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影视

邵巍:从一部电影的两个版本看西班牙战后历史

邵巍:从一部电影的两个版本看西班牙战后历史

raza 1941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外语版) 2006.6
同据佛朗哥自传的两个不同版本电影(1941和1950)从出产背景和电影内容中体现了佛朗哥独裁政府在不同时期的政策变化和社会变革:从与纳粹联盟抨击美国并描述法西斯主义对共和国的胜利到顺应冷战潮流对共产主义宣战以向美国及其盟友示好

原摘要:通过对同一题材内容、不同版本的电影《西班牙人》和《西班牙人之精神》出产背景、电影内容的比较分析,从电影的角度还原西班牙现代史中重要的一页:佛朗哥独裁政府在不同时期的政策变化和社会变革。

--

电影,尤其是那些反映当时拍摄年代人和事的片子,有很多记录了点滴的历史。最早由法国卢米埃兄弟拍摄的短片,片子只有1分钟长,记录的也是1分钟之内发生的事情,其"被指涉的时间"[3]和"指涉的时间"[4]是一致的,真实地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穿着、生活方式和状态,具有文献价值。随着工业和技术的发展,电影呈现出丰富多彩的发展局面。它通过镜头记录了20世纪的历史,并介入了历史,建构了历史,改写和填充着人类的记忆。对于像西班牙这样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沉淀、底蕴,并在历史风云中尝尽坎坷波折的古老民族来说,在电影作品中往往可以找到过往的历史留下的或浅或深的痕迹。

电影,尤其是那些反映当时拍摄年代人和事的片子,有很多记录了点滴的历史。最早由法国卢米埃兄弟拍摄的短片,片子只有1分钟长,记录的也是1分钟之内发生的事情,其/被指涉的时间[3]和/指涉的时间[4]是一致的,真实地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穿着、生活方式和状态,具有文献价值。随着工业和技术的发展,电影呈现出丰富多彩的发展局面。它通过镜头记录了20世纪的历史,并介入了历史,建构了历史,改写和填充着人类的记忆。对于像西班牙这样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沉淀、底蕴,并在历史风云中尝尽坎坷波折的古老民族来说,在电影作品中往往可以找到过往的历史留下的或浅或深的痕迹。

1936年爆发的西班牙内战以合法的第二共和国被以佛朗哥为首的法西斯军人的镇压而结束,1940年1月3日,共产党和宣扬博爱及和平思想的共济会组织被宣布为非法组织。独裁政府对所有参加过捍卫共和国事业的人加上了莫须有的"暴动"的罪名,展开了一系列的镇压和政治清洗。他们不是被枪杀,就是被投进监狱,很多人不得不走上了流亡之路:或去了法国,加入当地的抵抗组织,继续跟佛朗哥政权作斗争;或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远走墨西哥、阿根廷等拉美国家。还有的人,就如胡安·马尔塞[5]小说中的那位布莱恩上尉一样,由于羸弱的身躯不允许他像他的战友一样加入抵抗组织,为了避免被枪杀的厄运,只好遁形避世,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内战后的西班牙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在这一背景下,电影《西班牙人》[6]出现在了历史舞台上。该片是在西班牙1939年内战结束不久后的1941年拍摄的,拥有当时不多见的预算(合计达9939欧元左右),在当时胶片极其紧缺的情况下,用了45000米的底片。另外,该片改编自统治西班牙长达36年的大独裁者佛朗哥亲自执笔的同名小说。该小说以对话体为其叙事结构的主体,似乎佛朗哥在一开始就有把此小说搬上银幕的打算。在影片的演职人员表中,这个大独裁者以哈依曼·德·安德拉德的名字出现。1950年7月3日同样是在马德里的音乐宫,该片又被在重新配音后再次放映,但是这次电影的名字变成了《西班牙人之精神》[7]。

正如罗曼·顾本恩所指出的那样,这部电影,是作者对自己的"极度美化、拔高和升华,这一点只有着眼于他自传中的细节才可窥见"[8]。佛朗哥通过这部作品,给自己编造了高贵的出生和显赫的家世,使自己的卑微的家庭跟显赫的屈路加家族接上联系,以便给人造成一种感觉,即佛朗哥生来就是权势和政权的代表,是"西方之星",是老天赐予了他至高无上的元首地位。

