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中美关系高级研讨会纪要

经略第十六期
随着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结束,奥巴马总统已表示打算重新调整与亚太国家的外交和军事关系。中美关系在未来将受到何种影响?上周(2012.4.20),在《外交官》杂志和哈佛大学共同举办的高级别研讨会上,分析家和政策制定者提供了一些答案。以下是会议摘要。

中美关系高级研讨会纪要

来源:http://the-diplomat.com/photo-essay/2 ... ivot-and-china-relations/

随着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结束,奥巴马总统已表示打算重新调整与亚太国家的外交和军事关系。中美关系在未来将受到何种影响?上周,在《外交官》杂志和哈佛大学共同举办的高级别研讨会上,分析家和政策制定者提供了一些答案。以下是会议摘要。

1)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Randy Forbes,是众议院军事战备小组委员会成员,众议院的中国问题小组创始人和主席。他撰写了大量关于美国国防政策、中国军力崛起、亚太地区安全和军事问题以及美国的新空/海战概念的文章。

Forbes关于海空战斗的发言:“纵观过去60年来,美国的军事实力,有助于在亚太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地缘战略环境。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迅速现代化的军队,包括明年超过10%的军费增长,表明了其取代美国地位的野心。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地区力量的天平将倾向北京,因为它越来越能够阻止美军进入该地区,要挟邻国,甚至在冲突中赢得快速的胜利。作为回应,美国必须维持可靠的威慑力量在该地区,从而确保在该地区的盟友,包括日本,韩国,菲律宾,澳大利亚,以及新加坡这样的战略合作伙伴。目前这方面努力的中心是还空战。

“总之,海空战办公室,旨在发展必要的能力和整合,帮助作战指挥官在A2/AD(区域阻隔武器)环境进行整合,跨域操作。根据Schwartz和Greenert的观点,海空战役的目的是使用“网络化的集成深度攻击”“扰乱、破坏、击败”对手的能力(D_3)。更具体地说,联合部队(空中、地面和海军部队)的武装与弹性通信(网络)的目的是打击敌人系统(纵深攻击)的多个节点。就好比对于敌人的弓箭手,我们可以选择致盲弓箭手(扰乱),杀死弓箭手(破坏),或停止他的箭头(击败)。这三方面的能力必须要平衡。

2)James Holmes

James Holmes是《外交官》杂志的防务分析员和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战略学副教授。他的专业是美国、中国和印度的海洋战略以及美国的外交和军事史。他是2010年大西洋月刊“最佳外交事务图书”,《红星照耀太平洋》合著者。他曾是美国海军水面作战部门的职员。

James Holmes:“我们跟踪美国的战略演变,在亚洲值得关注的一件事是奥巴马政府如何修改或者‘刷新’继承自前任的海上战略。正如我们所说,海军正在重新考虑其战略。 “刷新”一词意味着重点转移,而不是全盘改变。我们需要等待和观望这些变化会带来什么。

“另外一件值得观察的事情是美国努力在亚洲海域承担更多的中心位置。澳大利亚处于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的关键分段点。从这个位置出发,海上力量满足任何一边的需要。而其余有争议的海域,像中国黄海、东海、南海,则日益笼罩在中国远程武器的阴影下.

“我很高兴,我们的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已同意派遣美海军陆战队进驻达尔文及澳大利亚北部海岸,并在科科斯群岛部署美国无人飞机。但我们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要在澳洲建立枢纽,以便部署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美国远洋部队。我想看到航母战斗群部署在我们的亲密盟友国家。让我们拭目以待。”

3)Andrew S. Erickson博士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系副教授和战略研究系中国海事研究所(CMSI)的核心创始成员。他是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的研究员。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一流的军事强国。北京的‘蓝水海军’战略试图突破第二岛链,但该战略并没有最高的优先级,不构成对华盛顿一个严重威胁。事实上,作为一个成长中的大国,扩充军力是伴随中国发展的很自然的事情,在许多方面,中国应该受到欢迎。”

“美国有很多可行的办法来解决任何可能出现在本地区问题,尤其处理高强度的突发性冲突方面。比如,中国自己的军力对于‘非对称’打击(例如,导弹袭击)恰恰是非常脆弱的,(这些导弹)可以被部署在很接近中国海岸的位置。事实上,在中国近海之外,(中美之间)有相当大的合作空间。”

“这种潜在的(合作)可能,甚至可以说是越来越大。随着中国的海外利益的增加和能力的提高,使其能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作出贡献。在绝大多数方面,北京似乎谨慎同意华盛顿的‘保持国际秩序’的想法。这为中国提供了搭便车的好机会,从而免费享用美国提供的公共产品。”

4)William C. Martel,塔夫茨大学国际安全学教授。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他一直专注于研究战争胜利的意义,在他之前,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广泛的讨论。

他以亚洲为例,反思美国的大战略:

“美国面临许多严重的外交政策挑战,从如何处理阿拉伯之春,尤其是利比亚,埃及和叙利亚;到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以及中国的崛起。”

“但是,美国现在需要一个宏观战略,以指导其战略中心转移到亚洲。对(中国的)遏制结束于冷战结束。尽管有“遏制”中国的话题,但很难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如何遏制这样一个对本地区和世界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有如此关键和重大影响的国家。“

“如果美国想要一个有效的宏伟战略,那么要记住三个主要原则。第一,一定要认清美国面临的威胁、风险和危险。第二,美国必须确保自我克制,美国不可能为所有人做所有的事情。第三,合作是关键——美国必须与他人合作才能实施任何宏伟的战略。”

5)Toshi Yoshihara现任亚太研究所的主席,并且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国海事研究所的附属会员。此前,他曾是空军战争学院战略系的访问教授。Yoshihara博士还曾在外交政策分析研究所、兰德公司、美国企业研究所担任分析师。

海上紧箍咒?第一岛链和中国海权

“我相信,中国对第一岛链的意见表明,中国海军的行动将不会是一个暂时的现象,而将是今后几年的亚洲政治的永久性特征。当中国开始履行它认为其应有的海上特权之时,亚洲海域将成为一个繁忙的剧场。

“(这种行为)显然已经对第一岛链的居民,尤其是日本产生了互动效应。东京已经在考虑对策,以监测和把中国军队束缚在岛链之后(日本人称作海上长城),尤其是在战时或重大突发事件之时。

“但这是双刃剑。中国正面临着它自己的‘地缘劣势’。美国面临着横跨西太平洋的遥远距离,中国面临着其沿海的锁链。因此中国迫切地需要控制整个附近海域。

“岛链不是阴谋论。中国的海上通道的问题是真实的。北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这种困境也表明,中国具有严重的不安全感,并且其(地缘的)弱点可能受到美国及其盟国的威胁。”(powerzhang/编译)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3417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417

田雷:美国宪法(学)这十年——9·11事件与美国宪法理论... 萧武:为了新中国,也为了新世界——纪念中国人民志愿...
相关文章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