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林品:从网络亚文化到共用能指--屌丝文化研究

林品:从网络亚文化到共用能指--屌丝文化研究

"屌丝"能指的超量衍生异化和遮蔽了阶级议题

人文与社会
2013年伊始,"中国梦"和"宪政梦"成为了中国舆论场的"热词",但在网络空间激烈的争论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第一章第一条第一句却极少被人提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毋须赘言,广大工人、农民、农民工群体在当下中国的经济境况、社会地位、阶级认同与宪法所写形成了怎样的反差
标题

2011年10月,正当大洋彼岸的美国年轻人"占领华尔街"时,一个新词和由这个新词衍生出的词汇群开始在中国大陆互联网上以惊人的传播效力迅速流行开来。"屌丝",这个看似不雅的词汇,充斥了各大虚拟社区、网络论坛、自媒体平台、社交网站乃至新闻门户网站的版面,甚至"翻出国墙",上演了"占领奥巴马"--2012年2月20日,原先因为中国大陆互联网管制而无法访问的谷歌的社区服务系统Google+突然解禁,大量中国网民以留言评论的方式用各种中文网络语言"占领"了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2年1月实名认证的Google+主页,其中许多网民自称为"屌丝",这一事件在中国知名SNS网站豆瓣网和知名虚拟社区百度贴吧中被网民总结为"碉堡了!屌丝威名这下传到美国了!奥巴马评论全给屌丝占了!"--的一幕,并且通过融合信息网络和社会网络的新型网络渗透入"网众"[1]群体的即时通讯聊天和日常生活对话中。

词语不仅仅是表情达意的符号,在某种意义上,它也是社会现实的浓缩、历史变动的定位,正如雷蒙•威廉斯所提示的,某些"关键词"的某些用法与了解"文化"、"社会"的方法息息相关[2]。在笔者看来,"屌丝"在网络空间和现实空间的传播,也不仅只是一场可以简单评估的"网络热词"传播风潮,而是一个乃至一组与中国社会转型及文化变动有着深刻关联的流行词汇以至习惯用语的发生和形成过程。纪录、呈现、探讨、质询这个或可称之为中国当下网络文化"关键词"的词义问题、形塑过程及其文化、社会意涵,不失为触碰、审视、思考转型期中国社会某些重要问题的一种研究路径。

"屌丝"的流行是一个当下的、缘起于非主流社群的、"草根的"/"大众的"文化过程,笔者以为,若要将这一研究对象作为整体加以有效的把握和全面的解析,必须以跨学科的"文化研究"为研究范式,由基于生产、基于文本、基于接受的三条路径对"屌丝文化"进行综合研究。

 

一、"屌丝"的词源:犬儒式抵抗的网络亚文化

首先,笔者将由基于生产的路径展开论述,追溯"屌丝"的词源,并对"屌丝"等词语的原初语境进行考察。

"屌丝"一词起源于"百度贴吧"[3]中的"李毅吧"[4]。百度贴吧是"粉丝文化"的催化剂和重要阵地[5]。而"屌丝"的前身"毅丝"/"D丝",则是"百度贴吧"的部分媒介使用者在对于"粉丝"[6]编码采取对抗式解码策略的基础上"盗猎"而来的身份标签,这些Web2.0--Web2.0这个概念最早是于2004年3月由奥莱利传媒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蒂姆•奥莱利提出的,很快成为一个流行的概念,互联网业界和学界对它做出了各种定义。中国互联网协会交流与发展中心从互联网行业的角度将Web2.0定义为:"互联网2.0是互联网的一次理念和思想体系的升级换代,由原来的自上而下的由少数资源控制者集中控制主导的互联网体系转变为自下而上的由广大用户集体智慧和力量主导的互联网体系。互联网2.0内在的动力来源是将互联网的主导权交还个人,从而充分发掘了个人的积极性并参与到体系中来,广大个人所贡献的影响、智慧与个人联系形成的社群的影响就替代了原来少数人所控制和制造的影响,从而极大解放了个人的创作和贡献的潜能,使得互联网的创造力上升到了新的量级。"[7]--时代的网络用户,出于自身的心理动机和心理需求,对"李毅大帝"这一媒介形象和"李毅吧"/"帝吧"(李毅吧在李毅吧用户群当中的戏谑性称谓)这一虚拟社区进行过度使用。

"李毅吧"近年来一直是百度贴吧足球明星分类目录下"会员"最多的贴吧,其会员数量远远超过"小小罗吧"、"卡卡吧"、"梅西吧"等以国际足坛巨星为关键词的百度贴吧,如今更是已经成为百度所有贴吧当中会员数量排名第一的贴吧[8]。这当然不是因为李毅的球技有多么出众,而是因为李毅(或由大众媒体塑造出的"李毅")曾经多次说出引发球迷-网民热烈争议的言论,其中尤以"我的护球像亨利"[9]这句话流传最广、影响最大。在中国足球水平与世界顶尖水平有目共睹的巨大差距的映照下,李毅将自己与世界顶级球星蒂埃里•亨利相提并论的这句"豪言壮语",被球迷-网民视作中国职业球员能力不足却格外自负、大言不惭的典型事例。足球运动作为某种意义上的"和平年代的战争",冷兵器时代的军事修辞与封建王朝的政治修辞常被用于大众媒体对足球赛事的报道与球迷群体对足球赛事的评述中,亨利这位法国国家队的王牌前锋就被喜爱他的球迷尊称为"亨利大帝"[10]。而自比亨利的李毅则被中国的许多球迷语带讥刺地戏称为"李毅大帝"。

