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 国际动态

上海旅美画家或涉数千万美元艺术品造假案件

上海旅美画家或涉数千万美元艺术品造假案件

伪作之罗斯科

旅美画家钱培琛涉嫌卷入总金额高达8000万美元艺术品造假案件。法庭文件指出这名艺术家为近期浮出水面的艺术经纪洗钱及逃税案件的幕后画手,在过去15年间伪造了至少63幅包括波洛克、罗斯科、纽曼等抽象表现艺术画家的作品。

据《纽约时报》报道称,旅美画家钱培琛涉嫌卷入总金额高达8000万美元艺术品造假案件。法庭文件指出这名艺术家为近期浮出水面的艺术经纪洗钱及逃税案件的幕后画手,在过去15年间伪造了至少63幅包括波洛克、罗斯科、纽曼等抽象表现艺术画家的作品。FBI本周搜查了钱在纽约皇后区Woodheaven的住所。纽约时报将钱培琛名字拼写为peishen qian。

此案的手法主要是现年56岁的艺术品经纪人Glafira Rosales以数千元价格从钱培琛处购买伪作,然后假称为瑞士和西班牙的收藏家藏品,向大型画廊推销。销售伪作时间约为1994-2009年,获利6300万美元,除了欺诈外,这位经纪人还被起诉隐瞒收入和逃税,可能面临20年监禁。

本文题头图的罗斯科作品即为涉案作品之一,Rosales给这幅画起名“无题 1950”并卖给了当时纽约最老的画廊--诺德勒画廊。2007年,诺德勒画廊又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将此画售于居于伦敦的对冲基金富豪pierre lagrange。画廊原本承诺此画将收入罗斯科画全集目录,但最终该目录未出版。lagrange通过鉴定发现该画用了两种罗斯科死后才用的颜料,于2011年五月起诉诺德勒画廊,案发后其他从诺德勒画廊购买过波洛克纽曼等抽象现艺术假画的人包括古奇高盛等公司现或前高管等人都纷纷起诉,当年该画廊在经营了156年后倒闭。

伪作波洛克

钱培琛1939年生于中国舟山,长于上海,是1979年上海"十二人画展"的发起者和参与者之一。1981年留学美国,师从抽象表现主义大师特克。陈丹青在文中曾描写过在钱早年对印象派风景画的崇拜及出国后的迷惘:“当我们终于目睹梦中奢念的印象派原件,同时目击整个西方美术史的浩瀚经典,而变幻无穷的现代与后现代艺术更使眼界豁然大开而无所适从—他在《十二人画展》中迸发的激情...一到纽约便烟消云散,过时而虚妄,化为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轻。”

陈又称钱培琛“素系印象派浓烈奔放的色域”,仿作风格也将此特点发挥得颇为淋漓。

下图为钱培琛本人作品。

 

钱培琛访谈

 

于佳婕:介绍一下关于"十二人画展"的情况吧。

钱培琛:实际上最早发起人是我、徐思基和沈天万,然后他们再推荐孔伯基,然后再推荐一些人,就越推越大。去找展览的地方,本来在公园里面展出的,后来觉得太偏僻了,然后找到了少年宫,因为罗步臻是当时少年宫的美术指导,所以他也参加了,他也找了朋友,浙江美院的研究生王健尔。这样以后就介绍了陈巨源、郭润林等等,那么就凑在一起。原来这些人都不参加官方的展览,所以凑在一起觉得有种展示自己多年来对艺术的摸索的快乐。"探索-创新"这是郭润林提出来的,序言是陈巨源写的。

然后我们自己到处去贴海报,影响蛮大的。因为像这种展览的形式,第一次听到有放音乐《蓝色多瑙河》,还有展览的场地是X型的。

 

于:陈巨源老师跟我说,当时去看展览的人特别多。

钱:当时是在春节期间,后来很多人回忆起来,的确觉得是很轰动的,因为很久没有看到这样一种纯粹的艺术作品展了,过去都是为政治服务的。现在看到一种纯粹的风景、静物、人物,觉得很新奇,也会觉得像春天到来一样的感觉。对人们的文化起到了作用。所以在上海影响还是比较大的。《美术》杂志就整版发表作品。后来武汉美术家协会邀请这些作品到武汉去展览,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于:当时除了一些普通的人或者是当时一些艺术家,有没有比较老的艺术家去关注这个展览?

钱:我们这些"在野"的,就是和官方保持一定距离的,所以无所谓他们来不来看,"十二人画展"其实是一个特定的政治气候下一个特定地点的文化活动。

 

于:展览的时间性超过了展览性。

钱:对!就是说,不是这12人展,也可能有另外的展览,毕竟在这个时期。

 

于:当时去展出的作品是平时代表你们精神的作品还是为了这个展览而创作的呢?

钱:没有。本来这些作品就是没有机会展出的,即使是在文革期间也是在暗暗地创作自己的作品。好不容易有机会,本来还想展出人体,但后来考虑到当时的气候,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于:当时拿掉的作品是什么呢?

钱:陈巨洪的人体。当时还要考虑一下:人体适合展出吗?不像现在。所以我们自立,就是自己管好自己的一块。这些作品也没有审查。南方和北方不一样,北京的政治味道比较浓,而我们这个12人画展仅仅是艺术上的、形式上的探讨。所以和政治无关,然后这个事件可以说也表达了一个时代的信号吧。

 

于:整个文革期间艺术是为政治服务的,但我看你79年的几幅作品感觉像印象派或者说是形式主义的,对形式美的追求,是什么促使你想到这些的?

钱:实际上刚解放的时候遇到一些法国来的老师,后来是前苏联的,然后就是全盘学苏联,把法国的,美国的这些流派全都封闭起来,冷冻起来。但是我们本身喜欢这些东西,而且我们对苏派的这些东西有种抵制的心情,所以这一类人都是有自己的追求的。

 

于:从你个人角度来看,这些作品是你在文革期间偷偷创作的,那么你是怎么想在工作之后继续自己的创作的?

钱:这个是自己的一种精神上、修养上、文化上的吻合。比如说,当时通过父母在台湾可以有选择的进口一些画册,但是把毕加索给拉掉了,因为说是色情的,现在想起来有些荒唐。然后大家很高兴地去研究、去看这些东西,对我们的启发和影响是很大的。这主要是刘海粟这条线路下的体现。沈天万是上海美专的,我是学数学的,我数学系毕业,所以跟着沈老师,看看他怎么画,我自己怎么想,然后自己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news/view.article.php?c1/366
  • 跟踪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news/trackback.php?366

美国底特律市破产可能出售美术馆藏品偿债 棱镜门后续事件:持续追踪
相关文章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 人文与社会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