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人文

大卫·哈维:哈特与奈格里《大同世界》(commonwealth)

大卫·哈维:哈特与奈格里《大同世界》(commonwealth)

原与哈特和奈格里对书评的回应一起发表于Artforum 48: 3 (Nov 2009): 210-221
大卫·哈维在《艺术论坛》(artforum)2009年11月的专题中就《大同世界》(2009年出版)与哈特和奈格里进行了争论。原文见:https://libcom.org/library/commonwealth-exchange. 译者:王行坤

译者:王行坤

一直以来,奈格里的作品中有两个根本性的主题。第一个就是对工人阶级或诸众(他将其定义为“穷人的政党”,在斯宾诺莎看来,诸众是唯一的“民主的真正主体”)能力的信心,认为他们可以利用内在性的劳动力量去构建一个不同于资本所塑造的世界。奈格里认为,通过自主的以及非等级化的自我组织,他们可以完成这个任务。第二个主题源自于这个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斯宾诺莎的哲学作品为激进思想提供了框架,让其不仅能认识世界,而且也能认识到改造世界的可能。奈格里就这样将诸众的内在性力量与新斯宾诺莎主义的理论框架结合起来,构建出一种新的革命理论,从而重新定义了共产主义的内容。

毫不奇怪的是,这两个主题在《大同世界》中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这本书哈特和奈格里的第四次合作(之前有Labor of Dionysus,1994;Empire,2000;Multitude,2004,译按),意在进一步阐发他们的观念,并且为我们的时代提出另类全球化的观念,或者用他们的话说,是另类现代性(altermodernity)。在之前的作品中,他们在思想上和意识形态上都支持这样的左翼运动,这些运动努力以最为彻底的方式去改造世界,同时又不产生等级制的政党或者试图去(在两位作者看来)徒劳地夺取国家政权。其原因就在于他们想要提出关于共产主义的不同概念,这个概念乃是基于17、18世纪的哲学。这就与马克思之后的共产主义运动构成了断裂,但也并没有彻底抛弃马克思的某些重要洞见。随着现实存在的共产主义的崩溃解体或改弦更张,尤其是在1989年之后,不仅另外一个世界是可能的,另外一种共产主义也成为可能。在探索未来可能的道路上,除了哈特和奈格里,还有巴丢和朗西埃等重要哲学家。

今天,这种重新定义共产主义的尝试显得尤为紧迫,其原因不仅在于地球上的大多数都在苦苦挣扎的悲惨境况,也在于资本主义体系内不可逆转的环境恶化和日益频繁的自我毁灭性的短期危机。但另一方面,诉诸17、18世纪的思想家,跟随17世纪早期那个来自阿姆斯特丹的磨镜片的师傅(指斯宾诺莎,译按)去寻找答案,这有些匪夷所思。即便如此,哈特与奈格里这方面努力的一个意外收获就是在激进学生群体那里,斯宾诺莎研究小组的欣欣向荣,以及对德勒兹等思想家的重燃热情,后者也是基于斯宾诺莎而发展出自己的思想。

在哈格和奈格里看来,革命思想必须找到对抗资本主义和“财产共和国”( republic of property)的途径。革命思想“不应该回避身份政治,相反,它必须经由身份政治并从中学习,”因为身份政治“是在财产共和国内,并反抗财产共和国的首要动力,其原因就在于,身份本身就是基于财产和主权之上的。”他们通过三个阶段来论述这个问题。“揭示出作为财产的身份(性别,种族,阶级等)的臣服,这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夺回身份”,然后将其作为所有物和财产进行保护。大概的意思是:这就是我,这些是我受苦和拥有自己存在的条件。“身份政治的第二个任务是从义愤(indignation,这也来着斯宾诺莎的重要概念)出发,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将臣服的身份作为武器,走向反抗宰制结构的道路”。但是就其将身份视为某种财产形式来说,第二个任务“总可能与财产共和国的统治结构相适应。”危险就在于,身份可能成为目的(某种所有权形式,人们拥有它就拥有某种既得利益)而非手段。其结果是释放(emancipation),即“你有成为你所是的自由”,但却阻碍了解放(liberation),即“自决和自我转变的自由,去决定你能成为什么的自由。”因此,第三个任务就是消灭身份的一切形式。这种“身份的自我消灭是理解革命政治只能始于身份,而非终于身份的根本原因所在。”例如,对工人来谁,“共产主义命题的目标就不是消灭工人本身,而是消灭将他们定义为工人的身份。也就是说,阶级斗争的首要目标不是杀死资本家,而是打碎维持资本家特权和权力的社会结构和制度,同时也消灭无产阶级臣服的条件。”于是,拒绝工作,或者两位作者在本书和其他地方所提及的“出走”(exodus,出埃及记对应的也是这个词,指伴随生命政治生产日益占据主导地位,诸众在劳动空间日益取得自主性,劳动本身日益取得政治性,不再需要资本的主导,因此他们的出走可以对资本造成致命打击,译按)就成为主要的斗争武器。这就是释放的意思。革命追求的不只是释放,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