此外,在影片中,以佛朗哥为首的法西斯军人,被认为是把国家荣誉看成高于一切的人,他们所进行的这场内战被诠释为把西班牙人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的唯一出路。但是,事实证明,之后建立的独裁政权带给西班牙的只是无尽的痛苦和灾难。另外该片的叙事语言生硬、古板,片中主人公讲话如同演讲,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观众该片所要宣扬的价值观念。但就是这样一部从电影艺术的角度来讲毫无新意的电影,在战后的西班牙境内被反复放映,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送到意大利、德国等地展映,只能更加揭示另外一个事实:即该片的政治宣传用途。

该片以19世纪末到20世纪30年代的西班牙社会为背景,故事情节围绕屈路加家族的家庭成员而展开。故事情节分3个时间段展开:第一段历史发生在19世纪末,当时美国为争夺西班牙在海外仅剩的几块殖民地而与西班牙的军事冲突日益升级。战争以西班牙的战败和它在美洲的最后一块殖民地古巴被美国夺走而结束;第二段表现的是自1928年以来的普里莫·德·里维拉的军人内阁的日益衰败及1931年4月11日通过选举产生的第二共和国的建立;第三段围绕1936年至1939年间的内战而展开。该片首先突出的是屈路加家族的一家之主:老彼德罗·屈路加(父亲)。他是西班牙的一名海军舰长,一直以在特拉法尔加[9]战役中英勇作战的先辈而自豪。而他本人,也如他的前辈一样,于1898年在与美国展开的战役中阵亡,此时在影片中出现的画面让人回想起他那位当时在特拉法尔加战役中战死的前辈[10]。而当时的古巴,则在影片中被描述成是一个被美国暗中支持的共济会组织操纵的国家。影片接着通过一个淡出和淡入镜头,直接把我们带到了1928年的西班牙,面对长期的社会动荡,普里莫·德·里维拉将军的军事独裁内阁的信用逐渐丧失。影片中,屈路加家族的伊莎贝尔结了婚,她的两个兄弟何赛和彼德罗,在西班牙内战中加入了不同的阵营:何赛穿上了国民军的制服,支持佛朗哥,而彼德罗则成为了西班牙第二共和国的拥护者。哈伊曼,家里的小弟弟,则成为教士,最后在内战中被枪杀。他弟弟的死,使彼德罗对自己的政治信仰产生了动摇,他把人民阵线内部制定的一份前线作战计划交给了一个来自佛朗哥阵营的间谍,但是该举动很快便被发现。在临死之前还不忘发表一通煽动性极强的演说,来反对由共和国的各党派组成的人民阵线,把他们说成是"空洞的毫无价值的人",来表示他的"幡然醒悟"(倒戈之意)。影片的最后展示的是佛朗哥军队的军事大游行。在观看的人群中,伊莎贝尔的小孩问她:"妈妈,我们现在看的这个是什么啊?"他的妈妈眼含热泪,激动地回答道:"孩子,我们现在看的是真正的西班牙人。"

但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1950年的新版本出来以后,佛朗哥下令销毁西班牙境内的所有第一版本的该电影的胶片,以至于很多人认为这两个版本的区别只是在于配音效果的不同。一直要等到1993年,这一销声匿迹几十年的电影拷贝在柏林的前纳粹电影资料馆找到并得以修复,人们才发现这两个版本的影片有着本质的区别。比较这同一部电影的两个版本,大体来说,第二个重新配音的片子要比第一个短差不多6分钟的时间,叙述的对话较之以前似乎也有一些变化,并且第二版本的影片被删除了一些东西。这些被去掉或修改的部分,看起来似乎并不多,但是清楚地反映了佛朗哥政权在战后的一些变化。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这些具体细节。

