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影视

贾樟柯:《三峡好人》北大点映答问

新浪娱乐12.04特稿
“第6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三峡好人》12月4日晚上十九点现身北京大学百年大讲堂,做内地的第一次正式点映。贾樟柯导演亲临现场,与北大师生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流,探讨影片的相关创作背景及过程。”目前贾樟柯公开演讲中最详细谈《三好》的一次。

第6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三峡好人》今天晚上十九点现身北京大学百年大讲堂,做内地的第一次正式点映。贾樟柯导演亲临现场,与北大师生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流,探讨影片的相关创作背景及过程。

  以下为贾樟柯导演与北大师生见面会的全部内容:

  主持人:我是北京大学点映协会的卢西,很高兴大家今天参加我们影协的《三峡好人》的观片会和主创的交流会。今天《三峡好人》放映以后,我们的贾樟柯导演会给大家做一个关于《三峡好人》的导演的阐述讲座,会有跟同学们的一个互动提问的交流时间,而且今天除了贾樟柯导演以外我们还有一个非常神秘的环节,希望大家看完片子以后停留一下,参加我们今天交流的时间。今天开场前,我们也请到了贾樟柯导演和《三峡好人》的制片人刘小东先生,让他们先上台和大家打个招呼,有请。

  贾樟柯: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各位朋友,大家好,特别高兴带着《三峡好人》来到北大,差不多整整十年前我拍了第一个短片《小山回家》,也是带着这部影片来到了北京大学,也是我电影生涯里第一次和大家交流,十年之后《三峡好人》又有幸得到了北大影协和百年讲堂的邀请,和大家做一个面对面的谈话,特别开心,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个电影。

  刘小东:《三峡好人》能够受到影协和百年讲堂的邀请,在这里超前点映我们感觉非常荣幸,也很骄傲,因为你们都是全国一流才子,希望你们喜欢。谢谢大家。

  贾樟柯:这个点映是在我拍摄纪录片《东》,也是因为刘小东产生的灵感,我们两个作为一个联合的艺术行动,把这个点映呈现在北大,我也特别谢谢小东。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下面的时间我们就来欣赏这部《三峡好人》,在片子放完以后, 会有跟大家交流的时间,谢谢贾导。下面电影放映开始。

  (观看影片《三峡好人》)

  主持人:很感谢贾樟柯导演为我们带来这样一部优秀的影片一开始我们跟大家说今天会有一个特殊的环节,今天我们北大影协带来了这部影片,请来了贾樟柯导演,还带来了他在威尼斯电影节获得的金狮奖杯,这是金狮奖杯第一次在国内露面。下面请北大影协的黄海同学拿出金狮奖杯。

  (黄海搬出金狮奖杯)

  黄海:这个奖也是咱们中国电影久违的一个奖,很感谢他,很荣幸请到贾樟柯导演,谢谢。

  贾樟柯走进北大 《三峡好人》缘起纪录片《东》

  主持人:下面进入我们今天的交流正式环节,首先有请贾樟柯导演上场。贾导,我们同学有一束花要送给您。待会儿贾导要针对《三峡好人》做一个演讲。

  贾樟柯:大家好!感谢大家抽空来看《三峡好人》,刚才我也在观众席里面,我本来想看十分钟然后离开去休息,结果一直看到了最后,好像过了才三四个月,这个电影五月份的时候还在拍,过了三个月好像那儿的一切我已经遗忘了,再看的时候非常陌生,但同时又非常熟悉,因为我在那儿差不多用一年的时间在那儿和我同事工作,所以人有的时候是善于遗忘的族群,我们太容易遗忘了,所以我们需要电影。

