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学

翟永明:随黄公望游富春山(选章)--入山幽致叹无穷

《今天》飘风专辑,此系选摘;编辑提供
1350年,手卷即电影/你引首向我展开/绢和景 徐徐移动/镜头推移、转换/在手指和掌肌之间/走过拇指大小的画题

1350年,手卷即电影

你引首向我展开

绢和景   徐徐移动

镜头推移、转换

在手指和掌肌之间

走过拇指大小的画题

走进瘦骨嶙峋的画心

我变成那个小小人儿

栖身山中

随黄公望  拜无用师  访富春山

那一年,他年近八十。

 

"不待落叶萧萧  人亦萧条

随我走完六张宣纸,垂钓富春

那便不是桑榆晨昏"

 

我携一摞A4白纸,蓝色圆珠笔

闯进剩山冷艳之气

落叶萧萧  我亦萧条

剩山将老  我亦将老

 

 

一片浩渺,千年空白

目光摇过三分之二的位置

有形无形  严子陵都在这里钓鱼

我们熟知的中国故事:

政治、道家、渔樵、归隐

多少人争相说过,我们时时记起

 

近处连绵之山,远处空无一物

随黄公望,拄杖、换鞋

宽衣袖手  步入崇山峻岭

"问道富春山  寻源师造化"

十二世纪的绘画经验

将要变成二十一世纪的广告语

十二世纪散点透视的邻里人家

变身为二十一世纪重叠的城市通衢

十二世纪向上生长的绿色

化为二十一世纪垂直超高的大厦

近处仿真效果  远处景观林立

 

 

山被推远,慢慢隐入云端

生于南宋,南宋亦被推远

望临安,满城尽为瘦金体

望燕京,燕京全是蒙古汉

那是我们的历史,政权更迭的历史

不是朝代的问题,那是族群的问题

踩着教科书缓缓行

我想起文天祥、李清照、赵孟眺

不世出的人物,今天再也不出

一切皆为碎片,从人到物

新诗铸就  织成围脖

140个字不能让

我和十二世纪,摩擦生烟

点亮一片密林的颓废

 

远山、近岸、村庄、小路

四座山峰,两片水域

次第在我眼前展开

平远、阔远、高远

我上上下下,领会古意

有人在一旁说:

"中国望向过去

美国望向未来"

图像"过去"

政治含义的"过去"

在同一幅画的肌理中

微微侧转  成为线性的笔墨

交替鼓舞

 

我在"未来"的时间里

走在"过去"的山水间

过去:山势浑圆,远水如带

现在:钓台依旧,景随人迁

过去:先人留下有机物

现在:三尺之下塑料袋

黄公望的脚印从常熟一路走到台湾

我的脚步  纸上一走三百六十年

 

 

让我摒息一会儿

长啸半声

让氲氤之气落入肺中

开出儿童之心

 

让我出神一小会儿

跳脱焦虑至纸上

让图像的威力固定在点、线、面

阔笔晕染出一段潜修时间

 

让我气馁一小会儿

专注半晌

让岩石、坡地、枯干的意象

进入身体,疏密有致

 

让我吐气一小会儿

把百骸松开

一呼自丹田

再呼上云端

 

 

黄昏降下来,小路时隐时现:

一颗树、一身孤、一叶轻,

一窟鱼、一溪绿、一石脆,

一只鸟懂得一种沉默,

高士出现了,虚步跨过石桥

我与他一擦肩

行过数千年

同一座山,同一条路

同一布置,拜自然

拜丹青之峥嵘

大树小树,一偃一仰

古人今人,一前一后

随黄公望,走进走出

一段临场经验

 

十二

 

每天,上千句话语中

有一百句谎言

我们拥有的43块肌肉

可以激起脸上的上万种表情

 

这是我成年后读到的科学数据

"每天",你是我的测谎仪

 

坐在人工湖边,意识却远遁

肉身扎进地气  与它贯通

红嘴黑天鹅飘然来去

坐中有阿潘,言谈唯白夜

两只金鹅游出四条弧线

唉,且住,还是谈谈那幅画:

 

收拢,置于火中

收藏家焚以为殉

这是一个中国式公案:

火,带走人的万般无奈

后世,享用他的千重风采

 

"死亡也有牵挂  不得安宁"

 

一幅画的命运比创造者更有力:

战争、烽火、王侯公卿的私囊

卷起千山白鹤

皇帝的宽袍大袖

击破一地沙砾

醉卧花下,题款补缺

皇朝坍塌,文人流徏

一幅纸画断成两截:

一截在东,一截在西

一朝合璧,遂成政治

 

还是随黄公望  走荒寒之境

洒落一路骨相气韵

从移步换景的步幅中:

中年走过,老年走过

生涩走过,劲气走过

老辣之心与老迈一同走过

溢出画面的二度空间

劈面兜住了我

 

随黄公望,走过前景

走过中景,再走过远景

流动之步,成为手段:

1350年的慢走,走成一段微电影

1350年:溪山清远

成为2012年的当代题材

 

十五

 

大红春节  龙呵凤呵浮现

大红  是当代颜色

中国红--孤独脆弱的胭脂

是你们需要的

 

烟火寞落,依稀看到经济萧条的冲天炮

战争,又见战争身影

几个狂人喧嚣在

互连网的每一个节点  跳跃

雾霾Pm2.5吞啮了江山社稷

"纸上的行走是有氧呼吸"

 

铺开台布,拿出镇纸

让我凝神聚气

一头扎进黄公望的三度空间:

 

山川莽莽,最为元气

我们没来之前,这里无形无迹

江山不用起稿,竟无一丝俗气

脚掌踏入之前  青苔如衣

目光如狼毫  挥舞有致

走兽花鸟悬在古人的身边

 

青色霾色之纸  落下记忆

一层若游丝  二层若粉末

三层四层若皮肤细细揉动

五层六层制香如兰

七层八层吸纳晴川烟霭

九层全部攒入我眉心  化为能量

 

二十四

 

层层叠叠压下来的梦

渐渐压紧我

像一把古代绢扇

渐渐的黑暗中

满满坐着  居心叵测的人

偷偷哭泣  泪水寻找每个人的眼睛

咯咯作响的关节

让我心烦意乱

我的眼光被改变

齐齐载向那个具体的东西

 

有过多种可能,你只告诉我们一种:

无限?谁要谁的无限?

时间不再要紧,永恒向哪里奔去?

 

一幅长卷如此说:

胸中丘壑如此说:

江山并不多娇,人心多娇

一个问题  让我身重如山

另一个问题  让我神轻若羽

朝谁说"好吧"

哦,谁在说"如此作结":

 

阿翁下笔补秋岭

淡韵扫之沙地前

委曲千山共渺濛

得意数枝效庭檐

风来润毫麻皮皴

墨破含山矾头掩

几年归此三丈许

一朝合壁百世传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