a.在1950年的版本中,去掉了电影中跟长枪党有关的片断,其中包括该党成员特有的高举右臂的互相问候的仪式和颂扬长枪党的歌曲。比如在影片的最后,在第一版本中,出现了堂吉珂德和桑丘潘沙的塑像,其中堂吉珂德高举右臂。在塑像的边上,一位老妇人, 3名少女,一群小孩也都高举着右臂,同时,印有长枪党领袖人物里维拉将军和佛朗哥的招贴画也一起出现。但是,在第二版本中,除了堂吉珂德高举右臂的塑像和佛朗哥的画像还依然保留,其他的都被删除了。《西班牙人》是在1941年7月30日至同年的12月1日间拍摄的,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军队似乎就要赢得这场战争。因此该片着重渲染的是法西斯主义对自由主义倾向的胜利,在片中多次提及和赞颂西班牙境内代表法西斯主义的长枪党也是理所当然的。而1950年重新给《西班牙人》配音的时候,国际大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二战以后,由于同盟国的胜利,西班牙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明显跟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属于一丘之貉,再加上佛朗哥自1939年以来在国内实行独裁政策,搞大清洗,遭到了许多国家的谴责。法国由此关闭了西法边境的所有关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也纷纷撤走了驻西班牙的领馆、使馆,西班牙要求加入联合国的申请也被驳回,它在国际社会上成了一个非常孤立的国家。而与此同时,冷战局面渐渐形成,以美国和前苏联为首的东西方两大集团的对抗日益紧张。佛朗哥政府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故积极利用此时机寻找西方联盟。而标榜民主自由的美国,绝不允许在西方出现一个跟共产主义的苏联亲近的国家,因而也急于把西班牙纳入其阵营。而对于佛朗哥来说,为了跟西方集团靠近,去除这些代表法西斯主义思想的长枪党的言论和标志是有必要的。另外有一点值得说明的地方就是:西班牙长枪党虽然对于巩固佛朗哥的政权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到了佛朗哥执政时期,该党的理论中对于通过革命来夺取政权的论述部分被删除;此外,作为当时西班牙唯一的政党,它从来也没有真正地掌权,真正地领导过国家。这些因素造成了长枪党只不过是维护国家统一和进行政治宣传的一个工具。裴涅在《西班牙法西斯之历史》中提到,"长枪党作为一个政党而存在是法西斯盛行时期的一种需要,是为了国家能有一个理论基础和政治工具。但是从1943年起,法西斯主义不再当道,便有必要修改该政党的一些理论。。。于是该党最终沦为了一个仅限于在国内活动的官僚机构"[11]。去掉这些有关长枪党的内容,不影响片中要突出的另一个内容,即西方集团共同对共产主义的反击,因此可以向外界更好地传递西班牙远离法西斯主义的立场。

b.但是这些有关涉及长枪党内容的删除并不能直接把这部影片从宣扬法西斯主义的胜利转为对共产主义的斗争,我们看到1950版的片子加强了对共产主义的攻击。

在两个版本的影片中,人都被分成两类,一类人把祖国的利益看成是高于个人利益的,而另一群人则把个人的利益置于国家利益至上。在第一版本中,由于它的反自由主义的主题,故把有此倾向的共济会成员和资产阶级、主张议会制的政治家们都看成是把个人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人。而在1950年版中拥护共产主义者变成了不爱国,把自己的利益置于所有其他人和事之上的那一群人,是西班牙人民的共同的敌人,所以要跟他们展开斗争。所有第一版中对于自由主义的攻击在第二版中都明确改成了对于共产主义的诽谤。

