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影视

赵勇:也是矿工的孩子看《三里洞》

我曾经写过一些关于煤矿的记忆。我家乡的煤矿最为人知是引发全国小煤矿整治的2001 年的矿难,那次死亡百人的矿难发生的地方就在我母亲的一个亲戚那里,我熟悉那个地方。在我的记忆中,那个地方是很幸福的地方,因为有煤矿,那里的村民的生活比周边的村落要好许多,所以他们的幸福感很强,后来随着小煤窑的查封,那里利用积累的资金很快的实现了其他经济方式的增长,依然是我们那里的示范村。人们好像已经淡忘了矿难,但是矿难却真是的存在过,请不要责备人们的健忘,生活在痛苦中的人恐怕很难继续的生活下去。

《三里洞》是某人的一个纪录片,在南方周末上有正版介绍。三里洞是陕西铜川的一个煤矿。 1,珠默的三里河 最近几天一直在缠着朱墨让她介绍一下三里河,在南方周末正版里面看见三里河这个悲惨的地方在铜川,让俺首先想起了铜川大才女朱墨,于是乎在半夜里匿名发了个手机短信问朱墨是不是铜川人,然后在MSN不时的问起三里河到底是啥样,铜川是不是到底这样凄凉的感觉?朱墨被问的肯定有一些烦,于是在博客里写了一篇名为《三里洞,谁说他们不幸福?》的文章,说了一些关于三里河的问题。 在南方周末看到铜川看到三里河,第一就是让我想起来朱墨,不光是因为她是铜川人,而且因为我们很有一些渊源。首先,铜川是矿区,我的家乡也是苏北知名的矿区,我们应该都算是生活在煤炭的周围,而且在我的生活圈子里我的认识里,铜川可能就只有一个名人,就是网络写手朱墨,可是没有想到在朱墨之前竟然有一个拍摄记录片的男人;其次,朱墨和我原本应该是老乡的,朱墨的父亲当年从我们苏北千里迢迢的支援铜川建设,发扬了我们苏北人的风格,而且朱墨的文章就好像我们苏北人做菜一定要放的红辣椒那样,看着不好看,但是浑身冒汗,爽啊! 对于铜川那个城市,在朱墨的许多文章里都能看见影子,应该和中国内陆许多依靠能源起家的城市一样,在纷繁中透露着热闹,在喧嚣中透露着落寞,我熟悉的铜川,应该和我生活的苏北小城差不多,天有时候是灰灰的,人也大多是黑黑的,每天的忙忙碌碌都是为了生活。但是从来没有感觉到绝望,在清贫的生活中总是能够体味到生活的幸福,这应该是所有生活在矿区的人的感受巴! 2,赵二的苏北煤矿 我曾经写过一些关于煤矿的记忆。我家乡的煤矿最为人知是引发全国小煤矿整治的2001 年的矿难,那次死亡百人的矿难发生的地方就在我母亲的一个亲戚那里,我熟悉那个地方。在我的记忆中,那个地方是很幸福的地方,因为有煤矿,那里的村民的生活比周边的村落要好许多,所以他们的幸福感很强,后来随着小煤窑的查封,那里利用积累的资金很快的实现了其他经济方式的增长,依然是我们那里的示范村。人们好像已经淡忘了矿难,但是矿难却真是的存在过,请不要责备人们的健忘,生活在痛苦中的人恐怕很难继续的生活下去。 许多年以前,煤矿招工在农村是很被关注的事情,一般只有家庭成分好的人才能被推荐招工,因为煤矿工人有固定的收入还能够吃食堂,现在的人恐怕很难理解固定收入和吃食堂对于那个年代农村人的意义,举个简单的例子,成为煤矿工人,你的家人就不会埃饿,而你也会有很多人给说媒;即使到了九十年代,国家煤矿的工人依然还是很吃香的职业,虽然辛苦是难免的,但是生活哪里有那么多的不劳而获啊,尤其对于生活在矿区周边的农民们来说。 我的父亲在小煤窑挖过煤,那时候每天下班父亲都会从煤矿的食堂带几个肉包子回来给我和哥哥吃;还有小时候玩的推铁环,也都是从煤矿里流传出来的;最重要的还有洗澡,以前农村人很少洗澡,有了煤矿以后,村民们有地方洗澡了,尤其在冬天,洗澡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洗上热水澡的村民,对煤矿都有着很深刻的感情。在我们那里,文化娱乐生活也和煤矿息息相关,煤矿的礼堂成了我们观看戏剧和电影的场所,逢年过节煤矿都会组织各种各样的文化娱乐活动,那时候还是孩子的我,还许多人一样都围着看热闹,人们的眼里都是笑容,生活简单而快乐。 3,有点虚伪的南方周末 《三里洞》的编剧导演林鑫是上海人,朱墨和我的父亲都是苏北的农民。于是我们可以看见,在林导的叙述中,矿工的日子是悲惨的,矿工的生活是灰色的,对于三里河的生活没有一丝的留恋,我原本并不明白为什么对于这个地方林导为什么一点快乐和幸福的感情?后来才想明白,原来他是上海人! 上海人是吃不得苦的,苦原本都应该是象朱墨的父亲或者是我的父亲吃的,但是那个年代强迫着一些上海人过着他们原本想象不了的生活,于是,一切都是那么悲惨,生活也是黑色的。尤其是长大以后的林导,生活让他认识到,如果他是一个上海人,他的生活应该是花样的,在花样的都市上海,可惜他已经回不去了,他已经是一个三里河人,多么的悲惨啊! 很喜欢南方周末,可是最近两期看来南方周末有点矫情!哪有那么多痛苦和隔阂?经历过的人都应该知道,人为什么是人,就是因为人会适应生活,在艰辛和清贫的生活中人们自然会发现乐趣和寻找点滴的幸福。为什么上海人到了三里河就会感觉到孤独,失望,甚至绝望;而从农村出来的我们会感觉到煤矿其中也不错,原来煤矿都会给矿工们发猪肝之类的计划,因为那些东西可以防治煤尘。还有最近的一期,是写几个大学生在香港的生活,不知道南方周末的记者们是不是没有在北京或者上海这样的城市生活过,大陆在已经不是落后和愚昧的代名词,而南方周末为了突出反差把国内的学生写的那么不解风情,真是有点矫情! 不过想想也是,南方周末的记者编辑也不好过,为了做有良心的媒体难免会可以的把苦难或者隔阂看的重一些,但是为了这样而这样,难免给人感觉到虚伪! 生活的幸和不幸,其实距离并不远。就算是生活在美国或者欧洲,就能够避开生死吗?也能避开他在生活里的囚困和争斗吗?当然不,生活在这个世界,困苦总是以不同的方式在不用的地方遭遇。谁也不例外。 “他看你,你看他,其实何尝不都是幸福之人呢?”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20/1349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349

《三里洞》导演林鑫访谈 路遥:早晨从中午开始--——《平凡的世界》创作随笔
相关文章
王兵:谈记录片《铁西区》
崔卫平、孟繁华、赵勇、蒋原伦谈当代艺术评论
朱墨:三里洞,谁说我们不幸福
《三里洞》导演林鑫访谈
路遥:早晨从中午开始--——《平凡的世界》创作随笔
贾樟柯:《海上传奇》感动了自己(访谈)
戈达尔: 一段漫长的故事(访谈 )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