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经济

沃勒斯坦:萧条:长时段展望

“萧条已经开始了。报界媒体人士仍在扭扭捏捏地向经济学家打听,询问我们是否可能正在进入一场单纯的衰退。”
萧条已经开始了。报界媒体人士仍在扭扭捏捏地向经济学家打听,询问我们是否可能正在进入一场单纯的衰退。决不要相信这个。我们已经开始了一场世界性全面萧条,大量失业几乎遍及各地。萧条可能采取古典式名义通货紧缩的形式,让普通百姓承受其所有的负面后果。或者,萧条也有可能采取无法控制的通货膨胀形式,尽管可能性较小,但这只不过是价值下降的另一种方式,对普通百姓而言甚至更糟。

当然,大家都在问,是什么引发了这场萧条。是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称为“大规模杀伤性金融武器”的衍生品吗?是次级房贷?或者是石油投机者们?这是一种怪罪策略,并没有实际意义。这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费尔南德·布罗代尔所说的短时段事件的尘埃上。要理解当前发生的事情,我们需要看看另外两个方面,它们更有启迪作用。一个是中时段的周期性波动。另一个是长时段的结构性趋势。

至少在几百年间,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周期性波动有两种主要形式。一种是所谓康德拉季耶夫周期,在历史上其长度为50-60年。另一种是霸权周期,时间要长的多。

谈到霸权周期,美国在1873年是正在崛起的霸权竞争者,到1945年取得了全面的霸权支配地位,而在1970年代之后一直在缓慢地衰落。乔治·W.布什的愚蠢把缓慢衰落变成了加速衰落。到目前,美国霸权已是昨日黄花。正如通常发生的那样,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多极世界。美国仍然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或许仍然是最强大的,但未来几十年相对于其他大国而言它将继续衰落下去。无人对此有回天之力。

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的时间性有所不同。世界走出最后一次康德拉季耶夫B阶段是在1945年,后来出现了现代世界体系历史上最强大的A阶段上升时期。它大约在1967-73年达到顶峰,随后进入下降阶段。这个B阶段持续的时间比以前的B阶段都要长的多,我们目前仍然置身在其中。

康德拉季耶夫B阶段的特点广为人知,它符合1970年代之后的世界经济发展的历程。生产活动的利润率下降,特别是在那类原先最有利可图的生产中。结果,想取得真正高利润水平的那些资本家转向了金融领域,从事基本上属于投机的活动。为了不至过于无利可图,生产活动往往从世界体系的核心地区转移到其他地区,用较低的转移支付成本交换较低的人员成本。这就是为什么工作从底特律、埃森和名古屋消失了,而大量工厂在中国、印度和巴西建立起来

至于投机性泡沫,一些人总能从这些泡沫中赚到大钱。但投机性泡沫也或早或迟总要破灭。如果有人问,为什么这次康德拉季耶夫B阶段持续了这么长时间,这是因为那些权力所在—美国财政部和联邦储备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它们的西欧和日本合作者—对市场不断地进行经常性严重干预,例如对1987年(股票市场跳水)、1989年(储蓄和信贷崩溃)、1997年(东亚金融崩盘)、1998年(长期资本管理不善)、2001-2002年(安然公司破产),以便支撑世界经济。他们从以前的康德拉季耶夫B阶段汲取了教训,这些力量以为他们能战胜体系。但这样做有它的内在局限性。我们现在已经遭遇到这些局限性,亨利·保尔森和本·伯南克正在懊恼地认识到这一点,他们或许感到惊异。这一次,要避免最糟的局面将不那么容易,或许已经不可能了。

在以往,当萧条造成大浩劫之后,世界经济就会重新起步,其基础是能在一段时间内形成半垄断地位的发明。所以,当人们说股票市场将再次上扬,这就是他们认为在对世界人口造成破坏之后将会出现的情况,认为这一次也会像以往一样。也许几年之后会这样。

但是,一些新的因素可能妨碍这种维持了资本主义体系500年之久的惬意的周期模式。结构性趋势可能妨碍周期模式。作为一个世界体系,资本主义的基本结构特点按照一定的规则运行,这可以表现为一条向上移动的均衡曲线。问题在于,如同所有体系的所有结构性均衡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曲线往往越来越偏离均衡,以至于变得不可能让它们重返均衡。

是什么让体系远离了均衡?非常简略地说,这是由于在500年间,资本主义生产的三项基本成本—人员、投入和税收—在销售价格中的百分比持续上升,以至于今天不可能再从半垄断生产中获取巨大利润,这种利润从来都是大量资本积累的基础。这并不是因为资本主义在它最擅长的地方马失前蹄。这恰恰因为,资本主义干得如此出色,以至于它最终破坏了未来积累的基础。

当我们抵达这一点之后,体系就会分岔(用复杂性研究使用的语言)。直接后果是高度混乱的动荡,这是我们的世界体系当前正在经历并在或许未来 20-50年间将继续经历的情况。当所有的人都推动朝他们认为对各自眼下状态最佳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一种新的秩序将在混乱中产生,在两条相互替代和非常不同的道路中,沿着其中一条道路发展。

我们能自信地断定,当前的体系不会续存下去。我们不能预言的是,怎样的新秩序会被选来取代它,因为它将是无穷无尽的个人压力的结果。但或早或晚,一个新的体系将被建立起来。这将不是一个资本主义体系,但它有可能比资本主义体系坏的多(甚至更加两极分化和等级分明),或者好的多(相对民主和相对平等)。选择一个新的体系是我们时代主要的世界性政治斗争。

至于我们直接面临的短期和中期前景,各地正在发生的情况已很清楚。我们正在走进一个保护主义的世界(忘掉所谓全球化吧)。我们正在走进政府在生产中发挥远为重要和直接作用的时期。就连美国和英国也在把银行和濒危的大工业部分国有化。我们正在走进平民主义政府领导的再分配,这可能采取中左翼社会民主的形式,也可能采取极右翼独裁的形式。我们也正在进入尖锐的国家内部社会冲突中,因为人们在更小的蛋糕上进行竞争。在短期内,总体而言,这并不是一幅美好的图景。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524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524

汪晖:秩序还是失序?--阿明与他对全球化的看法 梁文道:奥巴马的胜利是修辞学的胜利
相关文章
专题
金融危机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