  我是第一次去三峡,所以我也特别感谢刘小东,因为之前我本来想拍一个纪录片,拍他的绘画世界,因为我从90年看他第一个个展,特别喜欢他的画,他总是能够在日常生活里面发现我们察觉不到的诗意,那个诗意是我们每天生活其中的,这个计划一直搁浅,一直推后,有一天小东在去年9月的时候说要到三峡拍11个工人,我就追随着他拍纪录片《东》,如果我们作为一个游客,我们仍然能看到青山绿水,不老的山和灵动的水,但是如果我们上岸,走过那些街道,到街坊邻居里面,进入到这个家庭,我们会发现在这些古老的山水里面有这些现代的人,但是他们家徒四壁,这个巨大的变动表现100万人的移民,包括两千多年的城市瞬间拆掉,在这样一个快速转变里面,所有的压力、责任、所有那些要用冗长的岁月支持下去的生活都是他们在承受,我们这些游客拿着摄影机、照相机看山看水看那些房子好像与我们无关,但是当我们坐下来想的时候,这么巨大的变化可能在我们内心深处也有,或许我们每天忙碌地挤地铁,或者夜晚从办公室里面凌晨三点坐着车一个人回家的时候,那种无助感和孤独感是一样的,我始终认为在中国社会里面每一个人都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我们都承受着所有的变化、带给我们充裕的物质,我们今天去到任何一个超市里面,你会觉得这个时代物质那样充裕,但是我们同时也承受着这个时代带给我们的压力,那些改变了的时空,那些我们睡不醒觉,每天日夜不分的生活,是每一个人都有的,不仅是三峡的人民。

  所以进入到那个地区的时候,我觉得一下子有一个潮湿的感觉,站在街道上看那个码头,船来船往的码头,各种各样的人在那儿交会,中国人那么辛苦,那时候就有拍电影的欲望,一开始拍纪录片,拍小东的工作,逐渐地进入到模特的世界里面,有一天我拍一个老者的时候,就是电影里面拿出十块钱给大家看的演员,拍他的时候,他一边抽他的烟,一边非常皎诘地笑了一下,在他的微笑里有他自己的自尊和对电影不接受,你们这些游客,你们更知道多少的生活呢?那个时候夜晚的时候在宾馆里面我一个人睡不着觉,我觉得或许这是纪录片的局限,每个人都有保护自己的一种自然的一种心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江湖 唱《两只蝴蝶》的小孩是天使

  这时候我就开始涌现拍故事片的想法,我想像他们会面临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压力,很快地就形成了《三峡好人》这样一个剧本,在做的时候我跟副导演我们一起商量,我说我们要做一个这样的电影,因为我们是外来人,我们不可能像生活在当地的真的经受剧变的人民了解这个地方,我们以一个外来者的角度写这个地区,这个地区是个江湖,那条江流淌了几千年,那么多的人来人往,应该有很强的江湖感在里面,直到今天谁又不是生活在我们的江湖里面,或者你是报社的记者你是报社的江湖,或者你是房地产的老板你有房地产的江湖,你要遵守那个规则,你要打拼,你要在险恶的生活里生存下去,就像电影里面1.5元就可以住店,店老板一样,他要用这样的打拼为生活做铺垫,想到这些的时候很快写剧本,在街道上走的时候就碰到唱歌的小孩子,他拉着我的手他说,你们是不是要住店,我说我们不住店,他问我你是不是要吃饭,我说我们吃过了,他很失望,你们要不要坐车,我说你们家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他就一笑,望着14岁少年的背影,这就需要主动的生命的态度,后来我找到他,你最喜欢什么?他说喜欢唱歌,他就给我唱了《老鼠爱大米》,唱了《两只蝴蝶》,我就非常着急地说,你会唱邓丽君的歌吗?教他教不会,他只会唱《老鼠爱大米》,所以用在电影里面,他像一个天使一样,在任何一个情况里面,人的尊严,人活下去的主动的能力,想到这些的时候,逐渐的人物在内心里面开始形成,包括男女主角,我马上想到了我的表弟,我二姨的孩子,他曾经在《站台》里演过生死合同的矿工,在《世界》里演过一个背黑色提包,来处理二姑娘后事的亲戚,这次我觉得他应该变成这个电影的主角,每次看到他的面孔,我们俩兄弟少年的时候非常亲密,18、19岁以后离开了家,他到了煤矿工作,逐渐就疏远了,但是我知道他内心涌动着所有的感情,每次回家的时候我们话非常少,非常疏远,非常陌生,就这样看着偶尔笑一下,想到这个电影的时候,我就想到他的面孔,我就每次看到他的面孔,不说什么我就知道,我为什么要一直拍这样的电影,为什么十年的时间里我不愿意把摄影机从这样那样的面孔里挪走。

