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科技

蒋高明:不用化肥也能取得高产

三农直通车
菜农过量或不合理使用化肥、农药,导致大棚菜地的土壤污染问题日益突出,由此引发的食品安全事件不断发生。非常讽刺的一点是,政府对于农药化肥除草剂进行补贴,而对于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完全放任市场,这就造成了有机食品行业良莠不齐。

三农直通车2012年7月12日综合报道:又是一年收获季。焚烧秸秆引发"黄泥天",不烧也为难的尴尬再次摆在人们面前。这个问题尚未解决,另一个农业问题又引发焦虑--菜农过量或不合理使用化肥、农药,导致大棚菜地的土壤污染问题日益突出,由此引发的食品安全事件不断发生。

看上去,这两个并不挂钩的问题,在山东沂蒙山区的的弘毅农场,却被"掺和"到了一块儿。麦秆还田转化为有机肥,在农作物生产中的病虫害,从不使用农药 ,主要靠天敌。更为重要的是,恢复了传统耕种方式的农田在低成本投入下却依然保持了较高产量。在这里,中科院植物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进行着一场生态农业试验。6年来的试验证明,采用传统农耕方式也能取得高产。

探访:农作物秸秆不焚烧

山东省平邑县蒋家庄村,蒙山脚下一个普通的村庄。村西头一栋高墙围起的院落,挂着醒目的标牌:弘毅生态农场。院子中间是刚刚收割的麦田。60岁的赵心友在牛舍里忙着喂牛。

"这里的牛不喂成袋的饲料,吃的都是农作物秸秆,再加上玉米、棉粕等。"赵心友说,这种方式和他以记忆里的上世纪80年代那会儿一样养牛就喂玉米秸秆。

不过,完整地留在地里的麦秆却让赵心友很不解,"俺种田时,收完小麦都会把秸秆烧掉,省时省力,而且烧了的草木灰能做肥料。"

听到这样的说法,农场的科研助理曾彦耐心地向赵心友解释道,将秸秆留在田地里,等种上玉米之后,这些秸秆会转化为有机肥,而且,这样的有机肥带来的肥效比焚烧后的草木灰肥效要持久。

当然,曾彦也理解农民焚烧秸秆的做法,"秸秆还田需要把秸秆打碎和翻耙土地,既占用时间,又花钱误工,划不来。"

如果说小麦秸秆用来还田,玉米花生秸秆就更有用处了。这些农作物秸秆是农场里100 多头肉牛的"主食"。秋收时节,除了自己农场的玉米秸秆,曾彦还要从其他农民手里收购。

"一亩地玉米秸秆大约1000多斤,每年我们都要收购大约350吨秸秆,这足够100头肉牛吃一年。将这些秸秆存放在专门的深坑池里发酵,发酵之后的农作物秸秆气味酸香,消化率高,营养丰富,是饲喂牛羊等家畜的上等饲料。"曾彦介绍说。

实际上,在整个农场里,生态农业就是围绕着牛舍里喂养的100多头肉牛展开。农作物秸秆加工成饲料饲养肉牛 ,肉牛产生的牛粪一方面用来制造沼气,提供能源,另一方面用来做有机堆肥,为农作物提供有机肥料。

根据多年试验结果,"农场场主"蒋高明在一篇研究中计算道,"每7公斤左右秸秆配合2公斤粮食可转化1公斤活牛重。这样,500亩大田区产出的600吨秸秆,加上170吨粮食,可转化为85吨活牛重;同时可生产3000多吨鲜牛粪,用于生产能源和有机食物,利用反刍动物实现了秸秆等废弃产物的第一次升值。"

农场里另一块最核心的技术就是如何处理害虫和杂草。据曾彦介绍,农田里的害虫通过"物理加生物"的方法防治,整个生长季节用诱虫灯捕获害虫 ,捕获的害虫可用来养鸡;或直接在玉米田里养鸡养鹅,将害虫变成鸡鹅的饲料,粪便又成为肥料。

"如果打农药,不仅杀死了害虫,也杀死了益虫,如果你不打农药 ,因为有害虫的存在 ,麦田里的七星瓢虫也会很多,而七星瓢虫是专门吃蚜虫的。"曾彦告诉记者,保持了一定害虫 ,可以让益虫生长。在弘毅生态农场,所有的植物、动物和微生物形成一个完整的、无污染的生态链。

