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戏剧

林怀民:《这些云门舞者》

晴天出版新書「這些雲門舞者」之序文
台北晴天出版社二月出版了新书《这些云门舞者》,这是台湾第一部描写舞者生涯的书,收录云门舞集及云门二团共十四位舞者的故事,可以一窥舞者生活的真相,了解《九歌》《水月》《狂草》《断章》《鸟之歌》等舞作的幕后花絮,也能读到所有热爱跳舞的人內心那块美好的境地。
林怀民
常常有人問我,如何「堅持」走過雲門三十多年的歲月。我沒有堅持。三十多年來,是舞者餵養我。

七○年代,有些創團舞者真的像小說中的人物,餓著肚子跳舞。目前雲門最資深的舞者李靜君,八○年代入團的薪水六千,可是房租就去了四千。舞者對專業的愛和奉獻不斷教育我關於執著,關於忠誠,還有奉獻。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今天的雲門舞者每天跳舞七小時。光是長達六七小時的專注常令我肅然。

我半路出家,創了團才學編舞。在排練場,舞者透過他們的舞動,讓我學習到關於身體和動作的奧妙。在我創作撞牆的時候,他們安慰我,鼓舞我,提供大量的動作素材,讓我把舞編下去。

我覺得自己的作品在九○年代才成熟起來。最重要的關鍵是舞者。在兩代人之後,台灣舞蹈教育和雲門的歷練累積出世界級的舞者。我的工作只是找到一個方向,把他們呈現出來。

呈現在台灣鄉野和國際大都市的舞台上。

在謝幕的時間,我往往驚愕地發現,雲門的舞者如此自信,靜定,優雅──我從未想像過台灣人會長出這樣的面貌。

英國詩人葉慈問:「我們如何區分舞與舞者?」

台灣關於舞蹈的報導和評論很少,有限的文字只談編舞的意念,編舞家的成敗,幾乎從不談到舞蹈的關鍵:舞者!

舞者在台上光燦的形象,神乎其技的表達,往往使人忘了他們是凡人。

雲門舞者大半出身市井,憑著熱情和苦行走到前人所未抵達的舞台,以渾身的能量帶給社會美和激勵。

這本台灣第一部描繪敘述舞者生涯的書,讓我更進一步認識長年工作的伙伴,也讓社會認識舞蹈這個行業。

感動地閤上書頁之際,希望社會各界透過這本書,對舞者,以及藝術工作的本質多一番體會。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80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800

Willem Buiter:诚信和声望-消失了的利润源泉 郎咸平:《金融超限战》序言
相关文章
郑鸿生:陳映真與台灣的「六十年代」--重試論台灣戰後新生代的自我實現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