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张瑜君:茉莉花革命还在蔓延──也门的反政府示威

《立报·新国际》
沙雷是一个被强烈痛恨的政体之首脑,其政体与美国同盟,沙雷并已掌权33年。他于1978年成为北也门的领导人,并且在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成立也门共和国后,继续执政。

在茉莉花革命的浪潮中,也门人民也上街发声了。从2月份开始的首波行动中,也门有至少1万6千人齐聚示威,要求执政超过30年的总统沙雷(Ali Abdullah Saleh)下台。

也门示威

■也门抗议民众于2日在萨那大学外举行抗议,一名男孩举起红牌,像踢足球赛一样,要求总统沙雷退场下台。(图文/路透)

30年政权,我们受够了!

示威群众在首都萨那(Sanaa),至少4个地方聚集抗议,其中,萨那大学更企图颠覆警察及公安系统。抗议同样在其他各地进行。最少有1万人参与了大学的抗议行动,有6千人则在首都内的其他地方进行示威。

示威者高呼:「30年的政权,我们受够了!」还加上:「20年就该下台!」以此对应成功将总统班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拉下台的突尼西亚起义。

其他口号包括:「拒绝总统任期延长!拒绝总统父位传子!」还有:「推诿,够了!贪污,够了!贫富差距,够了!」

强大的警力已经动员,但没有任何与警方发生冲突的报导传出。

稍早前已发生一系列规模较小的抗议行动,政府逮捕了人权行动人士卡曼(Tawakul Karman)。而这次逮捕则在萨那开启了新一波的抗议行动,卡曼女士则在很快获得释放。

沙雷是一个被强烈痛恨的政体之首脑,其政体与美国同盟,沙雷并已掌权33年。他于1978年成为北也门的领导人,并且在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成立也门共和国后,继续执政。

沙雷在前次2006年的总统大选中续任,任期7年。但一项在议会中被讨论的宪法修正案,得以使他终生掌政,这项修正案将取消总统连任限制。他还被指控想将政权移交给长子阿迈德(Ahmed),总统卫队的负责人。

为了抚平反对声浪,沙雷在电视上发表了简短演说,声明:「我们是一个共和国,我们反对政权继承制。」于是他提议宪法修正总统任期为两任,规定每次任期5年或7年。并且保证调高军人与公务员每月47美元薪水,以购买他们的忠诚度,同时调降一半的赋税。他还会做平衡物价的金融控制。

但这些声明显然徒劳,并无益于弥平民怨。沙雷已经被人民所广泛痛恨。他统治了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全国2千3百万人口中,有近半数人每日仅靠不到2美元过活。有3分之1的人受苦于长期饥饿之中。文盲率在50%以上,失业率更高达35%。而由于医疗体系欠缺,国民平均寿命甚低,全国人口中未满24岁者,竟超过了3分之2。

也门的石油储备量与国家收入都在减低,同时处于严重的水荒。

沙雷政府是个相当专制的政府,曾经在也门北部领导一场打击持不同政见什叶派部落的战争,造成数以千计的平民死亡,超过13万人流离失所。这场战争被沙特阿拉伯所支持,沙特阿拉伯的加入是为了确保伊朗能远离什叶派叛乱。也门北部的忽堤部落(Les Houthis)是什叶派穆斯林,但是和伊朗的什叶派是完全不同的宗派。全国2千3百万人口中,什叶派占40%。大部分人民属于逊尼派。

亲西方政体面临生存威胁

沙雷政府也领导过另一场发生在南部的战役,以镇压迄至1990年为止由莫斯科支持的南方政权,所发动的武装分离主义运动。为了确保美国对他的支持,沙雷在华府「反对恐怖主义之战」的友邦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致力于打击伊斯兰份子──其昔日盟友。

他曾广开大门,让美国自由进出以进行军事行动。美军及中情局在此让无人飞机发动每日攻击,并组织敢死骑兵队。也门因紧邻沙特阿拉伯,沙特阿拉伯是全世界石油最大宗出口国;它又位居曼德海峡枢纽,而中东地区每日自曼德海峡运出3百万桶原油,因此也门对美国而言具有相当重要的战略位置。

只不过直到群情激愤,公众敌视美军行动,沙雷也不得不公开宣布,反对外国的军事干预,并拒绝批准美国部分导弹袭击。

尽管投身于示威的抗议份子,明显受到突尼西亚「茉莉花革命」的感召,也门的抗议行动却是因为反对北非的自发性起义而成形。其组成建构,曾是一个与之对立的联盟,试图再寻求美国对其行动的支持;同样的,沙雷也是。

美国相当清楚,必需把自己放到一个,至少就某种程度而言属与反对者的位置。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柯林顿(Hillary Clinton)访问也门时,就迫切要求沙雷需展开与反对人士的对话,表明这可望有助于稳定该国局势。

纽约时报强调,此行中一位也门国会议员曾询问希拉里:「美国会怎么支持沙雷先生的独裁政体?这个国家已经变得越来越像是好战者的避难港。」希拉里回答:「我们支持的是一个包容性的政府。」「我们观察到,也门正在跨越一个过渡期。」

有许多理由可以假设,也门反对运动的领导者们,因为华府对突尼西亚事件所做的支持声明,正受到十足的鼓励而益发大胆。

沙雷的财政部长亚库柏(Jalal Yaqoub)透过路透社向反对人士呼吁,要他们负责任地节制自己行为,以避免发生革命性的遽变。他说:「我认为总统沙雷是唯一能维持国家稳定的人。」「我担心,如果大多数人走上街头,情势将不是我们,也不是反对者能控制。情况有可能急速变坏……我仍旧保持乐观,而且相信事情不会演变成无法控制。要是局势果真骤变,不论政府或反对人士,我们都将失去所有,而也门将走向毁灭边缘。」

在一篇标题为「也门示威是否会引起另一场革命?」的文章中,《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评论道:「不像在突尼西亚和埃及所发生的,没有任何与此有关的一方想要与也门发生冲突,尤其是美国,也门稳定对它才有巨大利益。」

但是很不幸地,对华府,对其当前及其正在形成的友邦而言,这一类在也门、突尼西亚、埃及所爆发的紧张局势,无法随心所欲被切割。群众运动在中东地区风起云涌,在此地已造成专制政体与亲西方政体生存上的威胁。

(综合外电报导)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2514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514

默罕默德·哈桑:如何分辨「好阿拉伯人」与「坏阿拉伯人... 弗朗索瓦·邬达:小农农业面临挑战
相关文章
陶短房:美为何在也门重举"全球反恐"大旗
专题
非洲革命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