(掌声)

  (贾樟柯有些激动眼眶湿润)

  韩三明表演平实感人 假装忘记是一整代人的懦弱

  我们太容易生活在自己的一个范围里面了,就意味我们的世界就是这个世界,其实我们走出去一步,或者就看到我们亲人,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拍,不能那么容易地忘记。

  (热烈的掌声)

  他就来到剧组,我觉得演得非常好,一开始的时候,我特别担心他跟很多四川的演员搭戏搭不上来,怕语言又问题,他说:哥,你不用担心,我听得懂,他说我们矿上有很多四川的工人,所以陕西话、四川话全部能听得懂,所以他沟通得很好,跟其他当地的演员,特别是拍到他跟他的前妻在江边聚会的时候那场戏,他的前妻问他一个问题,16年了,你为什么这个时候到奉节找了,我就写对白,“春天的时候,煤矿出了事情我被压在底下了,在底下的时候我想能够活着出来的时候,我一定要看看你们,看看孩子。”拍得很好,第一条过了,他拉着我说,能不能再拍,我不愿意把这些话说出来,他说为什么把这个理由讲出来呢,我们在矿里面什么样的情况谁都了解,如果讲出来,感觉就小了,如果我不说出来感觉就大了。

  他说得非常好,生活里面那么多的事情何必说那么清楚呢,就好象这个电影其实有很多前因后果,没必要讲那么清楚,因为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这个时代的故事,如果我们有一个情怀我们能够去理解,如果我们能从自己的一个狭小的世界里面去观望别人的生活我们能够理解。

  或许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生活,我们假装忘记,当我们一个人的时候,我们有一种能力去面对的时候,我们能够理解,有时候我们不能面对这样的生活或者这样的电影,是我们一整代人的懦弱。

  (掌声)

  纪录片手法真实上演 生活是凡人的舞蹈

  但是我觉得,就好像奉节的人,他们把找工作叫做讨活路一样,我们应该有更大的勇气迎接我们所有的一切,找工作当然是讨一个活路,他们不麻木,但是他们乐观,我觉得忘了这些生动的面孔,在我拍摄电影的时候体内又开始有一种血系逐渐地感染了自己,燃烧了自己,就会觉得我们有勇气去面对自己。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女主角,赵涛跟我合作过几次的女演员,演一个没有婚姻生活的女性,拍到她跟丈夫做决定的前一夜,原来剧本就写她是一个人,打磕睡、迷迷糊糊不知道在做什么,我就用一个纪录片的方式,我就让演员坐那儿拍她,演员拍了一个多小时,真的很困,很烦燥、慢慢入睡,我准备收工,赵涛讲,导演你看墙上有一个电扇,这样一个巨大的决定、巨大的决心其实没有那么容易下,内心那种躁动不安,那种反反复复是不是可以让我来吹电扇把四川的潮湿,把四川的闷热,把内心的焦灼演出来,我们就拍她吹电扇,她像舞蹈一样,拍完之后我觉得是一个普通人的舞蹈,是一个凡人的舞蹈,任何一个街上匆匆走过的女性她们背后的女性,她们都有她们的美丽,我觉得也通过演员的一个创造拍到了这种美丽。

  之后就是在电影里面来来往往、分分合合的人,阴晴不定的天气,一直拍一直拍,拍完之后当我们再从奉节回到北京的时候,我们整个摄制组都不适应北京的生活,那么高的人群密度,那么匆忙的生活,那样的一个快节奏,好像把特别多的美好,特别多的人情,特别多的回忆都放在了那个土地上。

  崇拜“黄金”的时代谁在关心好人

  今天这个电影完成了,我们把它拿出来,然后我们选择在7号点映,这个电影和观众见面的时间只有7号到14号,因为之后没有太多的时间,我们就跳好七天的舞蹈,让好人跟有这种情怀的人见的面,其实这不是理性的选择,因为我到底想看看在这样崇拜“黄金”的时代,谁还关心好人。

