖的排放权的比例和加入ETS市场的新的行业的影响力。

  碳价格很难预测,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治选择。但是,想要预测碳价格的分析师可以关注矿物燃料和电力的价格,因为矿物燃料和电力与二氧化碳之间具有相关性。由于经济衰退,二氧化碳价格急剧下跌。经济衰退抑制了对电力和矿物燃料的需求,因而也影响了公司对碳排放权和碳信用额度(carbon credits,碳信用额度也就是经核证的减排量,即二氧化碳的排放配额)的需求。

  随着交易者需求和工业产量的复苏,对碳信用额度的需求将增加,碳价格也将上涨。

  目前,排放权成本低于边际减排成本,这种情况可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这意味着ETS不能鼓励公司减少碳排放。为了能够排放二氧化碳,它们可以购买碳排放权,因为这样比改变生产方式以减少碳排放所花费的成本更便宜。排放权市场总是存在着某种程度的、政府可能介入而改变价格的风险。

  一些市场参与者似乎并不关心政治家是否会介入排放权交易计划。乔克力说:“价格与许多基本面因素有关,价格不受政治家介入的影响,市场价格与经济是否复苏有关。”

  其他人则不同意这种看法。TFS绿色公司的奥沙说:“不能不重视立法和政治风险,政治介入是机构投资者常常关心的一个问题。”

  碳市场参与者需要应对的另一个问题是碳价格也许比其他商品更易受波动性的影响,因为缺乏供给弹性。

  公司不能因为碳价格上涨就可以生产更多的排放权。然而,如果价格急剧上涨,可能会有强大的政治压力,要求分配更多的排放权。

  受到具有吸引力的价格的驱动,私营部门可以生产碳减排证书。但是,根据目前的ETS规则,仅使用经核证的减排量(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s,CERs,是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开发温室气体减排项目而产生的经核证的减排量,一个经核证的减排量就是减少一吨二氧化碳排放量),而不使用欧盟排放许可权(EU Allowances,EUAs),CERs仅能满足公司的部分需求。

  艾默瑞说:“真正的市场价格的决定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主要是很多信息不一定是公开的。例如,在减排技术方面的投资。”

  2012年之后的碳价格和交易量是不确定的,两者可能都会上涨。伯利说:“欧洲下一个主要的结构性变化将是全面实行拍卖。在第三阶段,65%至70%的信用配额将被拍卖,这将增添市场活力。”

  套利的可能性

  尽管大部分欧洲碳期货交易量来自EUAs,但在不远的将来,CERs交易可能是最具增长潜力的,因为CERs可能被并入到美国和其他地方的排放权交易计划中。

  乔克力说:“合并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但CERs交易有助于市场的协调。人们对美国是否实施连接指令(linking directive,2004年10月起,欧盟修正排放权交易指令,即所谓的连接指令,允许适用欧盟排放权交易机制的欧盟企业自2005年1月1日起可实施清洁发展机制。清洁发展机制的主要内容是指发达国家通过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方式,与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级的合作,通过项目所实现的‘经核证的减排量’,用于发达国家缔约方完成减少本国温室气体排放的承诺)很感兴趣。如果实施连接指令,CER的交易量将增加。但如果美国对CERs实行总量管制,人们的兴趣将很有限。

  如果CER可以被用来履行各种排放权计划的义务,那么CER的价格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斯科尔斯基说:“通过在国际市场购买排放权,实施间接连接,将会产生排放权交易计划某种程度的合并。”

  在爱尔兰注册的、专门从事CER市场交易的EcoSecurities公司的商业化经理克瑞斯·威力尔斯(Chris Villiers)说:“美国的排放权计划能够为CERs制定一个价格下限,如果其他的排放权计划可以使用CERs,CERs的价格将会更高。”

