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建筑

里伯斯金:德国军事历史博物馆(镜报专访)

里伯斯金:德国军事历史博物馆(镜报专访)

李伯斯金

原文发表于2010年2月13日镜报在线
李伯斯金,设计了柏林的犹太博物馆,纽约的ground zero,最近设计德累斯顿的军事历史博物馆(将于2011年10月14日开幕)。建筑与历史记忆的关系是怎样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出来的?他又怎样理解德累斯顿这个在二战中被盟军炸弹摧毁的城市?

由于盟军轰炸的破坏,德国城市德累斯顿与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过去经常有一种难以理解的关系。由著名建筑师丹尼尔-里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重新设计的、新颖的"德国军事博物馆"正在德累斯顿建设。前不久,里伯斯金与德国媒体"明镜在线"的记者就德累斯顿的重建、怀旧的诱惑和为什么建筑师必须是乐观主义者等题目进行了对话。

准确地说,是在65年前--1945年2月13日,盟军的轰炸机用大量的高爆炸弹和燃烧弹毁灭了德累斯顿城。这次轰炸杀死了大约25,000人,并使这座城市成为一片废墟。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盟军飞机对纳粹德国进行惩罚,这不是最厉害的轰炸。但对于许多人来说,对德累斯顿的轰炸成为"过度的暴力"的一种象征。实际上,德国的许多右翼分子将这个事件称为"轰炸大屠杀",以此来与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滔天罪行相提并论。这个周六,德累斯顿将再次出现"新纳粹分子"的示威游行。

同时,德累斯顿继续进行重建,许多历史性建筑现在恢复了它们在战前的光彩原貌。另外,德国的"军事博物馆"的改建工作正在进行之中。这个改建项目是由建筑师丹尼尔-里伯斯金设计的。德国媒体"明镜在线"的记者就德累斯顿与它的过去的关系和为德国设计一个"军事博物馆"的挑战,采访了里伯斯金。

对话

明镜在线:里伯斯金先生,您重新设计了在德累斯顿的德国"军事博物馆",但大胆地对这幢建筑物的正面做了戏剧性改变,使这幢建筑物原设计的19世纪呆板外貌大大改观。这是与过去的一种决裂。但这似乎是德累斯顿的很多人不想见到的改变?

里伯斯金:很可能是这样。有人希望把历史仅看作一种无止境的大事纪。但断裂总会发生,也会有彻底的错位--特别是就德国纳粹时期来说。


里伯斯金重新设计了德累斯顿的德国军事博物馆,给这幢旧的建筑以新的面貌。

明镜在线:从建筑上看,确实是这样,德累斯顿展示了一种希望忽视这种错位的倾向。这座城市已经花费了数亿欧元,努力重建它在遭受轰炸之前的面貌。

里伯斯金:我能理解这座城希望恢复它的过去的动机。人们希望留住一些这座城市的辉煌。但即使重建"圣母教堂"(Frauenkirche)和这座城市的其他伟大建筑,你也不能召回历史。这座城市从根本上已被改变。过去的事件不只是一个注脚,它们是这座城市转变的中心。


德国军事博物馆新的正面。

明镜在线:德累斯顿处理它的历史的这种方法,确实引起了许多批评。

里伯斯金:我执同样的批评态度。看一下柏林,它对历史的理解值得效仿--你不能仅仅重建过去。你能在德累斯顿重建巴罗克风格的建筑,但你将削弱这座城市的活力。多愁善感不是你能建设一座新的城市的基础。


改建中的德国军事博物馆。 Militärhistorisches Museum der Bundeswehr in Dresden

明镜在线:那么您同意,由于这些观点,德累斯顿需要做更多才能面对它的过去?

里伯斯金:肯定,我确实这样认为。我们需要比在这儿和那儿做一个小标记更多的东西。已经发生的事情将永远留在这里。并且,如果这些事情不被承认,它们就只能制造对这座城市不好的东西。如果你沉湎于怀旧,并且仅对一些入画的景致感兴趣,你就发出一个信息:你希望回到1933年以前的"好的旧时代"。但我们可以做新的事情,以此承认德累斯顿正在前行。


里伯斯金的设计草图。

明镜在线:以这座新的军事博物馆为例,在德国这样一个有着惨痛20世纪历史的国家,当然不是没有它的挑战。您是怎样处理德累斯顿的这个军械库的改建问题的?

里伯斯金:当然,这是一项微妙的工作,但它也非常重要。在一个统一了的、民主的德国,军事博物馆应当是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军事是民主的一部分。这就是博物馆微妙性的所在,同时也是向公众展现这样一个博物馆的重要性所在。


里伯斯金设计的箭头状结构正好穿过容纳博物馆的旧军械库。

明镜在线:您怎样在建筑上表现这种微妙性?

里伯斯金:新的建筑特色"穿透"了军械库的历史建筑,并且在正面创造了一种新的重点。这就创造了一种21世纪对“复杂”(complex)的解读。它有点像个灯笼,一个信号,一个召唤城市本身的灯塔。当你在建筑内部向上行,看完历史藏品之后,将观看到德累斯顿的新全景。这是你在博物馆里所见历史的最好"画布"。

里伯斯金重新设计的军事博物馆为参观者提供了新的观赏德累斯顿市容的平台。

明镜在线:当然,这幅"画布"在1945年2月13日盟军对这座城市的轰炸中,几乎被完全摧毁。你是怎样把这个事件包括进来的?

里伯斯金:军械库前面的三角形建筑,指向了德累斯顿遭受的轰炸来自的方向。它打断了这个军械库建筑的平缓流动线条。它形成了一个对历史的连续性及其含义的问号,提供给人们一个思考的出发点。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到盟军轰炸严重破坏的德累斯顿市中心。

明镜在线:您设计过很多项目--包括柏林的"犹太博物馆"、纽约的"归零地"(Ground Zero),现在是德累斯顿的这个"军事博物馆"。它们都与纪念痛苦的过去有关。您不感到那样的任务很艰巨?

里伯斯金:我认为那样的项目是至关重要的。能够参与这些涉及记忆的项目,我感到非常幸运。涉及无法挽回的悲剧的工作毫无疑问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同时,这又是给人以希望的工作。因为你能传播知识给新一代的人们,让人们记住历史的教训。


德累斯顿重建了它的许多过去的地标,包括"圣母教堂"(Frauenkirche)。

明镜在线:听您的谈话,您很像一个乐观主义者。

里伯斯金:如果你不相信有更美好的未来,你就不能从事建筑设计工作。你可以当一个诗人或用小调作曲的音乐家。但作为一个建筑师,你必须建构。

Interview conducted by Charles Hawley,译文初稿来自ABBS,人文与社会编辑小组校订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274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740

革命万岁:天堂还是地狱--抑或人间? 江晓原:“花前白发风怀尽,不是销魂是断魂” ——关于...
相关文章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