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人文

甘阳:任何模式都是危险的

我认为有必要保留“西学”、“中学”的提法。
甘阳 中学 西学 经典
我认为有必要保留“西学”、“中学”的提法。因为,这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实际上有差别;另外一个,中国一百年来,如果你不谈这样一个话题,实际结果是把中国自己的传统完全湮灭掉了。我觉得中国的实际情况是中国人变得非常闭塞,中国现在是只看外头,不看自己。你刚才谈到早期教育体制改革,我们现在只提一个问题,最早的晚清到民国的时候,有两个教学改革的方案,一个是1904年,一个是民国以后的1912年。1904年中国现代学堂的方案分为八大类。第一类都是中国经典,有11门课都是中国经典。1912年的和1904年的差别,也就是把中国经典完全拿掉,而这个我认为实际上导致中国人现在常常觉得自己落后。

  我们需要比较在1900年前后美国的现代大学有一个很大的转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突出工科。但是他们马上觉得这个问题实际上很严重,也就是他们下一步的努力就是如何重新再把西方经典纳回到他们大学里面,就是通识教育作为现代大学教育的一个来源所在。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这些经典本身是他们文明的源头。我们现在必须问一点,中国文明的源头的创造力在哪里?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大学观念中有很多的问题,而我们经常听到所谓的创新型大学,这是一个非常片面性的看法。任何一个大学有两个最基本的功能,一个是传承,一个是创新,没有传承就没有创新。之所以我们创新不足恰恰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太薄,也就是我们的传承做得还不够,如果一个人文化自信心都没有,只看外面好而对自家文化缺乏一个最基本的了解,那么很难想象出他能做出多大的一个文化创造,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已经没有自信,你已经不是一个自由人,一个人只有文化充分自信的人,才有可能是充分自由的。我们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有某种文化自卑感的心理。所以我觉得现在对中学西学的谈法,我们必须要去问我们和人家为什么相同,我们同时必须问,我们和人家为什么不同。而这个不同,可能恰恰是我们的长处所在。也就是我说的,现代性本身是有问题的,西方本身也是有问题的。

  我觉得以往的简单向西方学习的过程已经过时,主流经济学家现在都转向一个非常不同的看法。今天凡是北京的政治经济政策出来,只要没有洋水的,我就放心点,也就是说,土的,是好的,洋的,是恐怖的。我觉得这次的全球金融危机对主流经济学家震撼非常大。北大经济学教授周其仁是我的老朋友,他说,这些大银行都是中国经济学家奉若神明的,我们历来都是每年组队到他们那边去参观学习,认为至少十年才能学到他们,现在学生还活着,老师就完了。怎么办?所以我们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搞现代化,任何模式都是危险的,现在恰恰回到那个结论,重新返回实事求是。要去看中国自己的经验,现在的问题是无数的。我们现在一个网络笑话说:我们中国人千万不能去学外国,我们一学,就把人家学垮了。为什么呢?我们中国人从前学俄国,学苏联,苏联完蛋了。然后做哲学的人,八十年代觉得南斯拉夫特厉害,南斯拉夫没了!还记得吗,金融风暴以前,全国上下已经基本形成了一个共识,要学南韩模式,刚开始学,南韩不行了。还有两三年前,有人开始吹越南,刚吹,越南就不行了。金融家说,学美国总没问题了吧!美国是大师。我觉得这些主流经济学家的思想确实在开始变,但是我们当然要非常清楚我们不能够自我狂妄。

  中国30年来,60年来,100年来的历史都要重新看。实际上我们觉得包括30年改革,到底怎么成功的?其实,整个西方社会并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举个例子,1978年~1979年,中国刚刚经济改革的时候,中国所有的大堂经理的平均文化水平是11年,高中都还没毕业。苏联是全部清一色至少大学毕业,很多是研究生毕业。我们工业化的程度怎么能够和人家相比?他们的文化和西方要近得多,而且他们在政治上,老实说人家比中国开放得多!恰恰他们走不下去,才会出现全盘瓦解的想象。为什么中国会反而走出来了?这是没有理由的。所以这些问题都还没有得到解答。中国的经济改革,中国的下一步改革包括中国对历史经验的总结,需要中国人自己去做。现在西方理论能力确实很强,模式能力确实很强,但是这些模式,实际上总是并非完全有逻辑的。中国人现在开始要去怀疑它的种种体系,尤其30年改革以来出现的问题非常多,但同时,伟大成就是不能抹杀的,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为什么中国可以比较好?由于我们自信心的问题,我们反而得不出一个答案。

  我刚才说我们要敢于怀疑看起来很神圣的东西,连上帝都可以死,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怀疑的呢?我们至少要问一个问题,所谓第三次民主,目前大部分国家或地区是个问题。你如果不能够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不能够解答台湾这种混乱的民主,你在中国大陆就去推动这个民主,你负不起这个责任。没有人可以为了民主把中国现在经济增长的势头给牺牲掉。你必须以负责任的态度去考虑,不能够仅仅重复一些伟大的字眼。很多东西都不会进步也没必要进步,你进步就等于犯罪比如说基本的道德。一个人孝顺父母不需要进步,很多人都不要进步,进步就是在搞坏。西方非常明白现代社会做人的基本道理是西方传统的,不是现代社会才插进去的。如果没有传统社会的道德、伦理、文化的支撑的话,现代社会一天都是呆不下去的。而我们经常以为现代社会就是一个全新的东西,这是错误的。所以我们比任何人都毫不吝惜地摧毁我们的传统,而这恰恰是我们很多问题的麻烦的来源所在。我觉得经过一二十年,这个问题会被不断地提出来。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163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635

李实:三十年来中国收入差距变迁 阿玛蒂亚·森:危机之后的资本主义
相关文章
甘阳:中国大学人文教育面临的七个问题
潘公凯、甘阳:美育与通识教育
30年人文社科话语:中国的文明责任
甘阳、刘小枫:重新阅读西方--《西学源流》丛书总序
甘阳:当代中国的思想解放
甘阳:大学通识教育的两个中心环节
甘阳:中国通识教育的务实之道
丁耘:共和国的君主教育----试论“心性儒学”的政治性
李陀:九十年代的分歧到底在哪里?
甘阳:2010年十二月北大演讲综述(北大批评理论中心主办)
张巍、刘小枫、甘阳:如何建设中国的西方古典学(三人谈)
卡尔维诺:为什么要读经典作品?
林道群:書和事
甘阳:论美国内战:宪政理论的四个问题
甘阳:启蒙与迷信
甘阳:中国崛起负有文化使命
甘阳:以家庭作为道德重建的中心
甘阳、陈来等:《四书》是“反启蒙”的启蒙
朱青生、甘阳等:发言节选--“现代性”与“自主性”—“中国现代美术之路”课题成果发布暨学术研讨会录要(节选四)
甘阳:谈宪政:守法,变法与保守主义
甘阳:从富强走向文雅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