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索罗斯:言论自由,人民主权和自然资源

索罗斯:言论自由,人民主权和自然资源

开头第2页是索罗斯新书《带你走出金融危机》(The New Paradigm for Financial Market)第35页,他从“反身性”中得出了对美国“言论自由”,波普的“开放社会”的新认识。

接下来是索罗斯另一本书《美国的霸权泡沫》中“人民主权和自然资源”和“我的概念框架”两章
下载阅读:http://wen.org.cn/uploads/article/file/soros.pdf

《索罗斯带你走出金融危机》
作者: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译者:刘丽娜、綦相
出版日期:2008-11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内容简介:
本书是索罗斯的最新著作,也是他自从写作以来第一本名副其实的畅销书。他从美国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入手,继续阐述自己的金融理论——反射论。一开篇,索罗斯就来了一个下马威:“这是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它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在书中,索罗斯对近来国际经济热点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过于依赖自由市场的陈旧模式累积出了大量的泡沫,如今将世界经济拖入困境。但是,新兴国家如中国、印度等的强劲增长,将使全球市场避免崩溃,政府必须在市场中有所作为。他的看法先后引起了美国白宫、全球金融界的重视。

作者简介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现任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长,全球金融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在中国的影响力尤其深远,曾任量子基金创始人之一。

乔治·索罗斯1930年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1947年移居英国,并毕业于伦敦经济学院。1956年,索罗斯前往美国,开始建立和管理国际投资资金。历经几次动荡和危机,他以自己成功的预测和业绩、独一无二的投资风格著称于世。著有《金融炼金术》、《易犯错的年代》、《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等书。