  如果在不同地方的排放权计划之间建立部分连接,对于专业碳交易者来说,将是意外的收获,因为这样就会有套利空间。

  在任何时候,当很多人对同一样东西都有需求,这些人具有得到这样东西的不同的能力,这时就给了精明的市场参与者买低卖高的机会。

  在碳市场,这也可能发生。例如,如果CERs被允许在美国和欧盟的排放权计划中使用。当然,这取决于每一个市场管理排放权使用的规则。如果碳排放权的价格比较高,它们的价格也会比较高。具有在两个市场交易的能力和法定权力的公司将可以从中获利。

  如果EUAs被允许在美国使用,也可以进行套利交易。这不会挫败欧洲ETS的目标,尽管这将使美国的公司污染更容易。没有直接的理由认为,欧盟当局将反对这样做,即使他们能够阻止这样做。然而,这将抬高欧盟的碳价格,欧洲的企业也许要抗议。

  山特说:“现在,ECX和CCX做为两家独立的交易所开展碳交易,我们总是在寻求更有效率的机会和市场之间的合作。”

  全球性排放权交易计划之梦想

  碳交易市场的大多数人们认为,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全球性的市场,这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实现。大多数人认为,未来十年不会实现。

  格林伍德说:“从长期来看,我认为将会有一个全球性的市场。与电力市场类似,一开始是一个地区性的市场,随着交易者人数的不断增加,市场开始合并。”

  伯利说:“我认为未来将有一个全球性的解决方案,但需要很长时间,未来五至十年不会有,也许到我们孙子那一代才会有。”

  哈特说:“全球性的解决方案需要很长时间,我们得慢慢来。” 斯科尔斯基预测说,2020年以后,市场之间才会有更多的合作。

  美国排放权计划的某些条款可能使其很难与ETS协调。例如,美国的公司可能被允许通过购买其国内农业和林业方面的排放权抵消其碳排放。在欧洲,不能在其内部购买排放权,抵消其碳排放,只能在发展中国家建立CER项目。

  对哥本哈根会议要持现实的态度

  市场正在急切地等待着12月份在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会议期间,将讨论2012年以后的ETS,以及为了应对气候变化,不同国家的行动方案。威力尔斯说:“2012年以后,将有很大的价格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将持续至后京都协议(post-Kyoto agreement)签署以后,希望在哥本哈根会议上,能够签署后京都协议。”

  艾默瑞说:“我们看到了澳大利亚方面很多的正面征兆,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希望在哥本哈根会议上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许多人认为,哥本哈根会议将会取得进展。但不要有过高的期望,此次会议可以达成全球性的排放权交易计划。伯利说:“我们希望哥本哈根会议能够达成一个明确的国际协议,以及非附件1国家承诺实施碳减排。我认为不同的排放权交易计划之间不会达成协议。“

  二氧化碳是目前无可辩驳地最令人振奋的商品之一,一些人已经看出了它的巨大的发展潜力,但也有一些人认为这是过度大肆宣传的结果。二氧化碳的特殊地位和无先例的市场特点决定了它将要遭致辩论、讨论和争论。

  即使没有我们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所要求的发展速度那么快,但过去十年碳市场所取得的发展是不可否认的。即使是在最不愿意实施碳减排的国家,大部分了解情况的人们现在也承认,二氧化碳排放的问题最终将必须通过国际协议得到控制。

  解决方案实施的速度和效果首先取决于政治家,其次也取决于向他们提供建议的专业人士和作为公众舆论一部分的我们每一个人。

  (本文译自2009年9月《FOW》,赵蓉译)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9/164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645

哈贝马斯:三种视角——黑格尔左派、黑格尔右派和尼采 胡鞍钢:60年经济发展让中国走向世界强国
相关文章
潘基文:2030年北极可能不再有冰
陈文茜:灾难,不会到此为止
金融时报:中国与哥本哈根
张海滨:哥本哈根会议重大问题断想
姚洋:跳出阴谋论与历史账,中国应积极应对气候变化
黄宗智:跨越左右分歧:从实践历史来探寻改革
中国参加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纪实
王洁:逼退陆克文的矿商之手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