如果我们仔细研究1941版的电影,会发现全片根本没有提到任何有关共产主义或共产党员之类的字眼。但是在1950版中,对共产主义的攻击在片子开始没多久就开始出现。1941版中,演职人员表以后紧接着出现的是西班牙加里西亚的风光。而在第二版中,演职人员表后马上紧接着出现的是一段文字,清楚地表明了该片想要表明的立场:"你们将要欣赏的故事不是凭空想象的产物...而是一段任何一个不屈服于共产主义所带来的灾难的民族都会面对的历史"。文字之后才出现了如第一版的加里西亚的风光。就这样,片子一开始就把西班牙当时所出现的各种社会问题和政治危机归咎于共产主义的出现和传播。尤其要指出的是,上面提到"任何一个民族"都有可能要遭受共产主义的袭击,显然是在把西班牙内战和冷战联系起来,把西班牙内战看成是冷战的序曲,因为它们的核心内容都是反对共产主义的蔓延。出于此目的,在1950版的电影中,多次以画外音的方式,不遗余力地把西班牙政治体系的衰落、传统的丢失归咎于共产主义在西班牙的迅速扩展;这些画外音还强调,如果在西班牙建立了共产主义,那么西班牙也就离死亡之日不远了。例如,第一版中当提及第二共和国的时候,说道:"昨天在马德里举行的反对王室的活动大快人心,共和国的选举在非常平静的气氛下进行,统一的人民阵线构成了国家的政权核心,,凌晨,在塞维亚,成功阻止了由圣胡尔霍将军发动的一场叛乱。。。所有的工人组织都行动起来来反对这场政变。"但是在第二版中,取而代之上面这段话的是:"这些年的政治倾向正在把国家带入共产主义的深渊。。。西班牙的传统被抛弃。"这种改动使佛朗哥的用意昭然若揭,即想通过电影来向外传递他本身政治立场的改变。

c.这两个版本的不同之处还体现在对美国及其所代表的自由民主倾向的态度的变化上。

当提及古巴和菲律宾这两个当时西班牙仅剩的海外殖民地的时候,在第一版本中多次提到美国和西班牙之间为争夺殖民地而引发的冲突,报纸上的头版头条一次次重复出现在屏幕上,例如:《古巴出现骚乱》、《西班牙受到了侮辱》、《美国的态度》、《美国军舰向安第斯群岛进发》等等。另外还多次提到这两个岛屿的叛乱是由美国支持的代表自由思想的共济会筹划的。例如在彼德罗·屈路加(父亲)跟一个军官的谈话中,抱怨道:"现在的议会里,共济会成员成了主角,占了180个席位,他们听外国人的。"在1941版中,共济会被认为在腐蚀着军队和国会,他们是外国想要颠覆西班牙政府的一个工具。但是在第二版本中,不但对美国的提及变得隐晦,如用"强权"之类的话语来暗指美国,而共济会则再也找不到踪迹。

故此,这两个版本的电影,看起来似乎都是在诠释西班牙内战,但是事实上它们对于内战的解释是截然不同的。在第一个版本中,内战被看成法西斯主义对自由主义和民主思潮的一场战役,合法选举产生的共和国被描绘成是一个堕落的、腐败的、物质至上的一种制度;片中批评美国的民主,认为是因为引进了民主而对军队和国会带来了腐败和衰退。而在第二版本中,内战的主要目的变成了跟日益逼近的共产主义作斗争,是为了向美国及其盟国示好,故要删去对美国及其民主制度的抨击。最后要说明的一点是,虽然在佛朗哥的政权中,天主教会构成了其政权的主要支柱之一,但在两个版本的影片对于宗教倒并没有进行过多的渲染,天主教在影片中展现的是它在西班牙传统价值观中占有的重要性。因为这两个版本的影片宣扬的战争不是一场为宗教而展开的十字军东征,而是为了宣扬佛朗哥所代表的军人对自由主义(第一版)和对共产主义(第二版)进行的战役。

用同一部电影、同一场战争来表现佛朗哥所代表的独裁政府不同的政治立场,除了让人觉得荒诞可笑之外,也使人不禁对历史产生思考。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以史为怀可以测人心,以史为底可以衡情感。在电影中寻找话题,是否也是一个我们回顾和咀嚼历史的方式呢



作者单位: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西葡语系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20/389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895

张承志:“最终为之迷恋的地方” 强世功:北大法学院2013届毕业典礼演讲
相关文章
张承志:鲜花的废墟
索飒:在堂吉诃德的甲胄之后
北岛: 洛尔加, 橄榄树林的一阵悲风
汪行福:共产主义的回归:伦敦“共产主义观念”大会的透视与反思
林深靖:中国马克思主义与西方毛泽东主义
张承志:“最终为之迷恋的地方”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