 

效果:村里的低产田取得了高产

不用化肥,农作物产量能有多高?不用农药 ,农田的害虫能得到控制吗?在蒋高明承包这块土地伊始就要面临村民的一系列疑问。

2006年7月,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蒋高明,在他的家乡山东平邑县蒋家庄村租下25亩大小的农田。以曾子"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之意,取名弘毅,开始了他的生态农业试验,在此之前,蒋高明因" 无为而治"的治沙理念取得的成功被人们熟知。

"这片土地是村里最差的低产田,土层厚度只有薄薄的20多厘米,下面是一些碎石。因为地里打不出多少粮食来,30年前公社生产队曾将这片地辟为打麦场,还一度成为建筑垃圾堆放场。"蒋高明说,很多村民都问,种这样的地,难道有更有效的农药 、化肥,还是有神奇的种子?

让村民们意外的是,蒋高明种地的秘诀居然是六个不用:不用化肥、农药 、除草剂、添加剂、农膜和转基因技术。

刚开始试验的时候,农民根本不买账。"在农民眼里,能够赚大钱的产业才是好的。我们的办法很笨,他们根本看不上。我们进行试验的土地东一块西一块的,这是村两委费了很大的劲租到的土地。"蒋高明告诉记者,他们免费为村民控制害虫 ,办法是不用农药 。尽管村民们认可这种最传统农耕方式的效果,也并不喜欢农药的味道,但在试验过程中,村民依然不很配合。"

经过6年试验,蒋高明农场的害虫不仅很好得到了保持,而且试验证明成本也要比农药防虫成本低。"进入诱虫灯里的害虫,现在少则几克,多则几十克,基本可控。原来刚开始的时候一晚上能弄到10斤多。"曾彦介绍说。

在成本方面,蒋高明也进行了比较。"在山东一带,农民种植6种作物,实际打23遍农药。人工成本费加农药费每亩地要445元。"蒋高明研究发现,物理+生物方法算上电费人工费和工具费用总计58元,两者之比为7.6:1,即生态防虫的成本比农药防虫成本低667%。

当然,让蒋高明最自豪的还是他证明了不用化肥也能取得高产。2008年小麦和玉米两季加起来,才收1000来斤。第二年也如此。到了2011年,蒋高明说:" 农场小麦亩产产量 900斤,玉米1100斤,接近周围农田产量的一倍。"就这样,村子里没人要的低产田变成了高产田。

思考"化学农业经济模式"需反思

最近因焚烧秸秆造成的雾霾天气以及媒体爆出内地大棚菜地土壤污染严重问题引人关注。事实上,近几年人们一直为农残问题以及中国农业的出路焦虑不安。

取消:国家对化肥农药的补贴

对于南方多地因焚烧秸秆出现的雾霾天气,新生经济学创始人郭夏将原因归结为现行的农业直补政策是以补助农药化肥为主的" 化学农业经济模式"。他认为只有把" 化学农业政策"变为" 有机农业政策",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农民焚烧秸秆破坏空气环境、败坏土壤肥力的化工农耕行为。

郭夏分析道,化学农业造成土壤肥力下降和农作物抗逆性的下降,将迫使农民更加依赖化肥和农药维持产量 。由此造成食物质量下降和食物毒素增长,已经成为威胁食品安全的一个重要原因 。

这与蒋高明的想法不谋而合。蒋高明最开始进行生态农场试验时也是认为化肥农药造成了土壤肥力下降。他认为,非常讽刺的一点是,政府对于农药化肥除草剂进行补贴,而对于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完全放任市场,这就造成了有机食品行业良莠不齐。

" 对于有机农业来说 ,应该停止对农药 、化肥、除草剂、农膜的行业补贴,将这部分费用也补助到一线种地的农民头上。对生态农业而言,可以使用一半左右的化肥,而农药可以不采用。这样的产品质量更高,可以通过市场来保障农民种地积极性。"蒋高明建议 ,必须改变中国现行的化肥补助政策。

提高:生态农业的直接补贴

"我们6年多的试验证明,只要科学种田,尊重生态规律,有机农业的办法能够将低产田变成吨粮田。这个试验有力地驳斥了长期以来流行的'有机农业会饿死人'的不实言论。"蒋高明告诉记者,产量高低是相对的,投入的精力多,精耕细作 ,产量就高,品种也好,但是这样的产品如果与普通食品价格一样,农民显然不会去做。

