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王明珂:谁是羌人--华夏边缘的漂移

王明珂:谁是羌人--华夏边缘的漂移

《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

《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第八章
在此,「羌」并不是代代住在中国西疆的某一「民族」,而是代代存在华夏心中的一种对西方异族的「概念」。这个概念表达着「西方那些不是我族的人」。因此,由商代到汉代随着华夏的向西扩张,羌人的概念也向西推移。

「羌」这个字作为一种人群称号,最早出现在商代甲骨文中。此后,中国先秦文献里关于「羌」或「氐羌」的记载很少,而且含意不明确。到了汉代,河湟地区土著(当时中国人称他们为羌)曾与中国发生长期血腥的冲突。此时中国文献中才对「羌」这个人群有深入而丰富的记载。五世纪史家范瞱所著的《后汉书·西羌传》,主要记载后汉两次荒乱时期的汉羌战争经过,并追溯羌人的来源至春秋战国的戎、西周的姜姓族,以及其它先秦文献中商周的羌、氐羌、撮狁等等。

根据《后汉书·西羌传》、殷商甲骨文及其它先秦史料,历史学者对于羌族的地理起源、迁徙、分布有很深入的研究。这些研究都将商代到汉代的荒当作一个民族,他们由商代或更早开始,一波波的东迁融入华夏。留在西方的羌人又受到华夏的进逼节节西迁,部分形成汉代河湟地区以及西南地区的羌人。

在本章中,我从一个新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在此,「羌」并不是代代住在中国西疆的某一「民族」,而是代代存在华夏心中的一种对西方异族的「概念」。这个概念表达着「西方那些不是我族的人」。因此,由商代到汉代随着华夏的向西扩张,羌人的概念也向西推移。

一、殷代的羌人

在商代甲骨文中,羌字写作 。由字形看来,它由「羊」、「人」两个部分构成。甲骨学者大多将此字释为「羌」【1】。在甲骨文中,商人称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为羌方,称那儿的人为羌。甲骨学者曾试图考据羌方或羌人所在。由与羌有关的方国位置关系,陈梦家认为所有这些国家都在山西南部与河南。李学勤考据商王田猎区域地理,也认为羌方在山西南部或更西的地方。白川静得到类似的结论,他认为羌在河南西部的平原与丘陵相交的地方。岛邦男则认为羌与无方在陕西东北沿黄河的地方。虽然学者们的意见有些出入,但基本上他们都认为羌在殷的西方,地理位置大约在河南西部、山西南部与陕西东部【2】。由于甲骨文中的羌地理分布广,学者们也指出「羌」可能被商人用作西方非我族类的通称【3】。

许多卜辞内容都说明,在商人眼中羌是相当有敌意的西方人群。卜辞中记录商或其属国与羌之间的战争。有时战争规模相当大;有一次,商王曾派遣五族的军队,另一回在战场上用了一万名战士。另一些卜辞,则记载被俘的羌人在商人的祖先祭祀中如牛羊般被宰杀,成为宗教仪式中的牺牲。甲骨卜辞还显示,有一些羌人战俘成为商人的奴隶。显然,在商人眼里羌人不仅是敌人,也是可以被视为「非人」的异族【4】。

殷代的「羌」,应是商人对异族的称号,而非某人群的自称族号。理由是,首先,羌有时也写做 --形如一个被绳子系颈的羌人。这是一个带有污蠛意味的称号,不应是某人群的自称。其次,在周人克商之后「羌」在历史文献上消失了数百年:这也证明「羌」只是商人的异族概念与称号。再者,共同的自称族号是一个族群形成的标志之一。如果我们相信甲骨学者所言,「羌」分布在广大的西方,那么由当时人群的沟通与相应的社会结群发展程度看来,很难相信当时已存在一自称「羌」的广大族群。羌字由羊、人构成:很可能当时在商人之西有些人群,他们之所以被商人称为羌(羊人),或因在他们的宗教信仰上羊有特殊重要性,或因他们像羊一样的被用为祭祀中的牺牲。但最有可能的是,如前所言,新石器时代晚期以后农业边缘地区人群普遍以养羊取代养猪,并减少农业活动,这个经济生态上的变化让以种植为生的人群印象深刻,因此以「羌」来称这些牧羊人。总之,羌原来不是一群人的自称:在汉代之后直到现代,只有接受汉人给与「羌人」之称的人群,才自称「羌」或「羌族」【5】。

二、西周时羌在文献中消失

公元前十一世纪,周人结合西方各族群的力量共同克商。在此前后,周人与其盟友逐渐东方化;他们继承了许多商人的文化以及书写传统。西周时人留下的直接史料,最丰富的便是西周金文。在西周金文中「羌」字非常罕见,更无被用作人群称号的例子。有些先秦文献,如《尚书》、《诗经》、《逸周书》、《易经》、《左传》与《国语》等,其中部分材料被认为成于西周,或反映西周时的情况。在这些早期文献资料里,无只出现在《尚书·牧誓》、《诗经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