  (长时间热烈的掌声)

  在今天来北大的路上,车窗外又是那些面孔,在暮色里匆匆忙忙上下班,我的心里面又有一种潮湿的感觉,这时候不是一个伤感,可能我自己还有一个梦,这个梦还没有磨灭,谢谢大家。

  (掌声)

  主持人:感谢贾导演精彩的演讲,今天贾樟柯导演为我们北大带来了影片金狮奖还有这次精彩演讲,我们也有一些礼物回送给贾导演,第一个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有,在我们二楼观众席有一个调幅叫“北大学子支持《三峡好人》”这个调幅并不是我们做的,是有几名匿名的同学他们自发做的条幅,在开场前他们想到贵宾室送给贾樟柯,所以他们把条幅挂在了二楼,如果这几位同学允许的话,我希望这个条幅也是我们北大同学送给贾樟柯导演的礼物。

  (掌声)

  第二份礼物是我们北大影协要颁给贾樟柯导演一份聘书,聘您成为我们的名誉顾问,下面请影协的黄海同学送上这份聘书。

  黄海:实际上刚才在后台跟我们影协几个同学聊天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感觉,贾樟柯导演像天上掉下来的一个英雄,因为他带来了他的荣誉,中国电影这几年下来太需要这么一个英雄走出这么一条路,贾导演走过一条路,我们现在很简单发给他一个英雄的证明。衷心的祝《三峡好人》在票房上能有好的表现。

  (颁发证书)

  主持人:下面就开始进入我们场下同学自由提问的时间。

  贾樟柯故事片里造飞碟 抢时间拍摄跟消失的城市赛跑

  同学:贾樟柯导演,你好,我非常喜欢这个影片,因为它里边有很多看似很超现实的东西,但是每当场景一出现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情感的释放,所以特别喜欢,所以每当有一种高耸的建筑物出现的时候,我就期待这种场景的出现。

  我觉得这个片子非常出彩的地方,我觉得和您以前的片子不同的是,在这个片子里面我感觉到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释放,而在以前的片子我们感觉到一些克制的东西,这种转变里面,我不知道你是经过一个怎样的过程?谢谢。

  贾樟柯:那个飞走的塔是奉节的真实的塔,是一个纪念塔,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我觉得塔和整个环境不协调,我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望着它就应该飞走。!”

(人文与社会:最近频频有读者留言提问三峡好人中飞走的是什么,我们具体补充一下,那是奉节县城造的一个所谓“三峡移民纪念塔”,外形确实古怪,贾樟柯感觉这个塔与环境极其不协调,于是他在电影中就安排它升天了,确实痛快。)

  (掌声)

  有一天我自己去江边看景的时候就开始有乌云雷电,因为三峡自古巫山雨,特别多的神话传说,我觉得那个地方天气特别神秘,我是一个北方人,不会游泳,涨潮我会很害怕,觉得会不会有外星人看着我,在电影里面画了一个飞碟。我觉得我们到了奉节真的会觉得现实里面有很浓的超现实的气氛,整个楼房它们是以七天为一个单元,基本上是五层六层,我们拼命地拍,跟消失的城市赛跑,我觉得特别超现实,我觉得是今天的一个气氛。

  (掌声)

  同学:你好贾导演,我觉得电影拍得很好,很喜欢,我想请教一下,你的求学经历和你的成功经验。

  贾樟柯:求学经历介绍起来恐怕比较长,因为我退过两次籍,其实我觉得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也遇到过很多年轻的朋友想做导演,拍电影,我觉得实际上传媒这个职业并不重要,如果你心里面有一段故事,有一个电影,不吐不快必须拍出来,你必须实现完成拍摄这个工作,比自然而然变成了一个导演,我一开始拍电影的时候,1995年拍电影,什么资源、背景都没有,有的只是可以挥霍的时间和无穷的体力,开始拍摄的时候,我们整组人靠超负荷的工作,我们唯一的资源我们年轻,我们有身体,我们可以工作16个18个小时,一直到今天,或许这样可以拍电影,因为我没有太多的资源。

  (掌声)

  同学:贾导演,你好,我看这部电影,其实中间有很多感动的地方,我想问一个问题,您可能在拍摄过程中反复思考,在中国大变革的情况下,有些平凡的人,就像您过程说的找活路,小人物的生存状态,拍摄过程中,这种状态给您带来的冲击,您能再说一下吗?