书摘:
我们正在经历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本轮危机与过去25年发生的几次危机虽有相似之处,但有一个根本的差别:当前这场危机标志着建立在以美元为国际储备货币基础上的信贷扩张时代已经终结。周期性爆发的金融危机不过是“暴涨—暴跌”(boom-bust)大循环过程中的一个局部,当前的这场危机宣告持续25年以上的超级繁荣达到终点。
我们需要一种新范式(new paradigm)来理解正在发生的一切。目前的流行范式,即金融市场会趋向均衡的说法不仅是错误的,而且具有误导性。我们现在遇到的麻烦主要归咎于国际金融体系的发展是建立在这个错误范式的基础之上。
如果仅仅关注这场正在展开的金融危机,写作这本书会轻松得多,但我想用这本书实现多重目的,就不那么容易了。让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如何把反身性理论应用到分析这场危机中吧。与假定完备知识的传统经济学理论相反,我认为不论是市场参与者,还是货币和财政当局都无法把他们的决定仅仅建立在知识之上。他们的错误判断和错误观念会影响市场价格走势,更重要的是,市场价格又会影响到通过它们来体现的所谓的基本面情况。流行范式认为,市场价格只是随机地偏离理论上的均衡点但会归于均衡,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市场参与者和监管者的观点从来都不符合真实事态。也就是说,市场从来不会按照经济学理论假定的那样达到均衡。在观念和现实之间存在一种双向的自反关系,它会产生一种先自我增强但最终自我溃败的暴涨—暴跌过程,或称其为泡沫。每个泡沫包含一种趋势和错误观念,并以反身性的方式相互作用。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出现了泡沫,但当前的危机却不仅仅是房地产泡沫破裂那么简单,这个泡沫的体积比我们此生经历过的任何周期性金融危机都要大。我把历次危机都看做过去25年左右时间酝酿出来的超级泡沫(super-bubble)—一个长期反身性过程的组成部分。这个超级泡沫包含流行趋势、信贷扩张和流行的错误观念。市场原教旨主义(19世纪时叫做自由放任)抱定市场应该自由运行的信念。此前发生的危机成为了一次次成功检验的过程,但却更加强化了流行趋势和流行错误观念的盛行。当前的危机是个转折点,它将使流行的趋势和错误观念都不再继续。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更详细的阐释。在介绍完背景酝酿后,本书的第一篇专门介绍反身性理论,其意义远远超出了金融市场范畴。仅对当前危机感兴趣的读者会发现它不太好懂,但是对花点精力读下去的人,我希望你们会觉得有所获益。这本书介绍了我所关注的主要问题,涵盖了我毕生的工作体会。读过我以前著作的读者可能会发现,我在此重复了从前著作中的一些段落,那是因为我在此提出的一些观点与以前相同。第二篇主要是从概念框架和我从事对冲基金管理工作的实践经验来探讨当前的局势。
危机一旦爆发,金融市场就会骤然分崩离析,但凡可能变得糟糕的事情都会成为现实。在极短的时间内,市场暴露出极大的缺陷。从低级别次级按揭开始的危机很快就蔓延到债务担保债券,尤其是那些由次级按揭组合的最高层级构成的合成产品受到重创。债务担保债券本身虽然已经无法出售,但代表各层级债务担保债券的指数还可以交易。此时,寻求避险的投资者和追逐利润的卖空者都蜂拥出售指数,导致这些指数陡然暴跌,随即导致了其对应的各层级债务担保债券产品的价格暴跌。投资银行通过所谓的结构化投资工具在表外持有了大量债务担保债券头寸。这些结构化投资工具通过发行资产支持商业票据(asset backed commercial paper)来筹资购买债务担保债券产品。当债务担保债券价值下跌时,资产支持商业票据市场也筹不到资金了,投资银行于是被迫救助旗下的结构化投资工具。很多投资银行只能把结构化投资工具并表,并在此过程中被迫确认了巨额亏损。投资银行也曾为杠杆并购提供过大量贷款承诺。在正常情况下,它们会将这些贷款打包成贷款担保债券(collate-ralized loan obligation, CLO)出售,但当时贷款担保债券市场也像债务担保债券市场一样没有了交易,银行只能自己背负这个价值约2500亿美元的包袱。