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环保

彼德·葛萊克:瓶裝水的真相(选文)

彼德·葛萊克:瓶裝水的真相(选文)

瓶装水的真相

台湾立报
瓶裝水的故事是一個大數目的故事:出售數十億加侖或公升;10億支瓶生產、使用、並扔掉;數十億美元的銷售額、幾十或幾百萬噸二氧化碳和其他污染物、獲利10億美元。這本書也是一個關於全球近10億人沒有獲得安全和負擔得起的飲用水的故事,每年數百萬人因為與水有關但可預防的疾病而死亡,其中大多是小孩。
瓶装水 peter gleick

瓶裝水的故事是一個大數目的故事:出售數十億加侖或公升;10億支瓶生產、使用、並扔掉;數十億美元的銷售額、幾十或幾百萬噸二氧化碳和其他污染物、獲利10億美元。但,這本書也是一個關於全球近10億人沒有獲得安全和負擔得起的飲用水的故事,每年,數百萬人因為與水有關但可預防的疾病而死亡,其中大多數是小孩子。

人們通常說,他們買瓶裝水有4個主要的原因:擔心他們的自來水、方便、口感和追求個人風格。新聞到處都是水源污染的故事,所以我們開始擔心自來水被我們看不到或是聞不到的東西所污染。我們尋求方便攜帶的包裝水,無論何時何地,在我們需要水時就買得到。我們正被密集的廣告所誤導,認為這個或那個品牌的商業水會使我們更健康、更瘦、或更受歡迎。

因此,我們轉向瓶裝水,寧願付出幾千倍的價格來買這單獨包裝的一次性塑膠容器,而不喝到處都有的自來水,並深信這是一種理性的行為,而不是經濟、環境和社會上的問題。不論做法正確與否,有一個問題我將在書中反覆討論許多回,那就是我們不應該忘記一項事實──當我們打開水龍頭時,世界上還有最窮的國家、最窮的人沒有安全的自來水,也沒有錢購買瓶裝水或飲料,他們因此生病,而通常結果是死亡。這種二分法導致一個奇怪的現實:美國郊區購物者從量販店吃力地扛著塑膠瓶裝水回家,家裡卻有著無限量的自來水可飲用;而非州女童和婦女的辛勤勞動、花費無數個小時,將繁重的髒水由污染的水源,放到攜帶容器裡搬回家,而家裡一滴水都沒有。

乍看之下,美國的瓶裝水品質比起當地自來水水質,似乎問題要少得多。這有2種可能的解釋:要不瓶裝水品質確實是安全的,或者我們對於瓶裝水的真正問題一無所知。第二項解釋不論在許多國家都是千真萬確的,這意味著我們不知道第一項解釋是真是假。

瓶裝水的品質檢測和監控系統是有缺陷的,我們根本沒有實際的瓶裝水品質整體評價。不要誤解,瓶裝水測試規則的不足之處,並不意味著瓶裝水品質差。如果我們可以讓瓶裝水也經過經常又準確的檢查,檢查結果說不定可以說明瓶裝水跟自來水一樣好,甚至更好。鑑於消費者掏錢買瓶裝水,我們當然有權期望瓶裝水可以更好。但是,我們只是不想查看。壞消息是,當我們實際查看時,我們發現的證據表明,瓶裝水有著潛在且嚴重的品質問題,問題就潛伏在瓶蓋之下。許多地區往往沒有任何的瓶裝水檢測法令規定,而且,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瓶裝水的品質可能會很糟糕。

任何水質相關的法律規範再怎麼好,沒有實際定期巡查、獨立測試、強力執法,法律效果不可能會好。只依靠這3項足以保證瓶裝水的品質。事實上,大多數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所作的檢查是不涉及實際取樣及測試的。相反地,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所作的工作是督察是否符合其它規定,例如:瓶裝水公司是否根據時間表測試水質,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所作的監督,實在沒有辦法提升我們對於瓶裝水實際品質的信心。

儘管監管不嚴,我們的自來水大多數是安全的,我們的大部分瓶裝水可能是安全的。但為了要確定,我們必須仔細考慮。如果我們實際細看,我們有時會發現意料之外的事情。

公眾或媒體所報導的瓶裝水污染實例很少,但是,實際發生的例子比被媒體批露的多更多,而且,每次水污染也不見得會被人發現。自來水受污染時,通常當天晚上我們就可以看到相關新聞,因為供水機構被要求一定要讓公眾知道,同時,迅速採取行動以糾正問題。由於瓶裝水的檢測要比自來水的檢驗頻率少得多,瓶裝水的報告要求也沒有那麼嚴格,如果瓶裝水受污染,可能數天或數週後還在架上出售──而且這是在污染的情況真的被人發現的時候。更讓人驚訝的是,如果瓶裝水被污染,瓶裝水公司也沒有被要求將商品自動召回。如果發現瓶裝水受到污染,瓶裝水公司需要採取行動以「消除或減少」污染,但公司沒有義務向公眾通報或召回受污染的產品。如果消息終於公布了(如果瓶裝水公司願意公布),很可能已為時已晚。

這個發現污染和公告污染之間的時間差,是整個召回制度上的另一個嚴重缺陷。即使召回污染商品公告已公開張貼到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的網站,召回通知可能在發現污染後的數個月(甚至很多個月後)才發出,而這時候這些瓶裝水已經售出了。除非有媒體注意到有消費者買了被污染的水,並由瓶裝水公司本身自行回收,否則這些已受污染的瓶裝水可能早就進了消費者的肚裡了。超過7,000加侖由田納西州裝瓶的飲用水運送到南方6州,於1994年8月被發現糞大腸菌群污染,但一直等到10月才將商品召回。1995年3月至10月間,約有超過100萬瓶被發現黴菌污染的泉水,從紐約運至整個美國東北部地區,但一直等到次年5月才將其召回。2008年9月雀巢「優活水」(Nestle Pure Life water)因含有稀釋的清洗液而被召回。根據通知,水在3個月前就分別運至紐約、康乃狄克州,特拉華州,新澤西州和賓州。同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9/3517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517

邓野:1943年向蒋介石铸献九鼎的流产与非议 王先霈:文学是保护方言的有力载体
相关文章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