  另外一个小问题,中间有一些很多细节的东西,我感觉并不是开始拍摄的时候就已经遇到的,可能是偶然出现的,比如会突然间出现一只小狗,或者墙上挂了一些字,这都是偶然还是您设计好的?

第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英文的名字是《Still Life》,但是《三峡好人》中文名字好像并不是很一致?中文的名字您觉得可以更好地诠释影片主题,还是英文名呢?

  再说一点我自己的感想,中国有很多拆房子的镜头,人和物的动作很有韵律,机位是固定的吧,我很喜欢那些镜头,谢谢。

  (掌声)

  被奉节的现实所震撼 用“烟酒茶糖”纪念计划经济

  贾樟柯:很多细节、情节都是抓拍到的,因为去了奉节我们可以用眼睛捕捉到非常多生动的东西,的确是我觉得去了之后会被现实所震撼,如果大家有机会看另外一部纪录片《东》的话,就会看到,其实在我们拍摄的过程里面,有一个小东的模特,有一天出工就过世了,我们整队人没法工作,停顿了三个月以后就回北京了,小多看他的家人我们一起跟他过去,第一次进入到大山里面的重庆那片的人家,真是家徒四壁,家里头除了几个板凳汽油堂屋中间的炉火之外什么都没有,那个时候我看到窗户上有一个啤酒瓶,落满了尘土,看到了这样的静物,开始想像,可能就是过世的家里的主人过程过生日喝过了,我一下子被静物感动,因为主人没有了,它还在,它记录的生活的一切,里面包含了生活的密码,越是在这样物质困乏的地方越是觉得物质那么紧缺,越会打破我们一种主观的妄想,其实离开城市很多地方依然面临着这样一个贫困,所以我也一直觉得在这样贫富差异这么大的情况里面,我觉得不应该用太多的金钱去面对这个世界,我觉得是不道德的。

  就想到了中国人最依赖的几种物质,因为我是70年生人,我知道计划经济时代维护人们的东西很简单,就是烟酒、茶糖,边缘地区的人们就这些东西就可以过年,就可以感觉到幸福感,我们就是这样寻找着自己的幸福,就因为这样一个用的静物,用四个段落,烟酒茶糖。

  (掌声)

  寻找失落的城市 给自己一种尊严

  同学:贾导演,你好,首先请允许我以一个山西老乡的身份表示问候,我是山西运城人。我也是学文学的,学戏剧文学的,对您一直特别尊敬,特别喜欢您的作品,所有作品都看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

  这个片子所传达的人的尊严的问题在这个片子里是不是有所体现?还有就是关于对一种弱势群体的尊重,胸怀我也可以在片子里看到,还有一个您以后会不会回山西拍一些电影,我也期待着。

  贾樟柯:我觉得这个电影故事一开始写的时候,是所谓找寻的故事,好像我们失落了很多东西,包括我们失落了我们的城市,古老的县城,那些淹没在水底下的建筑,我觉得这个电影是关于选择的主题,是关于选择的一个话题,因为其实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他们不管结婚也好,离婚也好,复婚也好,他们在个人的感情世界里面通过一个决定给自己一个自由,通过一个决定给自己一种尊严,这是我看到的。

  我觉得想到这个时候,这个电影里面的人物可能是我以前电影里面没有的,之前的《站台》,命运席卷之下,人非常起起落落,这个电影里面人的普通阶层,自我意识的回归,开始懂得在自我感情的世界里把握着自己的幸福,这是一种尊严,我肯定还会回山西拍电影,其实很多故事、很多话还没有讲出来,还会去拍。

