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建筑

周文翰:蔡国强对话比尔堡

《城市环境设计》2009年第05期
2009年3月17日,蔡国强来到欧洲另外一个航海强国西班牙的著名港口城市毕尔堡,那个远远驶来的东方人的身影,现在已经成为毕尔堡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Bilbao)盛大回顾展的主角。这是他的全球回顾展在纽约、北京之后的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的展览。
蔡国强 比尔堡
蔡国强对话毕尔堡

  “从东方哲学最根本的原理地方到西方哲学最原理的地方、最源泉的地方,其实上有类似性。就象金木水火土,到古希腊哲学的金木土水,其实有许多共同点,但后来,随着以后各自的发展,东方人更强调综合的思维方式,西方人更强调科学论证和分析手段,这导致西方科学技术水平的进步和提高,导致东方那种各方面讲平衡、讲中庸的发展。”——蔡国强

  1995年,旅行家马可·波罗从中国福建的泉州港回到欧洲水城威尼斯七百周年之际,出生在泉州的当代艺术家蔡国强驾着一艘家乡制作的舢舨船,满载象征阴阳五行的瓶装中药驶进威尼斯港,将他们放进自动贩卖机里出售。2009年3月17日,蔡国强来到欧洲另外一个航海强国西班牙的著名港口城市毕尔堡,那个远远驶来的东方人的身影,现在已经成为毕尔堡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Bilbao)盛大回顾展的主角。这是他的全球回顾展在纽约、北京之后的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的展览。

  蔡国强,最著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他因为火药爆破计划曾为当代艺术革新的标杆之一,而2008年参加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创意工作又让他成为大众最为熟知的艺术家之一。

  毕尔堡,这座城市以弗兰克·盖里(Frank O. Gehry)设计的金属表皮的古根海姆博物馆着称的城市则是全球“城市改造”的典范之一,盖里以及卡拉特拉瓦、诺曼•福斯特、矶崎新等著名建筑师和艺术家都在这里留下过建筑和艺术作品,每年吸引数十万游客前来拜访。

  对比尔包和西班牙来说,蔡国强不完全是陌生人,2005年,他也曾在西班牙中部城市瓦伦西亚炸出一圈黑彩虹,那是他第一次在白天做焰火作品。更早的1999年他的行为艺术作品《威尼斯收租院》在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后毕尔堡古根海姆美术馆就想收藏,但是“因为我的整个目的在于表演,所以拒绝了。”好在这次这件作品终于来到了毕尔堡。

  因为这些前缘和背景,当蔡国强和毕尔堡相遇,就不仅艺术家和博物馆、建筑师的一次对话——恰好盖里也出现在蔡国强展览的开幕式上,也是东方艺术思维和西方艺术思维的对话,金铁交鸣,回环不绝。

金,打破纽约艺术和设计的洁癖

  蔡国强回顾展在纽约、北京的展出也非常成功,但是看到毕尔堡的布展以后我不得不说蔡的作品和盖里设计的空间的组合是最完美的,呈现出蔡的作品最有力量的那部分来。——古根海姆基金会董事托马斯克伦斯

  的确,只有盖里那金属表皮的炫目建筑才可以配得上蔡国强的作品那爆炸般的气势。

  在夜晚,从纳尔温河(NERVION)岸边远远透过玻璃就能看到他的《不合时宜: 舞台一》八辆汽车上插得光柱在不断闪烁,就像人工制造的繁星一样。但是走进古根海姆博物馆,回环翻滚装的汽车和光柱则立即抓住了观众的眼睛,即使没能理解这是对于新世纪的恐怖袭击的一种反思,也可以感受到那种炫目之后一丝不安全感和身体上的不适。之前在纽约、北京展出的时候,这一组汽车或者垂直悬挂,或者水平支撑起来,但在毕尔堡,则真正实现了蔡国强最初“回环不息”的概念,就好象这是人们永不止息的命运一般。

  和通常展出的美国艺术家理查德德·塞拉的大型钢铁装置作品类似,蔡国强的作品的体量也越来越大,但另一方面,蔡国强却和塞拉是完全不同的,后者是一种越来越简化、抽象的结构,而蔡国强并不讳言这种美国主流艺术的简约、抽象的“洁癖”正是他所反对的,他带来了一种貌似炫耀、混乱的艺术风格,让“乱搞”走进了殿堂。

  这恰好也是弗兰克·盖里在建筑界的位置一样,当主流现代主义的方正结构统治设计界的时候,这位加州的老顽童则用自己金属表皮以及曲面体块的拼镶和扭转冲击了人们的视野。

  闪闪发光的毕尔堡古根海姆博物馆是盖里最有冲击力的一次设计,这座从北侧看形状如同几艘起伏的船只参差前行的建筑的上半部分覆盖着白金色的钛版覆盖的建筑物,每天不同角度、强度的阳光会带来不同的反光。而入口那层叠起伏的曲面则诱使人们进入去体验他流动的光影,在内部,除了电梯意外没有一处结构是方格子,全部是流转的曲面墙、斜网状窗户、甚至连信息室内的凳子也是盖里设计的曲面椅。

  盖里自述这是他的灵感来自于船和鱼,这不仅是他感兴趣的东西,也正是毕尔堡这座海边城市的传统工业之一:700年前就开始因为优良的港口而成为航海人聚落,以出口铁矿石和制造铁器闻名。因为附近有丰富的铁矿石,自古以来通过开采、冶炼和出口,并以出口铁器而闻名,莎士比亚就写过“毕尔堡利剑”。那时候西班牙也是海上最强大的国家,但在17世纪荷兰、法国、英国崛起以后这座城市开始衰落,19世纪时因为出产铁矿和造船业而重新振兴,但在20世纪中叶以后面对来自亚洲、东欧更便



技术支持: MIINNO 京ICP备20003809号-1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