" 如果生产出来的留给自己吃,可能也会做有机农业,而进入市场的他们显然没有那样多耐心。"蒋高明分析道,现代社会中农业是弱势产业,从事农业生产的多是老人和妇女 。而发达国家对于农业都是高补贴的,美国农场主的利润的绝大部分来自政府补贴。

" 我粗略算了一笔账,将生态农业生产的粮食价格加倍,即2元多1斤,农民就会跟着我们干了,这样他们土地的效益将由原来的1000元左右变成3000元左右。设若政府将增加的费用直接给农民,则中国的粮食完全在不污染环境的前提下可增产至少30% 以上(低产变中产,中产变高产)。而国家要避免农民弃耕、播种季节缩短,保证产出5亿吨粮食,减少进口转基因粮食的食品安全与国家政治经济风险,只需要投入1 万亿元人民币 (按照中国粮食产量 5亿吨计算),占国家十二五污染环境治理费用的三分之一。"蒋高明建议 ,应该提高对生态农业的直接补贴,直接与粮食实际产量挂钩,高价买农民的粮食,平价卖给市民。

疑问:"弘毅模式"是否具有可复制性?

目前,弘毅生态农场已经开始盈利,一年的纯利润预计在20万元左右。下一步蒋高明计划将整个蒋家庄村变成生态村庄。在弘毅农场的周围,蒋家庄村的其他农田里,已经挂上了诱虫灯。此外,青岛即墨也有一家农场开始了和弘毅农场的合作。而在河南省,由他们的科研团队技术指导的占地3000亩、投资1000多万元的商业化有机农场也已获得成功。

蒋高明不无自豪地表示,"弘毅生态农场的试验证明,生态农业不仅不会降低粮食产量、饿死人,而且可以让人吃得更好。"但这种不施化肥不用农药的农业模式是否适合在全国大面积推广呢?

"最大的困难就是3年的轮换期和劳动力投入。3年的轮换期就是指用有机肥改造依赖化肥的土壤所需的时期,在此期间粮食产量减少;劳动力的投入,主要用于人工锄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蒋高明坦言。

著名"三农"学者、河北大学乡村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昌平也认为,从理论上分析,生态农业完全可行,但其中劳动力成本却是制约其现实推广的最大障碍。

"现在农民普遍觉得,出去打工比在家种地挣钱,因此,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越来越少。"李昌平认为,中国应该尽快确定农业发展的大方向,然后加大对农业的补贴力度,"比如,确定了生态农业的发展方向,那就应该对使用有机肥、种植有机农产品的农民进行奖励,对使用化肥的农民进行惩罚,补贴应该有导向作用,而不是简单地对农机种子等进行补贴。"

蒋高明也提到政府政策导向的作用。"下一步要在全国范围内,热带、亚热带、暖温带、寒温带等地区推广我的技术。"蒋高明告诉记者,目前来看,各地从事有机农业的积极性非常高,关键是政府的动作"慢了半拍"。用蒋高明的话说,"在一些政府官员眼里,所谓现代农业尤其设施农业是高科技的,那不是一条好路子。"在蒋高明看来,在发展有机农业上,由于人工成本等问题,发达国家并不具备有利条件。而对于国内的有机农业试验者来说,如果得到政府与消费者的配合,依靠中国人的技术完全能够解决"吃得饱、吃得好"问题。

"美国动用了29亿亩耕地,动用了大量政府补贴资金,才生产了3亿多粮食。中国用18亿耕地生产了5亿多吨粮食,孰优孰劣,不是一目了然吗?"蒋高明提醒道,现代农业科技采取的是与大自然对抗的办法,不从造成粮食安全的源头开始治理,盲目学美国,让少数人养活多数人,"长期下去是很危险的"。他说,传统的可持续的农业需要现代科学技术的武装,但关键的出路要找对。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5/3748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748

海登·怀特:西方历史编纂的形而上学 《经略》第二十三期目录与文章链接
相关文章
农博网:北京郊区蔬菜基地里的"有机蔬菜"
蒋高明:怎样恢复我国退化的生态系统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