  (掌声)

  贾樟柯为《黄金甲》殉情 银幕上不应该只有一种电影

  同学:贾樟柯导演,你好!《三峡好人》12月14号上映的这个消息刚刚在媒体上有公布的时候,大家所有媒体关注的焦点都在于《三峡好人》要和黄金甲争票房了,《三峡好人》究竟跟黄金甲正面碰撞能够取得多少票房,贾樟柯和张艺谋两代导演正面碰到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但是我刚才清楚地听到贾樟柯说,7号到14号是《三峡好人》的空间,我想问一下您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面是不是一种很无奈的感觉?

  您对现在中国艺术电影的市场是不是同样觉得很无奈呢?

  贾樟柯:我觉得最起码应该提出一个观点,就是说我们银幕上不应该只有一种电影。

  (掌声)

  因为这个档期的确定我跟我的制片人吵过很多架,他说完一句话,他说贾樟柯你知道吗?你是在拿内地市场的票房殉情。(掌声)

  我们知道两个电影没有可比性,争不到票房。(掌声)那么就请允许我们殉情吧。

  同学:我想跟贾导演说,虽然我们不得不生活在现实之中,可是我们要感谢您带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片子。我家是在重庆江津的,现在是北大哲学系美学专家的研究生,最让人心痛的东西还是家乡,我不是学电影的,我也对电影没有太多的研究,但是我想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的身份不知道您会不会看重我们这群人的声音,如果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来说,我觉得给我们感动的电影,我们就会支持,而且作为一个普通人,现在能感动我的电影以后也能感动其他的我,其他的人,这样的电影是一直会受到支持的。

  同学:在您的心里,激发您感情的东西,能够同样和感动激动其他有着同样简单心灵的人,所以我想这是我作为一个不懂电影的人给您的一个感想,谢谢您的电影。

  贾樟柯:谢谢。

  同学:我首先表明一下,我不是北大的学生,我是一名军人,今天非常荣幸看你的电影在这儿首映,我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我感觉这部电影里面所表达的内容非常真实,特别是对个人人物的刻划表现得淋漓尽致,我想说一下,你原来的作品当中和现在的《三峡好人》相比,你是否觉得你这部作品的故事情节更具真实性,更具有现实生活的一些色彩?让我们现实生活的人不要再去看一些比较夸张,比较虚拟的一些镜头来幻想以后的生活,应该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很基本的一个生活,还有一点。

  你刚才说了一句话,有的东西我们不必要太在意,不必要说得太清楚,大家都是明白的,对这句话实际上我是很赞同的,谢谢。

  贾樟柯:谢谢你。

  同学:十分感谢贾导演选择了奉节拍了这部《三峡好人》,因为我是奉节人。(掌声)我一年没有回家了,感觉特别熟悉和亲切,从影片的一开始我就感觉一个民工的穿上,在下船的码头,演员在那儿喷火,那个镜头,我感觉是不是贾导演是不是有一种表现奉节的乡土气息,因为我下船的时候很少看到那种情况。

  还有一个奉节是千年古城,现在一座新的县城屹立在三马山,我知道贾导演很用心刻划奉节基层人民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为什么相对而言回避了一些人民的朝气蓬勃的一些生活?实际上客观地说,我觉得这部电影是很精神的电影,我生活在奉节,我对奉节的情况比较了解,我感觉奉节的人民生活很空虚、浮躁,谢谢。

  贾樟柯:喷火是我从移民的新闻里面看到,每一批移民走的时候,都会组织有演出在码头上面,所以我看到这个新闻之后就排演了这一幕,其实我觉得奉节的空间的确是新城和旧城它们的一个呼应,旧城其没有拆完,新城已经开始有一点旧了,在这个里面女主角赵涛行走的很多空间都是在新城里面行走的,我觉得这个电影里面的人也挺朝气蓬勃的,只不过他们有一些问题,生活的压力吧。

  (掌声)

  同学:贾樟柯导演你好,非常喜欢您的作品,可能是我个人得偏见或者偏爱,我觉得您是中国当下最好的导演。(掌声)

  如果说,《三峡好人》这部影片,三峡或者三峡工程,代表对中国现代化进程,或者是中国大的历史变革的换羽,在这样的大的历史视角下,表达《三峡好人》,以烟酒茶糖表现的平静生活,您如何把握二者之间的张力呢?