集结于李毅吧的绝大多数用户,实际上并非足球明星李毅的"球迷"或曰"粉丝"。他们的媒介使用行为主要是利用多媒体手段--原创性地书写或以经典文本、流行文本为蓝本进行改写,从而创作出笑话、书信、小说等多种体裁的文字作品;将流行歌曲重新填词、翻唱,从而制作出新的音频文件;使用诸如Photoshop、光影魔术手等图像处理软件,对新闻图片、影视剧照、广告图案以及流传于网络社区的摄影照片等图像材料进行编辑、修改、拼接,从而制作出新的图像文件;使用视频处理软件对影视剧、电视节目、广告等文化工业生产的影像材料进行二次剪辑、后期配音和字幕添加,从而制作出新的视频文件,等等--以"粉丝"的姿态反话正说,对"李毅大帝"这个媒介形象进行集中的、持续的"恶搞"[11],并由此引申出各种各样的对于中国足球、中国社会诸多现象的嘲谑。

这些网络用户将李毅吧作为聚集地,以"毅丝"(全称为"毅丝不挂",又称作"14不挂")或"D丝"(D取自"李毅大帝"的"帝"的英文单词谐音)作为自我指认的身份标签,以出自各种网络典故、谐音、缩写的黑话,作为区分"圈内人"和"圈外人"的标志,进而寻求一种身份认同;他们以被中国的"网络土著居民"/"网络原住民"/"数字原生代"(Digital Natives)--笔者使用这个概念是借自约翰·帕尔弗里和厄尔斯•加瑟在《网络原住民》一书中提出的术语,在这本书中,帕尔弗里和加瑟把"网络原生代"定义为,大约出生于1980年到2000年间在数字科技背景下孕育成长的一群新时代的公民,这一代人自出生之日起就面临着一个无所不在的网络世界,在数字化科技的熏陶下生活成长起来,他们也因此形成了与模拟技术背景下成长的一代人完全不同的世界观,他们会以不同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处理问题,他们也即将改变市场、工业发展的模式,甚或成为世界的主流,改变整个世界。[12]必须指出的是,美国学者帕尔弗里和瑞典学者加瑟的这个定义,是参照着美国和西北欧的社会语境做出的,相对于美国和西北欧,中国的互联网应用普及由于人口众多、发展不平衡、发展时间短等原因,存在着巨大的"数字鸿沟",在大约出生于1980年到2000年间的中国公民当中,拥有数字科技背景的教育和成长环境者只是事实上的人口少数。--称为"高级黑"的明褒暗贬、反话正说式的修辞,表达对于"粉丝文化"等大众传媒主流话语的对抗式解码以及对于假面化的公共生活的某种戏仿式的讽刺;他们以被概称为"内涵"的戏仿、隐喻、反讽等手法,影射那些他们认为在相关法律规定和互联网管理办法下难以直言却又不吐不快的公共事件评论、社会现实感知或淫秽、暴力信息[13],进而疏导、宣泄在现实生活中积郁的不满情绪与过剩荷尔蒙。由此,他们建设了自诩为"百度最内涵贴吧"、"百度卢浮宫"的"帝吧"(也被称作"D吧"或"D8")。

2010年,一些李毅吧的会员因与李毅吧的时任吧主"传说中的13号"发生矛盾,退出李毅吧,转而成立"雷霆三巨头吧"。此后,由"李毅吧"分裂而出的"雷霆三巨头吧"[14]的会员群体"萎结沉沦"与"李毅吧"的会员群体"毅丝不挂"发生了多次纠纷争吵。在争吵过程中,"雷霆三巨头吧"的会员将"D丝"中的"D"用读音相近的"屌"字替换,创造出"屌丝"一词,以这个容易令人联想到男性阴毛("屌"是男子阴茎的俗称)的词语作为一种侮辱性称谓来指称李毅吧的会员。但是,李毅吧的大量会员却以某种或可称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姿态领受了这个称谓,并从此以"屌丝"自称。不仅如此,"帝吧"的会员们还以"屌丝"为核心词汇,提出了一系列与之具有密切语义关联的合成词"矮丑穷"("矮矬穷")、"土肥圆"、"女屌丝"、"高帅富"("高富帅")、"白富美"、"黑木耳"、"粉木耳"、"啪啪啪",或为一些原本就在互联网络空间具有一定流传度的词语如"女神"、"失足"、"喜当爹"、"逆袭"赋予新的含义,从而编织了一套风格化的符号体系。

这套符号系统作为那些自称"屌丝"者的共同创造和约定俗成,建构出了某种虚拟共同体的身份认同;这套符号系统还成为了一种通过特定的意义结构生产出来的特定隐喻,承载了这个群体关于社会的集体想象和价值观念。在这个意义上,"帝吧"的"屌丝"在其原初语境上是一种"亚文化"群体。"屌丝"将"矮丑穷"作为自己的属性标签,将"给高富帅跪了"、"给跪求别说"、"吓尿了"、"跪舔"作为口头禅,其"屌丝亚文化"以一种自我降格、自我矮化、主动认输、自动缴械的话语姿态,表达和应对中国当下社会文化存在的一种结构性矛盾--发展主义现代化语境下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