一些银行允许旗下的结构化投资工具破产,一些银行拒不履行当初的杠杆并购融资承诺。这些事件以及银行自身遭受的损失,使股票市场失去抵抗,价格波动极度无序。那些持市场中性观点、利用高杠杆、通过挖掘微小市场差异来获利的对冲基金也不再保持市场中立,亏得一塌糊涂。一些靠高杠杆生存的对冲基金从此销声匿迹,其发起人的声誉严重受损,法律诉讼接连不断。所有这一切都对银行体系造成了巨大压力。如果银行的自有资本因非预期损失而受到侵蚀,银行就必须补充资本增强资产负债表的实力。银行很难评估自身的风险暴露到底有多大,评估交易对手的风险暴露更是难上加难。在这种情况下,银行之间彼此不愿意向对方贷款,而是争相储存流动性以备不测。起初,中央银行发现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很困难,商业银行都在努力避免使用中央银行提供的流动性,因为那会给人一种负面的信号。商业银行之间彼此也不愿意交易。但最终这个问题还是得到了解决。不管怎么说,如果中央银行只会做一件事的话,那就是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在中央银行中,只有英格兰银行在试图救助因扩张过度而陷入困境的北岩银行时遭遇了挫折,原因是英格兰银行的救助引发了银行挤提。最终,英国当局对北岩银行实施了国有化,银行负债变成了国民的负债,这一国有化措施也使英国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突破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限制性规定。
尽管中央银行提供了流动性,但危机仍未减弱。信用价差(credit spread)仍在不断扩大。几乎所有大型银行—花旗、美林、雷曼兄弟、美国银行、美联银行、瑞士银行、瑞士信贷—都在2007年第四季度宣布巨额损失核销,其中很多还示意在2008年仍会继续核销损失。美国国际集团(AIG)和瑞士信贷先发布了第四季度损失核销的预公告,接着又不断修改核销数字,明白无误地给人的印象是它们已经丧失了对资产负债表的控制。2008年1月25日,法国兴业银行对外公布,欺诈交易导致其72亿美元的惨痛损失,与此同时,股票市场的做空氛围也达到顶峰,美联储为此打破常规立即降低联邦基金利率75个基点,按照正常情况,这应该是在8天以后的例会上做出决策。在那次例会上,美联储又把该利率降低了50个基点。这一做法是空前的。
危机不断蔓延,从住房信贷传递到信用卡、汽车信贷和商用房地产领域。债券保险公司(monoline insurance companies)也陷入困局,它们原本是专门为市政债券提供担保的,但后来也介入了结构化投资工具和合成产品的担保业务,其巨额损失导致它们的业务难以为继,造成市政债券市场运行停顿。更大的阴云笼罩在信用违约互换市场的上空,只是尚未爆发罢了。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平安度过了几次大规模的金融危机,如20世纪80年代的国际信贷危机、90年代初的储贷机构危机等。但本轮危机具有与此前完全不一样的特征。本轮危机是从市场的一个局部蔓延到其他领域,尤其是那些使用新型结构化投资工具和合成金融工具的领域。大型金融机构都暴露出风险敞口过大和资本基础薄弱的问题,并且市场上的不确定性似乎仍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期。这种状况阻碍了金融体系功能的正常发挥,也必将给实体经济带来深远的影响。
在判断实体经济是否受到冲击这个问题上,金融市场主体和金融监管当局都表现得非常迟缓。这种慢吞吞的反应实在令人费解。既然实体经济是靠信用扩张刺激的,那么发生了信贷紧缩怎么不会对实体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呢?一个无法回避的结论是:无论监管当局还是市场参与者,在对金融市场运行的理解上,都是根本错误的。这种错误不仅仅在于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也引发了为所欲为,这恰是本轮市场动荡的根源。
我认为,全球金融体系建在了错误的前提基础之上。这是个让人惊愕不已的命题,然而更骇人的命题是,这种错误不仅仅发生在金融市场,而且体现在人类建构产物的方方面面。