  贾樟柯:我觉得我们身上有很多紧张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看看老城里面生活的那些老人,他们走路的从容,他们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之后,他们的一种笃定,这是一种节奏,包括我的表弟在演的时候,一开始我可能不习惯,因为他所有的动作比人家慢半拍,后来我觉得他的节奏里面有很悲情的一面,因为在这样一个信息量非常大,巨变的时代里面,他把自己节奏放慢,面对忙乱的生活,只要我们能够体察到这种节奏,可能电影里面就会有一个底色,这个底色不管经历了多少起起落落,就像河流一样,生活还要继续,人还要活下去。

  同学:贾樟柯导演,你好!我想问一个问题,从您的电影当中,从一开始的《小山回家》到《三峡好人》每一步都看过,尤其今天的《三峡好人》给我震撼非常大。我从您电影当中,我个人感受到,您似乎一直在讨论一个问题,人在历史当中的位置和这种位置的必然性和悲剧性,今天的《三峡好人》,以前我们觉得您的电影当中反映这个问题,没有试图为这个东西寻求一个救赎之路,我想请您谈谈,您从《小山回家》一直到今天的《三峡好人》,拍电影的心路历程,最后一句话我想说,我记得您在威尼斯获奖感言是,你想和您的拍摄团体坚持十年二十年,我希望您坚持一辈子,我觉得您是最棒的。

  (掌声)

  贾樟柯:你刚才说这些年的心理的变化,我觉得可以说我不愿意把我自己,一直不愿意让我电影中的人物超出他们生活的限制,比如说拍小五的时候有人会说,你为什么不让小武反抗,让他抗争,我觉得对于一个个体来说,怎么样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到《三峡好人》的时候,我真的看到了以前没有看到过的一种人的行动力,这种行动力,面对感情这么复杂的问题的时候,面对这么大的变化的时候巨大的承受力,行动力和承受力让我的电影有新的起点,我的电影也在教我成长。

  (掌声)

  同学:贾导演,您好,不好意思打断您,这个影片有一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我们不适合这个时代了,我们太怀旧了,这句话是您个人也是想借这个电影来表达的一个观点吗?这个“我们”指的是谁?这句话您是想对谁说?谢谢。

  (掌声)

  贾樟柯:这句话是周润发说的,我很喜欢这句话,因为电影的工作就是一个记录的工作,电影的作用也在于它把我们经历的一切通过个人的讲述记录下来,能跟更多人分享,能跟以后的人分享,就像我们今天看《小城之春》,就像我们看到抗战一样,我们这个民族是怎么样过来的,我觉得透过电影所延续的一个文化的血脉,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这种电影真的不合时宜的吧,但是我想,那个东西就好象烛火一样,有时候起起伏伏,但是不用担心,我相信更年轻的一代会做得比我们更好,比我们更有毅力。

  主持人:由于今天时间有限,我们最后一个问题给年纪稍微大一点的观众。

  同学:贾导演,你也是山西人,有句台词,我在奉节混了这么多年,在社会上还是有好多男朋友的,这句话我觉得好像有点问题,奉节好像没有女朋友了,直接说朋友就行了 。

  贾樟柯(笑):他说我还有几个烂朋友,就是他的朋友圈子很广、很杂。

  (掌声)

  主持人:非常遗憾,因为待会儿贾导演还有采访要做,所以今天的环节只能到此为止了,最后贾导能不能给关心和喜欢你的人,接下来有没有好的片子和工作进展?

  贾樟柯:下面拍《刺青时代》,讲1975年两个少年帮派的故事,马上要拍。谢谢大家。

  (掌声)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20/10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05

贾樟柯:不畏飞人,大导演没才华 旷新年:暴力的记忆与历史的沉思--以电影《悲情城市...
相关文章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