《美国的霸权泡沫(纠正对美国权力的滥用)》-目录:
序言
致谢
第一部分 批判性观点
第1章 布什主义
第2章 反恐战争
第3章 布什政府的外交政策
第4章 伊拉克战争的泥沼
第5章 合众之国
第二部分 建设性图景
第6章 改善世界秩序
第7章 主权和干涉
第8章 国际援助
第9章 人民主权和自然资源
第10章 历史的视角
第11章 美国霸权的泡沫
后记
附录:我的概念框架
索引
译后记

美国的霸权泡沫(纠正对美国权力的滥用)-简介:
我认为布什主义的先发制人军事行动是贻害无穷的,全球各地大多数人也这么看。美军入侵伊拉克便是布什主义的第一次实践应用,结果却激起了世界范围内的过敏反应。这样说倒不是由于有什么人要为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辩护,而是由于美国人既没有任何明确证据能证明萨达姆和“9.11”事件之间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明确证据能证明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依然一意孤行侵略了伊拉克。
  今天,美国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观念上的差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美国以外的国家认为美国滥用了其在世界上占据的主导地位。而美国国内的舆论界却由于某种程度的诱导作用,认为萨达姆·侯赛因显然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直接的威胁。只是在入侵伊拉克的后果显示出来之后,人们才逐渐意识到他们受到了误导。
  在我看来,布什当局有意利用“9.11”事件,执行美国民众原本无法容忍的政策。我要说,布什政府的美国霸权梦想既难以实现,又和美国一直以来坚持的传统原则相互矛盾。霸权梦想威胁着我们的价值观和安全感。同时也威胁着整个世界,因为美国实在太强大了。
  美国在当今的世界上占据了首要地位,在可预见的未来,任何其他国家或者国家联盟都无法取代这种地位。美国只会因为犯了错误,才可能丧失霸主地位。如今,美国正在犯这样的错误,因为我们的国家正掌握在一群极端主义分子手中,他们强烈的使命感与他们处事方式上的刚愎自用密切结合。由于滥用美国的优势地位,极端主义分子正在把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加衰弱,而不是更加强大。
  上面这些充满硝烟味的文字自然会引起许多人激烈的反对,可是在这严峻的形势面前,出现这种言论是情有可原的。如今正值非常时期,因此,我把规劝美国民众在未来的大选中反对布什总统作为我的主要目标。我们被欺骗了。当乔治·W.布什参加2000年的大选时,他允诺的是低调的外交政策,而不是如今的布什主义。假如布什在2004年大选中落选,他的政策会被当作美国政治史上暂时的异常行为而一笔勾销,美国因而能重新恢复其在世界上的适当地位;相反,假如布什又一次当选,选民们将认可布什的那套政策,那么我们美国人将不得不承担全部后果。然而,仅仅在选票上击败布什总统是不够的。美国必须重新审视其在世界舞台的角色,以更具有建设性的眼光来看待问题。
        *        *        *
  我个人对布什政府的过激举措的敏感,也许很大程度上要归结到我个人的背景经历。我是一个犹太人,成长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匈牙利,曾经先后生活在德国和前苏联的统治之下,从小就懂得政治制度是如何对人们的生存产生影响的。当我听到布什总统说“要么你和我们站在一边,要么你就和恐怖主义分子站在一边”的时候,我仿佛听到警钟的鸣声。美国司法部长约翰·阿什克罗夫特(John Ashcroft)曾经声称:“对那些用失去自由的幻象来恐吓热爱和平的人民的人,我要说,你们的‘策略’只是帮助了恐怖主义分子,因为他们破坏了我们的国家团结,消融了我们的决心。他们为美国的敌人提供弹药,挑拨?嗣拦嗣竦呐笥选!卑⑹部寺薹蛱氐幕笆刮夷谛牟钌畹牟话病N腋械奖В蛭话愕墓诓⒚挥邢裎乙谎木酢U飧龅胤讲皇俏业背跹≡裎以暗拿拦?
  1947年,当我从匈牙利逃亡出来时,我首先来到英国的伦敦经济学院学习。在那里我深受哲学家卡尔·波普(Karl Popper)先生的影响,懂得了开放社会和封闭社会之间的差异。在金融市场获得成功以后,我创立了促进开放社会发展的基金会网络。作为在世界上许多地方推行民主的实践家,我感到自己有能力为重新思考美国在世界上的角色贡献自己的力量。
  为完成这一工作,我要给大家一套概念框架。这一框架在我的学生时代初具雏形,并且在日后的工作经验中不断得到修订。从很多方面来说,它与我们的流行观念不同。也许我使用的部分术语对读者来说比较陌生:诸如开放社会(open society)、反射性(reflexivity)、彻底的可错性(radical fallibility)、创造性谬误(fertile fallacies)、人类未知准则以及盛衰循环的消涨模式过程的不同阶段(the various stages of the boom-bust process)。因此在附录部分,我对概念框架作了简短的说明。
        *        *        *
  我的这本书缘起于先前的拙作《乔治·索罗斯论全球化》。在那本书里,我仔细考察了我们的国际金融和贸易机构(IFTIs),并且对其更加有效的运行提出了建议。那时候,我关心的问题主要是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他们反对对市场力量的任何干预——的盛行。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们是攻击国际金融和贸易机构的右派力量,而反全球化运动则是攻击国际金融和贸易机构的左派力量。我认识到了全球资本主义系统的缺陷,并且认为,重新改革和加强我们的国际金融和贸易机构能够治愈这些缺陷,而损坏国际金融和贸易机构却不能治愈这些缺陷。毫无疑问,我的观点和布什政府的姿态恰恰相反。但是,“9.1l”事件带来了一个机遇:美国上下都开始反省自己,从而改变自己态度的时刻来到了。我不希望白白放弃这个机遇。
  布什总统把美国和世界领向了另一个方向。他通过“9.1l”事件断言我们具有先发制人采取军事行动的权利。我目前主要关心的问题则是“先发制人”方式的滥用。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政府已经落到了极端主义分子的手中,这些极端主义分子以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原生形态为指导,认为生活是以生存为目的而展开的斗争,我们必须以依赖运用暴力为主求得生存。其实这是一种曲解事实的观点:“适者生存”既需要依靠竞争也需要依靠合作。美国追求军事霸权和市场原教旨主义事实上是联系在一起的,因为市场原教旨主义也强调竞争,损害合作。可是布什政府却利用恐怖主义威胁为借口,把全体美国民众都带动起来了。
  在“9.11”事件以前,错误的意识形态的盛行是被我们美国的民主的正常运行限制在一定的范围里的。反恐战争一时间平息了评论家的言论,把美国人带到了非常状态。就是在美国人侵略伊拉克的那一刻,我们进入了我所谓的“远离均衡”的状态(far-from-equilibrium territory)。我发现,追求美国的世界霸权的过程和股票市场上常见的盛衰循环的消涨模式有异曲同工之妙。现在,泡沫已经破裂了。本书的目的就是解释我们如何被卷入我们目前所面临的混乱,以及美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角色应该是什么。在本书第一部分,我将对布什政府的政策进行批判性考察;在本书第二部分,我将清楚地勾画有关美国角色的建设性图景。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1169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169

李欧梵:福尔摩斯在中国 西蒙•约翰逊:无声的政变
相关文章
梁治平:名誉权与言论自由--宣科案中的是非与轻重
索罗斯:未来的路
河清:请愤怒吧--西方“言论自由”的神话
索罗斯:关于欧元的两篇文章
赵晓力:批评官员到底是什么问题
冯象:法学的历史批判--答《北大法律评论》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